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九:公孫三娘之結局!會議!(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間熊熊燃燒! 但是,她依舊在旋轉,依舊在舞! 「哈哈哈哈……」 一邊舞,她一邊笑。 不是張狂的笑,而是清澈美妙的笑。 然後,在熊熊火焰,她依舊深情歌唱。 ...

「秦織,不管出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要理會。。。」陽頂天道:「只要我在,沒有人可以將你怎麼樣。」

秦織噗哧一笑道:「你這難得霸氣衝天的樣,雖然有點違和,但還真讓人迷醉。」

陽頂天眉頭頓時一皺。

「好了,我相信你,我坐在家裡哪裡也不去,我等著你保護我。」秦織笑道:「你準備怎麼做?」

「那你就不用管了。」陽頂天道,然後便要轉身走出。

他要走出門口的時候,秦織忽然喊道:「陽頂天,你敢親我嘴嗎?」

陽頂天頓時無奈,道:「敢啊,不過等這件事情完了之後,再說1

然後,陽頂天鄭重道:「秦織,你記住!呆在七秀坊裡面,什麼都不要做,一切交給我,好嗎?」

秦織認真點頭,道:「好!我一定聽話的1

然後,他直接離開了七秀坊!

……

陽頂天直接來到了吳幽冥的城堡,見到凌舞后,他直接道:「吳幽冥回來了嗎?」

「沒有。」凌舞道。

「那你進去稟報一下,我要見公孫三娘。」陽頂天道。

「請稍等。」凌舞道,然後直接進去稟告。

不知道為何,如今的凌舞見到陽頂天,也沒有口出惡言了,不過目光卻更加冷漠決絕了。

「夫人請您進去。」凌舞道,然後她在前面引路。

在城堡華麗的大廳內,陽頂天見到了公孫三娘。

「陽城主見我,何事?」公孫三娘道。

「談判。」陽頂天道:「把秦織殺南宮秀和公孫四娘的回影玉證據,交給我1

「你答應了我們的條件嗎?推遲會議召開,等我夫君回來。我們放過秦織。」公孫三娘道:「要不然,秦織必死無疑。要知道,她身上的邪靈能量,只是區區五等,沒有不死之射然刺穿她胸膛這種重傷,她不會死。但若砍掉腦袋。她一定會死的!而以她的罪名。這個女人還真是瘋狂啊,殺了我妹妹和南宮秀不說,竟然還自己用回影玉記錄下來。」

「洲軍事整編會議,是公事,是大事,我絕對不可能因公廢私,我不可能在公事上有任何妥協。」陽頂天直接了當道:「所以,只能以私事交易私事1

「不可能,你回去吧。」公孫三娘直接了當道。

「你沒有決定權。你只是傳話者。」陽頂天斬釘截鐵道。

「我夫君告訴過我,要麼推遲會議,要麼秦織死,沒有任何其他談判的可能性。」公孫三娘道。

「你應該先聽聽我的籌碼。」陽頂天道:「我手頭,有很多吳幽冥都垂涎三尺的寶物,除了我的魂劍之外,任何一樣,都可以給你們。」

「我不敢興趣。」公孫三娘斬釘截鐵道。

「不1陽頂天道:「吳幽冥一定一定會感興趣的。靈魂聚影,乾坤戒。守護指環,魔靈之心,品玄技秘籍,還有我剩下的三個起死回生聖水丹藥,甚至更加珍貴的寶物,全部可以選擇1

公孫三娘頓時面色一變。陽頂天付出的籌碼,可謂是深厚之極埃就連凌舞站在身後,也猛然色變。

「你對那個秦織,還真是深情寵愛啊,難道你不知道。他曾經是個男人嗎?又或者,你根本就是因為這個才對她特別的寵愛?」公孫三娘緩緩道。

「她不是我的女人,也不會是我的女人,但她是我的朋友,而且曾經幫過我許多。」陽頂天道:「只要是我庇護的人,哪怕再大代價,我也會保護1

這話一出,凌舞再次顫動!

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陽頂天都可以付出這麼多,那為何之前對自己如此之殘忍?

