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四六:謀害吳幽冥!黑鷲入中京!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情,都只為了四天後的決鬥讓路。 天下所有人,所有勢力,都在為將來的決鬥做準備。 當然,比中洲更加反應激烈的,反而是西洲。 此時,西洲所有的一線軍團,已經全部集結。 西南...

「陽頂天,瞧你給我找的這些爛事,麻煩死了1獨孤逍一邊埋怨,一邊用聽不到的震動波幅朝雲霄城裡面道:「東方,我走了啊,人我沒殺完,帶還給靈鷲宮了。」

此時,東方涅滅依舊在享受著天倫之樂,聽到耳中獨孤逍傳來無奈而又抱怨的言語,頓時忍不住一笑。

然後,張嘴也發出旁人聽不到的震幅道:「獨孤兄,不來抱抱你的外孫嗎?她真是和你那女兒一模一樣埃」

「唉,不敢抱。抱一下,回去后又是想得好幾天睡不著。」獨孤逍帶著疼愛道。

東方涅滅頓時陷入了沉默,獨孤逍雖然縱橫天下,但也是最悲苦的了。明明有女兒,卻不能呆在身邊。明明有外孫,卻也不能抱,不能享受天倫之樂。

現在看來,他彷彿還是安逸的。可是當問天復活的那一刻起,獨孤逍就真的不知道應該面臨什麼了。

東方涅滅依舊抱著孩子,聽著孩子們稚嫩的聲音,享受著這極其難得的幸福。不過也呆不了多久了,馬上就要離開了。

半個時辰后,東方涅滅離開,返回中京。

從頭到尾,師娘和焰焰她們,都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情,也沒有受到任何驚嚇!

……

此時,南中洲那邊,有了動靜。

又有兩萬黑鷲軍團從南蠻洲,進駐了南中洲。

陽頂天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頓時不屑一笑,無靈子真是越老越搞笑了。

恐怕此時他還在等待靈堯子從雲霄城得手的消息,然後藉此逼迫陽頂天去靈鷲宮負荊請罪呢。而假如陽頂天不去的話,那麼他就會命令黑鷲軍團進入中京了。

此人做事,還真是瞻前顧後。你要麼按兵不動,要麼雙管齊下。加派兩萬黑鷲進入南中洲,這又有什麼意義。

而且,無靈子此時的戰略目的,已經大部分轉向了讓陽頂天負荊請罪之上了。

這幾個時辰內,陽頂天左右的時間都在打坐,閉目調息。

沒錯,僅僅只是閉目調息,沒有修鍊,也沒有吞玄吐納。彷彿就在那麼感受自己身體內的某些東西。

此時,距離和吳幽冥的決鬥,還有四天而已了。

整個中京,完全是風雨欲來的前夕,那種烏雲壓頂的感覺,讓人幾乎無法呼吸。

此時,整個中京所有勢力都暫時將手中的事情放了下來。

光明議會的整頓停了下來,吳幽冥南府對中洲的蠶食,也漸漸停了下來。

彷彿,所有的事情,都只為了四天後的決鬥讓路。

天下所有人,所有勢力,都在為將來的決鬥做準備。

當然,比中洲更加反應激烈的,反而是西洲。

此時,西洲所有的一線軍團,已經全部集結。

西南艦隊所有的新式潛艇,新式炮艦,隨時整裝待發。甚至上古海獸梟梟,也已經偷偷南下和西南艦隊匯合。

只要一聲令下,西南艦隊和梟梟,會徹底封鎖幽冥海附近所有海域,不讓幽冥海的一兵一卒離開。

而西北艦隊,西京艦隊,已經全部集合在鐵爐炎城,上百萬精銳也隨時準備登艦。

只要一聲令下!不管在決鬥中陽頂天是輸,還是贏,只要他不死。西洲軍團,隨時會進入中洲,直接用軍事手段,徹底整頓中洲。

唯一的變數,就是靈鷲宮!

