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五三:喚醒之法!陽頂天大智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幽冥和東離的地獄魔晶。可以折磨得靈鷲死去活來,而自己毫髮無損。 後來,也可以幾乎讓吳幽冥和靈鷲宮決裂,逼迫吳幽冥透露出了自己魔王義子的身份,提前出了這張王牌。 但是,吳幽冥則是勝在深謀...

通過毒莎神識,陽頂天。

當然這沒有什麼,但關鍵看上去,就彷彿真實世界的星空一般。和禁忌大陸看到的星空一模一樣。

有無數的星辰在空中閃爍。

但是,卻遠遠遠遠望不到盡頭。

難道,每一個人的氣海,真的就是一個單獨的宇宙嗎?

如果是的話,那豈不是沒有極限的,無窮無盡的?

陽頂天頓時想到,那所謂的禁忌大陸根本就不存在,只是進入了某個領域的精神世界。

那麼,這是屬於誰的領域?

陽頂天在禁忌大陸冒險中所見到的一切,幾十億年混沌世界的演變畫面,或許就是它所經歷過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它經歷了幾十億年混沌世界的變遷。

那麼它到底會是誰?是誰在混沌世界沒有任何生命的時候,就已經存在這個世界上。

很顯然,這個問題是無比深奧的,以陽頂天目前的所知,是無法參透的。

頓時,他把目光落在黑暗玄火上。

沒錯,這肯定是黑暗玄火。此時在氣海盡頭的無限深空處,距離毒莎的神識有多遠?不知道,但總之很遠,毒莎夠不到。

它竟然沉睡在氣海如此深的地方,難怪陽頂天根本感覺不到它的存在。這裡的深空對於氣海來說,也是一片禁忌的領域。

陽頂天本來是很難發現它的,因為此時無盡的深空是黑暗的,黑暗玄火也是黑暗的。

但是,陽頂天第一眼就看到,這裡的深空到處都密布著星辰。唯獨一處地方,沒有任何星辰。只有徹底的黑暗。

而且,這股黑暗,儘管沉睡著,但彷彿和所有睡著的人一樣,還在輕輕地呼吸。

所以,它是動的。儘管動得非常的輕柔。而且,隱約可以看出,這是一朵火焰的形狀。

毫無疑問,它就是黑暗玄火。

一朵已經沉睡的火焰,蟄伏在氣海的深空之內,遙不可及!

如何喚醒它?直接飛到它的身邊,觸碰它,讓它清醒過來?

這是不可能的。首先,它不是一個沉睡的孩子。觸碰是醒不過來的。

其次,它蟄伏在無比遙遠的氣海深空,沒有任何能量可以夠到。

毒莎的神識,在這個位置上,就已經搖搖欲墜了,再深入,就有魂飛魄散的危險的。

用億靈妖火的怨靈去觸碰,就更加不可能了。毒莎的神識能量夠不到。怨靈就更加夠不到了。

但陽頂天還是準備嘗試一下。

「毒莎,我準備釋放怨靈去觸碰氣海深空的黑暗玄火。你再堅持一段時間,我要盯著這些怨靈進入。」陽頂天道。

「好1毒莎道。

頓時,依附在她神識上的怨靈,服從陽頂天的意志,朝著深空飛去,要去觸碰黑暗玄火。

但是……

這些怨靈剛剛脫離毒莎的神識。立刻飛快墜落深空,完全失去了任何控制。

陽頂天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們,不斷地墜落,墜落,然後徹底失去控制。失去了聯繫。這些怨靈,就徹底迷失了。

陽頂天再次震撼了,眼前的情景和禁忌大陸見到的,真的一模一樣埃

所謂的反重力,原來就是這麼來的啊,只是深空黑洞的吸力埃所謂的墜落深空,就是這麼來的埃

而之所以會有五倍,十倍,二十倍等等的反重力,根本就不是什麼科學。而是因為時間變快了,所以星空的吸力變強了而已。

那個禁忌大陸,已經遠遠超過了陽頂天所能理解的範疇了。

或許那裡,已經埋藏著這個世界的終極機密了。

現在,幽冥海竟然將那裡封鎖了起來,是不是他們也發現了什麼。

那麼,先暫時拋開禁忌大陸吧。

黑暗玄火漂浮在氣海深空之處,想要主動觸及,是永遠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陽頂天的修為暴漲,主動讓虛空世界的那些能量,夠及到黑暗玄火所在的位置。當那個時候,起碼已經是半聖了吧。

也就是說,黑暗玄火會自然醒過來。但是,卻要等到陽頂天的修為到達的那一日。

之前,陽頂天讓黑暗玄火吞噬那麼多的深海玄毒,是一種拔苗助長!

