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四四:帝釋邊獻身!無靈子吐血!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2-12 10:08  |  字數:4908字

靈堯子,大概還沒有受過這樣的痛苦。

整個右臂,被齊根切斷。

一開始的感覺,並不是痛,而是鮮血飆射時候身體的冰涼感。

然後,是麻木,最後才是劇痛。

但更多,更多的是,是害怕,恐懼!

那種身體活生生去掉一部分的恐懼!她靈堯子,是完全靠美貌和身段才能在靈鷲宮擁有顯赫的地位的。

靈鷲宮傳承了千年了,裡面都是一家人,都是同族。

看著很相親相愛,是不是?

其實,在靈鷲宮裡面的同族之間,比外人還要殘忍可怕。

在無靈子關起門來稱王稱霸的這二百年內,靈鷲宮徹底停止了對外擴張。所以整個靈鷲宮內想要出頭,都必須踩著同族人的腦袋而上來。

其中的殘忍,醜惡,是外界不敢想像的。

那麼,怎麼才能夠在靈鷲宮內崛起?很簡單,只有一種法子,那就是討好無靈子老祖宗!

只要做好了這件事情,就能崛起。

怎麼討好無靈子老祖宗,男人要麼狡猾,要麼修為高。

女人就更簡單了,就一點,漂亮動人!

靈鷲宮因為是同族,所以道德和lun理觀,與外面是全部不一樣的,骯髒得讓人作嘔。

實際上,無靈子並不是一個非常好色的人。他在乎的是自己的生命和修為,女色他只是偶爾為之。

靈碧,就是他偶爾狼性大發的犧牲品。

而靈堯子,則就是靠著心機,主動送上去的了。

占著無靈子的寵愛,整個靈鷲宮除了靈鷲之外,她誰也沒有放在眼裡。

現在,陽頂天活生生砍斷了她的一條手臂,她就變成一個獨臂的了。

一個美麗的女人,只剩下一條手臂,那就算她再美,男人對她也沒有多少慾望了。

所以,靈堯子湧起的是無限的恐懼!

她完了,她完了,她要失去一切了!

所以,儘管還沒有感受到強烈的劇痛,但是她的慘嚎,也越來越激烈。

靈楚子也完全沒有想要,陽頂天竟然就這麼直接暴起傷人。

他,他怎麼敢?靈堯子可是老祖宗的女人,而且算是最寵愛的女人之一。

陽頂天怎麼敢?他就不怕老祖宗直接從靈鷲宮殺出,取掉他性命嗎?他就不怕靈鷲宮的黑鷲軍團,直接襲擊光明議會,乃至直接襲擊雲霄城嗎?

所以在陽頂天動手的瞬間,靈楚子也猛地拔劍,準備動手。

但是他的劍,只拔出來一半,就停在那裡。

「陽頂天,你這是在找死。」靈楚子緩緩道,他這話說的很冷漠,卻不狠毒,彷彿只是在可觀闡述。因為靈堯子雖然是他妹妹,但是她被陽頂天斬斷手臂,他並不覺得氣憤和仇恨,因為尋常時候靈堯子完全沒有把自己這個兄長放在眼裡。

「放心吧,對於你家的那個老咋種,我了解得比你深。」陽頂天淡淡道:「他在乎的只有自己的生命,靈堯子雖然是他的女人,但是她的死活,他不會太在意的。」

陽頂天朝靈堯子道:「記住將我的話傳給無靈子,明白嗎?一字不漏的傳,然後再加上一句,立刻讓南中洲的黑鷲軍團撤離,如果膽敢有一隻進入中京,那我就會對靈鷲宮進行毀滅性打擊,勿怪言之不預!」

此時,靈堯子抓著自己的斷臂,望著陽頂天的美眸,露出了刻骨的怨毒,一字一句道:「放心,陽頂天,我會轉告的。而且,你今天對我做的一切,來日我會十倍報復在你女人的身上!」

「放心,你沒有這個機會的。」陽頂天淡淡道:「你能活過這個月,都是造化了。如果我是你,進入靈鷲宮之後就再也不會出來了,出來,就是死!因為威脅過我家人的人很多,但是都死了。」

然後,陽頂天朝帝釋邊道:「帝釋,走了!」

帝釋,卻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走了,難道還留下吃飯啊。」陽頂天道。

帝釋絕美的面孔拚命綳著,小嘴緊緊咬在一起,一動也不敢動,整個人都在發抖顫慄,美麗的小臉上,豆大的冷汗不斷冒出。

「你,你幹嘛?痛經啊?」陽頂天道:「走了。」

終於,帝釋邊再也忍不住,捂住小嘴飛快地跑到外面,哇哇的吐。

只不過,這姑娘吃的都是什麼啊,吐出來的都是清水,一點食物都沒有。

她吐得眼淚都出來才停止,然後蹲在那裡拚命地喘息,陽頂天徹底無語,去桌子上拿來一杯清水遞給她。

「這裡的杯子?這裡的水?」帝釋邊問道。

「嗯,放心,雖然是這裡的,但也沒有毒。」陽頂天道。

「那,那我還是不喝了。」帝釋邊道。

靠,姑娘,你這已經潔癖到有病了知道嗎?都吐成這樣了,還不喝外面的水?

「你,你身上有喝的嗎?」帝釋邊問道。

「只有酒啊,很烈的,我還嘴對著瓶口喝過的。」陽頂天道。

「那也給我吧。」帝釋邊道。

陽頂天叫腰上的酒壺遞過去,帝釋邊打開小嘴對著瓶口喝了一大口,終於覺得舒服了一些。

她是嘴對著瓶口的,沒有隔空倒。這姑娘是什麼毛病?你說要有潔癖吧,陽頂天的酒瓶子口也不幹凈啊。你說沒有潔癖吧,外面的水都不喝。

「這裡可是酒啊,等下你喝醉了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保證啊。」陽頂天道。

「放心吧,我能喝酒,經常和織織喝的。」帝釋邊道。

陽頂天一愕,沒看出來啊,這帝釋邊小龍女,還會喝酒?

「剛才你吐成這樣怎麼會是?懷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