所以,此時天下所有的目光,都落在南蠻洲的這十五萬黑鷲軍團,所有的目光都盯著靈鷲宮方向,等待著那個二百多歲的老祖宗出手!

……

此時,獨孤逍依舊在去靈鷲宮的路上。

陽頂天在閉關調息,整個中京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而武莫織,陷入了不安和惶恐之中。

她知道了夫君的修為,也大體知道了吳幽冥的修為。

吳幽冥根本不是什麼二三十歲,他已經不知道修鍊了多久了。武莫織預測,吳幽冥的修為就算沒有祝青主那麼驚人,也相差得很少很少。

比起陽頂天,吳幽冥的修為應該是三五倍以上。

而吳幽冥對於陽頂天,已經是下了必殺之心了。

所以武莫織,真的非常非常擔心陽頂天!她此時陷入了一個艱難的選擇之中。

平常的她,都是冷靜的睿智的,可以輕易分析出一件事情的利弊和得失,可以判斷出一件事情的成功概率。然而隨著決鬥的臨近,她的心已經漸漸有些慌亂了。

決鬥中,她當然可以把魔靈霧衣給陽東是那樣擋得住吳幽冥嗎?她不大敢保證。

雖然之前多次戰鬥中,吳幽冥都無法鎖定穿著魔靈霧衣的武莫織。但那是不到關鍵時候,真到了關鍵時候,吳幽冥未必沒有法子。

而且吳幽冥本身就是邪魔道的少主之一,寧無鳴能夠獵殺到魔靈,對於吳幽冥來說更加不是問題了。

而且吳幽冥本身就已經猜測到,武莫織會把魔靈霧衣給陽頂天的,肯定早有準備。

所以,武莫織一定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魔靈霧衣身上。

其實,之前她之所以出現在禁忌大陸海域附近,不僅僅是去接陽頂天的,她還秘密前往了東離草原,而且秘密見到了海心女王。

她去向海心女王求了一件東西!

一顆鑽石大小的黑暗結晶!

海心女王足足提煉了幾千萬斤海水,才得到的這顆鑽石大小的黑暗結晶。

這東西,可以消融在任何任何液體之內,無色無味,什麼感覺都沒有,完全可以害人於無形。

現在,秦織已經奪了公孫三娘的肉身,就潛伏在吳幽冥的身邊。

所以,武莫織的艱難抉擇就是,要不要讓秦織去把黑暗結晶放在酒水之中,讓吳幽冥服下。

她難以做出決定,當然不是因為道德什麼的。而是因為怕被吳幽冥發現。

雖然這東西,完全無色無味。但是吳幽冥會不會發現,她真的不敢保證。

一旦被吳幽冥發現,那麼秦織就必死無疑了。而且,吳幽冥毫無疑問會因為這件事情,掀起滔天巨浪。屆時,陽頂天將扮演一個非常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但是若不給吳幽冥下黑暗結晶,那麼陽頂天在決鬥中,就有巨大之風險了。

這個決定太過於重大,而且武莫織完全找不到任何人商量!

