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八:公孫三娘,你找死!(1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瞬間,陽頂天知道吳幽冥的攻擊手段了!他果然火候掌握得很好,剛好不大不小,四兩撥千斤。 「吳公孫氏,見過陽頂天城主。」公孫三娘淡淡行禮道。 「凌舞,見過陽頂天城主。」凌舞道。<...

毫無疑問,吳幽冥還沒有回來,陽頂天非常好奇,他到底會怎麼出手?他到底會怎麼樣打斷陽頂天的節奏。

這件事情的火候很不好把握!說大,這件事情很大,事關中洲武裝權力的整頓,一旦讓陽頂天完成的話,就沒有他吳幽冥什麼事情了。但是說小,這件事情也不大,因為僅僅只是推遲統帥部會議而已。

至少,推遲到吳幽冥搞定靈鷲之後再開。

所以,這次吳幽冥出手,重了也不行,輕了也不行,最好能夠達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

所以,陽頂天非常好奇。

「讓她們進來。」陽頂天微微皺了皺眉頭,對於見公孫三娘陽頂天沒有什麼排斥,但是對於見凌舞,他的內心還是有些排斥的。

很快,公孫三娘和凌舞進來了。

進來之後,凌舞完全目無表情。

而公孫三娘進來之後的第一眼看的不是陽頂天,而是雲君奴,目光上上下下望了雲君奴幾眼之後,然後才將目光從她的身上移開,投在陽頂天身上。九陽劍聖718

不過,進來的不僅僅是公孫三娘嗎,還有一個面目威武的老者。

陽頂天雖然和這個老者沒有正面接觸過,但是在天道盟大會上也見過面!此人是錦繡山莊的主人南宮琅琊,也就是葵寧亡妻南宮秀的父親。

「錦繡山莊南宮琅琊,見過陽城主。」南宮琅琊行了一禮,整個身體,乃至整個氣勢都充滿了抗拒,甚至淡淡的敵意。

之前南宮琅琊,其實還是親近陽頂天的勢力,不管是中洲光明議會的成立,還是防區的劃分,他都非常配合,靠攏陽頂天的意思非常明確。不料。此時竟是充滿了敵意。

聽到他嘴裡的陽城主,陽頂天沒有反應,雲君奴眉頭一皺。

如今,陽頂天的嫡系力量。都稱呼陽頂天為陽宗主,而其他人也會喊一聲陽議長!畢竟,陽頂天目前至少還是光明議會的臨時議長。

如今就算陽叮也不敢稱呼他為陽頂天城主了。

瞬間,陽頂天知道吳幽冥的攻擊手段了!他果然火候掌握得很好,剛好不大不小,四兩撥千斤。

「吳公孫氏,見過陽頂天城主。」公孫三娘淡淡行禮道。

「凌舞,見過陽頂天城主。」凌舞道。

好嘛,之前沒有人敢稱呼陽頂天城主。現在一下子來了三個。

「三位,何事?」陽頂天道。

公孫三娘道:「聽說,陽頂天城主在魔域,曾經見到了舍妹的屍首?當然……還有南宮小姐的屍首?」

果然是這件事情。

陽頂天道:「吳二夫人,聽誰所說?」九陽劍聖718

陽頂天喊她吳二夫人。絕對沒有任何諷刺的意思,只是為了和靈鷲進行區別。但是公孫三娘聽到之後,絕美的面孔都是一寒,目光也瞬間充滿了敵意。

這人也真是有意思了,只允許她喊陽城主,不允許別人喊她吳二夫人。

「我聽誰說的不重要,相信你也知道我是聽誰說的。關鍵是我說的話,是不是真的?」公孫三娘咄咄『逼』人道。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吳幽冥這次出手的對象是秦織,其一,是為了報七秀坊的一箭之仇。其二,通過秦織『逼』迫陽頂天的妥協。

當然,他完全可以直接了當地說。我沒有看見什麼屍首。

就算靈鷲到時候會來作證,因為敵對關係,她的證詞沒有任何作用。

雲君奴頓時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示意他說沒有看到。

「沒錯,我看到了。」陽頂天直截了當道。

公孫三娘道:「而且。我還聽說,殺人者是秦織?當然,她當時假冒的是邪魔道妖女武莫織?」

陽頂天目光頓時猛地一寒!

