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七:徹底翻臉!公孫三娘來訪!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前輩,告辭。」吳幽冥一句話都沒有說,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直接轉身離去,但是哪怕是鞠躬行禮的他,都充滿了絕對的倨傲。 沒有任何猶豫,沒有任何求情,他直接果斷地離去。 靈鷲徹...

無靈子說完這句話后,整個草屋之中,如同死一般的沉靜。

吳幽冥只是目光稍稍一陣抽搐,再也沒有多餘的反應,而靈鷲完全是面色劇變,內心已是複雜之極。

沒錯,當吳幽冥答應和離的時候,尤其是吳幽冥為了凌舞吼她的時候,她內心的痛恨無以復加,所以用最激烈的手段要報復他,去找陽頂天睡自己,要給吳幽冥戴一頂綠帽子。

然後,她和吳幽冥回靈鷲宮的路上,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此時距離她說和離已經過去了六七個時辰了,她內心的怒焰已經漸漸冷下來了,她整個人也漸漸冷靜下來了。

憤怒褪去之後,湧上來的當然是不安,還有眷戀。

不過,她是非常愛惜面子的人,絕對不會先軟下來認錯的,要認錯也一定是吳幽冥先認錯。

所以,後來明明知道吳幽冥帶著她來靈鷲宮是為了挽回,她也就半推半就地來到了無靈子的面前。

但是沒有想到,老祖宗竟然說出了如此決絕的話,竟然要把她許配給陽頂天。

頓時,她的內心惶恐起來了,她真的不愛陽頂天,她對吳幽冥依舊是迷戀的。

雖然吳幽冥很虛偽,而且好像對她的愛意也比較假。但吳幽冥依舊是俊美無匹的,依舊是神秘而又驕傲的,這種風姿原本就是讓她最迷醉的東西。

當然,她愛惜面子,心中想歸想,但是想要讓她嘴上服軟,是不可能的。要服軟,也是吳幽冥服軟。

無靈子冷冷望著吳幽冥道:「靈鷲的地獄魔晶被搶。是你縱容坐視下發生的,是不是?」

吳幽冥跪在地上,一動不動,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靈鷲也緊緊盯著他,想要從他嘴裡得到答案。

無靈子繼續問道:「你和東離草原那個小白臉。關係很複雜,是不是?」

吳幽冥依舊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從頭到尾,你根本就沒有想要讓靈鷲得到幽冥鬼火,對不對?」無靈子的聲音中,已經充滿了殺氣,冷冷一字一句道:「你以為不開口,就可以躲過去,那你就錯了!吳幽冥。我告訴你,你的母親無逅,也抵擋不住我的憤怒1

吳幽冥依舊一言不發,但是他的目光已經漸漸從恭敬,變成了嚴肅,然後變成了嚴厲,還要傲然。

見到吳幽冥的變化,無靈子的面孔越來越寒。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

「怎麼?敢做不敢認嗎?」無靈子道:「你若再沉默對抗,我一定會給你終身難忘之教訓1

吳幽冥淡淡望著無靈子。一字一句,緩緩道:「我不會告訴你是,但是我的沉默,就代表了一切1

吳幽冥說這句話的時候,非常之傲然,完全沒有任何恭敬之意。甚至帶著冷漠和倨傲。

從來沒有人敢對無靈子這樣說話,更別說以前的吳幽冥,永遠都是恭恭敬敬,態度比無靈子真正的孫子還要謙恭有禮。

而此時,他的面孔竟然冰冷如鐵。目光古井無波。

無靈子心中一顫,目光猛地一寒。

而不知道為何,靈鷲見到吳幽冥對老祖宗無禮應該很憤怒的,但是她沒有,她反而非常迷戀,甚至比以前更加迷戀。

無靈子先是一愕,然後發出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好,好,好……哈哈哈哈1無靈子笑得越響,目光卻越冰寒,望著吳幽冥道:「真不容易啊,一直到今天,才露出的面目,真不容易啊,很好。靈鷲,你們不是要和離吧,不是要決裂嗎?可以,我答應了,你們徹底解除婚約。從今以後,靈鷲宮和幽冥海一刀兩斷1

這話一出,吳幽冥面無表情,而靈鷲則面色大變。

「靈鷲,你還是處子對嗎?那正好,我把你許配給陽頂天,我靈鷲宮和陽頂天合作,直接就天下無敵了。」無靈子斬釘截鐵道:「從現在開始,吳幽冥和靈鷲再無任何關係,靈鷲宮和幽冥海,再無任何關係。」

