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零五:靈鷲之變!飛彈計劃!(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陽頂天忍不住問道:「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對嗎?」 靈鷲沒有回答他,良久后,她冷冷地盯著陽垛是她告訴你的?」 靈鷲嘴裡的她,當然就是靈碧了,只不過她嘴裡說起靈碧的語氣,也位面太...

陽頂天私會靈鷲,想要達到的目的有兩個。

第一,了解此時靈鷲對吳幽冥的態度,了解無靈子對吳幽冥的態度。看能不能通過靈鷲,而影響無靈子的決定。

第二,如果無法改變無靈子的決定和態度,那麼就想辦法離間靈鷲宮內部。

所以,陽頂天採取的戰術,就是奪人心魄。一開始,就直接刺穿靈鷲的心防!

然後,他就等待著靈鷲的尖叫,還有徹底不敢置信的表情。

總之,只要她亂了心境之後,就比較好繼續下面的話題了。

但是……不敢置信的,卻是陽頂天。

聽了他的話后,靈鷲的表情猛地一顫,目光瞬間變得無比的難看,甚至是敵視和冰冷。沒錯,她或許早就知道了這件事情,卻無法接受陽頂天也知道這件事。

陽頂天忍不住問道:「你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對嗎?」

靈鷲沒有回答他,良久后,她冷冷地盯著陽垛是她告訴你的?」

靈鷲嘴裡的她,當然就是靈碧了,只不過她嘴裡說起靈碧的語氣,也位面太冷淡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那她還真是不知羞恥呢。」靈鷲緩緩道。

陽頂天頓時目光一縮!

「你說她不知羞恥?」陽頂天緩緩道:「她,可是你母親。」

「是啊,這一點我無法選擇。」靈鷲道:「所以我努力逃避!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願意有這樣的母親嗎?」

陽頂天頓時忘記了自己的目的,暴怒道:「那你以為,她可以選擇嗎?你以為她願意被無靈子凌辱嗎?該死的是你家的那個老不死,而不是你的母親,她是無辜的。骯髒的是你的靈鷲宮。是那個老而不死的老賊1

「她想要純潔,她可以去死1靈鷲望著陽頂天,緩緩道:「陽頂天。這個世界,沒有人是無辜的。要麼去死。要麼帶著屈辱活下去好了1

「帶著屈辱活下去?你說的是你自己嗎?」陽頂天問道。

「我?」靈鷲道:「我當然是要帶著榮耀活下去!你叫我來是什麼目的,我知道的!無非是繼續離間我和夫君的把戲而已,之前武莫織玩了幾次,都成功了。把我和夫君的關係,逼迫到了決裂的邊緣,逼迫夫君撕掉了溫文爾雅的面具!你心中或許會覺得,我和夫君肯定是從戀人變仇敵了吧,肯定是反目成仇了。對嗎?」

陽頂天盯著靈鷲良久,然後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因為我忽然發現我對你的了解,還不夠深。」

靈鷲緩緩道:「沒錯,我是不愛動腦子,也確實非常情緒化。所以我會做出非常不理智的事情,比如幾個月前,跑到你面前要跟你上床,給我夫君戴綠帽子等等!你們差一點點就成功了,那個時候我和吳幽冥差一點點。就要徹底決裂了。」

靈鷲深深吸一口氣,那兩天的時光,對於靈鷲來說。或許是這輩子最最深刻的兩天。

她覺得吳幽冥欺騙了她,不愛她。所以負氣之下,她說出了和離。

而吳幽冥竟然一口答應了,無疑是對她尊嚴最大的踐踏。一貫以來,吳幽冥對她的態度完全是視若珍寶一般,哪怕是虛偽的,也讓人沉迷,那種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中怕碎了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

失去了這種感覺后,靈鷲覺得受到了巨大的冒犯。所以她暴怒之下失去了理智,她竟然找到陽頂天要給吳幽冥戴一頂綠帽子。

然後。被吳幽冥當面「抓姦」。

離開中京后,吳幽冥帶著她去了靈鷲宮,進行最後的攤牌。

吳幽冥當著無靈子的面,提出了正式的和離。然後,無靈子打壓吳幽冥。

那個時候,靈鷲心中的氣已經散得差不多了,取而代之的是害怕和不舍。於是,較急之下,她拉下了自己的尊嚴,抱著吳幽冥求他不要離開,不要和離。

如果所有的劇情到此為止,那不失為一個好的結局。畢竟,女孩子這樣嬌縱可愛,分分合合是正常的。

但是,接下來吳幽冥強勢地揭掉了所有的面具,逼迫著無靈子的跪下和臣服!

那一瞬間,吳幽冥將靈鷲推向了最最不堪的境地,甚至也是最最恥辱的境地。

無靈子可以跪下臣服,但是她不可以!她要的是受人珍視,受人捧著,而不是跪下臣服。可以這麼說,未來靈鷲哪怕走投無路了,她可以向任何人跪下,唯獨兩個人不可以,一個是吳幽冥,另外一個就是陽頂天!

