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四三:緊逼!斬殺無靈子的女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楚子的妹妹! 長得出乎意料的美麗,甚至比靈碧,還要明艷動人!而且一張俏臉,還顯得端莊大方,看上去確實很有派人,倒比靈碧更像是宮主夫人。 只不過,走路間的腰臀曲線,顯得太過於魅惑勾人了,...

對於無靈子,陽頂天也曾經高山仰止過!畢竟,這可是天下明面上僅有的兩個半聖之一。

陽頂天來到這個世界后,見到的大宗師級以上宗主,就沒有一個是簡單的。

獨孤逍,祝青主,秦萬仇,東方涅滅等等,都是一代人傑。

甚至哪怕是寧無鳴這樣的角色,也強得讓人心有餘悸。而無靈子,堂堂半聖和無逅其名,是二百年前的人物了,光是靠著資歷,也可以將別人堆死了。

下意識中,陽頂天也覺得這個人是深不可測的。

然而到現在,真的只有深深的噁心了。

貪婪,陰險,色厲內荏,卑鄙,無恥等等,基本上都可以安放在他的頭上了。

甚至,還有一個形容詞也可以放在他的頭上,那就是貪生怕死。

這個人,活了二百多歲,彷彿還沒有活夠一樣。而且這個人看起來彷彿也沒有多少追求,只要永生,然後享受至高無上的權勢,就是他的追求了。

而且這個人看起來彷彿很驕傲,非常愛惜面子,不允許任何人觸犯他的尊嚴。而事實上,卻又不是如此。

就如同靈鷲一樣,彷彿愛面子到極點。覺得吳幽冥不愛她了,就口口聲聲要和離,要分手。

但是一旦吳幽冥猛地撕下溫情脈脈的面具時,直接觸及到她安生立命的利益時,她又會立刻清醒起來,調整自己的角色,從內心開始屈服。

色厲內荏!一個詞語,足以形容了。

說來,靈鷲還真不愧是無靈子的種,性格其實是比較相似的。

所以一腳揣在無靈子的命根上。可能對方不是跳起來拚命,而是捂住命根子縮起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

離開雲天閣后,帶上了雲君奴。陽頂天先回到中京!

此時,秦萬仇和祝紅雪已經從南中州回來了。幾個時辰前。他們去南中州,帶著陽頂天和統帥部的命令,讓靈鷲宮的黑鷲軍團撤離。

毫無疑問,他們失敗了!

作為靈鷲宮在光明議會的首領,靈楚子還算客氣。而靈堯子,則直接了當地說,想要我們撤離,叫陽頂天親自來說。

這個回答。倒是讓陽頂天一愕!自己親自去說?說了靈鷲宮就會退兵了?

「這靈堯子是誰啊?」陽頂天問道。

「靈楚子的妹妹。」秦萬仇道:「很……乖張的一個人。」

「她要我親自去說,行,那我親自去說。」陽頂天道。

「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免得討個難堪。」秦萬仇道:「自從將南中洲划給靈鷲宮,帝王陵和錦繡山莊作為防區后,那裡就彷彿成為了獨立王國一樣了,我們北府插手不進去的。」

「哦,還有這說法?」陽頂天驚訝道。

「說法多著呢。」秦萬仇道:「整個中洲分三塊,北中洲,大中洲。南中洲!在防區劃分,組建中洲軍團之後。南中洲,基本上是吳幽冥的基本盤。因為南宮秀秀的緣故。錦繡山莊對我們比較敵視,轉而投靠了吳幽冥。而帝王陵總共就兩個人,帝釋邊淡薄冷漠,根本就不管事。所以南中洲很快如同鐵桶一般,成為吳幽冥的地盤。」

陽頂天頓時眉頭一皺。

秦萬仇接著道:「而北中洲,一直都是玄天宗的控制範圍。所以,毫無疑問是忠誠於北府的。最最重要的就是大中洲了,面積,人口。勢力佔了整個中洲的一半。當時,宗主您四兩撥千斤。用混沌時報和滅七秀坊雙管齊下,使得大中洲所有勢力都不敢張目。緊接著。離間吳幽冥和靈鷲宮,使得中洲軍團的整編順利通過,我們光明議會的勢頭頓時兇猛無比,整個大中洲都要蟄伏。」

