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二七:傻女人!熊熊燃燒!第二關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還有一千多里遠。 一千多里啊,就已經這麼這麼這麼熱了,那要是登上這片大陸了,還得了啊! 距離燃燒的禁忌大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陽頂天已經完全無法忍受了,就連陰『性』玄脈的靈...

東方冰凌就漂浮在外面,看著陽頂天的面孔,良久……良久!

從前的她,就是目中無人的,此時的她,更加目中無人。

足足看了一刻鐘后,她如同一道影子一般,輕輕地飄走了,消失在無盡的天際中。

如果陽頂天清醒的話,一定會非常非常好奇一個問題!這,這裡反重力的,她就不怕掉入深空?她怎麼還會飛?

……

陽頂天足足幾個月都沒有睡覺過了,所以這一覺,真是睡得昏天黑地啊,足足睡了幾天幾夜。

而且,關鍵是這個殿宇飛起來的時候,真是一點點動靜都沒有埃

靈碧也睡了很久,但是沒有陽頂天那麼久。

一開始她沒有注意,後來她注意到了,因為殿宇門外的硬石平原在移動。九陽劍聖727

原本她是發現不了的,因為硬石平原一望無際,到處都一模一樣。只是她忽然見到了一支『插』在地面上的寶劍,然後發現它竟然越來越遠,所以才發現這個廟宇在飛。

她猛地驚絕,她原本先要猛地叫醒陽頂天的,但是稍稍猶豫了片刻后,見到了呼呼大睡的陽頂天,又見到小心翼翼地呼呼大睡的魔鷲王。

於是,她索『性』沒有出聲。

反正,她一點都不想出去,至於殿宇飛到哪裡去,聽天由命,隨便好了,她又不在乎。

陽頂天睡了多久?足足睡了三十幾個小時!

他是怎麼醒的?是活生生被刺醒的,外面一道道刺目的光芒劃過。

猛地醒來,陽頂天往外一看!

這,這整個天地,是被撕裂了嗎?怎麼這麼怪異?

陽頂天趕緊猛地起身,走到殿宇門口。他發現殿宇竟然在快速地飛行。因為地面的景『色』在不斷變幻,後面的硬石平原越來越遠。

怎麼回事?怎麼睡著睡著,這個殿宇竟然就自己飛了呢?

真是見了鬼了啊!真是見了鬼了埃

這殿宇飛得速度非常非常快埃完全是他媽的超音速埃陽頂天不是在開玩笑,這殿宇飛行的速度。真的是在超音速。

根據後面硬石平原的遠離速度,陽頂天大致估計了一下,每個小時足足一兩千里埃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

陽頂天算是驚了,這麼快的速度,完全可以感覺得出來啊,怎麼在殿宇裡面沒有一點點移動的痕埃若是正常的超音速飛行,那個甩力根本是無法承受的。九陽劍聖727

然後。陽頂天抬頭望天。

他有驚駭地發現,見過的天上的星辰,竟然一動不動。

沒錯,天上無比美麗的星空,竟然一動不動,這,這真的是見鬼了。

然後,陽頂天忽然想到了。不是殿宇在飛,是下面的大陸在移動。沒錯,是整個禁忌大陸在移動。所以。陽頂天一點都感覺不到甩力。

而且,這裡是反重力。重力的來源是天空,而不是陸地。所以。禁忌大陸飛快的移動,不會造成任何的力量推動。

陽頂天轉過身,見到靈碧竟然完全平淡無奇的表情,他不由得問道:「夫人,我大概睡了多久?」

「彷彿,十幾二十個時辰吧。」靈碧道。

十幾二十個時辰,也就是三十幾個小時了,也就是說禁忌大陸移動了七八萬里了?

這,這怎麼可能?禁忌大陸根本就沒有那麼大啊!混沌大陸的無論哪一種地圖。禁忌大陸都沒有那麼大埃

陽頂天走了大幾萬里了,現在禁忌大陸有自己移動了七八萬里。這加起來足足大十幾萬里了。

從東方雲州到西北大陸加起來,攏共也沒有那麼大埃

也就是說。現在的人類國度面積加起來,也沒有那麼大埃一個禁忌大陸,竟然超過了真箇人類大陸的面積。這不是見鬼了,又是什麼?

混沌世界的版圖上,上哪裡去藏這麼大一塊大陸埃

「你早就發現,殿宇在飛?」陽頂天問道。

靈碧點了點頭,道:「十來個時辰前,我醒來就發現了。」

陽頂天用力嘆息一聲。

「你不怪我,沒有喊醒你嗎?」靈碧問道。

陽頂天嘆息一聲道:「這,這有什麼好怪的埃」

「那,那我們現在在哪裡啊?」靈碧問道。

陽頂天抬頭望著一動不,又低頭看了一下飛快移動的……陸地?

