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四零:收雲君奴?靈鷲,你親生是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虛偽的面具后,變得非常厲害。祝紅雨已經再次進入玄天宗了,中洲的人心,變化很大。雖然沒有人敢公開出聲,但只要決鬥一結束,很多很多人,都會改換門庭1 「因為,靈鷲宮和幽冥海的傾巢而出嗎?」陽頂天問...

吳幽冥變了。

見到的第一眼,陽頂天就清晰地感覺到了這一點。

那如沐春風的笑容不見了,那謙沖隨和的表情不見了,那種虛偽到了極致的柔和也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高高在上的傲慢,還有強硬,甚至是冰冷。

雲君奴帶她進來的時候,他甚至非常放肆無禮地盯著她看了一眼,這在以前他是萬萬不會這樣做的。

這種傲慢強硬的表情,一直到了陽頂天面前才有了變化,他的面孔重新變得柔和起來,見到陽頂天倒彷彿是見到了一個老朋友一樣。

「陽兄,你回來了?我也真鬆了一口氣,我還真害怕你回不來了。」吳幽冥笑道。

「運氣還不錯。」陽頂天笑道:「對了,你們幽冥海搞什麼,弄那麼大,把整個禁忌大陸的空間都給封鎖了?」

吳幽冥笑道:「一點小事1

然後,沒有等到陽頂天招呼,他就如同主人一般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道:「有酒嗎?」

哇,這太陽真是從西邊出來了啊,吳幽冥這種一絲不苟,視形象如同生命的人,什麼時候這麼放得開了。

陽頂天朝雲君奴望去一眼。

她立刻去拿來一瓶琥珀色的烈酒,還有兩隻華麗的玉石杯子。

這烈酒主要是用兩種東西釀造的,一種是迷離果,一種是烈蛇血。雖然算不得是這個世界最昂貴的酒,但也絕對是最烈,最好的酒。

陽頂天拿起酒要倒,結果吳幽冥一把拿過去了酒瓶,朝陽頂天笑道:「我來。」

然後,他為陽頂天和自己倒了半杯。端起自己的那一杯。朝陽頂天一抬,一口飲了一半,然後俊美無匹的面孔皺起。

「幽冥兄。你變了很多埃」陽頂天道。

「痛定思痛嘛,人總不能一成不變。」吳幽冥望著杯中的酒。笑道:「這幾個月來,和你光明議會的那些大佬們明爭暗鬥,絞盡腦汁,不變都難埃然後我就發現了,一旦你隻身進入權力紅海開始廝殺,那麼你這身架子端著就沒有用了,我也發現了,在這種赤裸裸的爭鬥和廝殺中。溫文爾雅,是沒有用的,必須掀起袖子,抄起刀劍,短兵搏殺。甚至名聲也是沒有用的。名聲到了一定時候,反而會成為障礙。所以你很了不起啊,名聲不好,卻依舊如日衝天1

陽頂天小心翼翼飲了一口酒道:「就算如日中天,這幾個月,也被你踢下雲端了。現在整個天下。都在計算我的死期埃」

吳幽冥揉了揉鼻子道:「這,大概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吧,因為我們的實力畢竟相差太遠。」

