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五五:邪靈入黑玄火!迎接決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才誕生出的新火焰。」 陽頂天一說話,宋春華更是呆了。 黑暗結晶,天下第一可怕的能量,幾乎和邪靈站在天下能量的頂端。 深海玄毒。也是天下最可怕的能量,也幾乎和黑暗結晶,和邪靈並...

陽頂天第一次有一種要嚇尿的感覺。追小說哪裡快*

千萬不要玩我啊!在這方面我膽子不大的啊!

但是彷彿眼睛一眨,那條黑綠色的黑龍又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陽頂天用力地搓眼睛,眼前手心始終是一朵黑綠色的玄火而已,沒有任何一樣。

難道,難道真的是眼花了?不應該啊,那蜿蜒神秘,詭異強大的模樣,確實是墮落黑龍的樣子埃

「要不然,你再變身一次給我看看?」陽頂天道。

黑暗玄火沒有任何反應。

「來嘛,我不會害怕的,我受得祝」陽頂天眼睛盯著手心的黑暗玄火道。

但是,依舊靜靜燃燒著,沒有任何變化,彷彿連之前的靈性也失去了。

最後陽頂天放棄了召喚他出來的想法,將黑暗玄火收回到體內。

接著,他趕緊檢測自己的氣海,查看自己的修為。剛才動靜鬧得這麼大,修為怎麼也應該突破些許吧?

但是檢查完畢后,陽頂天有些失望了。

修為沒有一點點突破,甚至還降低了一點點,因為剛才背黑暗結晶直接吞噬了不少玄氣修為。

這黑暗結晶太恐怖了,專門挑氣海內的純凈玄氣,還有氣海本能的能量吞噬的。

不過,成功地喚醒了黑暗玄火就好,雖然這黑暗玄火彷彿變得非常奇怪了。而且具體有都么厲害,陽頂天還不得而知,這裡也幾乎沒有任何實驗的對象。

離開中京已經不短的時間了,師傅和雲采林她們,應該已經等得焦急了。

陽頂天飛上空中,到幾百裡外。和魔鷲王阿爪匯合。

雖然這裡根本沒有人,但是為了保險期間,陽頂天喚醒黑暗玄火的時候,還是讓阿丑在周圍的空中盤旋,不讓任何人靠近陽頂天周圍五百里內。

和阿爪匯合的一瞬間,阿爪望著陽頂天呆了一下下。

陽頂天道:「怎麼?不認識了?」

阿爪搖了搖頭。卻又完全說不出所以然來。主人明明看上去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卻感覺有些不一樣。

陽頂天躍上魔鷲王的背,魔鷲王阿爪一聲長嘯,以每小時兩千多里的速度,極速飛向中京!

……

四個時辰后,陽頂天來到中京上空,降落在北府上空,直接進入議事廳內。

這裡,光明議會所有的首領。已經等候了足足十個時辰了。陽頂天一方所有的嫡系,已經全部到場,議事廳內滿滿當當,坐了十幾二十人。

見到陽頂天回來,他們非但沒有任何不快,反而臉上露出幸喜。

陽頂天昨夜離去,肯定是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去辦,而他如今按時歸來。就說明這件事情半辦得還算順利。

陽頂天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來之後,道:「距離決鬥。只有兩天多一點時間了,如今不管做什麼,應該都已經改變不了決鬥的結局了。所以,接下來要商議的就是,如果決鬥贏了怎麼辦?輸了怎麼辦?重點是,如果輸了怎麼辦?」

秦萬仇沉吟片刻道:「那宗主看來。這次贏的可能性,有多大?」

陽頂天道:「我不知道!首先,我們假設吳幽冥的修為是九星九等大宗師,和祝宗主相當!那麼如果單純從修為上看,十個我。也比不上一個吳幽冥。看上去我彷彿是必輸無疑的,但是我也有殺手。當然我無法確定我這個殺手,有沒有勝算。」

說到這裡,陽頂天宋春華道:「春華,你和我來密室一趟,實驗一下我的殺手。」

「是1宋春華道。

然後,陽頂天和宋春華暫時離開議事廳,進入了密室。

陽頂天道:「你用鳳凰天火,盡全力攻擊我。」

「是1宋春華道。

然後,她運起所有玄氣,加上魔龍圖騰的能量,將鳳凰天火,猛地轟然而出,直接朝陽頂天攻來。

陽頂天手心的黑暗玄火,猛地釋放。

宋春華見到這朵黑綠色的火焰,不由得一愕。

然後,兩朵玄火在空中猛地相遇。

陽頂天這黑暗玄火,原本就足夠吞噬一切能量,再加上深海玄毒的能量,這還了得?應該可以輕而易舉,將宋春華攻擊的玄火能量,瞬間吞噬得乾乾淨淨。

然而……

然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宋春華的玄火,直接轟擊在陽頂天的胸前。

陽頂天一呆,直接被轟出了十幾步,一陣氣血翻湧。

這,這,這什麼意思啊?