「毒莎,我們回來吧。」陽頂天道。

然後搖搖欲墜的毒莎女王,立刻抽回神識。

在混沌屬性的能量保護下,她的神識能量,順利地離開了氣海,飛快回到陽頂天的大腦之內。

此時的她,已經顯得非常的虛弱了。

「小天,我剛才耗費了太多的精神力量,可能要休息一段時間了。」毒莎女王道。

「好的,你辛苦了。」陽頂天道。

然後,毒莎女王的靈魂進入沉睡之中。

必須想其他法子,喚醒黑暗玄火了,而且時間已經非常緊迫了。

……

陽頂天緩緩地睜開眼睛。

此時,距離他閉關,已經足足過去了六個時辰了。

陽頂天打開門,外面雲君奴果然等候在那裡。

「你母親她們,等急了吧,我這就去。」陽頂天道。

「這倒是先不急。」雲君奴道:「莫織夫人來了,顯得非常著急,一起來的,竟然還有公孫三娘。」

陽頂天一驚道:「在哪裡。」

「在地下密室的第一間。」雲君奴道,然後她立刻在前面帶路。

望著她迷人的背臀曲線,陽頂天忽然問道:「吳幽冥可來找過你麻煩了嗎?」

雲君奴停下來,轉過身,望著陽頂天道:「暫時還沒有!宗主,我不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千萬不要為我擔心好嗎?不管我是誰,但我一直希望能夠成為一個有用的人。跟隨在您的身邊,我現在很好,所以想一直繼續下去。」

陽頂天一愕,然後點了點頭。

……

在密室內,陽頂天見到了武莫織,當然還有與她幾乎形影不離的帝釋邊。還有一個,就是公孫三娘。

陽頂天當然知道,公孫三娘已經是秦織了。

武莫織毀了秦織的肉身,然後讓秦織靈魂奪舍公孫三娘。這件事情沒有經過他的同意,但是事後卻告訴陽頂天了。

陽頂天驚駭之下,也只能嘆息一聲。

所以,他對公孫三娘的報復才不了了之。否則,此時公孫三娘早就在光明議會的大獄裡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陽頂天抓捕令都已經下了,而且下了死命令,不管有沒有罪,就一定要讓她有罪。

見到公孫三娘出現眼前,陽頂天心中一顫,感覺到一股不妙。

而武莫織,臉上是從來沒有過的不安。她永遠都是智珠在握的感覺,很少見到她這樣不安的情形。

「夫君。我又自作主張,讓秦織給吳幽冥下毒了。」武莫織道:「我知道你一定會怪我。不應該讓秦織去冒險,但我還是那樣做了。」

陽頂天目光頓時一駭,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八個時辰前,昨天下午的事。」武莫織。

陽頂天確實想要責怪,這幾乎是讓秦織去送死!

但是他嘴唇一動,沒有責怪出聲。

武莫織是他的妻子不假。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她都有自己完全獨立的意志。而且事情已經過去了,責怪也沒有意義。

陽頂天問道:「下的什麼毒?」

「黑暗結晶。」武莫織道。

陽頂天驚詫道:「織織,你哪裡來的黑暗結晶啊?」

武莫織道:「去禁忌大陸接你之前,我去了一趟東離草原。見了蛇人帝國的海信女王,我向她要了。」

陽洱為何會給你?」

武莫織道:「我喊她姐姐。」

陽頂天頓時苦笑不得,難怪海心會給如此珍貴的黑暗結晶。這顆黑暗結晶,只怕是整個蛇人帝國這段時間來所有的成果。武莫織以姐妹的身份,海心當然會給。

深深壓下內心的複雜情緒,陽頂天問道:「那秦織下毒成功了嗎?