「前輩,告辭。」吳幽冥一句話都沒有說,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直接轉身離去,但是哪怕是鞠躬行禮的他,都充滿了絕對的倨傲。

沒有任何猶豫,沒有任何求情,他直接果斷地離去。

靈鷲徹底呆在原地,美麗的臉蛋沒有任何血色。

在吳幽冥走出去的瞬間,她感覺到內心無比的劇痛,那種撕裂一般的劇痛。

不知道為何?在決裂之前,吳幽冥那種虛偽的表情,確實讓她迷戀,但僅僅只是迷戀,談不上愛意。

然而,從他答應和離,從他痛苦地抽搐,從他對自己冷漠應對,從他在老祖宗面前冷漠高傲的時候,這種迷戀彷彿轉變成為了一種憐惜,還有……愛!

「不……」瞬間被這無數複雜情感充斥腦子的靈鷲,再也忍不住,猛地一聲尖叫,然後沖了出去。

然後,她從背後抱住了吳幽冥,大哭道:「不,我不和離,我不要和離。我和陽頂天什麼都沒有發生,我不要分開1

身後的無靈子,頓時勃然大怒。

「靈鷲,你給我回來,你再丟我靈鷲宮的臉面,我就將你的腿打斷,將你的腰打折。」無靈子怒斥道:「我們靈鷲宮,不要不知自愛的女子。」

「不,不,我不和離,我不和離……」靈鷲嚎啕大哭道。

吳幽冥輕輕抓住靈鷲的手,輕輕地掰開,道:「你雖然讓我很難過,但是我……我卻不會很怪你,你還只是一個孩子。沒錯,你之前的感覺都是對的,我娶你,確實是為了靈鷲宮的勢力,我對你感情還是很淡薄的。」

靈鷲只是大哭,拚命地搖頭,什麼話都不說。

「我原本是打算繼續偽裝下去的。」吳幽冥道:「但是憤怒。那種局促感,禁錮了我。我忽然很羨慕陽頂天,他可以不用虛偽,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所以我累了,我就不太想偽裝了。」

靈鷲依舊嚎啕大哭。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或許吳幽冥的話對於她來說,太過於寂寞複雜,她根本不知道怎麼應對。但毫無疑問,吳幽冥的話讓她非常害怕。

「無靈子宗主,你好自為之吧。」吳幽冥冷冷道,然後掰開靈鷲的手,朝前面走去。

吳幽冥最後的一句話,讓無靈子面色劇變。緩緩道:「吳幽冥,你最後一句話說清楚,什麼叫好自為之,你不說清楚,今天就不要走了。」

「怎麼?您還想留下我不成?」吳幽冥緩緩道。

「你的母親,對我來說,並不是不可冒犯的,我對她沒有那麼畏懼的。」無靈子寒聲道。然後緩緩舉起了右手。

「她不是我的母親,她只是臣服於我義父的痴戀者而已。」吳幽冥緩緩道。

無靈子面色一變。道:「義父?誰是你的義父?」

「當然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神,魔王問天陛下。」吳幽冥道。

無靈子身形一震,嘶聲道:「可是,他。他已經死了1

「不,他很快就要回來了。」吳幽冥淡淡道:「你不是問我,在幽冥鬼地我是不是從來都沒有想要讓靈鷲得到幽冥鬼火?我可以回答你,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無靈子問道。

「我不是很想讓靈鷲得到。但如果她得到了那朵火焰,我也不會怎麼介意,只是不要讓陽頂天的人得到便可以了。」吳幽冥道:「事實上,我寧願靈鷲只是一個小女孩,而不是什麼厲害的天靈師。有些女孩變強大之後,就會變得很不討人喜歡。但是,我還不至於用力去阻止靈鷲得到那朵火焰。事實上,那朵火焰,也根本不是什麼幽冥鬼火。就如同二百年前你得到的那一朵,也不是什麼幽冥鬼火。」

無靈子寒聲道:「什麼意思?不是幽冥鬼火,又是什麼?」

「只是幽冥鬼帝拿出來哄騙蠢貨的一朵火焰而已,雖然非常非常強大,但絕對不是幽冥鬼火。」吳幽冥直截了當地說出了蠢貨二字,然後淡淡道:「真正的幽冥鬼火,就是那個幽冥鬼帝,你難道不知道嗎?」