然後。他為陽頂天和自己倒滿了酒,目光放肆地盯著雲君奴曼妙熱火的身段,道:「像雲君奴這樣的身段曲線,天下你見過第二個嗎?」

陽頂天頓時朝雲君奴望去,盯著她的胸,腰,臀的曲線。

她的曲線沒有武莫織那麼誇張,但真的很惹禍啊,很魔鬼埃因為她的腰偏長。而且細。所以使得胸臀的曲線,前凸后翹到幾乎讓人噴血。

「想她這種類型的。應該算是第一了吧。」陽頂天道:「莫織和她不一樣,你的妻子靈鷲你也知道的。一馬平川。」

說完一馬平川的時候,靈鷲只是小臉一寒,卻沒有出言。放在其他時候,她早就放肆罵出了。可見這幾個月,她被吳幽冥調教得很成功。

被人用這樣的目光看著,雲君奴只是狠狠瞪了陽頂天一眼,然後驕傲地抬起酥胸,迎接陽頂天的目光。

「這樣誘人的女子,陽師弟難道不收入房中嗎?」吳幽冥忽然道。

陽頂天笑道:「幽冥兄什麼時候這麼八卦,為我的私生活打算起來了。」

吳幽冥笑著飲下一口酒,哈哈笑道:「這樣誘人的女子,你若不享受,等你死了,或許就要便宜別人了。」

這話一出,陽頂天面孔猛地一寒,死死地盯著吳幽冥。

吳幽冥依舊不置以否地笑,道:「再有,你連雲君奴這樣誘人的女子都沒有收入房中,為何卻把主意打到我丈母娘頭上,你就這麼想激怒無靈子老祖宗嗎?」

陽頂天冰寒的表情,漸漸緩解,朝著吳幽冥笑道:「靈碧的丈夫不開口,你作為女婿反而急匆匆趕來,也未免太急切了吧。」

吳幽冥起身,瞬間變得無比嚴肅,朝陽頂天道:「讓靈碧岳母跟我回家,否則後果,你自己負責1

陽頂天朝雲君奴道:「去把靈碧叫進來。」

很快,充滿膽怯害怕,還有一股隱藏怨恨的靈碧走了進來。

吳幽冥謙謙有禮地拜下道:「小婿,拜見岳母大人。」

靈碧不安地點了點頭,再無其他反應。

靈鷲是她的親生女兒,然而這對母女之間,卻沒有更多的互動。靈鷲望向自己的母親,嘴巴動了動,卻什麼都沒有說,連母親都沒有喊一口。

靈碧說過,靈鷲從小她就沒有資格帶,所以母女的感情非常淡薄,甚至靈鷲很瞧不起自己這個母親。

「吳幽冥,要接你回去,你怎麼看?」陽頂天問道。

「我不回去。」靈碧雖然不安害怕,但卻沒有什麼猶豫,直截了當說道。

「岳母,您確定?」吳幽冥微笑道。

靈碧用力點了點頭。

吳幽冥朝陽頂天道:「陽頂天,你的決定呢?」

陽頂天道:「我尊重靈碧夫人的決定。」

吳幽冥微微一笑道:「好,陽頂天,希望你不會後悔。你應該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有多麼嚴重,因為接下來找你的,就不是我了。」

然後,吳幽冥帶著靈鷲,揚長而去!

……

「我。我是不是應該回去?」靈碧忽然朝陽頂天不安問道。

「不。」陽頂天道:「明知道是火坑,還讓你跳進去,我做不到。」

接著。陽頂天笑道:「好了,你不用擔心什麼。去休息吧。」

靈碧一步三回頭地離去了。

「我好像聽到吳幽冥的話裡有話。」雲君奴道。

「當然,他也不希望靈碧回去,他這是來斷我後路,接下來讓我迎接無靈子的雷霆之怒。」陽頂天道。

「不,我不是說這個。」雲君奴道:「是他說關於收我入房一事。」

陽頂天笑道:「怎麼,你也想被我收進房中啊?」

雲君奴笑道:「這個再說,我覺得他看我的目光很怪,而且你們彷彿都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陽頂天笑道:「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聰明了?」

雲君奴道:「是不是吳幽冥發現了我的某些秘密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這個秘密。能告訴我嗎?」雲君奴問道。