公孫三娘不但要將火燒到秦織身上,還要燒到武莫織身上!

注意到這個詞語,邪魔道妖女武莫織!

對於武莫織的身份,天道盟官方一直都是非常模糊的。事實上,也一定會模糊。

因為,陽頂天和武莫織之前的關係就非常的**,如今更加成為了夫妻。

陽頂天望著公孫三娘,秦織的關係和他很親近,而且在七秀坊的事情上立下了汗馬功勞,陽頂天一定不會拋棄她,但還不至於多麼憤怒。

而公孫三娘若是敢染指武莫織?那陽頂天是絕對不可容忍,陽妒撬的逆鱗,觸犯到他的逆鱗,陽頂天就不會講道義,他也會不擇手段的。

「陽頂天城主,你還沒有回答吳夫人的問話呢。」南宮琅琊道。

陽頂天的面孔瞬間冷下來,淡淡道:「我是見到了公孫四娘和南宮秀的屍體,但是具體是誰殺的,我不知道1

「是秦織所殺,陽城主難道要進行包庇嗎?」公孫三娘道。

「證據,口說無憑不算,要證據。」陽頂天斬釘截鐵道:「而且,不能是任何人的信口雌黃,要證據1

「證據?放心,會有的。」公孫三娘冷冷道。

南宮琅琊,硬梆梆道:「殺人償命,陽城主掌管光明議會,這點道理毫無疑問是懂的,請為我琅琊山莊討回一個公道1

冷冷說完之後,南宮琅琊轉身離去。

公孫三娘和凌舞,也轉身離去。

她沒有說任何讓陽頂天推遲統帥部會議的話,因為這根本不用說出來。

只要陽頂天推遲了中洲軍事整頓的會議,吳幽冥那邊自然就會放過這件事情。否則,她們就要將秦織推上斷頭台了!

從頭到尾,凌舞沒有說一句話,直接跟著公孫三娘離去。

……

「宗主,怎麼辦?」雲君奴道,她很想說放棄秦織,顧全大局,但是這句話她說不出口。

「我去見見秦織。」陽頂天道。

「不,這個時候您不該去,您去見她就更說不清楚了。她們怎麼骯髒的謠言都會編出來的。」雲君奴道。

「我不在乎。」陽頂天道:「如果有人敢拿我和秦織的關係做手腳,我不介意大開殺戒的。」

然後,陽頂天換上便裝,喬裝打扮后。離開光明議會前往七秀坊!

……

如今的七秀坊,已經變成了一個純粹的藝術團體加上慈善團體,秦織成為了話事人。

頓時,她的事業彷彿進入了徹底的春天一般,綻放出來了不可思議的才華。

在一個秘密閣樓中,陽頂天見到了秦織。

陽頂天還沒有開口,她的臉『色』就已經不大好看了,彷彿她已經知道了什麼事情。

「是你殺了南宮秀,還有公孫四娘?」陽頂天問道。

「對,是我殺的。」秦織道:「因為她們都曾經羞辱過我。所以我要報復。」

說罷,秦織微笑道:「你打算怎麼辦啊?大公無私地把我抓起來,明正典刑吧。」

陽頂天閉上眼睛,嘆息道:「我……我從來不是什麼英明的領袖!如果是我的妻子殺了人,我毫不猶豫會為她遮掩罪行。誰想要對付她。我就殺誰。」

這話一出,秦織頓時美眸一亮。

陽頂天繼續道:「你我關係複雜,曾經是死敵,後來又變成了朋友。」

「現在,又變成了你的仰慕者。」秦織嬌聲笑道:「每天晚上都在夢中見到你,每天晚上都要起來換內褲。」

陽頂天頓時苦笑不得,這個瘋女人。都這個時候,還沒心沒肺地瘋言瘋語。

「所以,大義滅親的事情,我是做不大出來的。」陽頂天道:「是你殺了南宮秀,是你殺了公孫四娘,這件事情靈鷲知道。但是她的證詞不見得有用。只要沒有證據,誰也奈何不了你。」

秦織凄然一笑道:「可惜,他們手中有證據。」

「有證據?」陽頂天嘶聲道:「怎麼可能?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有證據?」

秦織道:「我心理變態,所以我殘忍地殺死了南宮秀。殺死了公孫四娘。為了以後拿出來過癮,所以我都用回影玉錄下來,以後經常拿出來自己觀賞。」

「你,你這個瘋女人,你這個瘋女人。」陽頂天嘶聲道。

「沒辦法,那個時候內心只有仇恨和變態,又沒有找到心愛的人,當然會變態。」秦織滿不在乎道:「不過現在距離變態也快了,雖然找到的心愛的人,但是那個人又不睡我,覺得我噁心。」

