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六:吳幽冥困境!無靈子識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之龐大了。 「若是開戰,我們和幽冥海還是能贏,但是那個後果誰也承擔不起。」無靈子淡淡道:「而且,當時是靈犀主動說,去了幽冥鬼地會對陽頂天不折手段地下手。而陽頂天也回復說,靈犀一旦落單,他一定會...

聽到吳幽冥來了,靈鷲先是一驚,臉『色』一白。

接著,充滿挑釁的目光,就這樣光溜溜站著。

不過過了一會兒后,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又開始手忙腳『亂』地穿衣衫!

吳幽冥竟然沒有硬闖,而是讓人稟報。

很快,外面便傳來聲音:「幽冥海少主,前來拜見宗主。」

見到靈鷲衣衫差不多穿好了,雲君奴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然後朝外面道:「去讓吳少主進來。」

「是1

很快,外面就傳來吳幽冥的腳步聲。

陽頂天倒是覺得很奇怪啊,靈鷲這不是要報復吳幽冥嘛,這不是要給他戴綠帽子嗎?這樣光溜溜地讓吳幽冥看到豈不是跟解恨,怎麼她反而穿起衣衫了呢。九陽劍聖716

結果走到門口的時候,靈鷲忽然開始撕『亂』自己的衣衫,弄『亂』自己的頭髮,整個嬌軀欲遮還掩看,然後快速衝到陽頂天的作為上,直接騎在她的腿上,做出一副剛剛大戰完畢,雲雨方歇的慵懶模樣。

陽頂天一愕,靈鷲這是要訛自己?

此時,房門被推開,吳幽冥見到了這一幕。

頓時,飄逸的長發,猛地一揚。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猛地從身上爆出。

剎那間,他的目光,充滿了衝天的殺氣。

靈鷲挑釁地轉身,盯著吳幽冥道:「沒錯,就如同你看到的這樣,我們剛剛大戰完畢,我和他什麼都做了。」

吳幽冥袖子裡面的手一顫,目光如電朝陽頂天望來。

陽頂天朝著她,攤了攤手,什麼都沒有說。

雖然他沒有睡靈鷲,但是假如能夠離間兩人的關係,他還是不介意的。

吳幽冥的目光上上下下看了陽頂天好一會兒,然後朝靈鷲伸出手道:「走,跟我回家?」

「回家?回什麼家?」靈鷲寒聲道:「我們的和離了。哪有家?我們之間什麼關係都沒有了,我也給你戴了綠帽子了,你也沒有什麼權力管我了。」

吳幽冥道:「是回靈鷲宮!要和離,也要在你的長輩面前和離。進行正式的禮節。當初我把你帶出來,現在我要完完整整把你帶回去。」

靈鷲頓時身軀一僵,整個身體都失去了溫度。

良久后,她冷笑道:「好啊,我們這就回靈鷲宮,正式決裂。從此以後,你我之間,一刀兩斷1

然後,靈鷲從陽頂天腿上下來,直接朝外面走去。九陽劍聖716

雲君奴朝陽頂天望來一眼。詢問是不是讓靈鷲整理一下衣衫,否則接下來只怕要謠言滿天飛了。陽頂天沒有任何反應,就任由靈鷲衣衫頭髮凌『亂』,一副歡好的模樣走出去了。

靈鷲出門之後,吳幽冥沒有立刻離去。而是朝著陽頂天稍稍彎腰,行了一禮?

這是什麼意思?感謝陽頂天對靈鷲的不日之恩嗎?

儘管靈鷲在做戲,但是吳幽冥卻不是傻子,瞬間的暴怒之後,立刻看出了陽頂天渾身整整齊齊,不可能和靈鷲做過什麼事情。

「幽冥兄還有什麼事情嗎?」陽頂天問道。

吳幽冥道:「聽說後天,光明議會統帥部。要召開一次整編會議。」

「對,是關於整編中洲軍團之事。」陽頂天道。

「兩日後,我可能沒有時間,能不能推遲些日子開?」吳幽冥問道。

吳幽冥的意思很明白,兩天時間內,他可能搞不定和靈鷲宮的這次矛盾紛『亂』。但是中洲軍團的整編。他一定會『插』手。

陽頂天道:「已經決定了,不好更改了吧。」

「還是改一下吧,不然有點麻煩。」吳幽冥道。

「你這算是威脅我嗎?」陽頂天道。

「隨便你如何想了。」吳幽冥道,然後他直接離去。

……

吳幽冥走後,雲君奴努力板著面孔。但還是沒忍住,噗哧一笑。

「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陽頂天道。

「您這是算沒吃到肉,惹得一身『騷』嗎?」雲君奴道。

陽頂天沒聲好氣地瞪了她一眼,繼續做事。

雲君奴又問道:「您自己不想睡,幹嘛要推給我?您就這麼確定我會說不要睡她啊?」

陽頂天依舊沒有理會她。

「那如果,我說您就睡吧,您怎麼辦?」雲君奴道。

陽頂天本來想說,那也睡,只不過是睡你。但是想了想,終究不好開這個玩笑。

雲君奴道:「外面肯定會傳謠言的,怎麼辦?」

「任由他們傳好了。」陽頂天道。

「那會破壞您名聲的。」雲君奴道。

「我的名聲早就壞了。」陽頂天道:「再說,我搞人老婆雖然不好聽。但是吳幽冥老婆被我搞,名聲只會更爛。殺敵一千,自傷五百,這種事情做得。再說,他愛惜名聲如命,我是一點不在乎的。」