想到這個問題,凌舞頓時撕心裂肺一般的劇痛!但是隱隱之間,她又彷彿不敢去深究去原因。

甚至不敢去幻想,如果當時自己對他彎下腰。那今日自己遇到了危險,陽頂天會如何地保護自己。

她完全完全不敢去幻想這一幕,因為一旦幻想,已經不僅僅是劇痛,還有遍體的冰寒。

「那如果,我拒絕呢?」公孫三娘道:「難道,你殺了我嗎?」

陽頂天道:「我和吳幽冥有默契,我不殺他的女人,他也不能動我的女人。」

公孫三娘笑道:「那我就好奇了,如果我們拒絕,你究竟準備怎麼辦?」

陽頂天只是盯著公孫三娘,沒有開口,但是目光卻充滿了徹底的冷酷。

「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我拒絕。」公孫三娘道:「在你召開軍事整編會議的時候,會有人直接在會議上拿出秦織殺南宮秀和我妹妹的證據,到時候秦織想要不死都難!除非,你乖乖地推遲整編會議,等到我夫君從靈鷲宮回來1

「告辭1陽頂天道。

……

距離原定的軍事整編會議,還有三個時辰。

陽頂天在光明議會,再次開了一個小型封閉會議,把秦織之事,與大家言明。

「我定下個調,第一,秦織不能死。第二,軍事整編會議,一定要如時進行,毫不妥協1陽頂天道:「在這兩個前提下,有任何辦法,都可以提出來1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眾人心頓時一聲嘆息。

尤其感慨的,應該是秦萬仇了。畢竟,這還是他的骨肉呢。

換成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輕易決定犧牲秦織,甚至包括東方涅滅。

在如此大事面前,秦織的性命,又算得了什麼。

可是對於陽頂天來說,這就是軟肋。

應該說,吳幽冥的目光還是很準的,瞬間就可以找到他的軟肋,而且不突破陽頂天的底線。

陽頂天的底線是誰,當然是他的妻。

在幽冥公方可是撕破臉地殺。但是到了京,就一定要換一個玩法,一定要在規則下進行鬥爭遊戲。

為了一個連他女人都不是的秦織,陽頂天被吳幽冥拿住,這真的毫無疑問是他在政治上的幼稚了。但若沒有這種幼稚,在場那麼多大佬。也都不會從心底服從陽頂天了。

因為,他們永遠都不會當心自己會被他出賣。

東方涅滅和秦萬仇多次討論過,陽頂天的工作雖然不多,但是他在光明議會的領袖作用,是完全不可替代的。因為,他是唯一一個,能夠讓所有大佬都願意接受的人。

陽頂天若死,光明議會會瞬間分崩離析。

因為,沒有一個人可以受到所有人的認同。

秦萬仇野心太大。他上位,沒有一個人會服。

祝青主,同樣野心太大,若他為領袖,所有大佬都要擔心自己的基業被吞併。

而卓青尺,雖然沒有什麼野心,但是為人孤僻,不善交流。

東方涅滅是領袖之風。但是他成為領袖,第一個要叛變的就是秦萬仇。

秦萬仇幾經鬥爭后。為何最終選擇跟隨陽頂天?因為娜迦,因為他覺得陽頂天未來會天下無敵,能夠抵禦魔王問天。陽頂天如果死了,他第一時間會投降邪魔道。

陽頂天走上這個位置,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次爭鬥。多少次戰爭。

經歷千辛萬苦之後,所有大佬都接受了這個前程無量,有些幼稚,卻內心無私的年輕人。

「在七秀坊一事情上,秦織立有大功勞。所以就算她有殺人重罪,也可以將功折罪,死罪免,活罪存,甚至可以將她囚禁終身。」東方涅滅道。

陽頂天聽了之後,點了點頭,沒有發表什麼意見。

「索性讓她離開京,改頭換面,泯然於世間,徹底人間蒸發。」秦萬仇道:「然後,用發布通緝令,對她進行全世抓捕。」

「不行1宋春華道:「那樣,為傷害宗主的名聲。」

「宗主的名聲,本來就不大好呀。」秦萬仇笑道:「而且大部分,都是我們自己的混沌時報敗壞的。」

宋春華道:「宗主不好的名聲,都是非常私人的。比如說好色,比如說和獨孤鳳舞關係莫逆,比如和武莫織**糾纏。但是在公事上,宗主的名聲,是毫無瑕疵的。天下人任何人都可以攻擊宗主的好色,攻擊宗主的私生活。但是對於宗主的公心,公正,沒有一個人敢質疑。」

所有人頓時一愕。

沒錯,還真的是如此。

天下甚至有不少人齷蹉地相信,陽頂天和西門夫人絕對有一腿。但是有人若是說,陽頂天徇私枉法,在光明議會公權私用,或者說陽頂天貪戀權力,飽私囊之內的言語,任何人都會不屑一顧的。