這下面,是他媽陸地嗎?

沒錯,這下面還是陸地嗎?完全是一片虛空啊!

所能看到的,只是一團複雜的光影,黑『色』不像黑『色』,藍『色』不像藍『色』,紫『色』不像紫『色』。

還有無數的閃電劈打著。

就是沒有一點點生命的存在,什麼虛空生物啊,統統不存在。

就是一片虛空,什麼,什麼都沒有。

這種畫面,充滿了離奇的科幻感覺,彷彿不是在混沌大陸,而是某種星際空間一般。當然這麼說也不準確,更準確地說,彷彿是某種世界的邊緣一般。

「陽頂天,你說如果我們跳下去,會怎樣?」靈碧忽然問道。

「說不定,會回到三四十年前。」陽頂天道。

頓時,靈碧眼睛一眼,美眸蠢蠢欲動,竟然真的想要跳下去。

「喂喂喂,你不要瘋了。」陽頂天趕緊拉住她。

「如果,真的能回到三四十年前,該有多好?」靈碧嘆息一聲道:「那樣,我一定會想盡任何辦法離開靈鷲宮,」

靈碧的美眸中,充滿了『迷』茫和嚮往!

陽頂天沒有任何安慰,就這麼望著下面光陸離奇的虛空。

……

禁忌大陸依舊在飛快地移動,移動!

陽頂天真的不知道,下面的虛空世界,究竟有多長,多遠,還要移動多久!

此時。後面的硬石平原,已經完全不見蹤影了。

而下面的虛空世界,幾乎一模一樣。若不是偶然迸發的閃電,陽頂天還根本不知道在移動呢。

真不知道。這還要飛多久啊,什麼時候才會停下來。

總之,陽頂天足足盯看兩三個時辰了,還在不斷地飛。

後來,陽頂天索『性』也不看了。

走回到殿宇內,準備繼續睡大覺。

此時,魔鷲王終於醒了過來。

「嘎……」很快,它發現了外面的異樣。猛地一聲尖叫。

陽頂天正要安慰它,結果它無比興奮地衝出來,將腦袋垂到門外,興奮地看著外面的一切,望著下面的虛空世界。

陽頂天本來是要撫『摸』它脖子的,結果狠狠拍了一下,道:「你缺心眼啊,一點都不擔心,反而還興奮得不得了。」

魔鷲王沒有理會他,就這樣把大腦袋垂在外面。傻傻地看著下面的虛空世界。

陽頂天沒有理會它,躺在地板上休息,靈碧也在他身邊躺下。

……

陽頂天完全低估了魔鷲王的無聊。

下面一成不變的虛空世界。它看了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四個時辰,五個時辰!

竟然還趴在那裡一動不動地看。

靈碧忍不住道:「它,它是不是腦子傻了啊,這一模一樣的景象,看了五個時辰都不膩。」

陽頂天還真擔心魔鷲王傻掉了,趕緊走到門口。用力拍了一下它脖子道:「好了,別看了。再看就真傻了。」

魔鷲王『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看了陽頂天一眼,然後腦袋換了一個方向。繼續呼呼大睡。

