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五一:陽頂天,黑暗玄火之覺醒!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我,我不管你是誰,或許我也知道你是誰,我更知道你為誰而來。」吳幽冥顫聲道:「但不管你是誰,這個身體,畢竟……畢竟是深愛我的女人,我,我不會傷害她。」 「唔……」然後,吳幽冥嘴裡猛地噴出...

一股黑氣,可怕的黑氣,瞬間籠罩了吳幽冥的全身!

然後,他猛地按住肚子裡面的氣海,面色劇變。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你,你給我下毒?」吳幽冥指著公孫三娘厲聲道。

此時,公孫三娘先是一愕,然後原先所有溫柔嫵媚的表情全部失去,瞬間換上了秦織冷酷諷刺,近乎瘋狂的神情。

「沒錯,黑暗結晶1公孫三娘道。

吳幽冥渾身猛地一抽搐,渾身顫慄,拚命運轉玄氣,想要將肚子裡面的黑暗結晶逼出。

然而,不管他用了再多的努力,完全無濟於事。

「礙…」吳幽冥猛地一聲厲吼,然後一劍刺入自己的腹中。

然後,鮮血淋淋地將手伸進氣海小腹之內,試圖將那黑暗結晶活生生拿出來。

然而,此時氣海之內,空空如也。

見到如此鮮血淋漓的一幕,秦織也面色劇變。

「礙…」

「礙…」

吳幽冥用盡了一切手段,完全沒有用,渾身的黑氣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他丰神俊朗的面孔,瞬間乾癟,變得尖削黑暗,猙獰恐怖。

「礙…」

他瘋狂撕抓自己全身的玄脈,試圖將黑暗能量從玄脈中逼出。

頓時,整個身體完全鮮血淋漓。

此時,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少主,出了何事?」木岑長老顫聲道。

「沒事,出去。」吳幽冥斷聲喝道,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1木岑長老喝道。

然後,吳幽冥抽搐倒地,整個人彷彿都變得干縮了。如同厲鬼一般,整個身體,完全鮮血淋漓。

公孫三娘原本是痛快看著這一切,此時見到吳幽冥如此痛苦可怕的模樣,也頓時面色蒼白,目光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吳幽冥可怕的身軀。在地上一陣陣抽搐。

足足半刻鐘后,他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整個人已經鮮血模糊,可怕之極。

然後,他的手緩緩掐住公孫三娘的脖子,問道:「你,你不是三娘,你是誰?」

秦織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你殺我吧,不用問了。當然。你有這麼折磨的手段也儘管可以用出,什麼先奸后殺,再奸再殺,都無所謂的。」

吳幽冥面孔猛地一陣猙獰,他鮮血淋漓的面孔,頓時咬牙切齒,露出了衝天的殺氣和猙獰的表情。

掐住秦織的脖子,猛地一緊。

「礙…」秦織一陣低呼。然後美麗的小嘴張開,幾乎無法呼吸。

她拚命喘息著。喘息著。

豐滿誘惑的嬌軀,不斷地抽搐。

雪白的面孔,飛快地失去血色。

呼吸,漸漸停止。

然後,便要香消玉損。

「礙…」吳幽冥猛地一聲厲吼,手掌猛地一推。

頓時。把秦織推了出去。

秦織猛地摔在地上,雙手捂住發青的雪頸,張開小嘴,拚命地喘息,死死地盯著吳幽冥。沙啞道:「你不甘心就這麼殺了我吧,想要折磨吧,來啊,儘管來啊1

吳幽冥緩緩閉上深陷的眼睛,狠狠地咬牙出血,整個面孔都在抽搐。

「我,我不管你是誰,或許我也知道你是誰,我更知道你為誰而來。」吳幽冥顫聲道:「但不管你是誰,這個身體,畢竟……畢竟是深愛我的女人,我,我不會傷害她。」

「唔……」然後,吳幽冥嘴裡猛地噴出一口黑血。

踉蹌坐在椅子上。

「你走吧,走吧……」吳幽冥癱坐在椅子上,擦拭嘴角的鮮血,揮手道:「你走吧,回到陽頂天身邊去吧。」

頓時間,地上的秦織完全驚呆了,不敢置信地望著吳幽冥。

自己把他害得這麼慘,他,他竟然還放自己離開?這怎麼可能!