陽頂天完全驚呆了!

怎麼這黑綠色的玄火,變得完全人畜無害了埃

你,你不是非常非常的牛逼嗎?你可是從黑暗玄火涅槃而生的,你可以吞噬了這個世界最最頂尖的能量埃怎麼,怎麼反而變得人畜無害了呢?

宋春華也驚呆了,然後她低聲道:「宗主,要不你用那黑綠色的玄火,攻擊我看看。」

「這很危險的。」陽頂天道。

「您用很低的等級試試看。」宋春華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猛地轟出了一朵黑綠玄火。

瞬間,如同一道墨綠色的閃電,直接擊打在宋春華的胸前。

然後……然後沒有一點點感覺,一點點傷害。

那朵火焰,反而在宋春華胸前燃燒,但是連衣衫都燒不破。

「這,這見鬼的是什麼意思?」陽頂天朝宋春華胸前的那朵火焰望去。

「我,我也不知道。」宋春華道:「您這朵火焰,是怎麼形成的啊?」

陽頂天道:「是億靈妖火焚燒黑暗結晶的時候,誕生的全新玄火,叫黑暗玄火。然後,又吞噬了魔靈妖火的能量,變成了一朵真正的強大玄火。接著,又吞噬了整個池子的深海玄毒。然後它沉睡了兩年。最後,我服下了一顆相當於用千萬斤天上紅海之水提煉出來的黑暗結晶,才誕生出的新火焰。」

陽頂天一說話,宋春華更是呆了。

黑暗結晶,天下第一可怕的能量,幾乎和邪靈站在天下能量的頂端。

深海玄毒。也是天下最可怕的能量,也幾乎和黑暗結晶,和邪靈並駕齊驅。

魔靈妖火,天下排名第四的天地級玄火。

這三種東西,不管哪一種拿出來,都是震驚世人的。混合在一起,應該是駭人到極點,應該是毀天滅地一般的埃

怎麼,怎麼……一點點傷害屬性都沒有啊?

這是見鬼了嗎?

陽頂天收回宋春華胸前的黑綠色玄火。讓他漂浮在掌心。

它明明不是混沌屬性的啊,怎麼也沒有半點傷害啊?這見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宗主,它,它是不是缺了什麼東西啊?」宋春華忽然道。

「缺東西?」陽頂天道:「你本能地覺得,它缺了什麼東西?」

宋春華道:「天下間最強大的能量分別為,邪靈,黑暗結晶,深海玄毒。天地級玄火。是不是,是不是缺了邪靈啊?」

陽頂天不由得一顫。道:「你這腦洞還真夠大的,邪靈是什麼東西,你又不是不知道。難道,我真的把邪靈能量也混進去啊?你也知道,一旦種了邪靈,就終身無法去除了。等到問天復活的時候。被種了邪靈的人,就危險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陽頂天心臟一跳,因為武莫織,段汝妍身上。可都是有邪靈能量的埃

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女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邪靈能量,但那是武莫織生的埃

「我,我覺得,您可以釋放出一朵火焰,脫離您的身體,然後讓邪靈能量靠近,看是不是有反應?」宋春華道。

陽頂天手中是有邪靈能量,只不過是四等邪靈,擊敗秦七七的時候弄到的。

陽頂天拿出特殊的能量盒子打開,裡面漂浮著一股混沌的光芒,這就是四等邪靈能量。

猶豫了些許后,陽頂天覺得按照宋春華的意見,試試看。

然後,他輕輕一彈,頓時掌心的黑綠色玄火,單獨地漂浮在空中,顯得神秘,美麗,孤獨,甚至可怕。

這應該算是一個玄幻實驗吧!而且是這個世界上最最危險的實驗!

