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二三:苦修!救美靈碧!離魂殿?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去吧。」 陽頂天一點一點。耗盡了所有的玄氣,依舊沒有叫醒魔鷲王。 然後,雙腿猛地一顫。 沒錯,玄氣要耗盡了。 馬上,就要抓不住地面,馬上就要墜落無盡的深空了。 ...

陽頂天挖的這個洞『穴』,實在太太舒服了。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

儘管是反重力的,但你只要逆轉過來,就一模一樣了。

把洞『穴』頂端天花板,當成地板。

然後,魔鷲王和陽頂天,都可以舒舒服服地躺在那裡睡覺了。

不過,洞『穴』的入口,還是要用巨大的石頭封起來。

要不然,陽頂天睡著睡著不小心一翻身,就從入口掉下去,不小心掉到無盡的深空去了。

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覺后,陽頂天走出了洞『穴』,開始對這片神秘的禁忌大陸進行探索。

……

「我們,先朝著北邊的方向進行探索,如何?」陽頂天問道。九陽劍聖723

魔鷲王嘎嘎的叫。

爬出洞『穴』后,陽頂天努力用玄氣抓住地面,不讓自己掉到深空去。

然後他猛然地發現,自己不知道哪裡是北邊。

對,這裡根本分不清楚東南西北,沒有任何任何的參照物。

儘管此時已經是白天了,但是天上根本就沒有雙日,就只是直晃晃的亮。

這,這真的是見鬼了嗎?有星空,卻沒有雙日。

於是,陽頂天決定以洞『穴』的入口為標準,朝著北邊探索。

魔鷲王抓緊地面,然後便要騰空飛去。

「嗖……」然而,它沒有飛起來,反而嗖地朝空中墜落。

陽頂天趕緊飛快抓住了它的爪子。

然後,魔鷲王試了許多許多次,發現自己根本飛不起來了。

陽頂天內心驚駭,不由得也運轉玄氣,打算飛行!

然而他也驚駭地發現,自己根本就不能飛了。根本就失去了駕馭空氣的能量。

要麼就直接掉入無盡的天空中,要麼就只能用腳狠狠抓住地面,艱難地行走。

總之,這裡的空氣。無法駕馭飛行。九陽劍聖723

陽頂天真是欲哭無淚啊,然後百思不得其解。

冷靜下來后,終於想明白了。

只要腳踩上禁忌大陸的那一刻起,就已經無法飛行了。

魔鷲王昨天沒有落地。還可以瀟洒悠哉地漂浮在空中,跟著陽頂天慢慢的飛行。後來,它進入洞『穴』舒舒服服地睡了一晚后,它也失去了飛行的能力了。

這,這太悲劇了吧!

難道,以後就只能靠雙腳走路了?

這他媽的禁忌大陸這麼大,怎麼走啊?

陽頂天和魔鷲王面對面,完全欲哭無淚。

沒有辦法,只能用兩隻腳走路了。魔鷲王雖然重力倒立著會頭昏,但也只能克服了。

於是。一人一獸,艱難地朝洞『穴』的北邊探索。

這路,真,真,真他媽難走啊!