說到這裡,秦萬仇不由得嘆息一聲。

沒錯,打七秀坊,離間吳幽冥和靈鷲宮,卻是成為了整頓中洲最關鍵的兩筆,幾乎直接把吳幽冥的腰骨打折了,幾乎讓他一下子站不起來。

「宗主,你的權術一般,天賦一般。你在的時候,也沒見做什麼事情,絕大部分的事務都是我和東方宗主等人去做的,所以很多時候我覺得你倒像是一個圖騰,擺在那裡就可以了,在與不在根本不要緊。」秦萬仇道。

這話一出,雲君奴頓時忍不住噗刺一笑。

「結果這近四個月,你不在,而吳幽冥在,一下子就看出不同了。」秦萬仇嘆息道:「借著這幾個月你不在,吳幽冥完全是興風作浪!我們竟然完全無法阻擋!他總共就做了三件事情,一下子就把勢頭扭轉。」

「在天啟學院折辱東方宗主,打壓光明議會士氣,第一件。」

「幽冥海鐵木梨斬宋逍的右腿,第二件。」

「他親自砍掉祝紅雪的右臂,第三件1

秦萬仇揉了揉眉頭,道:「他僅僅只做了這三件事情,然後用靈鷲宮和幽冥海的人馬,組建了南府班子。竟然一下子,就將士氣全部奪走了,層層緊逼竟然讓我們有些無法呼吸了。然後我們不僅把南中洲全部丟掉,大中洲也丟掉了近半,而且還讓吳幽冥把手插進了玄天宗里。現在幾乎每一天,都有中洲勢力的首領在倒戈,甚至仇萬劫也有些蠢蠢欲動,不敢違逆吳幽冥的邀請。」

陽頂天微微皺眉道:「對於吳幽冥的舉動,你們為何不反擊?」

秦萬仇苦笑道:「這就是有領袖和沒有領袖的區別了。東方宗主不敢下這個命令,我也不敢下這個命令。一旦這個命令一旦下達,造成的責任和後果,我們兩人都無法承擔!很多事情,還真的必須有你來做。甚至,哪怕做錯了,也比不做要好。」

此時,陽頂天終於清晰地看到了中洲的局面。

是吳幽冥的南府在攻,而光明議會在守。

吳幽冥咄咄逼人。不斷獲得成果,而光明議會不斷地丟掉陣地。

是東方涅滅和秦萬仇沒用嗎?當然不是,這兩人都是一代人傑!才華權術。遠勝陽頂天。

但是有些事情,他們卻不能做!

如今。靈鷲宮的十幾萬黑鷲軍團就橫在那裡,中京的南府,靈鷲宮和幽冥海加起來,有近二十個大宗師。

一旦東方涅滅,或者秦萬仇下令某些事情,直接導致開戰!

這個後果和責任,這兩人都無法承擔!

就比如,飛彈的團隊一個多月前就發現了血烏金伴生晶石。也隱晦地彙報了東方涅滅。

但是,用超級飛彈攻擊靈鷲宮這種命令,只有陽頂天能下,東方涅滅不能,秦萬仇也不能。

正是這種瞻前顧後,陽頂天不在的這幾個月內,光明議會在中洲戰場上,節節敗退。

很多時候,做錯了不要緊,什麼都不做。才要命!