剎那間,無靈子身形猛地一顫,幾乎憑空地移後半步。甚至,連吳幽冥罵他蠢貨,都來不及計較了。

「你說我和東離關係複雜?沒錯,我們兩人都是陛下的義子,當然還有厲冥。」吳幽冥淡淡道:「我們三個人算是兄弟,又是競爭者,我和東離輸了,就讓厲冥坐上了那個位置,得到了某些寶貴的能量。而我和東離這次去幽冥鬼地,有一個最最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協助陛下的靈魂分身,奪舍幽冥鬼火,成為新的幽冥鬼帝1

「那,那你們成功了嗎?」無靈子顫聲問道。

「當然成功了。」吳幽冥淡淡道:「所以,陛下已經掌控了整個幽冥帝國,掌握了上百個聖級君主,上千個半聖級領主,百億亡靈1

言畢,無靈子面色徹底劇變。

「無靈子,別忘記了,你這朵所謂的鬼火,是幽冥鬼帝賜予的。」吳幽冥緩緩道:「現在,陛下成為了新的幽冥貢年幽冥鬼帝可以把這朵火焰給你,現在也就可以收回。因為這朵火焰,你突破了半聖,你擁有了不死之身,真正的不死之身。你也知道,幽冥鬼帝賜予這朵火焰的時候,是先殺了你,讓你死了一次,所以才可以永生。如果奪走了火焰,那你就瞬間變成一具枯骨了。」

無靈子的瞳孔猛地張大!

是這朵鬼火,讓他永生,讓他突破了半聖。如果失去了,那他就失去了一切的一切。

頓時,無靈子顫慄了,顫抖了!

「你或許覺得,我吳幽冥非常倚重你是不是?你或許以為,我非常以靈鷲宮的女婿為榮是不是?你以為,我會將靈鷲宮當成救命稻草是不是?」吳幽冥寒聲道:「做你的春秋大夢?無靈子,你以為你是誰?你只是一個老而不死的賊而已!你只是一個卑鄙的叛變者而已,你只是一個貪婪的投機者而已1

吳幽冥怒罵一出,無靈子的目光猛地散亂,湧上了憤怒的殺氣,恨不得將眼前的吳幽冥碎屍萬段!

「老賊,二百年前,你叛變了我義父。還有三年左右,他就要復活了,你覺得他會怎麼對你呢?」吳幽冥冷冷笑道:「就不用說他了,你的命運現在掌握在我的手中,只要我一聲彙報,我們隨時可以收走你體內的火焰,我可以隨時讓你死去!你的命,現在掌握在我的手中,無靈子閣下1

無靈子的手,已經緊握成拳。

吳幽冥緩緩道:「你可以選擇了,是選擇苟且永生,還是選擇尊嚴地死亡?如果你選擇後者,那現在就出手殺我,如果你選擇苟且永生,現在就跪下來吧!你不願意做平等的合作者,那就做一個卑微的臣服者吧1

靈鷲望著這一幕,已經完全驚呆了!她真的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是如此的變化。

吳幽冥見到渾身顫慄的無靈子,笑道:「非常難選,對嗎?換成我,也非常難選埃唯我獨尊慣了,哪怕一個懦弱無能的匹夫,膝蓋也會變硬的!你唯我獨尊太久了,幾乎都忘記了以前的卑微和無恥了吧。那麼,先回憶一下,找找感覺,實在找不到感覺,就動手殺我吧1

無靈子的目光,已經徹底的瘋狂,徹底顫慄了。

「我現在距離門外,還有十步,這是你最後的十步,該怎麼選?你自己看。」吳幽冥道,然後徑自朝外面走去。

……

陽頂天足足等了一天,都沒有等到吳幽冥的出手。

還有幾個時辰,光明議會的統帥部會議就要召開了!一旦召開,中洲軍團的整編就會徹底決定,中洲的局面就會塵埃落定,日後吳幽冥也就無法翻身了。

他一直在猜測,吳幽冥會怎麼做?會怎麼阻擋?

但整整一天過去了,吳幽冥竟然都沒有出手。陽頂天納悶不解,卻又內心更加戒備。

就在此時,外面傳來了雲君奴的聲音。

「宗主,公孫三娘和凌舞,前來拜見1

吳幽冥的出手,來了!

……

註:第二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未完待續……R86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