在五倍重力下。必須用玄氣僅僅抓住地面,別讓自己掉下去,然後一步一步往前走。

僅僅走出幾十里之後,魔鷲王就精疲力盡了。

後來,陽頂天不得不扛著它走。

魔鷲王在這裡,足足有五萬斤。

陽頂天就這麼扛著它,繼續朝著所謂的北邊走去。又走了三十里。

發現,自己的玄氣,已經到了危險的邊緣,不能在往前走了,否則根本就回不到洞『穴』了。

於是,陽頂天又往回走。

此時。魔鷲王已經漸漸恢復了些許力氣。

然後,一人一獸,灰溜溜地回到了原來的洞『穴』之中。

這一百里範圍內,沒有一個人影,沒有一個生命的存在。

……

回到洞『穴』后。陽頂天陷入了沉默之中。

情形,非常非常非常不妙。

此時已經不要說修鍊了,已經根本無法離開這個可怕的禁忌大陸了。

踏上這片土地之後,就根本無法飛行了。

這裡,沒有任何怪物,沒有任何生命,玄氣也無比的稀薄,根本就沒有辦法修鍊。

陽頂天完全無法知道,無影究竟是怎麼在這裡突破大宗師的。

……

這次,足足用了五個多時辰,陽頂天才將玄氣恢復滿,然後朝魔鷲王道:「爪,你在這裡面休息,我再出去探索1

然後,陽頂天獨自一人,繼續朝著北方探索。

這次,他走出了一百三十里,依舊沒有任何任何收穫。

整個禁忌大陸,都是平坦的石頭,別說生命,就連一塊石頭山都沒有。

擔心魔鷲王,陽頂天再次原路返回到洞『穴』裡面,為魔鷲王喂上了一顆丹『葯』。

再次恢復滿了玄氣之後,陽頂天再出去探索!

……

就這樣,陽頂天一次次地探索,一次次地回到洞『穴』之內。

時間,一天一天地過去。

這裡的白天,有六十個小時,晚上也有六十個小時!

陽頂天已經不知道出去探索了多少多少次了。

方圓三百里內的每一寸,他都已經走遍了。

距離他來禁忌大陸,已經足足一個月了。

他什麼事情都做不了,更談不上修鍊。方圓三百里內,沒有任何怪物,沒有任何的生命。沒有任何山,沒有任何任何東西。

只有一望無際的硬石平原。

陽頂天要崩潰了,他真的要崩潰了。他從來都沒有絕望過,但此時他真的要絕望了。

已經足足過去一個月了,陽頂天非但沒有修鍊到半點,而且根本就找不到任何修鍊的地方。

且不說修鍊了,連生存下去都無比的艱難。

也幸虧自己有這支近帝品魂劍,才可以挖出一個巨大的洞『穴』,否則自己早就掉入無盡的深空之中了。

這裡沒有一隻妖獸,也沒有一個岩漿深淵。但這裡卻是最最危險的。

幸虧自己空間指環內有足夠的補充丹『葯』!這次為了來禁忌大陸,陽頂天可謂是做了無數的準備了。

尤其各式各樣的丹『葯』,各式各樣的材料,足足堆滿了整個空間指環。

寶貝霜兒是一直在沉睡不醒,否則她會發現自己周圍這麼堆滿了一切『亂』七八糟的東西埃

不用擔心被餓死。

但陽頂天還是幾乎要絕望了。

他一個人,和魔鷲王,在這個無邊無際的禁忌大陸,足足呆了一個月了。

這一個月,只能不斷地探索探索探索。然而。什麼都沒有發現。

此時,陽頂天真的希望,忽然衝出來一隻無比強大的妖獸,哪怕這隻妖獸下一秒鐘把自己撕成碎片也好。

這種孤寂和死亡的感覺。真是太痛苦了。

……

這天晚上,陽頂天和魔鷲王都沒有睡覺。

他『摸』著魔鷲王的脖子道:「阿爪,已經過去一個月了,距離我的決鬥,只有八十天了。但是我還一事無成,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這個洞『穴』雖然非常舒服……」

陽頂天忍不住看了一下周圍的洞『穴』。

是很舒服了,不僅僅是洞『穴』了,還有石頭大床,還有杯子,桌子。椅子。

甚至,杯子還是晶瑩剔透的,是陽頂天用玄火燒出來的。

「但是,這個洞『穴』會成為我們的囚牢,讓我們永遠不能離開這洞『穴』的方圓三百里內。」陽頂天道。

沒錯。這個舒服的洞『穴』,已經成為囚牢了。

陽頂天最遠最遠不敢離開這個洞『穴』三百里,因為一旦離開三百里,他就走不回洞『穴』了,唯一的後果就是活生生墜落到深空之中。

當然,原先陽頂天最多最多,只能走出一百多里。如今能夠走出了三百多里,怎麼一下子有三倍的進步了?