陽頂天搖了搖頭。

「為什麼?」雲君奴問道。

「告訴了你,你就不會快樂了。」陽頂天微笑道:「你好不容易變得快樂起來,幹嘛要讓你不快。再說,這個秘密對你一點都不重要,你享受現在便是了。」

雲君奴沉默了片刻,抬頭問道:「那你會把我收入房中嗎?」

陽頂天問道:「你自己希望我收你入房嗎?」

雲君奴想了一會兒,搖頭道:「我覺得像這樣很好,我對男女的那點事情,沒有太大興趣。」

「那不就好了。」陽頂天道。

然後,想了一會兒。陽頂天道:「吳幽冥的變化,好大埃」

雲君奴道:「是很大,他發現自己的名聲和虛偽面具成為自己的障礙后。立刻撕了下來,然後就變得非常犀利可怕。」

陽頂天道:「我剛才見到師傅,還有秦萬仇城主的時候,發現他們彷彿有什麼事情沒有說出來。」

雲君奴道:「這段時間,吳幽冥在中洲奪權非常兇狠,他彷彿開始為殺掉你徹底篡奪光明議會做準備。一旦撕掉了儒雅的面具之後,他變得非常難以對付。」

「見血了嗎?」陽頂天問道。

「見了。」雲君奴道。

「誰?」陽頂天問道。

「宋逍,祝紅雪1雲君奴道:「宋逍,失去了一條腿。祝紅雪。失去了右臂1

「什麼?」陽頂天猛地震怒而起,嘶聲道:「那剛才。為何不告訴我?」

「他們覺得,目前最最重要的。就是您和吳幽冥的決鬥,任何事情都不能讓你分心。」雲君奴道。

陽頂天感覺到內心的怒火,要噴薄而出,嘶聲道:「那,那吳幽冥就沒有受到任何懲罰嗎?」

「表面的錯處,全在宋逍和祝紅雪身上。」雲君奴道:「我說過了,他撕下了虛偽的面具后,變得非常厲害。祝紅雨已經再次進入玄天宗了,中洲的人心,變化很大。雖然沒有人敢公開出聲,但只要決鬥一結束,很多很多人,都會改換門庭1

「因為,靈鷲宮和幽冥海的傾巢而出嗎?」陽頂天問道。

「對。」雲君奴道:「這兩個最隱秘的勢力,派出的大宗師和宗師,就超過了光明議會的總和。絕對的武道力量,直接震懾了所有人。」

……

陽頂天見到了斷腿的宋逍!

他雖然在笑,但整個人的狀態很不好,整張面孔顯示出了妖異的紅芒。

「宗主,他在殺雞儆猴,我是那隻雞,秦萬仇他們就是那隻猴。」宋逍大笑道:「他們先是以大宗師誘惑我,然後是逼我,接著是陰我。您也知道,我這個人性子烈,受不得激。所以,先動手了,然後失去了這條右腿。我是無所謂的,只是可惜了我們光明議會大好的基業了。」

宋逍一變說,一邊大口地喝酒。

「宋叔,腿接不上了嗎?」陽頂天問道。

「接不上了,當著我的面,把那條斷腿餵了黑鷲了。」宋逍哈哈大笑,目光卻開始抽搐。

他是有雄心壯志的,進入光明議會後,他完全散發了事業的第二春。突破大宗師無望之後,他就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軍隊上。雖然手段狠辣。名聲不好,但是他一直做得很好。

很多事情。只要讓宋逍去做,完全事半功倍。

現在,他一條腿齊根而斷,雖然稱不上是完全變成了廢人,但是也相差不遠,這幾乎比殺了他還要難受。所以,他真的幾乎絕望了。

「是誰動手的?」陽頂天問道。

「宗主,您別管是誰動手的。您就想著決鬥吧。只要您贏了,那什麼事情都好說。就算不贏,您也一定不能死,您一旦死了,那……那一切就都毀了。」宋逍道。

「是誰?」陽頂天一字一句問道。

「幽冥海,無逅的大弟子,鐵木梨1宋逍道。

「知道了。」陽頂天淡淡道。

拍了拍宋逍另外一隻好腿,陽頂天轉身要走出。

「宗主1宋逍忽然道:「吳幽冥的官邸,曾經邀請過我們很多人,仇萬劫去過。你也知道,他這個人骨頭軟。」

陽頂天點了點頭。

仇萬劫的骨頭一直都很軟,但是他手中卻掌握著最重要的小型晶石強弩。這在未來空戰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位置。

宋逍又道:「仇萬劫這個軟骨頭我不擔心,他膽子還沒有那麼大。但是秦萬仇,如果您這次決鬥中死了,他會成為光明議會最大的危害。我們光明議會中,他的勢力最大。只要您活著,哪怕是輸掉了決鬥,他都不會叛。但只要您死了,他一定會叛。所以。如果您有什麼打算,可以提前準備了。」

宋逍言語中的意思。已經非常可怕了。

他指出,如果陽頂天覺得自己必死無疑的話。那為了光明議會不分崩離析,就要除掉秦萬仇了。

對於秦萬仇的態度,不止陽頂天明白,東方涅滅也明白。

只要陽頂天一死,秦萬仇必叛。

但只要陽頂天不死,秦萬仇一定不會叛。

秦萬仇和東方涅滅,和葵司,和段汝妍都不同。

東方涅滅,葵司,段汝妍等等,忠誠的都是天下正道。

而秦萬仇忠誠的則是陽頂天一人!

