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四零:收雲君奴?靈鷲,你親生是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2-10 02:52  |  字數:6033字

吳幽冥變了。

見到的第一眼,陽頂天就清晰地感覺到了這一點。

那如沐春風的笑容不見了,那謙沖隨和的表情不見了,那種虛偽到了極致的柔和也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傲慢,還有強硬,甚至是冰冷。

雲君奴帶她進來的時候,他甚至非常放肆無禮地盯著她看了一眼,這在以前他是萬萬不會這樣做的。

這種傲慢強硬的表情,一直到了陽頂天面前才有了變化,他的面孔重新變得柔和起來,見到陽頂天倒彷彿是見到了一個老朋友一樣。

「陽兄,你回來了?我也真鬆了一口氣,我還真害怕你回不來了。」吳幽冥笑道。

「運氣還不錯。」陽頂天笑道:「對了,你們幽冥海搞什麼,弄那麼大,把整個禁忌大陸的空間都給封鎖了?」

吳幽冥笑道:「一點小事!」

然後,沒有等到陽頂天招呼,他就如同主人一般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道:「有酒嗎?」

哇,這太陽真是從西邊出來了啊,吳幽冥這種一絲不苟,視形象如同生命的人,什麼時候這麼放得開了。

陽頂天朝雲君奴望去一眼。

她立刻去拿來一瓶琥珀色的烈酒,還有兩隻華麗的玉石杯子。

這烈酒主要是用兩種東西釀造的,一種是迷離果,一種是烈蛇血。雖然算不得是這個世界最昂貴的酒,但也絕對是最烈,最好的酒。

陽頂天拿起酒要倒,結果吳幽冥一把拿過去了酒瓶,朝陽頂天笑道:「我來。」

然後,他為陽頂天和自己倒了半杯。端起自己的那一杯。朝陽頂天一抬,一口飲了一半,然後俊美無匹的面孔皺起。

「幽冥兄。你變了很多啊。」陽頂天道。

「痛定思痛嘛,人總不能一成不變。」吳幽冥望著杯中的酒。笑道:「這幾個月來,和你光明議會的那些大佬們明爭暗鬥,絞盡腦汁,不變都難啊。然後我就發現了,一旦你隻身進入權力紅海開始廝殺,那麼你這身架子端著就沒有用了,我也發現了,在這種赤裸裸的爭鬥和廝殺中。溫文爾雅,是沒有用的,必須掀起袖子,抄起刀劍,短兵搏殺。甚至名聲也是沒有用的。名聲到了一定時候,反而會成為障礙。所以你很了不起啊,名聲不好,卻依舊如日衝天!」

陽頂天小心翼翼飲了一口酒道:「就算如日中天,這幾個月,也被你踢下雲端了。現在整個天下。都在計算我的死期啊。」

吳幽冥揉了揉鼻子道:「這,大概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吧,因為我們的實力畢竟相差太遠。」

然後。他為陽頂天和自己倒滿了酒,目光放肆地盯著雲君奴曼妙熱火的身段,道:「像雲君奴這樣的身段曲線,天下你見過第二個嗎?」

陽頂天頓時朝雲君奴望去,盯著她的胸,腰,臀的曲線。

她的曲線沒有武莫織那麼誇張,但真的很惹禍啊,很魔鬼啊。因為她的腰偏長。而且細。所以使得胸臀的曲線,前凸後翹到幾乎讓人噴血。

「想她這種類型的。應該算是第一了吧。」陽頂天道:「莫織和她不一樣,你的妻子靈鷲你也知道的。一馬平川。」

說完一馬平川的時候,靈鷲只是小臉一寒,卻沒有出言。放在其他時候,她早就放肆罵出了。可見這幾個月,她被吳幽冥調教得很成功。

被人用這樣的目光看著,雲君奴只是狠狠瞪了陽頂天一眼,然後驕傲地抬起酥胸,迎接陽頂天的目光。

「這樣誘人的女子,陽師弟難道不收入房中嗎?」吳幽冥忽然道。

陽頂天笑道:「幽冥兄什麼時候這麼八卦,為我的私生活打算起來了。」

吳幽冥笑著飲下一口酒,哈哈笑道:「這樣誘人的女子,你若不享受,等你死了,或許就要便宜別人了。」

這話一出,陽頂天面孔猛地一寒,死死地盯著吳幽冥。

吳幽冥依舊不置以否地笑,道:「再有,你連雲君奴這樣誘人的女子都沒有收入房中,為何卻把主意打到我丈母娘頭上,你就這麼想激怒無靈子老祖宗嗎?」

陽頂天冰寒的表情,漸漸緩解,朝著吳幽冥笑道:「靈碧的丈夫不開口,你作為女婿反而急匆匆趕來,也未免太急切了吧。」

吳幽冥起身,瞬間變得無比嚴肅,朝陽頂天道:「讓靈碧岳母跟我回家,否則後果,你自己負責!」

陽頂天朝雲君奴道:「去把靈碧叫進來。」

很快,充滿膽怯害怕,還有一股隱藏怨恨的靈碧走了進來。

吳幽冥謙謙有禮地拜下道:「小婿,拜見岳母大人。」

靈碧不安地點了點頭,再無其他反應。

靈鷲是她的親生女兒,然而這對母女之間,卻沒有更多的互動。靈鷲望向自己的母親,嘴巴動了動,卻什麼都沒有說,連母親都沒有喊一口。

靈碧說過,靈鷲從小她就沒有資格帶,所以母女的感情非常淡薄,甚至靈鷲很瞧不起自己這個母親。

「吳幽冥,要接你回去,你怎麼看?」陽頂天問道。

「我不回去。」靈碧雖然不安害怕,但卻沒有什麼猶豫,直截了當說道。

「岳母,您確定?」吳幽冥微笑道。

靈碧用力點了點頭。

吳幽冥朝陽頂天道:「陽頂天,你的決定呢?」

陽頂天道:「我尊重靈碧夫人的決定。」

吳幽冥微微一笑道:「好,陽頂天,希望你不會後悔。你應該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有多麼嚴重,因為接下來找你的,就不是我了。」

然後,吳幽冥帶著靈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