倒不是陽頂天的玄氣修為突飛猛進了,而是因為在這漫長的行走中,陽頂天已經能夠合理地利用玄氣了。

「所以阿爪,我們要拋棄這個洞『穴』了。」陽頂天緩緩道:「我們不再回來了,我們要一直向北。一直向北,我們要走出三百里,哪怕死在路上,我們也不回來了,知道嗎?」

魔鷲王用力地點了點頭。

「我們要合理利用能量。當你玄氣耗盡的時候,我應該還有一半以上,我會減慢速度,然後背著你走。這樣兩個時辰后,你的能量就會恢復一部分,而我的玄氣,就要耗盡了,然後你背著我走。就這樣,我們一直北上,一直北上……」

「如果運氣好,我們能遇到什麼人,什麼東西,任何東西,我們就活下去。如果遇不到,那麼我們就一起掉進深空中,死去吧。」陽頂天道。

魔鷲王眼中『露』出一絲悲『色』,然後用力地點了點頭。

……

最後望了一眼這個溫馨的洞『穴』,陽頂天和魔鷲王,在這裡足足呆了一個月。

深深吸一口氣,陽頂天朝魔鷲王道:「走吧1

然後,一人,一獸,邁著決絕的步伐,朝著所謂的北邊走去。

五倍的反重力,一人一獸,需要牢牢用腳抓住地面,不讓自己掉到深空去。

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

一步一步,朝著北邊走去。

……

一個時辰。

一個半個時辰。

走到了一百三十里處。

魔鷲王的玄氣能量,已經耗得乾乾淨淨了,渾身搖搖欲墜,已經抓不到地面了。

陽頂天還剩下六成多的玄氣,他將魔鷲王背起,一步一步往北邊走。

原本在五倍反重力下的行走,已經變得艱難,還要背上一隻此時五萬斤重的魔鷲,真的彷彿就如同背一座山在身上。

一步,一步,一步。

每一步,都變得無比的艱難。

一個時辰。

兩個時辰。

陽頂天走出了二百二十里。

此時,玄氣已經耗費得乾乾淨淨。

此時,魔鷲王醒來,恢復了些許的能量。

陽頂天轉身,躺在魔鷲王的肚子上。

魔鷲王繼續往前走。

走了一個時辰后,魔鷲王忽然停了下來。

此時,陽頂天玄氣已經恢復了大半,見到魔鷲王停了下來,不由得一愕。

然後,他明白了,此時離開自己的那個舒服洞『穴』,已經足足三百里了,再往前走。就意味著絕對不回去了。

「不成功,便成仁!我們,不回去了。」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然後,魔鷲王繼續朝著北邊走去。

半個多時辰后。魔鷲王玄氣耗荊

陽頂天恢復了玄氣,然後從魔鷲王身上下來,背著五萬斤的魔鷲王,一步一步往前走!

……

時間過去了多久了?

陽頂天不知道!

他走了多遠了?也不知道。

真的記不清楚了!

沒有睡過一個小時,甚至一分鐘。因為不能睡,所有休息的時間,都要用來恢復玄氣。

陽頂天和魔鷲王,就這樣輪流背負著,艱難無比地往所謂的北邊走。

目的地在哪裡?不知道!

前面有什麼?也不知道!

就只能一直朝北邊走,走。走,走!

一開始,陽頂天還在腦子裡面問毒莎女王時間和路程!

後來,毒莎女王也不告訴他了。

走出了或許兩千里,三千里。五千里,八千里。

距離來到禁忌大陸,已經一個半月?兩個月?或者更長?

