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二九:冰雪殿宇!香夢無痕!修鍊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落禁忌大陸,而且沒有第一時間墜落深空,真是奇埃 「一開始,都是黑鷲綁著我的身體,往前走的,我都不用下地的。」靈碧道:「後來,黑鷲死了。它告訴我,用多少玄氣走路,用多少玄氣抓住地面,玄氣還剩下...

陽頂天已經多久沒有和靈碧、魔鷲王說話了?不知道,或許超過半年了。

和在硬石平原不一樣了,烈焰平原的苦修雖然更加艱難。但是陽頂天最多最多只是徹底的麻木崩潰,但身體上已經沒有做出要自殺的本能反應了。

或許是因為靈碧,這個蠢女人需要照顧。或許是因為有了一個目標,不像在硬石平原,根本就是毫無目標的。

但不管怎麼樣?

烈焰平原的苦修,真的比想象中的艱辛得多得多。

若是陽頂天知道,足足要走二十幾萬里,要走一年的話,一開始他說不定真的會放棄,會選擇容易得多的方式。

這一年的時間,陽頂天真的活生生用冰寒玄氣,凝固出了一條二十幾萬里的路,當然很快又背融化掉了。

這二十幾萬里的路,大概有百分之一不到,是靈碧造出來的。剩下百分之九十九,是陽頂天造出來的。

這二十幾萬里路,其中十萬里,是陽頂天背著魔鷲王和靈碧走完的。

來禁忌大陸之前,陽頂天是無法想象!禁忌大陸的修鍊,竟然是如此的蠢笨,如此的艱難。

但是終究,一年時間,終於把二十幾萬里的烈焰平原走完了。

當然,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裡是十倍反重力,所以時間也是混沌世界的十倍。在這裡的一年,應該也就是在混沌大陸的一個月多一點。

而且,這裡的白天和黑夜,也從硬石平原的六十個小時,變成了一百二十個小時。

……

這一年時間,兩個人,一隻獸。

毫無疑問。變成了最親最親的人。

尤其是靈碧對陽頂天,儘管她的年紀已經可以做陽頂天的媽了,但是毫無疑問。從心理上她只能算是女兒。

因為,沒有人教的話。她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做事。

任何事情,真的是任何事情。陽頂天說了,她才會去做,陽頂天不說,她根本不知道怎麼做。

但是,她也有比較厲害的地方。那就是,只要陽頂天分配的事情,就算再難。她咬著牙,流著淚,也會完成的。

教條主義是不好的,但是她還是走向了越來越教條的方向了。

所以,現在陽頂天很難把她當成什麼上年紀的夫人了。事實上,現在從外貌看上去,陽頂天比她老了十歲。

她有足夠的丹藥,不是陽頂天替她抵禦炎熱,就是魔鷲王為她抵禦。

所以,這一年來。陽頂天瘦了二十斤,魔鷲王瘦了一千多斤。這個女人,竟然還胖了好幾斤。竟然把在硬石平原掉的膘長回來了,陽頂天真的是嘆為觀止埃而且,她竟然從看上去像三十二歲,變成看看上去像二十八歲了。

而且,陽頂天也終於知道她這麼笨,為何能突破宗師了。首先,她的玄脈天賦不低,其次在靈鷲宮,該怎麼修鍊。她完全完全服從命令的,如同機器人一樣。一板一眼地完成無靈子和靈楚子分配的修鍊任務。

就這樣,她在如今這個年紀。突破了六星宗師。然後,又在硬石平原,突破了九星宗師。

「夫人,有一個問題,我想問很久很久了埃」看到了冰雪殿宇后,陽頂天的心彷彿又活了起來。

「嗯,你問埃」靈碧道。

「剛來禁忌大陸的時候,是五倍反重力,以你的……腦子,怎麼能夠走了幾千里,怎麼能夠支撐一個多月啊?」陽頂天問道。

在陽頂天心中,以靈碧的腦子,竟然知道降落禁忌大陸,而且沒有第一時間墜落深空,真是奇埃

「一開始,都是黑鷲綁著我的身體,往前走的,我都不用下地的。」靈碧道:「後來,黑鷲死了。它告訴我,用多少玄氣走路,用多少玄氣抓住地面,玄氣還剩下一成的時候。用寶劍插在地面上,然後用繩子將自己綁在寶劍上,開始恢復玄氣。白天吃一顆丹藥,晚上再吃一顆。我就這樣堅持下來的,後來丹藥吃完了,我也就醒不過來了。」

頓時,陽頂天對那隻黑鷲驚為天鷲!