「宋叔,您準備一下。」陽頂天道:「準備突破大宗師。」

說完后,陽頂天直接離去。

而已經頹喪之極的宋逍,猛地驚呆在床上,眼中爆射出不敢置信的亮芒!

……

光明議會的會議廳內。

「這次決鬥,不管輸贏,如果我不死。那麼,會不會開戰?」陽頂天問道。

「會1秦萬仇和東方涅滅,幾乎異口同聲道。

東方涅滅道:「小天,今天你回到中京,又有三萬黑鷲,進入南中州!如今中京附近,已經有九萬黑鷲。足以抵擋百萬大軍。」

秦萬仇道:「如果在您和吳幽冥的決鬥中,您輸了。他們一定會奪權,奪光明議會之權,最起碼也要把我們趕回西洲去。我們不允,那就會開戰。」

陽頂天道:「那如果我贏了呢?」

頓時,在場眾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陽頂天贏?這個念頭,他們從來沒有想過。

他們想過最好最好的結果,就是陽頂天不死。只要陽頂天不死,哪怕是被趕回西洲,也有再戰之力。

東方涅滅道:「小天,就算你贏了,還是會開戰1

「用什麼理由開戰?」陽頂天問道。

「很多理由。」東方涅滅道:「如果你輸了而不死,那麼向我們開戰的,就是靈鷲宮,幽冥海,還有中洲的大半勢力。這幾個月,吳幽冥拉下了面具之後,成果斐然。中洲許多勢力,根本不能擋。我們組建的中洲軍團中,也有近一半在他們手中。黑鷲軍團的壓力,盤旋在所有人的上空,沒有人能抵擋滅亡的恐懼。」

秦萬仇道:「問題的關鍵,在於靈鷲宮無靈子。不知道他吃錯了什麼葯,忽然瘋一般地支持吳幽冥起來,甚至比吳幽冥還要積極。」

陽頂天當然明白是什麼原因。

東方涅滅繼續道:「當然,如果你贏了。那麼向我們開戰的,就只有靈鷲宮和幽冥海,中洲絕大部分勢力都不敢不管怎樣,這次決鬥不管是輸,還是贏,大戰都無力避免。」

陽頂天沉默。

關於這個觀點,陽頂天也一早就確認了。

這次決鬥,不管輸贏,大戰都會爆發。當然,有一種情形下,不會爆發大戰,那就是陽頂天決鬥中死去。

那樣,秦萬仇直接叛變,緊接著仇萬劫叛變,西洲倒戈大半。

然後,地裂城和雲天閣,還有陰陽宗等正義堅守力量,會面臨一邊倒的徹底剿殺!

目前,這場大戰的關鍵點,就是靈鷲宮,就是無靈子!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什麼時候,吳幽冥會和靈鷲分開,我去私下見一見靈鷲1

不管能不能阻止大戰,都要努力爭齲

……

很快,陽頂天就找到了機會。

吳幽冥現在很忙,正公開拉攏威逼中洲各個勢力首領。他手下的團隊,公然插手整個中洲事務,所以他幾乎已經有忙不完的事務。

有些事情,吳幽冥會帶著靈鷲,而有些事情,則不會!

所以,靈鷲有相當時間,是一人獨處的。

在一個秘密的酒樓內,陽頂天見到了靈鷲!

比起幾個月之前,她彷彿成熟了很多。一下子,就從少女,變成了女子。

「陽頂天哥哥,你不應該見我的。」靈鷲忽然道:「當然,你更不應該,讓我的母親跟在你的身邊的。我的太爺爺,已經憤怒到了極點,馬上就要失去理智了。明天,五萬黑鷲軍團,又會進去中洲了。」

陽頂天望著靈鷲精緻俏麗的臉蛋良久,忽然開口道:「靈鷲,你不是你父親的女兒,你是無靈子的親生女兒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