「我哪裡覺得你噁心了?你不要胡說八道埃」陽頂天道。

「我又沒有說心愛的那個男人是你,你不要自作多情埃」秦織吃吃笑道。

陽頂天實在拿這個瘋女人沒有辦法了。

「那些回影玉呢?」陽頂天問道。

秦織道:「陽頂天,你說想做一個好人,怎麼就那麼難呢?」

「什麼意思?」陽頂天問道。

「我幫助你消滅了七秀坊,救下了許許多多的孤兒,許許多多無辜的女人。」秦織緩緩道:「然後,我彷彿找到了我內心的歸宿,我第一次感覺到安寧,感覺到幸福。因為,我幫了很多人,救了很多人。接下來,我會用盡一生的精力,去做我的藝術,我的慈善。所以,我的助手,我的侍女很多都是從那些我救出來的孤兒中挑選出來的,我覺得她們一定不會背叛我。然而,我貼身的侍女背叛我了,偷走我的那些回影玉,失蹤了!她才十三歲,為何就學會了背叛1

秦織的言語中,並沒有多少痛恨,反而顯得心若死灰。

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毫無疑問是無比之大的。

秦織一直覺得自己是骯髒的,而且永遠永遠也洗不幹凈了。她曾經是男人,而且是卑鄙骯髒的男人,這一點不管她多少次自我催眠,都無法改變,她內心深處清楚地知道這一點,這一輩子自己絕對沒有變乾淨的機會了。

所以,對於這些孤兒她非常的珍惜。

因為,這些孤兒被救出來的時候,相當於重生。所以,她願意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這些孤兒身上。

然而,就是這些她覺得純潔的孤兒,她拯救出來的孤兒,她視為己出的孤兒,背叛了她,給予她致命一擊。

她是瘋狂的,但更是敏感而又脆弱的。所以這致命一擊,她幾乎承受不住!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輕輕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道:「好了,接下來的事情你不用管了,交給我!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是一個英明的領袖!想要讓我放棄你,這是不可能的。」

「那你難道為了我妥協?」秦織道。

「不1陽頂天斬釘截鐵道:「我也不會妥協1

……

在陽頂天去見秦織的時候,武莫織便回到了光明議會,興緻勃勃地去找陽頂天。

已經好幾天沒有親熱了,她已經又饞又渴了。

所以,她是用閃現術進入的,為的就是給陽頂天一個驚喜。

結果,陽頂天不在裡面,只有雲君奴一個人在,而且愁眉莫展。

「我夫君呢?」武莫織道。

雲君奴趕緊起身,躬身道:「拜見夫人,宗主他不在。」

「去哪裡了?」武莫織道。

「抱歉,我不能說。」雲君奴道,沒錯,武莫織儘管是陽頂天的妻子了,但是公事她還是不能說。

武莫織立刻意識到,遇到大事了。

深深吸一口氣,武莫織道:「雲君奴,相信你也了解你家宗主的缺點,心軟手不辣,而且還有點天真,是不是?」

雲君奴忍不住點了點頭。

「我這個女人,心黑手辣!所以,有些事情,告訴我比不告訴我要好。」武莫織道:「你覺得呢?」

雲君奴猶豫了片刻,然後將一切事情娓娓道來。

她沒有任何加工,把事情的原原本本說出,把公孫三娘的一字一句完全復讀了一遍。

聽到公孫三娘竟然把火燒到自己身上!而且打算利用秦織『逼』迫陽頂天妥協!

緩緩閉上美眸,莫織道:「雲君奴,這件事情你告訴我做得對。否則,我夫君要吃大虧了。」

然後她面『色』一寒,冷冷道:「公孫三娘,你既然敢把主意打到我的頭上,打到我夫君頭上。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我定會讓你欲仙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1

頓時,雲君奴的嬌軀打了一個寒蟬!

然後,武莫織轉身走出,朝雲君奴道:「君奴,不要告訴夫君我回來了!這是我們兩人的秘密1

「哦,是1雲君奴道。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