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一七:徹底翻臉!公孫三娘來訪!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1-28 05:03  |  字數:4588字

無靈子說完這句話後,整個草屋之中,如同死一般的沉靜。

吳幽冥只是目光稍稍一陣抽搐,再也沒有多餘的反應,而靈鷲完全是面色劇變,內心已是複雜之極。

沒錯,當吳幽冥答應和離的時候,尤其是吳幽冥為了凌舞吼她的時候,她內心的痛恨無以復加,所以用最激烈的手段要報復他,去找陽頂天睡自己,要給吳幽冥戴一頂綠帽子。

然後,她和吳幽冥回靈鷲宮的路上,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此時距離她說和離已經過去了六七個時辰了,她內心的怒焰已經漸漸冷下來了,她整個人也漸漸冷靜下來了。

憤怒褪去之後,湧上來的當然是不安,還有眷戀。

不過,她是非常愛惜面子的人,絕對不會先軟下來認錯的,要認錯也一定是吳幽冥先認錯。

所以,後來明明知道吳幽冥帶著她來靈鷲宮是為了挽回,她也就半推半就地來到了無靈子的面前。

但是沒有想到,老祖宗竟然說出了如此決絕的話,竟然要把她許配給陽頂天。

頓時,她的內心惶恐起來了,她真的不愛陽頂天,她對吳幽冥依舊是迷戀的。

雖然吳幽冥很虛偽,而且好像對她的愛意也比較假。但吳幽冥依舊是俊美無匹的,依舊是神秘而又驕傲的,這種風姿原本就是讓她最迷醉的東西。

當然,她愛惜面子,心中想歸想,但是想要讓她嘴上服軟,是不可能的。要服軟,也是吳幽冥服軟。

無靈子冷冷望著吳幽冥道:「靈鷲的地獄魔晶被搶。是你縱容坐視下發生的,是不是?」

吳幽冥跪在地上,一動不動,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靈鷲也緊緊盯著他,想要從他嘴裡得到答案。

無靈子繼續問道:「你和東離草原那個小白臉。關係很複雜,是不是?」

吳幽冥依舊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從頭到尾,你根本就沒有想要讓靈鷲得到幽冥鬼火,對不對?」無靈子的聲音中,已經充滿了殺氣,冷冷一字一句道:「你以為不開口,就可以躲過去,那你就錯了!吳幽冥。我告訴你,你的母親無逅,也抵擋不住我的憤怒!」

吳幽冥依舊一言不發,但是他的目光已經漸漸從恭敬,變成了嚴肅,然後變成了嚴厲,還要傲然。

見到吳幽冥的變化,無靈子的面孔越來越寒。身上的殺氣越來越濃。

「怎麼?敢做不敢認嗎?」無靈子道:「你若再沉默對抗,我一定會給你終身難忘之教訓!」

吳幽冥淡淡望著無靈子。一字一句,緩緩道:「我不會告訴你是,但是我的沉默,就代表了一切!」

吳幽冥說這句話的時候,非常之傲然,完全沒有任何恭敬之意。甚至帶著冷漠和倨傲。

從來沒有人敢對無靈子這樣說話,更別說以前的吳幽冥,永遠都是恭恭敬敬,態度比無靈子真正的孫子還要謙恭有禮。

而此時,他的面孔竟然冰冷如鐵。目光古井無波。

無靈子心中一顫,目光猛地一寒。

而不知道為何,靈鷲見到吳幽冥對老祖宗無禮應該很憤怒的,但是她沒有,她反而非常迷戀,甚至比以前更加迷戀。

無靈子先是一愕,然後發出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好,好,好……哈哈哈哈!」無靈子笑得越響,目光卻越冰寒,望著吳幽冥道:「真不容易啊,一直到今天,才露出的面目,真不容易啊,很好。靈鷲,你們不是要和離吧,不是要決裂嗎?可以,我答應了,你們徹底解除婚約。從今以後,靈鷲宮和幽冥海一刀兩斷!」

這話一出,吳幽冥面無表情,而靈鷲則面色大變。

「靈鷲,你還是處子對嗎?那正好,我把你許配給陽頂天,我靈鷲宮和陽頂天合作,直接就天下無敵了。」無靈子斬釘截鐵道:「從現在開始,吳幽冥和靈鷲再無任何關係,靈鷲宮和幽冥海,再無任何關係。」

「前輩,告辭。」吳幽冥一句話都沒有說,躬身行了一禮,然後直接轉身離去,但是哪怕是鞠躬行禮的他,都充滿了絕對的倨傲。

沒有任何猶豫,沒有任何求情,他直接果斷地離去。

靈鷲徹底呆在原地,美麗的臉蛋沒有任何血色。

在吳幽冥走出去的瞬間,她感覺到內心無比的劇痛,那種撕裂一般的劇痛。

不知道為何?在決裂之前,吳幽冥那種虛偽的表情,確實讓她迷戀,但僅僅只是迷戀,談不上愛意。

然而,從他答應和離,從他痛苦地抽搐,從他對自己冷漠應對,從他在老祖宗面前冷漠高傲的時候,這種迷戀彷彿轉變成為了一種憐惜,還有……愛!

「不……」瞬間被這無數複雜情感充斥腦子的靈鷲,再也忍不住,猛地一聲尖叫,然後沖了出去。

然後,她從背後抱住了吳幽冥,大哭道:「不,我不和離,我不要和離。我和陽頂天什麼都沒有發生,我不要分開!」

身後的無靈子,頓時勃然大怒。

「靈鷲,你給我回來,你再丟我靈鷲宮的臉面,我就將你的腿打斷,將你的腰打折。」無靈子怒斥道:「我們靈鷲宮,不要不知自愛的女子。」

「不,不,我不和離,我不和離……」靈鷲嚎啕大哭道。

吳幽冥輕輕抓住靈鷲的手,輕輕地掰開,道:「你雖然讓我很難過,但是我……我卻不會很怪你,你還只是一個孩子。沒錯,你之前的感覺都是對的,我娶你,確實是為了靈鷲宮的勢力,我對你感情還是很淡薄的。」

靈鷲只是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