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二九:冰雪殿宇!香夢無痕!修鍊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2-04 05:45  |  字數:4907字

陽頂天已經多久沒有和靈碧、魔鷲王說話了?不知道,或許超過半年了。

和在硬石平原不一樣了,烈焰平原的苦修雖然更加艱難。但是陽頂天最多最多只是徹底的麻木崩潰,但身體上已經沒有做出要自殺的本能反應了。

或許是因為靈碧,這個蠢女人需要照顧。或許是因為有了一個目標,不像在硬石平原,根本就是毫無目標的。

但不管怎麼樣?

烈焰平原的苦修,真的比想像中的艱辛得多得多。

若是陽頂天知道,足足要走二十幾萬里,要走一年的話,一開始他說不定真的會放棄,會選擇容易得多的方式。

這一年的時間,陽頂天真的活生生用冰寒玄氣,凝固出了一條二十幾萬里的路,當然很快又背融化掉了。

這二十幾萬里的路,大概有百分之一不到,是靈碧造出來的。剩下百分之九十九,是陽頂天造出來的。

這二十幾萬里路,其中十萬里,是陽頂天背著魔鷲王和靈碧走完的。

來禁忌大陸之前,陽頂天是無法想像!禁忌大陸的修鍊,竟然是如此的蠢笨,如此的艱難。

但是終究,一年時間,終於把二十幾萬里的烈焰平原走完了。

當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裡是十倍反重力,所以時間也是混沌世界的十倍。在這裡的一年,應該也就是在混沌大陸的一個月多一點。

而且,這裡的白天和黑夜,也從硬石平原的六十個小時,變成了一百二十個小時。

……

這一年時間,兩個人,一隻獸。

毫無疑問。變成了最親最親的人。

尤其是靈碧對陽頂天,儘管她的年紀已經可以做陽頂天的媽了,但是毫無疑問。從心理上她只能算是女兒。

因為,沒有人教的話。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事。

任何事情,真的是任何事情。陽頂天說了,她才會去做,陽頂天不說,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做。

但是,她也有比較厲害的地方。那就是,只要陽頂天分配的事情,就算再難。她咬著牙,流著淚,也會完成的。

教條主義是不好的,但是她還是走向了越來越教條的方向了。

所以,現在陽頂天很難把她當成什麼上年紀的夫人了。事實上,現在從外貌看上去,陽頂天比她老了十歲。

她有足夠的丹藥,不是陽頂天替她抵禦炎熱,就是魔鷲王為她抵禦。

所以,這一年來。陽頂天瘦了二十斤,魔鷲王瘦了一千多斤。這個女人,竟然還胖了好幾斤。竟然把在硬石平原掉的膘長回來了,陽頂天真的是嘆為觀止啊。而且,她竟然從看上去像三十二歲,變成看看上去像二十八歲了。

而且,陽頂天也終於知道她這麼笨,為何能突破宗師了。首先,她的玄脈天賦不低,其次在靈鷲宮,該怎麼修鍊。她完全完全服從命令的,如同機器人一樣。一板一眼地完成無靈子和靈楚子分配的修鍊任務。

就這樣,她在如今這個年紀。突破了六星宗師。然後,又在硬石平原,突破了九星宗師。

「夫人,有一個問題,我想問很久很久了啊。」看到了冰雪殿宇後,陽頂天的心彷彿又活了起來。

「嗯,你問啊。」靈碧道。

「剛來禁忌大陸的時候,是五倍反重力,以你的……腦子,怎麼能夠走了幾千里,怎麼能夠支撐一個多月啊?」陽頂天問道。

在陽頂天心中,以靈碧的腦子,竟然知道降落禁忌大陸,而且沒有第一時間墜落深空,真是奇蹟啊。

「一開始,都是黑鷲綁著我的身體,往前走的,我都不用下地的。」靈碧道:「後來,黑鷲死了。它告訴我,用多少玄氣走路,用多少玄氣抓住地面,玄氣還剩下一成的時候。用寶劍插在地面上,然後用繩子將自己綁在寶劍上,開始恢復玄氣。白天吃一顆丹藥,晚上再吃一顆。我就這樣堅持下來的,後來丹藥吃完了,我也就醒不過來了。」

頓時,陽頂天對那隻黑鷲驚為天鷲!

「哼……」陽頂天還沒有讚歎出聲,魔鷲王已經不屑地噴了一鼻子氣,在它眼中,這些算得了什麼啊,它也會啊。

陽頂天拍了魔鷲王一下,道:「阿爪,你還別不服氣。懂這些東西對於你來說不難,但是還要教會靈碧不出差錯,你做得到嗎?」

魔鷲王阿爪眼睛一陣迷茫,陷入了幻想。然後渾身一顫,一陣陣疙瘩冒起來,拚命搖頭,表示自己做不到。

靈碧嘆息一聲道:「其實,我的黑鷲死了之後,我也不想活了。它是我從小養大的,而且也是唯一不吃人肉的黑鷲,它可聰明了。我說的話,它都聽得懂。它說的話,我也聽得懂!」

陽頂天淚水都要下來了。真是天降神鷲啊,靈碧的話它聽得懂這沒什麼,當時讓靈碧聽得懂它的言語,天知道黑鷲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啊。

魔鷲王之前和陽頂天的交流和非常有限,而現在基本上完全無障礙交流了。

魔鷲王也不會說話,但是它隨便的一個表情,一個眼色,一個爪勢,陽頂天都能看懂了。

不容易啊,因為這一年多時間,一人一獸,完全朝夕相處。

而黑鷲和靈碧,就更不容易了,二十年朝夕相處。

「夫人,你那隻黑鷲是公的,還是母的?」陽頂天問道。

頓時,魔鷲王的兩支耳朵猛地豎起。

「母的。」靈碧道。

「唉,可惜了,要不然給阿爪做媳婦多好。」陽頂天道。

魔鷲王阿爪,也有些垂頭喪氣的,表示同意。如今,它對那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