陽頂天也不知道了。

總之,一人一獸,背負著對方,一直往北邊走。

不過此時,陽頂天就算背著五萬斤的魔鷲王。也足足能走四個時辰,四五百里了。

而魔鷲王,也能走三個時辰,二百多里了。

這是好消息!或許意味著,陽頂天和魔鷲王都變得強大了。

但是,這毫無意義。

因為。這裡的玄氣稀薄到了極點。尤其是用來修鍊的純凈玄氣,幾乎只有混沌世界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完全沒有任何修鍊的意義。

而且最最絕望的是。

這一路走過來,大幾千里,沒有看到任何任何生命。也沒有看到任何任何的突兀的石頭。

看過去。只有無比平坦,一望無際的硬石平原,甚至連一陣風都沒有。

陽頂天完全可以肯定!

來禁忌大陸的人,肯定基本上都死光了。

因為,不是所有人都像陽頂天一樣,帶著天文數字的丹『葯』。

別說是宗師了,哪怕大宗師,半聖,也會活活死在這裡。

就算不餓死,也會活活瘋掉。

為何沒有任何屍體?原因很簡單,死了之後,都掉到無盡的深空去了,一點點都不會留下來的。

無影是怎麼活下來的?怎麼出去的?陽頂天不知道。

但是,無影是幾十年來,唯一一個活著出去的。

陽頂天感覺到自己距離瘋狂,也肯定不遠了,距離崩潰,也肯定不遠了。

或許下一秒鐘,他就要崩潰了。

他已經許多次,本能地用利劍橫在自己的脖子上了。他沒有想『自殺』,但是不知道為何,身體總是做出這樣的動作。

而魔鷲王,卻顯『露』出了一個妖獸的本能,它擁有無比粗糙韌『性』的神經和意志。雖然它也一樣的絕望,但是它卻可以堅韌而又麻木的地支撐下去,支持下去。

而且,每次陽頂天把寶劍放在脖子上的時候,它都會轉頭望向他一眼。

頓時,陽頂天會立刻清醒過來,將寶劍放回劍鞘之中。

所以,魔鷲王已經不知道救了陽頂天多少次了。

陽頂天不是缺乏意志的人,他真的沒有想過放棄,或者『自殺』。但是他的身體,竟然本能地做出『自殺』的反應。

幸虧有魔鷲王,否則他已經死了。

任何一個來禁忌大陸的人,除非是徹底麻木的人,否則若不是餓死,就一定是『自殺』而死。

……

日復一日地走。

又不知道走了多久,或許很久很久很久了。

真的很久很久很久了。

陽頂天的鬍鬚,已經有差不多半尺長了。

此時,陽頂天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也感覺不到周圍的任何東西。

他就這樣背著魔鷲王,哪怕玄氣已經要完全耗盡,他也沒有理會,就這樣一直走下去,也不打算叫醒魔鷲王。

他打算就這樣玄氣耗得乾乾淨淨,然後抓不住地面,直接掉入深空之中,然後就這樣死去。

在這個地方走了多久了?

上萬里了。一萬多里了?甚至更遠,兩萬里了,三萬里了。

來禁忌大陸已經多久了?

兩個月?三個月?甚至更多了?甚至,已經超過了和吳幽冥的決鬥時間了?

有一種絕望。叫作什麼都沒有。

沒有目標,沒有希望,沒有生命,沒有風,沒有石頭。

就這樣漫無目的走,走一萬多里,甚至更遠。

依舊,什麼都沒有看到。

或許,禁忌大陸根本就是一個騙局?或許,無影根本就沒有來過禁忌大陸。他去的那個地方,根本就不叫禁忌大陸?

要不然,這麼漫長的歲月中,怎麼只聽說無影一個人從禁忌大陸裡面走出來了?

「就這樣死了吧。」

「就這樣放棄吧。」

「就這樣,墜落無盡的深空去吧。」

陽頂天一點一點。耗盡了所有的玄氣,依舊沒有叫醒魔鷲王。

然後,雙腿猛地一顫。

沒錯,玄氣要耗盡了。

馬上,就要抓不住地面,馬上就要墜落無盡的深空了。

一旦墜落深空,失去飛翔能力的他。就只能永遠漂泊在星空中,直到死去。

「死吧,死吧……」

陽頂天眼睛一閉,雙腿猛地便要脫離地面。

「呼1

忽然,好像,前面有一個黑點。一個人影!