可以說,在公事方面的名聲,陽頂天是絕對的金字招牌,幾乎值得任何人信任。

「就將她囚禁一輩吧。」東方涅滅道:「畢竟,她現在搞藝術,搞創作,不用在外面拋頭露面,囚禁終身,對她來說,也未必不是好事1

陽頂天道:「在查七秀坊罪證,公孫三娘,干不幹凈?有沒有任何罪責?」

「沒有1雲君奴道。

「想辦法找,哪怕有一點點罪名,就先抓起來,沒有罪名,也尋找罪名1陽頂天寒聲道。

……

公孫三娘,南宮琅邪,同時接到了一封信,是七秀坊秦織寫來的,邀請二人前往七秀坊大戲台一敘!

公孫三娘和南宮琅邪,用最快的速度,趕往了七秀坊的大戲台!

戲台之上!

只有秦織一人,見到公孫三娘和南宮琅邪之後,秦織微微一笑道:「你們來啦1

秦織輕輕地撫琴,琴聲美妙,繞樑三日。

此時的秦織,一身盛裝如火,絕美面孔,如同花瓣綻放極致,艷絕人寰。

哪怕公孫三娘看之,也覺得她美得驚心動魄。

甚至,秦織從來都沒有如此美麗過。

「妖女,是不是你殺了我女兒?」南宮琅邪厲聲道。

「沒錯埃」秦織笑道:「還有公孫四娘,也是我殺的,手段真是非常殘忍哩。我現在想想,還有些不忍心,不過人家那時候心理變態啦1

「我將你碎屍萬段。」南宮琅邪,瘋狂暴怒道。

「南宮莊主,不著急,你現在殺了她。正如了陽頂天的意了。」公孫三娘冷笑道:「秦織,你有什麼花樣,儘管使出來吧1

「人家又能有什麼花樣,只不過想為你們表演一番而已埃」秦織嬌聲笑道:「這首曲,還是陽頂天給我寫的詞呢,他說他是抄來的,不過我不信!我譜曲之後,還從來沒有唱過,沒有跳過。三娘姐姐你是歌舞大家,你給我掌掌眼1

「好啊1公孫三娘冷笑道。

秦織離開琴,款款起立,整個嬌軀,微微彎曲,成為一個無比美妙的身影。

「北方有佳人1

「絕世而**1

秦織,邊唱邊舞!

她的嬌軀曲線,原本就曼妙惹火。

此時。穿上這華麗的舞裝,使得她全身上下。無比充滿了魅惑的美感。

秦織成為公孫五娘之後,幾乎拚命壓榨陽頂天腦裡面的詞曲。

可憐陽頂天哪有那麼多啊!總不能給現代歌曲吧,要給只能給古曲。

於是,陽頂天絞盡腦汁,回憶起了一些優美的古代辭曲,什麼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之類的名辭,陽頂天逼著第五首就交出來了,而且嬋娟在地球上還可以說是月亮,但是在這裡可真不好翻譯過來埃陽頂天是硬生生換了一個詞語埃

最後,陽頂天實在實在沒有法了。

只能拿電影《十面埋伏》裡面章怡唱的那首曲了。

陽頂天開始覺得這首曲是現代電影裡面的。不是什麼流傳千古的著名古曲,逼格肯定沒有蘇軾的《水調歌頭》高,也沒有《春江花月》高。

但是實在腦裡面沒有貨了,只能拿出來湊數。

結果,這首逼格不高的《佳人曲》反而最讓秦織喜歡,完全愛不釋手。毫無疑問,她肯定是進行自我代入了,覺得這是陽頂天寫給她的,覺得這裡面說的那個絕世佳人,就是自己!沒辦法,秦織一直都非常自戀,她一年到頭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鏡。

得到《佳人曲》后,秦織如痴如醉,所以足足花了半年多時間編舞,半年多時間譜曲。

最終,美輪美奐,天籟之音的《佳人曲》出爐了!