……

很快,陽頂天和帝釋邊,前往南中洲。畢竟。帝釋邊還是南中洲防區的二號人物。

南中洲,縱橫五千多里!人口,勢力,都只有整個中洲的十分之一左右。

原本,這個不大的地盤中,還有三四家旗鼓相當的勢力。後來,拜祝青主所賜,被他用邪魔道恐怖襲擊的名義,滅門了兩家。

於是。整個南中洲就剩下錦繡山莊一家獨大!加上這裡靠近南蠻洲靈鷲宮,所以幾乎第一時間。這裡就背靈鷲宮滲透獵齲而帝王陵,攏共就兩個人。帝釋邊啥事都不管,根本就沒法阻止。

剛剛進入南中洲,陽頂天就收到了一個下馬威,陽頂天被一支全副武裝的黑鷲巡邏隊給攔住,大概有五十騎,整個人都籠罩在黑色的鎧甲之中,連同黑鷲,整支巡邏飛騎都是黑色的。

「來者何人?」首領喝道。

「天道盟,陽頂天。」陽頂天道。

那首領上上下下看了陽頂天片刻道:「我南中洲防區,已經徹底進行空中禁飛。任何人,沒有南府命令,不得從空中進入,否則將給予消滅。」

陽頂天頓時氣極反笑,自己堂堂天道盟之主,光明議會之主,竟然進入不了一個小小的下屬防區了。而且,此人口口聲聲,南府命令!

帝釋邊望了陽頂天,發現自己不開口好像不好,頓時在一邊道:「他可是隱宗之主,你們的最高統帥。」

那個首領淡淡道:「抱歉,我們不認識什麼陽頂天的,我們只認南府的命令1

剛才祝紅雪和秦萬仇進入南中洲,都沒有受到這樣的刁難。那個靈堯子叫陽頂天親自來,莫非就是受靈鷲宮的刁蠻和折辱來的?

陽頂天一下子還真有些無計可施啊,如果前面是靈犀這種分量的人物,陽頂天二話不說,直接一劍宰掉了。但是前面這人物,是靈鷲宮小得不能再小的人物,你若宰了他,自己反而成為笑話了。

陽頂天道:「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呢?」

「掉頭回去,請到南府的令牌。要麼,降落海面,乘船到南中洲防區,在碼頭等待進入。」那個首領道。

陽頂天頓時朝帝釋邊道:「怎麼辦?」

「我也不知道埃」帝釋邊道:「要不然,殺掉,闖進去吧。」

「那行吧……我身份更好,你動手。」陽頂天道。

帝釋邊為難地皺了皺眉頭,直接拔出利劍。

那首領一驚,他是奉命來刁難陽頂天的,自己的恩主口口聲聲說陽頂天一定會吃下這個苦憋,不會和他這樣的小人物動手的。怎麼會是這樣啊,自己討好恩主,可不想連命也丟掉埃

「喂,我代表的可是靈鷲宮,我的背後是靈……」

「唰1他的話沒有說完,帝釋邊已經寶劍歸鞘了。

五十個人,直接背一道劍芒,站成兩截,瞬間死去!

帝釋邊不舒服地皺了皺眉頭,她很不喜歡殺人,但是耐心又很有限。

殺了這五十人後,接下來果然沒有人敢送死了,陽頂天和帝釋邊,長驅直入,進入了南中洲!

……

在南中洲的防區總部城堡中。陽頂天見到了靈鷲宮明面上的主人,靈碧的丈夫,靈楚子!

他很冷漠。但是卻沒有多少敵意。對於陽頂天的到來,他幾乎沒有什麼反應。也更沒有要挑釁的意思。

陽頂天眉頭一皺,事情不好辦了,這是一個幾乎心死的人,對任何事情都不大感興趣了,幾乎很難說服。

「靈碧夫人在我那邊很好,你作為丈夫,可以經常去看看她,陪陪她。」陽頂天道。

頓時。靈楚子一愕,眼睛一亮,然後繼續淡漠下來。

「靈楚子前輩有沒有想過,站在我這邊?」陽頂天直截了當道。

靈楚子一愕,沒有想到陽頂天直截了當挖牆角。然後他搖搖頭道:「不可能的。」

「有什麼不可能的。」陽頂天道:「難道你連你妻子都不如嗎?你妻子都敢勇敢地邁出這一步,逃離靈鷲宮那樣的地獄,你為何不敢?」

靈楚子沒有回答,只是露出一道諷刺的笑容。不僅僅是諷刺自己,更諷刺陽頂天的天真!