「哼……」陽頂天還沒有讚歎出聲,魔鷲王已經不屑地噴了一鼻子氣,在它眼中,這些算得了什麼啊,它也會埃

陽頂天拍了魔鷲王一下,道:「阿爪,你還別不服氣。懂這些東西對於你來說不難,但是還要教會靈碧不出差錯,你做得到嗎?」

魔鷲王阿爪眼睛一陣迷茫,陷入了幻想。然後渾身一顫,一陣陣疙瘩冒起來,拚命搖頭,表示自己做不到。

靈碧嘆息一聲道:「其實,我的黑鷲死了之後,我也不想活了。它是我從小養大的,而且也是唯一不吃人肉的黑鷲,它可聰明了。我說的話,它都聽得懂。它說的話,我也聽得懂1

陽頂天淚水都要下來了。真是天降神鷲啊,靈碧的話它聽得懂這沒什麼,當時讓靈碧聽得懂它的言語,天知道黑鷲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埃

魔鷲王之前和陽頂天的交流和非常有限,而現在基本上完全無障礙交流了。

魔鷲王也不會說話,但是它隨便的一個表情,一個眼色,一個爪勢,陽頂天都能看懂了。

不容易啊,因為這一年多時間,一人一獸,完全朝夕相處。

而黑鷲和靈碧,就更不容易了,二十年朝夕相處。

「夫人,你那隻黑鷲是公的,還是母的?」陽頂天問道。

頓時,魔鷲王的兩支耳朵猛地豎起。

「母的。」靈碧道。

「唉,可惜了,要不然給阿爪做媳婦多好。」陽頂天道。

魔鷲王阿爪,也有些垂頭喪氣的,表示同意。如今,它對那隻神奇的黑鷲,也有些神往埃它是一隻智慧的魔鷲,已經超脫了低級趣味。所以對配偶的要求也自然高了起來,起碼要有共同語言啊,對吧!

真是可惜了。那隻黑鷲死了。

「唉1魔鷲王阿爪嘆息一聲,它已經感覺到自己可能會孤老一生了。

「阿爪。靈碧夫人很需要別人照顧誒,她的黑鷲死了,以後不如你來照顧她吧,你做她的坐騎吧。」陽頂天道。

魔鷲王阿爪一臉茫然,盯著陽頂天,瞪大眼睛表示,你在說什麼?我是魔鷲啊,聽不懂人說話的。

「又裝傻。」陽頂天道:「你現在精通英語。漢語,混沌語,別裝著聽不懂人話。fuck是什麼意思?」

魔鷲王,抬起一隻爪子,豎起了中爪!不過,可惜它只有四隻爪子,沒有真正的中指。

「kiss,什麼意思?」陽頂天道。

「波1魔鷲王嘟起嘴,狠狠地吻了空氣一聲。

「fly,什麼意思1陽頂天道。

「唔……」阿爪頓時垂頭喪氣地低下頭。這個地方還沒法飛,還fly個屁埃

此時,靈碧忽然狠狠瞪了一眼陽頂天。道:「不許說髒話,教壞阿爪1

陽頂天猛地一愕,髒話?什麼髒話?

然後,他很快反應過來了,靈碧說的髒話,是指那句fuck!

靠!姐姐,你這智商和反應弧,真是讓人絕望埃fuck是我一分鐘前說的啊,你現在才想起來是什麼意思埃我第三個單詞都說完了。你才想起第一個單詞的意思。這,這……

「阿爪。要不我剛才說的話,你再考慮考慮?」陽頂天道。再提魔鷲王送給靈碧的玩笑。

魔鷲王第一時間換上呆萌無知的表情,表示完全聽不懂陽頂天在說什麼。

「阿爪,不許學我的表情。」忽然,靈碧道。

陽頂天恍然大悟,終於明白為何阿爪每次裝傻的表情那麼熟悉了。陽頂天已經有些擔心,自己會成為三個中的智商第二了。

……

最後的兩千里,走得很愜意,完全是吹牛打屁一路走來的。

很快,兩人一獸,站在無比巨大的冰雪殿宇下面。

巨大的冰雪殿宇,漂浮在距離地面三百米的空中,依舊是倒立的,屋頂朝下。

「阿爪,身體裹起來。」陽頂天道。

頓時,阿爪整個身軀一縮,裹成一個圓球。

陽頂天舉起阿爪,朝著冰雪殿宇的門,猛地一扔。

「嗖1縮成一團的魔鷲王,如同炮彈一般,直接扔進冰雪殿宇之中。

陽頂天朝靈碧道:「夫人,輪到你了。」

靈碧猶豫了片刻,咬了咬牙彎下腰,抱著雙腿,學著阿爪,努力地讓自己縮成一團,努力變成一個圓形。但是,怎麼都做不到。

陽頂天有些絕望地望著她。

「夫人,你體型小輕易可以被我扔進門去的,不用學阿爪的。」陽頂天道:「再說,你作為長輩,把屁股翹得這麼高?讓我想入非非,合適嗎?」

靈碧面孔通紅地站起身來。

陽頂天一把抓住她的腰,猛地往天空的冰雪殿宇一扔,道:「阿claw,接住1

「礙…」靈碧一聲嬌呼,直接飛了出去。

連英文名都有的魔鷲王,閃電一般伸出頭,一嘴叼住了靈碧。

陽頂天輕輕一彈,直接跳進了幾百米上空的冰雪大殿中!