因為,這兩個人都曾經疼愛過她。

她不可以臣服,但是她也不可以抗拒!

首先,她……她不想徹底抗拒吳幽冥!是因為多麼迷戀多麼愛嗎?彷彿也不完全是,是因為付出了那麼多,此時再放棄這一切,實在很不甘心。

其次,她也不能抗拒!因為,無靈子和靈鷲宮,都選擇了臣服。那麼她再抗拒,就會變成獨人,在靈鷲宮就失去了立足之地。

於是,在無靈子臣服之後,她一個呆在房間裡面,足足幾個時辰。

出來之後,他就想通了,她已經沒有選擇了,她必須重新調整自己的角色了。

但還是那句話,吳幽冥就是吳幽冥!

當靈鷲宮所有人都在吳幽冥膝下臣服的時候,吳幽冥對靈鷲的態度,依舊不變,彷彿什麼不快都沒有發生,他依舊寵著她,讓著她,視若珍寶一般。

於是,偶然間,靈鷲忽然感覺到了一種近似變態的快感!

看著老祖宗,看著靈鷲宮的長輩和老傢伙,在吳幽冥面前恭恭敬敬時,吳幽冥對她卻寵愛忍讓,她頓時有一種凌駕於老祖宗之上的快感。

這種快感很變態,很不應該!但是。靈鷲彷彿有些上癮,無法拒絕!

於是,她彷彿打開了另外一個世界!

如果把自己的定位從靈鷲宮未來主人。變成吳幽冥夫人的話,那整個視野就不一樣了。

一旦吳幽冥統治了整個世界!那她的視野。又又不一樣了。

那種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感覺,或許會非常美妙!

足足思考了幾天,又深深去感受,去觸摸這種近乎變態的快感。

然後,靈鷲彷彿完善了自己的追求,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了。

在吳幽冥的引導之下,她也開始公然參與許多事務。更加深深感覺到了整個中洲對她的畏懼!

因為某些原因,在中洲普通民眾的口中,她的名聲不好,吳幽冥的名聲也開始變得不好起來了。所以一度她很反感讓自己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但是,民眾和權力階層,是完全不一樣的。

在中洲的權力者面前,在那些諸侯的面前,她清楚地看到了對自己和吳幽冥的畏懼。

尤其是靈鷲宮和幽冥海的高手,幾乎傾巢而出,出現在中京的時候。

尤其是吳幽冥在天啟學院折辱東方涅滅的時候。表演出撕碎劍魂的時刻。

尤其是幽冥海高手斬斷宋逍右腿,天之驕子,陽頂天的心腹祝紅雪右臂背斬斷的時候。

在這種吳幽冥層層緊逼。光明議會節節敗退的時候。

中洲諸侯們的這種畏懼越來越深,靈鷲內心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

於是,她深深地知道了,自己要什麼?

當然,換一種說法就是!

當吳幽冥發現用情感已經困不住靈鷲的時候,就在她的內心挖開了一扇野心勃勃的窗戶,讓她沾上了權力的毒癮,讓她繼續欲罷不能!

所以。吳幽冥和武莫織,都是心理大師。

只不過。莫織更擅長於短戰。

而吳幽冥更擅長於長謀,換句話說。他更加陰險叵測。

……

「陽頂天,我知道你找我來要說什麼。」靈鷲緩緩道:「你不需要問,我可以正式回答你,你太晚了。」

「太晚了?什麼意思?」陽頂天問道。

靈鷲道:「你第一次來靈鷲宮的時候,我在你面前脫光衣衫的時候,你就應該果斷將我睡了,那麼你阻止我或許還來得及。現在,早就晚了。如果,你硬要我給出一個答案,那我只能告訴你一句話。」

陽頂天道:「你說。」

靈鷲盯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我寧願站在勝利者邊上哭,也不願意坐在失敗者身上笑1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涼!

看來,變化的不僅僅是吳幽冥,眼前這個精緻的少女,變化才是最大的那一個。

「你說許又要說,吳幽冥對我的感情都是假的。」靈鷲緩緩道:「那我又要告訴你,口口聲聲說愛的女人,是最無能的女人1

陽頂天用力地搖頭道:「當一個人墮落的時候,她內心的妥協和適應,還真是很快埃甚至,已經能夠非常迅速地說服自己了。」

靈鷲嘆息一聲道:「陽頂天,很多女人都是多變的。所以作為智慧的男人,就只能不要給她善變的機會。當你駕馭不了一個女人的時候,只能說明你的弱校」

靈鷲轉過身來,望著陽頂天道:「我會非常懷念你疼愛我的時刻,但是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無法回頭了。我要的東西,只有吳幽冥能夠給我。什麼犧牲,什麼正義,我不感興趣的。」

陽頂天點了點頭。

靈鷲最後一句話,說出了所有的真諦。

什麼犧牲,什麼正義,她不感興趣的。陽頂天一直知道這一句話,也付出了許多努力想要扭轉,但是終究白費了。

「陽頂天,以前我不懂事,嘴裡口口聲聲和你恩斷欲絕,但是心裡卻還對你的疼愛戀戀不捨。」靈鷲緩緩道:「這次是我最後一次私下和你會面,以後我所做的一切,都會為了吳幽冥而考慮。現在,我們是真正的恩斷義絕了,無關情感,只為立常」

「嗯。」陽頂天依舊只能本能地回應!