他這道笑容,幾乎讓陽頂天對他的同情。瞬間變成了惡感。

作為一個男人,無法保護自己的妻子,便已經是莫大的罪過。而他彷彿有一種享受在痛苦和屈辱帶來的複雜情緒中。

這聽起來很奇怪!但是。確實有一種人!但他們被傷害的時候,他們很痛苦,卻不反抗。然後很變態地享受這種痛苦的折磨,彷彿這樣可以讓自己更加立體,他們甚至享受那種整個世界對他們都有愧疚的感覺。

然後,他們不管做什麼,說什麼,都變得理所應當!

「好了,既然如此。我對你無話可說。」陽頂天冷冷道:「我就問你們一句!天道盟和光明議會的禁令寫得清清楚楚,中洲軍團中。只調撥了一萬黑鷲軍團。南中洲防區內,只允許一萬黑鷲軍團駐紮。天道盟和靈鷲宮的協定也清清楚楚。靈鷲宮的黑鷲軍團離開南蠻洲的數量,不得超過三萬。甚至,超過一萬,都要向天道盟進行申請!如今,你靈鷲宮足足十三萬黑鷲軍團進入中洲,你們這是要做什麼?要造反嗎?」

「造反?陽頂天閣下,你好大的口氣埃」外面,傳來一道冰冷的女子聲音。

然後,一個渾身雪白粗布長袍的女子緩緩走去。

沒錯,是粗布長袍!靈鷲宮富貴無雙,要穿什麼錦袍沒有,她偏偏穿著粗布。

而這個世界的粗布,基本上都是土灰色的,是麻布天然的顏色。而她的粗布長袍,卻雪白無暇。很顯然,是經過了特殊的漿洗,脫去了裡面的土灰色。

所以,這身粗布,只怕比錦緞還要昂貴。

而且雖然是粗布長袍,卻剪裁得非常細緻,將她高挑起伏的嬌軀,襯托得凹凸有致,曼妙動人。

這是一個裝腔作勢的女人!當然,更加是一種諂媚附勢。

因為,無靈子常年就穿著粗布袍子。

她或許就是那個靈堯子了,靈楚子的妹妹!

長得出乎意料的美麗,甚至比靈碧,還要明艷動人!而且一張俏臉,還顯得端莊大方,看上去確實很有派人,倒比靈碧更像是宮主夫人。

只不過,走路間的腰臀曲線,顯得太過於魅惑勾人了,出賣了她的不良!

總的來說,雖然她裝得端莊高貴,卻只是一個成熟版的靈鷲。囂張放肆,兩隻眼睛赤裸裸射出的光芒,就是對生命的毫不在意!這種對生命的漠視,陽頂天在靈鷲宮的每一個人都看到了,靈碧除外。

「陽頂天閣下不在中京呆著,來我南中洲防區,何事?」靈堯子問道。

「我說過了,黑鷲軍團只能有一萬進入中洲,你們卻來了十三萬,是要造反嗎?」陽頂天道。

「造反?」靈堯子微微笑道:「您說大話了,我靈鷲宮造反不造反,或許等您真正坐上了天道盟之主再說,也來得及。」

「你叫我來,就是跟我說這個?」陽頂天寒聲道。

「幾個時辰前,秦萬仇和祝紅雪來質問我,為何將黑鷲軍團十三萬駐紮在南中洲,我說你們沒有權力知道,讓陽頂天來。」靈堯子道。

「現在我來了。」陽頂天道。

「那行,那我就給你一個解釋。」靈堯子道:「我們是奉命。調十三萬黑鷲軍團進入南中洲的。」

陽頂天目光一縮,道:「奉命?奉誰的命令?」

「南府之命,天道盟之主。吳幽冥之命。」靈堯子帶著諷刺笑道,然後掏出了一卷羊皮紙。上面果然寫得清清楚楚,為了確保決鬥之日的秩序,特調派靈鷲宮十三萬黑鷲軍團進入中洲,並且酌情增加。然後,下面是吳幽冥的大櫻