「成功了。」武莫織道;「秦織,你說給我夫君聽1

公孫三娘臉上少有的嚴肅和鄭重,道:「吳幽冥每天不吃任何東西,只服用一種非常珍貴的玉露,之前都是公孫三娘親手給他做的,現在就輪到我給她做了。我如同往常一樣做好了玉露,然後把黑暗結晶放在玉露裡面,端給他喝了。」

陽爾喝下去了?」

「喝下去了。」公孫三娘道:「但是在喝之前,他聞了幾下,彷彿有些裝腔作勢。但他還是一口喝下去了。」

陽頂天道:「然後呢?」

公孫三娘道:「然後,他就發作了,渾身湧上一股黑氣。體內彷彿有一個黑洞漩渦一般,不斷吞噬他的能量,甚至他的肌肉都萎縮了,整個人變得非常可怕。他用寶劍挖開自己的肚子,用手撕開自己的玄脈,都沒有辦法把黑暗結晶從身體裡面弄出來……」

公孫三娘再一遍娓娓道來,說得非常非常仔細。把吳幽冥如何要殺自己,最後又放過自己。每一個表情,他說的每一個字,都說得清清楚楚,比告訴武莫織的時候還要細緻。

說完之後,公孫三娘就站在一邊,一動不動。

「夫君,你怎麼看?你覺得吳幽冥真的中毒了嗎?」武莫織問道。

陽頂天道:「織織,你心中是怎麼覺得的?」

武莫織道:「本來成功了,我應該非常高興。但是我反而非常的不安,因為在我預想中,成功的概率真的很低的,而表現出的事實太好了,比我預料的還要好。事情太過,就顯得假。所以,我內心越來越不安,趕緊來找你,把事情說出來。」

武莫織還是非常理智的,如果做了好事。她或許不會立刻說出來。但如果做了錯事,她反而第一時間說出。以免自己的拖延,導致了更壞的後果。

陽頂天嘆息一聲道:「織織,你的直覺應該是對的。吳幽冥絕對絕對沒有那麼容易上當,對於黑暗結晶這種東西,別人或許不會有感覺。但是他一定會有感覺。要知道,當時楊雲衝要害西門師叔的那顆黑暗結晶,就是邪魔道的東離少主給的。吳幽冥和東離一樣,是魔王問天的義子,不可能對黑暗結晶毫無所知。」

武莫織美眸通紅道:「我也想到了這一點,但是我當時覺得,東離肯定會把黑暗結晶作為禁臠一樣,不讓任何人碰。別看他和吳幽冥是義兄弟,但內心的競爭和敵視。比誰都厲害。」

「對。」陽兒以,吳幽冥對黑暗結晶,應該是求之而不得1

這話一出,武莫織面色一變道:「夫君你的意思是,這顆黑暗結晶不但不會讓他中毒虛弱,反而應該會讓他更加強大?」

沒有等到武莫織回答,她自己便點頭道:「對的,肯定是這樣。否則他不會明知道是黑暗結晶還喝下去。否則他也不會如此大動干戈地陪秦織演這麼一場戲。黑暗結晶肯定是讓他強大了,我。我真是該死……」

頓時,武莫織終於承受不住,直接哭了出來。

陽頂天趕緊抱住了秦織,柔聲道:「寶貝,你這是關心則亂。再說就算吳幽冥便強大了,也沒有什麼。因為他本身已經非常強大了。如果我沒有找到擊敗他之法,那麼就算黑暗結晶讓他強大了許多,和我也沒有什麼關係。」

「那怎麼辦?怎麼辦?」武莫織惶然哭道:「我自詡聰明,卻只能為禍,只能為禍1

然後。武莫織埋在陽頂天的懷裡,大聲痛哭。

之前,武莫織幾次讓吳幽冥吃虧。每一次正面對決,吳幽冥從來沒有贏過,彷彿武莫織的智商,就算面對吳幽冥,也是碾壓。

這給人一種感覺,武莫織比吳幽冥聰明得多得多。

但實際上,卻未必是這樣的。

武莫織是很聰明,甚至是天下最聰明的女人。但是她和黃蓉一樣,是機智,也是急智!

當正面對決,短兵銜接的時候,沒人贏得了她。她可以第一時間尋找到對方的破綻,哪怕只有一點點破綻,都可以撕開一個巨大的裂口。

所以,在幽冥鬼地,他能夠搶走吳幽冥和東離的地獄魔晶。可以折磨得靈鷲死去活來,而自己毫髮無損。

後來,也可以幾乎讓吳幽冥和靈鷲宮決裂,逼迫吳幽冥透露出了自己魔王義子的身份,提前出了這張王牌。

但是,吳幽冥則是勝在深謀遠慮,構建陰謀!其實,他遠比莫織陰險得多。所以這一次,他可以讓武莫織栽一個大大大大的跟頭。

當然,他也有短板,就是偏向於紙上談兵,不接地氣。而這個短板,在這幾個月和東方涅滅,秦萬仇的正面鬥爭中,已經漸漸彌補了。

所以武莫織和吳幽冥都很聰明,但是都缺乏長智。

那麼,誰有長智呢?