……

進入冰雪大殿後,兩人一獸,誰也沒有修鍊,直接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足足一年了,都沒有睡過覺埃靈碧還睡過,陽頂天和阿爪,一分鐘都沒有睡過覺。

就算在這個時候,精明的阿爪還學會了弓著身體側睡,免得陽頂天和靈碧躺在它肚皮上。

真舒服啊,整整一年,都沒有舒服地躺著了。

很快,陽頂天就睡著過去了。

睡著睡著,陽頂天感覺到懷中忽然多了一具柔軟的軀體。睜開眼睛一看,靈碧不知道什麼時候縮到自己懷裡睡了。

烈焰大陸,是無比的火熱的。而這個冰雪殿宇,卻是無比的嚴寒。靈碧又是陰性玄脈,一開始不覺得,睡著睡著,就覺得非常的冷。

而陽頂天是牛叉轟轟的九陽玄脈,完全感覺不到寒冷,於是靈碧睡夢中,自然躲進了陽頂天的懷裡。

陽頂天呼出了一口熱氣,老子一年半沒有碰過女人了。不過你靈碧也算是長輩,不好有遐思不敬,不過你送到懷裡來了,那就摸一下屁股埃

然後,陽頂天再她豐滿動人的臀部上抓了一把,然後又沉沉睡去。

……

醒來之後的陽頂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

他,他夢遺了!不但自己的褲子濕了,還弄髒了靈碧的裙子。

靈碧也醒來了,先用鼻子用力一嗅,再低頭看了陽頂天那一眼,又摸了一下自己屁股部位的裙子,還放在鼻子地下聞了聞。

然後,一張絕美的臉蛋才猛地通紅,如同染紅的大紅布一般。

此時,魔鷲王阿爪正迷離著要醒過來。

陽頂天劍鞘在它脖子上一敲,頓時它有昏睡過去。

然後,她又在靈碧的脖子上一拍,她也沉睡過去。

最後,陽頂天苦逼地用凝水丹洗澡洗衣衫,然後用玄火烘乾。

瞬間,幫靈碧也洗乾淨去裙子,然後用玄火烘乾。

弄完一切后,陽頂天才再次拍打魔鷲王和靈碧的脖子,讓一人一獸醒過來。

「好了,好了,別睡了,起來修鍊1陽頂天道。

然後,他第一時間盤坐在地上,閉上眼睛,開始修鍊。

靈碧迷迷糊糊睜開眼睛,本能地去摸了一下自己屁股上的裙子,是乾的啊,又放在鼻子地下吻了吻,沒有那特殊的味道埃

「陽頂天,你剛才打暈我了嗎?」靈碧問道。

「沒有埃」陽頂天道。

靈碧臉蛋一紅,低聲道:「那,那不好意思,是我做夢了。」

「嗯,太累了,做夢是很正常的事情。」陽頂天道。

此時,魔鷲王阿爪盯著陽頂天,露出疑惑的目光。

「看什麼看?」陽頂天道。

魔鷲王一縮,立刻護住自己的脖子,望向陽頂天和靈碧的目光,充滿了**。

主人不厚道啊,竟然將我們都打暈了,然後趁著昏迷非禮了靈碧夫人,然後還洗澡洗了衣服,以為我看不出來。

陽頂天若知道魔鷲王心裡想什麼,他肯定不止將它打暈這麼簡單的。作為一隻妖獸腦洞那麼大做什麼,小心把你打成腦殘。

……

陽頂天拚命壓制紛亂的心境,開始釋放玄脈入口,吞玄吐納。

哇!間隔一年,那熟悉的感覺又來了!

近乎無窮無盡的玄氣能量,如同兇猛的潮水一般,瘋狂而入。

而乾涸了足足一年的玄脈和氣海,瞬間得到了最瘋狂的滋潤!

陽頂天真是好奇了,這烈焰平原的苦修,比硬石平原艱難不知道多少倍,那麼究竟能突破多少?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還是兩更近萬字,拜求月票啊,老大們!未完待續R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