……

秦織,繼續唱,繼續跳。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佳人再難得1

沒有任何伴奏,但是她唱出來的曲,如同天籟之音,繞樑三日。

儘管沒有任何人伴舞,但是她的舞蹈,華筵秋暮,飛袂拂**。翩如蘭苕翠,婉如游龍舉。

儘管是敵人,儘管內心充滿了仇恨。

但是,公孫三娘和南宮琅邪,此時也完全沉浸在秦織的舞曲之。

這首舞曲,耗費了秦織所有的精力而成。

她完全是用生命,在詮釋自己的美麗。

此時的秦織,不像是一個美麗的人,而像是一朵綻放到了極致的花,一朵綻放到極致的火!

歌曲已經唱完,而妙舞依舊在繼續。

最後,秦織如同一團火焰,在舞台上飛快旋轉。

旋轉,旋轉!

將自己所有的美麗,所有的情緒,全部釋放!

甚至,整個戲台,整個院落,都因為秦織的舞蹈,而變得華麗妖艷起來。

「轟1

秦織的嬌軀旋轉到極致,猛然間,她的嬌軀,猛地冒出熊熊火焰!

頃刻之間,她的整個身體,熊熊燃燒。

「轟1然後,整個華麗的戲台,瞬間熊熊燃燒!

但是,她依舊在旋轉,依舊在舞!

「哈哈哈哈……」

一邊舞,她一邊笑。

不是張狂的笑,而是清澈美妙的笑。

然後,在熊熊火焰,她依舊深情歌唱。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再一遍唱完!

秦織已經徹底化成火焰,消失不見。

「想要利用我讓陽頂天妥協,做夢1

「麻煩轉告陽頂天一聲,我愛她1

「砰1

整個華麗的戲台,猛地坍塌,美麗的秦織,被火焰徹底埋葬!

火焰之下的幾十尺的黑暗,俏立一個絕色美麗的身影。

武莫織幽幽道:「好妹妹,你真美麗1

……

而南宮琅琊,公孫三娘,徹底震撼,呆立原地,一動無法動彈。

良久之後,公孫三娘道:「南宮莊主,走吧1

然後,兩個人離開七秀坊,從不同的方向離去。

……

距離軍事整編會議,還有一個時辰。

陽頂天要為秦織之事,做最後之決定了!

就在此時,祝紅雪飛快衝進來,在陽頂天耳邊低聲道:「宗主,不用討論了,秦織**而死1

陽頂天瞬間成為了雕塑一般,嘴角鮮血,直接溢出!

整整一刻鐘,一動不動。

「走吧,去天道盟大殿,進行軍事整編會議1陽頂天道:「過後,不管用任何方法,任何手段,將公孫三娘,凌遲處死1

……

帶著無比的震撼,還有一陣陣寒顫的恐懼,公孫三娘木然地走回到自己的城堡。

她知道,陽頂天一定會報復,一定會報復的。就如同當時七秀坊承擔不了陽頂天的怒火,她公孫三娘更承擔不了。

就在她木然行走在街道的時候,忽然一陣寒風。她美麗的嬌軀,直接消失在空氣。

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公孫三娘已經身處在一個地下密室之內。

此時的她,已經渾身**,周圍一片黑暗。

公孫三娘無比的恐懼,到底是誰?

「陽頂天,我知道是你綁走了我,別忘記了,我是吳幽冥的女人。你怎麼對付我,我夫君就會怎麼對付你。」公孫三娘寒聲道。

她拚命地想要掙扎,發現渾身上下,卻使不出一點點力氣。

「陽頂天,你這個畜生,你要怎麼對付我?快放了我,放了我……」公孫三娘驚駭大叫道。

此時,忽然一道亮光緩緩進來。

一個身軀無比曼妙的女,捧著一團光影,款款而入。

武莫織愛憐地望著手心涌動的光影,柔聲道:「秦織,你以後,做我妹妹,好不好?」

她手心的那道光影,正是秦織的靈魂。

沒錯,秦織是五等邪靈,能夠扛得住重傷,卻無法擁有不死之身。但是,莫織作為邪靈之樹的主人,卻可以賜予她四等邪靈,可以讓她肉身死後,靈魂在邪靈的保護下,飄逸而出。

然後,用靈魂聚影,讓她的靈魂變得無比強大。

「好啊!你也織,我也是織。」秦織的靈魂道。

武莫織柔聲道:「你不是一直痛恨自己沒有一個真正的女人身體嘛?害得我夫君有心裡陰影,總不敢和你親熱。現在,我就給你一個真正女人的軀體,好不好?公孫三娘的肉身,很美很美哩,我夫君睡起來,肯定**得很1

頓時,公孫三娘驚駭出聲,幾魂飛魄散!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未完待續。。R64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