陽頂天!沒錯,就是陽頂天!

什麼叫長智!那就是內心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定下來目標之後,就不會改變,為了這個目標,一直奮鬥下去。

陽頂天就是這樣,自從他定下了救世的目標之後,不管發生了什麼,不管局面怎麼改變,他從未變過。

哪怕他成為天下第一權勢者,他的心境也沒有任何變化過,從來沒有被權勢迷昏了頭,也沒有被困難鎮住了魂。

這就是長智!

黃蓉很聰明,郭靖很蠢!但是黃蓉缺乏長智,而郭靖卻擁有這種長智!

而這個世界,能夠做成大事的,往往是擁有長智之人。

陽頂天智商不算高,權術也不高,手段也不高,但有長智一項,便已足矣。

……

「夫君,怎麼辦?」武莫織哭泣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捧住武莫織的臉蛋,柔聲道:「寶貝,任何事情的發生,都是緣法。很多好事,未必是好事。禍事,也未必是禍事。接下來,什麼都不要做,一切交給我,知道嗎?」

莫織淚水花了一臉,乖巧地點頭。

陽頂天在她美麗的小嘴上吻了一口,柔聲道:「好了,我要去做事了。接下來幾天內,你要保護好秦織,也保護好你自己。」

「嗯。」莫織抽泣著,用力點頭。

陽頂天又親了一口莫織,然後朝帝釋邊對口型道:「照顧好她們。」

帝釋邊用力地點了點頭,這也是一個有長智的人,只不過她彷彿還沒有找到自己的目標,因為她還沒有找到自己真正在意的東西。

然後,陽頂天推開門,走了出去。

此時,雲君奴上前道:「宗主,去議事廳嗎?」

陽頂天道:「不,你先去議事廳,替我向幾位宗主道一聲歉。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大概明天才能回來,你讓他們裝成和我開會的樣子。」

「是,宗主。」雲君奴道:「然後朝上面議事大廳走去1

陽頂天臨時改變主意,因為他想到了一個喚醒黑暗玄火的法子。

……

陽頂天通過密道,走到了城堡的頂端,然後趁著夜色,直接飛離了城堡,然後同時給魔鷲王阿爪,發出了特殊聲波命令。

幾百裡外,魔鷲王阿爪和陽頂天匯合。

陽頂天騎上魔鷲王,朝著北邊的冰天雪地飛去。

在一萬多米的高空,阿爪拼盡全力飛行,直接超音速,每個小時兩千多里。

八個小時之後,陽頂天已經飛抵冰天雪地的上空!

這裡幾萬里冰天雪地,荒無人煙。

陽頂天在一個地上降落,然後挖掘厚厚的寒冰。

足足挖了幾十米,這裡寒冰的深處,埋著十幾具屍體。此時這些屍體已經全部被凍僵了,但依舊栩栩如生。

這些屍體,就是寧無鳴用來冒充雪族高手的屍體,每一具屍體裡面,都有相當數量的黑暗結晶!當時寧無鳴設下圈套,打算利用這些黑暗結晶,將陽頂天一方所有高手,全部一網打盡的。

這麼多珍貴的黑暗結晶,寧無鳴不知道是怎麼弄到的。或許,這是厲冥給他的最重要寶物,所以也寧無鳴也把他當成了最大的殺手。

陽頂天得到這些屍體之後,立刻把他藏在了最最隱秘的地方,沒有告訴任何人!因為,這個東西實在是太太危險了,這是僅次於高等邪靈的能量存在。

幾經選擇后,他將這些屍體埋在了冰天雪地內。

剛才,秦織給吳幽冥下毒黑暗結晶一事,倒是給了陽頂天啟發。

所以,他想到了一個喚醒黑暗玄火的法子!不知道會不會有效,但是概率會比較大!如果這都無效,那就根本不可能喚醒他氣海深處的黑暗玄火了。

十幾具屍體漂浮在陽頂天的面前。

陽頂天召喚出億靈妖火,調節到最最合理的溫度。

「嗖1然後,將玄火猛地朝這些屍體砸去。

「轟1頓時,這合理的溫度,瞬間讓這十幾具屍體全部燒成粉末,灰飛煙滅。

然後,只見到空氣中,一團黑暗能量,猛地爆開,然後瞬間凝聚!

最後,一顆黑暗到了極點,吞噬一切光芒和能量的黑暗結晶,漂浮在空中。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兩更近萬字,拜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