「走吧,走吧,再不走,等其他人進來,你就走不成了……」吳幽冥閉上眼睛,大口地呼吸道,黑血不斷地從嘴角溢出。

秦織絕美的臉蛋猛地一顫,幾乎咬牙出血,然後從地上爬起來,猛地沖了出去,直接離開了南府。

……

陽頂天這一道驚天的閃電,足足幾千米長。

瞬間,十幾萬的黑鷲軍團,如同被撕開了一個裂口一般。

大幾百隻的黑鷲,直接化為焦炭,從空中墜落。還有大幾百隻黑鷲,重創慘嚎。

無比華麗一幕,瞬間震撼所有人。

與此同時,陽頂天黑鷲上的這個靈鷲宮使者,也猛地舉著無靈子的令牌大聲吼道:「靈鷲宮老祖宗之命!黑鷲軍團,全部撤離,回到南中洲1

依舊是與此同時,凌舞騎著一隻金雕,飛快地衝來,舉著吳幽冥的令牌道:「黑鷲軍團聽令,立刻停止戰鬥,全部撤離,返回南中洲1

三道命令,同時到達。

瞬間,所有的戰鬥停止!

天空無數的黑鷲軍團,如同暫時定格了一般。

短暫的停頓之後,

所有的黑鷲軍團,撤離大陣。

整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大陣,如同散開的巨大黑球一般,無數的黑點,飛快地撤離,後退。

一層撥開一層。

無數的黑鷲,飛快地後撤,在空中列陣。

滿一千隻,為一個陣列,朝著南中洲飛去。

就這樣,黑鷲軍團不斷地後撤,後撤,後撤,後撤。

而此時,陽頂天和凌舞,間隔幾千米,稍稍對視一眼。

猶豫之後,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凌舞駕馭著金雕,朝陽頂天飛來。

「我是奉吳幽冥之命,前來讓黑鷲軍團撤離。」凌舞望著陽頂天道:「吳幽冥都願意以大局為重,希望你能拋開個人恩怨,個人野心,個人權欲。和吳幽冥宗主團結一心,共同對抗邪魔道1

凌舞來和陽頂天說這句話,幾乎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一下子,陽頂天幾乎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如果你答應輔佐吳幽冥宗主,,我可以用性命。擔保你在決鬥之日不死。」凌舞道:「如果你死了,我便把這條命賠你1

陽頂天依舊,找不到合適的言語回答。

「陽頂天,你好自為之。」凌舞說完后,調轉金雕,朝著中京的方向飛回!

黑鷲軍團不斷地撤離,撤離,撤離,撤離。

最後。依舊遮天蔽日一般,撤離地乾乾淨淨。

雖然陽頂天沒有刻意去數,但是一千隻為一個陣列,黑鷲軍團足足撤離了143列。

也就是說,黑鷲軍團還剩下十四萬三千隻!

也就是說,如此激烈的大戰,加上陽頂天最後一道玄火閃電,十五萬黑鷲軍團。僅僅只四了七千。

沒錯,僅僅只死了七千。

這裡面。有相當部分,是被小型晶石強弩射死的。

這真是一個無比華麗驕傲的數字,也是一個讓人絕望的數字。

驕傲,是因為魔鷲兩千隻魔鷲軍團,竟然殺死了六千隻黑鷲。

而絕望,是這點傷亡。對於黑鷲軍團,完全是九牛一毛。

陽頂天朝東方涅滅和秦萬仇飛去,焦聲問道:「魔鷲軍團傷亡如何?」

「死五百,傷三百。」東方涅滅道。

頓時,陽頂天心痛到抽搐!

魔鷲軍團。可不想黑鷲軍團一樣有二十幾萬隻。

整個地裂城,可以進入戰鬥的魔鷲軍團,只不過是四千多隻,如今短暫的一戰,就死了五百多隻。

眼前的兩千隻魔鷲軍團,幾乎是傷亡近半。

這個損失,甚至痛徹入骨埃

不行,一定要找到對付黑鷲之法,一定要找到。

陽頂天大口地呼吸,命令道:「走,回中京,讓魔鷲軍團休養生息。」

然後,陽頂天忍不住充滿嫌惡地盯著地面上的這些中洲首領!

這些牆頭草,可恨的牆頭草!