陽頂天猛地睜開眼睛,沒錯,是一個黑點,一個人影!

瞬間,所有的生機。所有的希望,瘋狂湧向陽頂天的體內。

陽頂天玄氣耗盡了,不要緊,直接焚燒氣海,釋放玄氣,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朝前面的那個黑點衝過去。

……

陽頂天擔心,那是自己眼睛花了,又或者是一個幻覺。

那個黑點,足足在幾十里之外。

陽頂天焚燒氣海產生的玄氣,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這個黑點面前。

沒錯,是一個人,不是幻覺。

陽頂天立刻衝到這個人的面前。

這是一個女人!

她的寶劍,刺入地面,然後用繩子將自己的身體,綁在寶劍之上。

所以,她才沒有墜落到深空之中。

但是,她已經人事不省,或許已經徹底死去了。

這是一個身材非常曼妙的女人!

陽頂天掀開她的頭髮。

這是一個絕美的女人!但是,已經嚴重脫水了,嘴唇和皮膚,已經完全乾了。

整個人,也沒有任何反應。

忽然,陽頂天覺得她有些眼熟,沒錯,很眼熟!

長得很像靈犀!沒錯,是靈犀!

這到底是靈犀的姐姐,還是靈犀的母親?

靈犀和靈鷲是親兄妹,陽頂天記得,靈鷲好像只有靈犀一個哥哥,沒有任何親姐妹。

那麼,眼前這個女人,就是靈鷲飛母親,靈碧?

她,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陽頂天驚駭不已!然後他喚醒了魔鷲王。

拔出女人的劍,然後抱著這個可能是靈碧的女人,坐在魔鷲王的肚子上。

……

這個女人,終於可以順應重力地平坦在地上了。

她不知道在禁忌大陸已經多久了,因為她的腳底板,已經一層厚厚的繭,而且血肉模糊。

她已經瘦得非常厲害了。

陽頂天以為她死了,因為她已經感覺不到任何脈搏了。

拿出一顆凝水丹,輕輕倒進女人的嘴裡。

這些水,彷彿流進無比乾涸的田地一般,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女人的肌膚,女人的嘴,漸漸變得濕潤起來。

接著,陽頂天又給她服下一顆凝元丹!

女人的膚『色』,漸漸變得紅潤起來。

然後,彷彿睡了很久很久的人一般,用盡了全力,才睜開自己的眼睛。

「我,我死了嗎?這裡是地獄嗎?」女人道。

「你沒有死。」陽頂天道:「你是誰?」

「我?我是誰?」女人茫然道:「哦,我是靈碧1

「靈鷲宮的靈碧?」陽頂天問道。

「哦,對,靈鷲宮的靈碧。」女人本能而又茫然地回答道。

陽頂天內心一顫,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靈碧。

「你,你為何會來這裡?」陽頂天道。

「因為,因為,我已經走到了絕路,我無路可走。」靈碧道:「所以,來了禁忌大陸。」

「你來了多久了?」陽頂天問道。

「我,我不知道,記不清楚了。我走了很久很久,很遠很遠。好像半個多月,我的黑鷲死了,掉進了深空之中。然後又過了很多天,我所有的丹『葯』都吃完了,然後我也死了……」寧碧道。

「你沒有死……」陽頂天道。

忽然,魔鷲王發出興奮的一陣尖叫。

陽頂天猛地抬頭!

然後,他渾身的鮮血,幾乎徹底洶湧出來。

無比的振奮,無比的狂喜!

彷彿,一個絕望的人,在沙漠中見到了綠洲。

因為,前方或者百里處,或者幾百里處。

有個枯朽的殿!

它就漂浮在空中!

陽頂天內心顫慄,莫非,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離魂殿?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萬字,竟然寫到了七點,天那!拜求大家保底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