邪靈,這個世界上最邪惡,最可怕的能量。

黑綠玄火,算了!本來應該說它也是最可怕,最邪惡的,可是它此時竟然完全表現出人畜無害的樣子,陽頂天也徹底無語了。但總之,它是由天下最可能的能量混合在一起,生成的新物種。

然後,陽頂天控制著黑綠玄火和四等邪靈,緩緩地靠近,靠近。

如果真的有什麼反應,那應該是火星撞地球吧。

會有什麼可怕的後果,陽頂天完全不知道。所以越靠近,他幾乎屏住了呼吸,雙手都忍不住在發抖。

他就是這樣的,關鍵時刻,都會緊張,會發抖。

甚至,他幾乎想要直接說,算了,我放棄了。

但是,任何時候他就算再緊張,也從來沒有放棄過。

黑綠玄火,和邪靈能量,緩緩地靠近,靠近,靠近。

咦?沒有任何反應!

陽頂天猛地一咬牙,死就死,置於死地後生!

然後,將邪靈能量和黑綠玄火,猛地混在一起。

頓時……

還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這兩個東西,完全是相敬如賓,雖然在一起,但是完全不相溶,完全沒有任何反應。

黑綠玄火,依舊靜靜地燃燒。而邪靈能量,依舊輕輕地蠕動著,沒有任何一點點反應。

陽頂天眼睛都要盯得酸了,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最終,陽頂天徹底放棄了。然後,收回了黑綠玄火,也將邪靈放回到能量盒子之內。

他知道,這朵黑綠玄火,一定一定不簡單,也一定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

但是,它現在或許還不完整,還卻了某些東西。至於缺了什麼?陽頂天不知道!但不管它缺了什麼,在和吳幽冥決鬥之前。肯定是補不上來了。

或者等到它完整的時候,陽頂天已經是宇內至尊,達到神級了。

可是,難道在那之前,這朵玄火就沒有任何用處?陽頂天絕對不甘心得到這個結果,完全不甘心!

……

陽頂天回到議事廳內。頓時所有人都充滿了無比期望的目光,朝他望來。

他艱澀地揉了揉眉頭道:「在即將到來的決鬥中,我的贏面非常非常小,幾乎為零。除非發生奇,但是我很難想象有什麼奇發生。」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面色一顫。

「所以,在這場決鬥中,我會穿上武莫織的魔靈霧衣,我會穿上魔靈黑甲。我還會戴上乾坤戒和守護指環。」陽頂天一字一句道:「我會盡所有的力量,保護我自己的生命!至於怎麼為決鬥之後的局面做準備?現在我們就開始討論,決鬥輸掉之後,我們應該如何做吧1

這話一說話,在場所有人,幾乎已經面無血色了。

陽頂天繼續道:「之前,我用飛彈這種秘密武器,訛詐到了無靈子。讓他的黑鷲軍團撤離了中京。但是一旦決鬥我輸掉,那麼無靈子很可能會有所反覆!而中洲的搖擺勢力首領。會全部一面倒地投靠吳幽冥,我們的局面會變得非常被動艱難1

毫無疑問,陽頂天說出了最壞的局面,議事廳內頓時變得無比之壓抑,祝紅雪等人,甚至感覺到呼吸都有些困難。

陽頂天道:「如果這最壞的局面發生。我們應該怎辦?是撤離中洲,龜縮西洲,還是直接開啟內戰,用武力統一整個混沌世界?這就是我們要商議的事情1

陽頂天的話音落下之後,沒有任何人開口。

「撤退西洲吧。」仇萬劫道:「在西洲。是我們的絕對主場,吳幽冥就算掌握了整個中洲,也休想奈何西洲。當時西洲力量如此之弱,祝青主盡起中洲武裝,也全軍覆沒。如今,我們西洲軍團,已經獨步天下,縱橫無敵。」

仇萬劫的話,依舊是引來一片沉默。在場許多人的沉默,甚至就代表著默認。

宋逍忽然開口道:「如果撤離西洲,那或許連西洲都保不住了,因為難保我們在場中的有些人的立場,會有所動搖的。」

仇萬劫面色一變道:「宋逍,你說的誰?你什麼意思?」

宋逍道:「吳幽冥幾次宴請光明議會要員,我們當中就只有你一人去。」

「我,我只是抹不開面子。」仇萬劫道。

秦萬仇咳嗽一聲,然後緩緩道:「我知道在場很多人也會懷疑我!我進入光明議會的過程非常艱難,我在邪魔道和陽宗主之間,幾次搖擺掙扎。那我再次鄭重申明,只要陽宗主不死,我就不叛1

東方涅滅緩緩道:「如果撤離中洲,那麼東洲勢力,雖然不會直接叛變到吳幽冥陣營。但起碼有一半會搖擺,我只能保住半個東洲。甚至,要大開殺戒,不僅僅對東洲大開殺戒,還要對陰陽宗進行徹底的清洗。」