……

公孫三娘離開了南府之後,沒有絲毫停留,一直跑,一直跑。

一直跑到她和武莫織的秘密約定地點。

片刻之後,充滿不安的武莫織,閃現出現了。而帝釋邊,則在隱秘處,監控周圍的一切。

「姐姐,成功了,成功了。」秦織見到武莫織的第一眼,就大叫道。

武莫織此時雙眼通紅,充滿了無限的煎熬,聽到秦織的第一句話后,頓時覺得嬌軀一軟。

「真的成功了嗎?你親眼看到的嗎?」武莫織問道。

「對,我親眼看到的。」秦織道:「吳幽冥喝下之後,身體裡面好像有一種可怕的東西,要將他整個身體徹底吞噬,他用劍挖開自己的小腹,想要將那個劇毒取出來,卻完全取不出來。他又撕開自己的玄脈,想要將那劇毒逼出來,但是卻完全完全無計可施,他就這樣,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武莫織癱軟坐在椅子上,瞪大眼睛望著秦織道:「那你呢?你有沒有事?」

秦織伸手撫摸自己脖子的青紫,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有些複雜,道:「我不知道為何,他原本充滿了殺氣,要掐死我。而且,他已經猜出了我是誰。但就在我要死的時候,他忽然又放開了我,讓我走……」

武莫織頓時一愕。

秦織忍不住一顆眼淚滑落,伸手抓住武莫織的手臂道:「姐姐,是不是吳幽冥和我們想的,也不太一樣啊1

武莫織目光一顫,道:「不管他是怎麼樣的人,總之,他這個人一定要死1

……

凌舞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南府,卻沒有見到吳幽冥,也沒有見到公孫三娘,頓時心中一顫。

「宗主哪裡去了?」凌舞朝木岑問道。

「少主在閉關。」木岑道:「誰也不能打擾。」

頓時了,凌舞一陣茫然,心中更加充滿了不安。

在南府城堡的地牢最深處。

在無盡岩漿烈焰中,吳幽冥漂浮在空中。

他先從一隻玉盒子裡面,掏出了一顆金色的丹藥。

總共只有五顆,他拿出了一顆。然後服下。

然後,他肚子的可怕傷痕,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全部恢復。

緊接著,他全身鮮血淋漓的傷痕,全部恢復。

這黑暗結晶。沒有給他造成一點點傷害!

「陽頂天,為了給你演這場戲,代價還真不小,希望值得埃」吳幽冥嘆息道。

然後,他張開右手,輕輕一彈。

頓時,一團黑色徹底的火焰,緩緩飄出。

如果陽頂天在的話,一定會無比震撼。無比驚詫的。

怎麼吳幽冥,也會擁有黑暗玄火?

當時,陽頂天吞噬了西門焰焰體內的黑暗結晶吸取出來,用億靈妖火的怨靈包裹之後,逼出了體內。

然後,用億靈妖火拚命焚燒,卻依舊摧毀不了這黑暗結晶,結果導致了黑暗玄火的誕生。

但僅僅依靠這是不夠的。那時候的黑暗玄火還無比弱校一直到吞噬了魔靈妖火的能量之後,黑暗玄火才能真正獨立成為一朵強大的玄火。而不是虛弱不堪的玄火。

陽頂天既然能夠製造出黑暗玄火,那麼吳幽冥製造出黑暗玄火,或許也就不那麼讓人驚駭了。吳幽冥實在是隱藏得太深太深了,從來都沒有見他用過。

只不過,黑暗玄火是無比奢侈的一個東西,需要用玄火來餵養的。而吳幽冥。毫無疑問就是那個極度奢侈的人。

沒錯,剛才的一切,都是他的偽裝!在秦織端來玉露的那一剎那,他就感覺到了黑暗結晶的味道!於是,他決定演一場戲!

他目光凝視著這朵無比強大的黑暗玄火。

「黑洞玄火。我的黑洞玄火。陽頂天,你從未見過如此高貴,如此強大,如此可怕的東西吧。你甚至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玄妙而又強大的存在吧1

「謝謝你啊陽頂天,給我這麼大的一顆黑暗結晶,讓我的黑暗玄火,瞬間突飛猛進,完全蛻變。」吳幽冥無比迷戀地望著這朵黑暗玄火,冷冷道:「既然如此有緣,那麼就讓你瞬間死在這黑暗玄火之下,瞬間粉身碎骨,灰飛煙滅吧1

「我的黑洞玄火啊,你很快能夠吞噬一個神之代言人了。也不旺這無數年來,我給你吞噬了不下五朵玄火了。」吳幽冥盯著黑暗玄火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瘋狂。

「三天,三天!還有三天,陽頂天你的死期到了,你的死期到了。只要你一死,就代表著我的重生,幽冥的重生1

「還有三天,你的死期就到了1

「礙…哈哈哈……」

吳幽冥在地牢深處,發出了近乎凄厲的大笑!