原來,這五個時辰,它是在睡覺。

陽頂天朝靈碧道:「不是它傻,是我們傻!它在盯著下面無聊的虛空催眠呢。」

可不是嗎?魔鷲王過去的十幾個時辰是怎麼過來的,無數的噩夢啊,每一次噩夢都是同一個結局驚醒的,自己翻身壓倒自己孩子了。

這樣把腦袋垂在外面睡覺,不用被人睡在肚皮上,不用擔心壓倒別人,隨便可以翻身,多舒服埃

反正是這個意思啦,我翻不翻身,那是我的自由。但是你禁止我翻身,那就是不行。

……

就在陽頂天快要睡覺的時候。

忽然覺得好熱,渾身燥熱燥熱的,完全睡不著。

「夫人,你覺不覺得熱啊?」陽頂天問道。

靈碧一顫,道:「沒,沒覺得埃」

陽頂天道:「不過,我覺得很熱啊,介意我脫衣服嗎?」

「不,不介意。」靈碧道,然後小心抓緊了自己的衣衫。

陽頂天把外面的長袍脫掉了。

過了一會兒,陽頂天又道:「夫人,你覺不覺得熱啊?」

「沒,沒有啊,一點都不熱埃」靈碧道,然後將自己的腰帶繫緊一些,將自己的裙擺扯了扯,把腳都蓋住了。

陽頂天將中衣都脫掉了,只留下貼身的內衣,面孔有些通紅,呼吸有些急促。

又過了一會兒。

陽頂天還問道:「夫人,你覺不覺得熱啊?」

靈碧面『色』一遍,用力搖頭道:「沒有啊,一點點都不熱。」

然後,她小心翼翼,將脖子上的軟扣都繫緊了,臉上充滿了緊張,絕美的臉蛋也一片雪白。

於是,陽頂天將長褲脫掉了。

又又過了一會兒。

陽頂天已經面紅耳赤,呼吸粗重急促。

他嘴裡噴著熱氣,道:「夫人,你,你難道真不覺得熱?」

然後,他又將小衣脫掉了,完全赤著上身。

靈碧猛地一咬牙,然後,她也開始脫衣衫。

脫掉了外裙,留下了中衣。

脫掉了中衣,留下了內衣,脫掉了絲綢內衣,留下了肚兜。

最後脫掉了肚兜,留下了……哦,什麼都沒有留下,將曼妙誘人的上半身完全赤『露』在陽頂天面前。

陽頂天一愕,驚訝道:「夫,夫人,你有那麼熱嗎?」

靈碧盯了陽頂天一眼。又開始脫下褲管,接著便要往下脫掉褻褲,『露』出整個誘人的軀體。

「夫。夫人,你。你準備做什麼?」陽頂天愕然道。

「被你睡埃」靈碧冷冰冰道:「你要睡我,直接說,不用找借口,什麼熱不熱的?反正我的身體已經不幹凈了,被誰睡都一樣。」

陽頂天呆了,看了一眼曼妙生香的靈碧,又看了一眼自己。

然後,他小心翼翼把自己的貼身汗衫穿起來。道:「夫人,我,我是真的覺得熱,不是想要搞那個的。」

「就不要裝腔作勢了,你睡了吳幽冥的岳母,睡了靈鷲的母親,應該會讓你很有成就感的。」靈碧寒聲道,然後猛地轉身,等待陽頂天撲上來。

轉身的時候,她頓時見到了遠處。是一片紅海。

彷彿,整個天空,整個陸地。都背徹底燒著了。

那片燃燒的大陸,儘管距離此地還很遠很遠,但是溫度已經非常非常高了,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熱埃

陽頂天抿了抿乾裂的嘴唇,道:「我就說,真的很熱礙…」

魔鷲王忽然抬起頭,嘎嘎大叫兩聲,用力地點了點頭,吐出了舌頭。表示同意陽頂天的話,真的很熱。

「礙…呃……」靈碧瞬間面紅耳赤。

然後。飛快捂住胸部,飛快地把自己脫掉的衣衫。全部穿好。

「抱,抱歉礙…我,我是陰『性』玄脈,所以,所以一般感覺不到熱的……」穿好衣衫后,靈碧纏身道。

陽頂天道:「那,那現在覺得熱了嗎?」

靈碧抓住袖子,盯著陽頂天道:「那,那我現在是不是需要脫衣服了啊?」

陽頂天納悶啊,靈犀和靈鷲,都很聰明狡詐,怎麼這個母親,這麼,這麼……

他忍不住盯著靈碧,皺著眉頭道:「靈碧夫人,靈鷲和靈犀,真的是你生的嗎?」

「你什麼意思?」靈碧面孔一寒,冷聲道。

「沒,沒什麼意思啊?如果你不高興,我,我就不問了。」陽頂天道。

靈碧猛地一咬牙,扭過身道:「沒錯,沒錯,靈鷲不是我夫君的親生女兒,你滿意了吧,你知道了靈鷲宮的醜聞,你滿意了吧1

陽頂天一愕,道:「我,我只是是問靈犀和靈鷲,是不是你親生的。不是問,她們是不是你夫君親生的。」

「那又什麼不一樣嗎?」靈碧厲聲怒道。

陽頂天的臉苦得皺成一團,而魔鷲王也扭過頭來,朝陽頂天對視無奈的一眼。

「你,你也聽懂了啊?」陽頂天朝魔鷲王問道。

魔鷲王點了點大腦袋。

陽頂天輕輕地拍了拍它的頭,道:「恭喜啊,阿爪,我們三個之中,你智商排第二1

魔鷲王很頹喪地點了點頭,它覺得智商超過眼前這個女人,真是一點都不覺得驕傲。

陽頂天原本不明白,單純和傻有什麼區別?

現在,他明白了。帝釋邊的那種,叫單純。

眼前這個女人,叫傻!