「什麼時候,吳幽冥有權力饒過光明議會和統帥部下令了?」陽頂天問道。

「陽頂天閣下,命令這種東西,有人認才是命令。沒有人認。那就是廢紙,不是嗎?」靈堯子緩緩道:「而且,不出意外的話,兩個時辰后,五萬黑鷲軍團就要奉命進入中京了。」

陽頂天目光一寒道:「你們,這是挑起戰端,知道嗎?」

「力大為王1靈堯子道:「可是,你無力阻止,不是嗎?」

陽頂天氣極反笑了,道:「也就是說。你們不但不會撤離這十三萬黑鷲軍團,反而還要進入中京?」

「沒錯,先進五萬。再進五萬。」靈堯子緩緩道:「你想要我們不那樣做?很簡單,把靈碧親自送回靈鷲宮,然後親自到老祖宗面前負荊請罪就可以了。」

陽頂天笑道:「我負荊請罪,你們就可以將十三萬黑鷲撤離走了?」

「不,僅僅只是暫時不進去中京而已。」靈堯子道:「老祖宗的話,我已經傳到了,你可以走了。」

「那行1陽頂天道:「我也請你們回去傳給無靈子一句話!愚蠢不要過頭,吃屎不要搶先。等決鬥中吳幽冥擊敗了我,或者是殺了我。再做決定,也不遲1

這話一出。靈楚子和靈堯子瞬間色變。

已經有多久了?有多久沒有人敢對無靈子這麼說話了?

「陽頂天,你這是在找死嗎?」靈堯子寒聲。一字一句道。

「你轉告就是了。」陽頂天緩緩道:「如果有一隻黑鷲軍團進入大中洲,那靈鷲宮將面臨毀滅性打擊!就此警告一次,勿怪言之不預1

「哈哈……」靈堯子緩緩道:「你一將死之人,還在這麼大放厥詞,還真是可笑1

「你不幫我傳話,是嗎?」陽頂天道。

「你一將死之人,還要我傳什麼話?」靈堯子笑道。

陽頂天道:「那看來靈楚子閣下也不會幫我傳話了,那怎麼辦?」

靈堯子道:「帶著靈碧,親自去靈鷲宮負荊請罪,雖然救不了你自己,但未必救不了你家人1

「你名義上是無靈子的孫女,但實際上是她的女人是嗎?」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靈堯子目光射出無比怨毒的光芒。這當然是事實,她也享受因此帶來的權勢。卻不願意讓外人知道這樣的醜事。

「你是那個老畜生的女人,就好辦了。」陽頂天道:「你去幫我傳一下話,也比較有分量1

「你做夢1靈堯子寒聲道:「陽頂天,你在給你的家人帶來災禍1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的威脅,繼續道:「麻煩你回靈鷲宮幫我傳一下話,就告訴無靈子,愚蠢不要過頭,吃屎不要爭先!等吳幽冥在決鬥打敗了,或者是殺了我,再做決定也不遲。」

頓時,靈堯子望向陽頂天的目光,如同看死人一般,覺得陽頂天已經徹底瘋了!

「陽頂天,你的家人以後有什麼不幸,那就是你害的。」靈堯子淡淡道,然後直接離去。

陽頂天道:「靈堯子,你且慢走,幫我去靈鷲宮傳一下話1

「將死的蠢貨1靈堯子轉頭冷道。

陽頂天拔出利劍,唰!

猛地一劍!

直接將靈堯子的右臂斬落,然後直接用玄火猛地一轟,頓時徹底燒焦,遞給靈堯子自己道:「麻煩你回去靈鷲宮,幫我向無靈子傳一下話!你作為情人,分量夠1

瞬間,室內死一般的寂靜。

美麗靈堯子的斷臂處,鮮血如同噴泉一般的射出!

「礙…」然後,她猛地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拜求月票!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