段汝妍緩緩道:「如果撤離中洲,我能保證,西南大陸是最忠誠,絕不叛變的區域。」

宋逍斬釘截鐵道:「我曾經叛變過,我曾經進入邪魔道的陣營。但是這次,就算是陽宗主死了,我也不會叛變,大不了一死!北地,絕對不會叛1

從未開口的宋麗華,此時緩緩道:「我北地不叛,秦城主不叛,西南大陸不叛變。西洲就固若金湯!就算有人想叛,那也是自尋死路。」

這話一出,頓時仇萬劫的面孔變得更加難看。

「還有我們。」葵司緩緩道:「其實在場誰都可以叛變,我地裂城和雲天閣,也絕對不可能叛變了。理由大家也都知道了,我們和靈鷲宮,和邪魔道,完全是你死我活的鬥爭了。」

宋麗華道:「如此看來,宗主在決鬥中輸掉之後,撤離中洲,幾乎是最好的選擇。那樣,我們可以保住半個東洲,整個西洲,和整個瀛洲大陸。在軍事力量上,我們依舊天下無敵。而且,可以避開混沌世界的內戰。為滅世大戰,保存有生力量1

陽頂天道:「那麼,撤離西洲以後呢?」

秦萬仇道:「我們埋頭髮展軍力,宗主拚命修鍊。在滅世大戰到來之前,殺掉吳幽冥!甚至,我們以西洲。瀛洲,半個東洲之力,單獨對抗滅世大軍和中洲聯軍。只要您不死,我對您始終抱有巨大的希望。」

陽頂天道:「我們進入中洲,付出了無比巨大的犧牲,我們掌控了半個中洲,耗費了無數的心血。就這麼撤離,甘心嗎?」

東方涅滅緩緩道:「我們是成年人,只分利弊。不講甘心不甘心。」

秦萬仇道:「而且,如果不撤離中洲!世界大戰,就會提前爆發!我們西洲正在飛速發展中,將大量精銳耗在這場內戰中,得不償失!甚至,因為有黑鷲軍團的存在,這場大戰我們的贏面很校而且如果大戰爆發到武道對決的局面,對方有兩個半聖。我們沒有一點點贏面。」

陽頂天道:「在座諸位,都贊同撤離中洲對嗎?都覺得應該完全放棄中洲?」

所有人儘管不甘。但全部點頭。

陽頂天道:「一旦在決鬥中我落敗,選擇完全放棄中洲的,舉手1

頓時,一雙雙手舉起。

東方涅滅,秦萬仇,仇萬劫。率先舉起。

然後段汝妍,葵司,雲采林舉手。

接著,宋逍,宋春華。秦懷玉,宋麗華,李歸農,卓青尺,全部舉手。

最後,帝釋邊,還有依附玄天宗和陰陽宗的幾個勢力首領,也紛紛舉手。

也就是說,在場陽頂天的所有追隨者,全部舉手,表示同意放棄中洲!

這是一邊倒的表決!

唯獨陽頂天沒有舉手!

東方涅滅在邊上道:「宗主,有時候撤退,是為了更好的前進!對比吳幽冥,我們更需要時間!我們需要找到消滅黑鷲軍團的辦法,我們需要去找到特殊晶石礦脈。我們需要時間,製造更多的潛艇,我們的新型大軍艦,還沒有成軍。」

只要陽頂天舉手,這麼這個決策,就定下來了。

陽頂天決鬥落敗,光明議會就徹底放棄中洲!

陽頂天閉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他在猶豫,他在掙扎嗎?不是,他只是在說服自己同意放棄中洲的決策,因為他的內心早已經有了決定,他準備乾坤獨斷!但是,他要利用最後的機會,說服自己接受在場所有人的意見。

雖然有一句話是說,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堅持的是不是真理。

想了足足一刻鐘,陽頂天找遍了所有的理由說服自己放棄中洲。

但是,他還是做不到。他緩緩睜開眼睛,道:「對不起,我不能放棄中洲1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一驚!

自從光明議會成立以來,陽頂天將民主作風發揮到了極致。幾乎將所有的權力下放,任何事情,幾乎都尊重光明議會成全的表決。甚至大多數時候,他不大發表自己的意見,完全服從集體的意志。

這次,幾乎算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他違逆了在場所有人的意志!