……

陽頂天已經看到了熊熊燃燒的陸地了,但是目測之下,至少還有一千多里遠。

一千多里啊,就已經這麼這麼這麼熱了,那要是登上這片大陸了,還得了啊!

距離燃燒的禁忌大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陽頂天已經完全無法忍受了,就連陰『性』玄脈的靈碧,也承受不了這可怕的高溫了。

陽頂天已經脫得只剩下一條短褲了,寧碧倒沒有脫,但是此時已經連汗水都出不來了。

魔鷲王已經時時刻刻張開嘴巴,把舌頭垂下來了。

「阿爪,你為何不提醒我,帶不凍水過來。」陽頂天怒道。

魔鷲王瞪大眼睛,咧開大嘴,『露』出一臉完全無辜的表情。在禁忌大陸實在太無聊了,魔鷲王的演技有了很高的提升,已經能夠豐富地做出各種表情了。

……

就這樣飛著,越來越熱,越來越熱。

反正不知道過了多久。

總之,殿宇在烈焰大陸的上空,停了下來!

這裡的溫度保守起見,也有大幾百度了。

就算陽頂天再不甘心,再痛苦,這個殿宇還是停了下來,漂浮在烈焰地面一百多米處的空中。

下面看得見的一切,全部都是岩漿,全部都是烈焰,沒有一寸立足之地。

就算距離地面一百米,也有足足幾百度高溫。兩個人,已經不得不用玄氣抵抗可怕的炎熱了。

「它,它這意思,是讓我們下去,對嗎?」靈碧道。

「嗯,我想是的。」陽頂天道。

靈碧往下探了探,道:「可是,下面,沒有路啊1

何止是沒有路,到處都是岩漿,幾千度高溫以上的岩漿,沒有一寸立足之地。

陽頂天遠眺遠方!

這次禁忌大陸,善良多了,至少讓你看到目標了。

遠處!沒錯,具體多遠不知道啊,總之是很遠很遠很遠很遠的遠處,有一個無比巨大的殿宇,漂浮在火焰上空。

那個殿宇,晶瑩剔透,彷彿冰雪雕鑄。儘管隔得很遠,但是依舊無比的醒目。

因為,這裡入目的一切,都是通紅一片,唯有那個漂浮的巨大殿宇,是雪藍『色』的。

那,應該就是陽頂天的第二個目的地!就是陽頂天第二關苦修的終點。

接下來應該是這樣的,陽頂天必須走過了不知道是幾千里還是多遠的烈焰大陸,到達那個冰雪殿宇,然後開始吞玄吐納,然後再次突破。

此時陽頂天身處的烈焰平原上空,是沒有什麼玄氣的,比硬石平原還要稀薄得多,依舊是沒有辦法修鍊的。

不過,如果這裡沒有幾倍重力,也沒有反重力就好了,可以直接飛過去。

「阿爪,你試試這裡,能飛嗎?」陽頂天問道。

阿爪開始展翅高飛!

「撲通1活生生掉了下來。

陽頂天運轉玄氣,準備飛翔。

「撲通1他也掉了下來。

他痛苦地發現,這裡不但不能飛!而且,依舊是反重力。這還不算,而且,而且現在是十倍反重力。

硬石平原還是五倍反重力,這裡是十倍!

茫茫無際的烈焰平原,距離那個漂浮的冰雪殿宇,有幾千里,或者更遠。

下面,沒有一寸立足之地,都是可以將人活活融化,灰飛煙滅的岩漿。

陽頂天望著漫天的星空,嘶聲力竭,用盡所有力氣,喊了一句:「我……日1

就在此時,靈碧忽然在邊上道:「陽頂天,我們在的廟宇,燒著了。」

陽頂天一看,廟宇外面,已經受不了高溫,熊熊燃燒了。

「我……去……」陽頂天一手抓住魔鷲王,一手抓住靈碧,用繩子綁住自己的魂劍,猛地朝下面岩漿一砸。

「呼1陽頂天巨大的力量,狠狠地將陽頂天兩人還有魔鷲王,狠狠拖拽到岩漿地面上。

這裡是反重力啊,殿宇飛了之後,兩人一獸,就會直接飛到深空中去的。

陽頂天猛地釋放出魔靈火能量護罩,用強大的玄氣抵禦十倍反重力,牢牢抓在岩漿地面上。

然後,眼睜睜看著那個燃燒的殿宇,朝著深空不斷地飛去。

看著周圍無邊無盡的岩漿,還有那個已經位置太低已經看不到的冰雪殿宇,陽頂天內心發出無助的慘嚎。

「這尼瑪的第二關,該怎麼過啊?」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近萬字字,拜求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