然後,吳幽冥將渾身扒得乾乾淨淨,完全**在空氣中。

沒錯,他的身體是怪異的,和任何男人都不一樣的。

然後,他將一件黑霧一般的緊身衣衫,緩緩穿在身上。

魔靈霧衣,沒錯,是魔靈霧衣!等級完全不亞於武莫織那件的魔靈霧衣。

穿著緊身魔靈霧衣的他,整個人頓時顯得無比的妖異。

……

陽頂天回到中京的北府後,見到雲君奴,稍稍猶豫一陣,然後道:「莫織呢,這兩天怎麼都沒見到?」

「不知道啊,可能和帝釋小姐在一起吧。」雲君奴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然後直接進入地牢身處,開始閉關!

他閉關,只有一個理由。

那就是,想盡辦法,讓黑暗玄火覺醒!這是擊敗吳幽冥的辦法!

幽冥鬼帝的亡靈能量很強大,但是對邪靈能量者會無比衰弱,吳幽冥體內有沒有邪靈能量?陽頂天看不出來。

但是,作為萬滅神殿的少主之一,陽頂天怎麼都要預估他有邪靈能量,而且還是非常強大的邪靈能量。

所以,在這場決鬥中,幽冥鬼帝是靠不住的。

那麼,魔靈霧衣呢?也一定靠不住,因為吳幽冥知道魔靈霧衣的存在,也一定會猜到,武莫織會將魔靈霧衣給陽頂天。

最直接地說,吳幽冥也可以殺魔靈,也可以造出相同等級的魔靈霧衣,畢竟距離他知道武莫織擁有強大魔靈霧衣,已經足足過去幾個月了。

那麼,用邪魂訣,爆出冰靈的傀儡戰魂呢?

邪魂訣中的爆魂訣,就是將傀儡戰魂射出,活活擊中人的靈魂,使得對手瞬間變成行屍走肉。

這,這太奢侈了!但是為了保命,完全可以這樣做。

但是,又一個但是!

這是純粹的靈魂攻擊!如果,對方的靈魂超過了冰靈的靈魂呢,是不是這種邪魂訣攻擊,就會變得無效。

那麼,吳幽冥有沒有可能,靈魂比聖級冰靈的靈魂,還要強大呢?

是有這個可能性的!

首先,冰靈不是真人,她只是玄火的火靈,在靈魂上天生就帶著虛弱。

就如同幽冥鬼帝,如此如此之強大,在靈魂上就天生不足,所以被生生奪舍。他可比冰靈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其次,吳幽冥的靈魂如果經過靈魂聚影的強化呢?兩千年,甚至兩千五百年靈魂聚影的強化呢?

那麼,他的靈魂就會變得無比無比的強大!

所以,用冰靈的傀儡戰魂攻擊,對吳幽冥未必有效!

那麼,陽頂天對於吳幽冥,就徹底無解了!

如果,吳幽冥僅僅只是八星大宗師!那麼陽頂天雖然是六星大宗師,但是對他毫無畏懼,甚至有把握擊敗他。

可是,吳幽冥顯然不止八星大宗師。

甚至,鬼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歲了?最壞的結果是,吳幽冥是九星九等大宗師,和祝青主相當!

當然,這是最壞的猜測!

然而,這個猜測變成事實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吳幽冥真的是九星九等大宗師!

那麼,六星大宗師的陽頂天對他,就徹底無解。甚至是,必死無疑!

因為九星大宗師以後,每一等都是差距甚大。

陽頂天唯一唯一的希望,就是黑暗玄火的覺醒!它的黑暗玄火,吞噬了足足幾十里的深海玄毒漿,已經無比之可怕。

不管用任何辦法,都要讓黑暗玄火覺醒,這是陽頂天唯一的希望!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九千字。月中了,兄弟們,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