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五一:陽頂天,黑暗玄火之覺醒!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2-15 09:54  |  字數:6259字

一股黑氣,可怕的黑氣,瞬間籠罩了吳幽冥的全身!

然後,他猛地按住肚子裡面的氣海,面色劇變。8書網

「你,你給我下毒?」吳幽冥指著公孫三娘厲聲道。

此時,公孫三娘先是一愕,然後原先所有溫柔嫵媚的表情全部失去,瞬間換上了秦織冷酷諷刺,近乎瘋狂的神情。

「沒錯,黑暗結晶!」公孫三娘道。

吳幽冥渾身猛地一抽搐,渾身顫慄,拚命運轉玄氣,想要將肚子裡面的黑暗結晶逼出。

然而,不管他用了再多的努力,完全無濟於事。

「啊……」吳幽冥猛地一聲厲吼,然後一劍刺入自己的腹中。

然後,鮮血淋淋地將手伸進氣海小腹之內,試圖將那黑暗結晶活生生拿出來。

然而,此時氣海之內,空空如也。

見到如此鮮血淋漓的一幕,秦織也面色劇變。

「啊……」

「啊……」

吳幽冥用盡了一切手段,完全沒有用,渾身的黑氣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他丰神俊朗的面孔,瞬間乾癟,變得尖削黑暗,猙獰恐怖。

「啊……」

他瘋狂撕抓自己全身的玄脈,試圖將黑暗能量從玄脈中逼出。

頓時,整個身體完全鮮血淋漓。

此時,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少主,出了何事?」木岑長老顫聲道。

「沒事,出去。」吳幽冥斷聲喝道,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木岑長老喝道。

然後,吳幽冥抽搐倒地,整個人彷彿都變得干縮了。如同厲鬼一般,整個身體,完全鮮血淋漓。

公孫三娘原本是痛快看著這一切,此時見到吳幽冥如此痛苦可怕的模樣,也頓時面色蒼白,目光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吳幽冥可怕的身軀。在地上一陣陣抽搐。

足足半刻鐘後,他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整個人已經鮮血模糊,可怕之極。

然後,他的手緩緩掐住公孫三娘的脖子,問道:「你,你不是三娘,你是誰?」

秦織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你殺我吧,不用問了。當然。你有這麼折磨的手段也儘管可以用出,什麼先奸後殺,再奸再殺,都無所謂的。」

吳幽冥面孔猛地一陣猙獰,他鮮血淋漓的面孔,頓時咬牙切齒,露出了衝天的殺氣和猙獰的表情。

掐住秦織的脖子,猛地一緊。

「啊……」秦織一陣低呼。然後美麗的小嘴張開,幾乎無法呼吸。

她拚命喘息著。喘息著。

豐滿誘惑的嬌軀,不斷地抽搐。

雪白的面孔,飛快地失去血色。

呼吸,漸漸停止。

然後,便要香消玉損。

「啊……」吳幽冥猛地一聲厲吼,手掌猛地一推。

頓時。把秦織推了出去。

秦織猛地摔在地上,雙手捂住發青的雪頸,張開小嘴,拚命地喘息,死死地盯著吳幽冥。沙啞道:「你不甘心就這麼殺了我吧,想要折磨吧,來啊,儘管來啊!」

吳幽冥緩緩閉上深陷的眼睛,狠狠地咬牙出血,整個面孔都在抽搐。

「我,我不管你是誰,或許我也知道你是誰,我更知道你為誰而來。」吳幽冥顫聲道:「但不管你是誰,這個身體,畢竟……畢竟是深愛我的女人,我,我不會傷害她。」

「唔……」然後,吳幽冥嘴裡猛地噴出一口黑血。

踉蹌坐在椅子上。

「你走吧,走吧……」吳幽冥癱坐在椅子上,擦拭嘴角的鮮血,揮手道:「你走吧,回到陽頂天身邊去吧。」

頓時間,地上的秦織完全驚呆了,不敢置信地望著吳幽冥。

自己把他害得這麼慘,他,他竟然還放自己離開?這怎麼可能!

「走吧,走吧,再不走,等其他人進來,你就走不成了……」吳幽冥閉上眼睛,大口地呼吸道,黑血不斷地從嘴角溢出。

秦織絕美的臉蛋猛地一顫,幾乎咬牙出血,然後從地上爬起來,猛地沖了出去,直接離開了南府。

……

陽頂天這一道驚天的閃電,足足幾千米長。

瞬間,十幾萬的黑鷲軍團,如同被撕開了一個裂口一般。

大幾百隻的黑鷲,直接化為焦炭,從空中墜落。還有大幾百隻黑鷲,重創慘嚎。

無比華麗一幕,瞬間震撼所有人。

與此同時,陽頂天黑鷲上的這個靈鷲宮使者,也猛地舉著無靈子的令牌大聲吼道:「靈鷲宮老祖宗之命!黑鷲軍團,全部撤離,回到南中洲!」

依舊是與此同時,凌舞騎著一隻金雕,飛快地衝來,舉著吳幽冥的令牌道:「黑鷲軍團聽令,立刻停止戰鬥,全部撤離,返回南中洲!」

三道命令,同時到達。

瞬間,所有的戰鬥停止!

天空無數的黑鷲軍團,如同暫時定格了一般。

短暫的停頓之後,

所有的黑鷲軍團,撤離大陣。

整個三百六十度的旋轉大陣,如同散開的巨大黑球一般,無數的黑點,飛快地撤離,後退。

一層撥開一層。

無數的黑鷲,飛快地後撤,在空中列陣。

滿一千隻,為一個陣列,朝著南中洲飛去。

就這樣,黑鷲軍團不斷地後撤,後撤,後撤,後撤。

而此時,陽頂天和凌舞,間隔幾千米,稍稍對視一眼。

猶豫之後,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凌舞駕馭著金雕,朝陽頂天飛來。

「我是奉吳幽冥之命,前來讓黑鷲軍團撤離。」凌舞望著陽頂天道:「吳幽冥都願意以大局為重,希望你能拋開個人恩怨,個人野心,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