「對了。你留下我的那個母親,非常的不智。」靈鷲道:「那樣只能徹底激怒我的太爺爺,若不是因為你要和夫君決鬥。你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你還是如此不智,為了區區一個女人。和靈鷲宮徹底撕臉。」

「陽頂天,我們不會手下留情的,不管是靈鷲宮嗎,還是我夫君。」靈鷲最後道,然後直接離去!

靈鷲走了之後良久,陽頂天才長長嘆出了一口氣。

這種情形,還真是讓人噁心埃

靈鷲還是一個孩子,但是她卻故作老練世故。口口聲聲跟你談利益的時候,那種噁心的感覺,幾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也無法壓制下去。

吳幽冥還真是一個魔鬼啊,會用千百條方法,去讓一個人墮落。

當然,或許靈鷲本身就是邪惡墮落的,陽頂天本就不該對她抱有希望!

……

靈鷲走了之後,陽頂天第一時間去見祝紅雪。

他非常擔心祝紅雪!這個人太驕傲,太脆弱了。最最重要的右臂被斬斷。對於他幾乎是毀滅性打擊!

在玄天宗的火焰池中,陽頂天見到了祝紅雪。

和陽頂天想象中的不一樣,祝紅雪沒有那麼頹廢。

或者說。他根本就沒有頹廢,反而渾身上下,充滿了戰鬥的意志。

陽頂天見到他的時候,他正拚命在火焰池中用左手練劍。

他變得沒那麼帥了,頭髮披散,臉上了長出了兩寸鬍鬚,身上的衣衫,也顯得凌亂而又襤褸。

只是眼中,依舊充滿了熊熊的火焰。

見到陽頂天的第一眼。他先是一愕,然後一陣狂喜。緊接著閃電一般,衝到陽頂天面前。一劍朝他胸口刺來。

「哈哈……」陽頂天大笑,道:「來得好1

然後,他也猛地拔劍,就在火焰池中,和祝紅雪大戰!

兩人劍影斑駁,你來我往,足足大戰了三百回合。

當然,總共三百回合,祝紅雪也輸了三百回合!

「宗主,你回來拉。」祝紅雪道,然後丟過來一個酒壺,是烈酒。

陽頂天大大喝了一口,頓時彷彿喉嚨到肚子全部著火燒了起來一般。

「我必須申明,我不是酗酒啊,只是喝了之後,練武的狀態更好。」祝紅雪笑道。

「誰幹的?」陽頂天道。

陽頂天問師傅,問秦萬仇,是誰斬斷了祝紅雪的手臂,祝紅雪始終不說,所以陽頂天親自來問。

「怎麼?要為我報仇嗎?」祝紅雪笑道。

「是啊,要為你報仇。」陽頂天道。

「那行啊,在決鬥的時候,你替我報仇吧。」祝紅雪道。

「他?」陽頂天驚愕道:「他親自斬的?」

「對,激怒我主動出劍,然後斬掉我的手臂,並且將這隻手臂餵了他的黑鷲。」祝紅雪道。

陽頂天面孔猛地猙獰抽搐!

「你,你為何要主動出手?明知不是他的對手。」陽頂天咬牙道。

「對不起,當時忍不祝」祝紅雪道:「他,他說了很多冰凌不堪入耳的話。不過去掉了這個手臂也好,也算去掉了我這個心結。否則東方冰凌在我心中這個結,永遠去不掉的。」

接著,祝紅雪朝陽頂天笑道:「她也是你的心結,你也去不掉吧。甚至,她對你的心結比我深多了。我對她頂多還只是迷戀,而你……」

「好啦,也用不著什麼幸災樂禍。」陽頂天笑道。

「好了,你那麼忙,就不要陪我耗在這裡了。」祝紅雪道:「這次決鬥,輸也要大戰,贏也要大戰,這幾天內,你會忙飛起來的。」

「是埃」陽頂天道:「想要阻止大戰,關鍵在靈鷲宮,你有什麼意見?」

「去見見靈楚子,或許會有驚喜,他是一個徹底的悲劇和犧牲品。」祝紅雪道。

就在此時,蛇尾嬌的聲音在外面響起道。

「啟稟宗主,西洲來報,飛彈計劃,有重大進展1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近萬字哦!兄弟們,拜求支持和月票了!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