沒有人第一時間跳出來質疑,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陽頂天的臉上。

「首先,我要實事求是地說,我的修為可能連吳幽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陽兒以我說了,除非奇發生,否則我不可能獲勝。但是,我們一定不能奢望奇的發生!那麼,我們就一定要做出最壞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我的戰敗,而這件事情九成九會發生1

陽頂天繼續道:「沒錯,徹底放棄中洲,幾乎是對我們最有利的選擇,也是損失最小的選擇。我一直拚命地避免內戰,為此甚至不惜動用了所有飛彈,對靈鷲宮進行訛詐1

「但是……」陽頂天道:「如果我們徹底放棄中洲,那卓青尺和祝紅雪的玄天宗怎麼辦?那麼中洲中徹底忠誠於我們光明議會的勢力,應該怎麼辦?我們西洲,瀛洲,東洲可以和吳幽冥談判,互不侵犯。但是玄天宗,還有中洲的光明議會忠誠力量,一定會遭到毀滅的結局1

陽頂天說得沒錯,吳幽冥早就對決鬥之後布局了,祝紅雨就在他的身邊。

一旦陽頂天決鬥失敗,卓青尺一定會下台,祝紅雨會入主玄天宗。屆時,玄天宗的忠誠力量,中洲的忠誠勢力,全部會遭到最殘酷的清洗。

「當然有人或許說,可以讓他們去西洲。」陽頂天道:「祝紅雪願意去西洲,但是我覺得卓青尺宗主一定不願意去西洲。中洲的忠誠勢力,一旦離開了中洲,就等於放棄了他們的子民,就等於沒有了根。」

「沒錯,我寧可死在中洲。」卓青尺淡淡道。

「如果要放棄中洲,就意味著拋棄我們的戰友,讓他們去死。」陽頂天斬釘截鐵道:「關於這一點,我絕對做不到!用犧牲換生存,或許很多梟雄甚至英雄都可以做到,但是我做不到1

陽頂天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全部動容。沒錯,陽頂天很多時候,都不從利弊來考慮問題,而是用情感來考慮。

「第二點。」陽頂天道:「一旦放棄中洲,我們就失去了所有的大義,吳幽冥就會掌握大義。那麼,對我們的士氣就會造成致命的打擊!大義看上去虛無縹緲,但卻是最最重要的東西,沒有了大義,做什麼事情都無法理直氣壯,名正言順1

「所以,我不贊同放棄中洲。」陽垛一次,我要乾坤獨斷!一旦決鬥中我落敗,絕對不放棄中洲,哪怕打內戰,哪怕打世界大戰,我也要打下去!至於怎麼打贏,怎麼對付靈鷲宮的黑鷲軍團,怎麼對付靈鷲宮和幽冥海的二十幾個大宗師,怎麼對付兩個半聖!我只能說一句,我不知道!但是,打了再說1

陽頂天猛地站起,一拳砸在桌面上,道:「對,打了再說1

然後,陽頂天望著在場所有人,緩緩道:「那麼,有誰反對?」

不知道為什麼?對於陽頂天難得的霸氣外露,沒有人有任何的反感!反而感覺到一陣陣熱血沸騰,一陣陣雞皮疙瘩起來。

尤其是陽頂天說出的那句,怎麼打贏?我不知道,但是,打了再說!

尤其是葵司,卓青尺和宋逍這等偏激固執之人,渾身的鮮血幾乎都沸騰了,甚至有一種立即效死的感覺!

獨孤逍猛地一砸桌子,厲聲吼道:「對,打了再說!管他娘的那麼多,大不了同歸於盡1

在陽頂天的目光之下,在場光明議會所有成員,紛紛起立,表示服從陽頂天的意志。

此時,陽頂天的乾坤獨斷,瞬間扭轉在場所有人的意志!

宋麗華第一次感覺到,原來聰明不是什麼時候都有利的,人太聰明了,就會顧忌太多,束縛太多。

這個時候,陽頂天作為領袖的作用,就直接凸顯了。

這種關鍵性的戰略決策,他一定要做到乾坤獨斷,並且讓所有人臣服他的意志。

陽頂天平息下渾身沸騰的熱血,緩緩道:「那好,那就這麼定了。一旦我戰敗,絕不放棄中洲,準備開戰,準備內戰,準備世界大戰1

陽頂天繼續一字一句道:「我們要用最壞的準備,去迎接最好的結果!我們祈禱奇的到來,但絕對奢望奇!我們做好最大戰爭的準備,去迎接決鬥的到來1

「遵命1在場眾人,齊聲大喝!

……

註:第二更七千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多字!糕點求幾張月票了。另外,謝謝正宗猛哥哥一萬起點幣的打賞,謝謝你!

已經早上六點四十了,我還不能睡,還要去寫另一份稿子,淚奔!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