……

十幾個時辰后,獨孤逍趕到了靈鷲宮內。

無靈子聽到獨孤逍前來拜訪,頓時一愕,不可思議他竟然會來。

然後,他第一次從草廬中走出來,朝著天空遠處哈哈大笑道:「獨孤賢侄,怎麼忽然有雅緻來拜會我了?」

獨孤逍輕輕地從魔靈鰩上躍起,在空中躬身拜下道:「晚輩獨孤逍,拜見無靈子前輩1

「好,好……」無靈子大笑道:「這百年來,進入我靈鷲宮之嘉賓,當屬賢侄最貴!說來當年我與令祖,也可謂是交情不淺。我稱你一聲賢侄,你還真算是佔了便宜。」

獨孤逍聽到無靈子倚老賣老的言語,心中還真是一股膩味,但是也不得不微笑道:「如此,晚輩就佔便宜了。」

「請1無靈子伸手道。

獨孤逍道:「我這裡,還有幾份禮物,要送給前輩。」

「哦,什麼禮物?」無靈子笑道。

獨孤逍伸手一指魔靈鰩的背上。

魔靈鰩緩緩降落在山頂,翅膀輕輕一都,上面的五具屍體,還有七個人滑落在地。

無靈子面色猛地一變,寒聲道:「獨孤逍,你這是何意?」

獨孤逍躬身拜下道:「前輩也知,陽頂天大子陽驪,正是我的外孫。昨日我想念外孫,前去探望。結果遇到一女子冒稱是靈鷲宮中人,正欲入雲霄城,謀害我的外孫。於是,我不得已而動手殺之。」

「你殺了那女子?」無靈子駭然道。

「對。」獨孤逍道:「那女子言語歹毒,心如蛇蠍,我不會容之!我原本欲將這十二人全部殺死,但想到萬一他們是靈鷲宮中人,怕對前輩不好交代。於是,親自帶著這五具屍體,和另外未死七人前來靈鷲宮確認一下,請問這十二人是靈鷲宮中人嗎?」

無靈子目光幾下變幻,殺氣,憤怒,陰寒全部輪轉而過,整個面孔猙獰,抽搐良久之後,換上一道笑意道:「當然不是我靈鷲宮中人,我靈鷲宮天下武道領袖,怎麼會做出害人妻兒之事。」

獨孤逍道:「我想也不是。」

無靈子寒聲道:「賢侄,你還有事情嗎?」

他便要下了這逐客令了。

獨孤逍道:「還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1

「既然知道不當講,就不要講了。」獨孤逍寒聲道。

獨孤逍道:「二百年前,前輩幸然已退出正邪大戰這場糾葛,如今為何又要捲入進去呢?」

無靈子冷笑道:「獨孤逍,你身為邪魔道領袖,說這句話,可合適嗎?」

獨孤逍道:「我這人說話,一貫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對於前輩能夠退出邪魔道,我內心一直都非常羨慕之,只不過是我不能這樣做,至少我這一輩不能這樣做。哪怕是死,也要為邪魔道而死。但是前輩既已退出,為何不坐觀風景?」

無靈子淡淡笑道:「這種事情你不懂,也就不要強行插手了。管得多了,也會給自己惹來禍事1

獨孤逍道:「也沒有什麼不懂的!無非就是魔王陛下奪取了幽冥帝國,前輩心生畏懼,所以積極表現,試圖挽回魔王陛下之心而已。」

這話一出,無靈子面色一變,彷彿被戳中心虛之事,頓厲聲道:「獨孤逍,我和氣與你講話,已經是看在與你祖上交情,還有同出邪魔道一脈上。否則,你今日就已經無法活著離開了。」

「不,你殺不了我。」獨孤逍淡淡道:「我今天來,就是告訴前輩。吳幽冥和陽頂天之間的決鬥,就有他們自己去,生死由天。你我作為長輩的,就不要插手了。」

「嘿嘿。」無靈子冷笑道:「你還沒有資格說這個話,不要忘記了,你也是邪魔道的領袖之一。你這樣做,是公然背叛邪魔道。」

「公然背叛邪魔道?」獨孤逍道:「誰是邪魔道?吳幽冥嗎?那麼請他把萬滅神殿的令牌拿來,他和陽頂天不是爭奪天道盟之主嗎?不說吳幽冥了,就說你靈鷲宮,早就已經退出了邪魔道了,我就算與你為敵,也不算背叛邪魔道。所以我還是那句話,吳幽冥和陽頂天之間的決鬥,就讓他們去,你一前輩就不要插手了,你若插手,我就插手1

「你?你算什麼東西?」無靈子寒聲道,然後猛然下令。

「南中洲所有黑鷲軍團,進入中京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和支持!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