「那您有沒有想過,您名聲不好了,我作為您的貼身女官,名聲也會跟著不好。」雲君奴道。

說完后,雲君奴想著陽頂天或許會說,那你可以申請調離之類的話。

誰知道陽頂天頭都沒有抬起道:「嗯,所以你的臉皮要厚一些了。」

……

後天,中洲光明議會統帥部,要進行軍事整編會議。所以,中洲勢力的首領,還有相關諸侯已經陸陸續續來了不少。

此時,光明議會內部,進行了閉門的小型商議。

儘管知道陽頂天和靈鷲之間什麼事情都沒有,但還是有不少人望向陽頂天的目光比較古怪。

「吳幽冥後院起火,正好無力干涉我們的軍事整編。」秦萬仇道:「宗主雖然您的名聲又差了一些,但我覺得這是值得的,而且吳幽冥受害更深。」

陽爾現在去了靈鷲宮滅火了,儘管我不知道他會怎麼做,但我總覺得,他這次應該能夠滅火。關鍵是,他離開的時候,曾經威脅我要拖延軍事整編會議,等到他來了之後再召開。我拒絕了。他肯定會有所動作,你們覺得他會有什麼動作阻止我們的軍事整編會議?」

所有人陷入了沉『吟』。

秦萬仇道:「吳幽冥一直以來都是在借力,他手中就兩股力量,第一股是邪魔道在中洲的潛伏者。第二股。就是靈鷲宮。如今靈鷲宮暫時熄火,他手頭就剩下邪魔道的潛伏者了。」

陽頂天想了一會兒,搖了搖頭道:「我覺得他不會動用邪魔道潛伏者這股力量,一是時間緊迫,二是有些得不償失。」

所有人點了點頭,如果僅僅只是為了推遲光明議會統帥部的會議,就動用邪魔道潛伏者,也確實代價太大了。

要知道,現在光明議會對中洲的掌握力可和以前一點都不一樣了。

現在邪魔道潛伏者每一次出動,都會帶來巨大的風險。很有可能被光明議會一網打盡的。

「總之,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不管吳幽冥出什麼招,我們都接著。」陽頂天道。

……

沒有任何停留,吳幽冥帶著靈鷲。直接去了靈鷲宮。

僅僅幾個時辰之後,這兩人就跪在了無靈子的面前。

無靈子一貫來和藹的面孔,此時無比之陰森。

「陽頂天廢掉了靈犀?」無靈子先問道。

「是。」吳幽冥道。

「靈犀,已經成為廢物了?」無靈子問道。

「是1吳幽冥道。

「那你還留著他做什麼?為何不殺掉?」無靈子道。

吳幽冥沉默不語。

「帶靈犀進來1無靈子寒聲道。

頓時,一個中年美『婦』,還有中年男子帶著靈犀進來。

這個中年美『婦』,長得和靈犀有些相似。而這個中年男子倒是長得和靈鷲有些像。這兩人,便是靈犀和靈鷲的父母了。

無靈子不管事務,基本上靈鷲宮的一切內務,都由自己的孫子靈楚子掌管。

靈楚子,是目前靈鷲宮實際上的宮主。而他的父親,已經過世了。

沒錯。無靈子的兒子還活不過他。

而靈鷲的母親靈碧,也算是靈楚子的堂妹。

沒錯,靈鷲宮這許多年來,一直都是同族通婚的。所以夫妻之間,多多少少都有點血緣關係。

比如。靈楚子和靈碧,都有同一個爺爺,那就是無靈子。

靈碧進來之後,立刻跪在無靈子膝下,哭泣道「請爺爺為靈犀做主,殺了陽頂天那畜生1

此時的靈犀,已經完全是行屍走肉了,目光散『亂』,從一個偏偏美男子,名揚天下的靈鷲宮少主,變成了一個廢物。

無靈子輕輕撫『摸』靈碧的頭髮,朝靈楚子問道:「現在靈鷲宮你當家,陽頂天殺了你兒子,你覺得怎麼做?」

靈楚子躬娠兒聽從老祖宗之命。」

無靈子寒聲道:「我問你的是,你覺得應該怎麼做?你連這點主意都沒有,怎麼當家?」

靈楚子道:「我覺得,應該開戰1

「哦?開戰?」無靈子道:「你說說你的看法。」

靈楚子道:「靈犀是我兒子,是靈鷲宮少主就這樣被陽頂天所殺,如果我們不給予最嚴厲的反擊,會讓天下看輕我靈鷲宮,而且陽頂天更會欺頭上臉。」

無靈子道:「你說開戰,那能贏嗎?」

靈楚子道:「有老祖宗出馬,加上幽冥海無逅宗主,我們一定能贏1

「說誰看,怎麼個贏法?」無靈子道。

「我們靈鷲宮的大宗師,不下十人。幽冥海也不下十幾人,加上老祖宗半聖,無逅宗主半聖,用武道力量,陽頂天沒有任何還手之力。」靈楚子道。

無靈子道:「那你可知道,陽頂天一方具體勢力嗎?」

「東方涅滅,寧不死,成大悲,無影,秦萬仇,帝釋邊,卓青尺,加上那個神秘的醜女人,只不過八個大宗師而已。」靈楚子道。

「嗯,那萬血宮呢?雪族呢?祝青主呢?蛇人帝國的海心女王呢?」無靈子道:「這些勢力,你算進去了沒有?」

「雪族會不會幫陽頂天另說,萬血宮是邪魔道,蛇人帝國在東離草原,應該不會為陽頂天出死力吧。」靈楚子道。

「雪族以前不敢,現在武莫織給靈鷲種下了邪靈能量,所以現在雪族已經不太畏懼我們了。萬血宮獨孤逍,是陽頂天的岳父老子,若是正邪大戰的時候,他不會出手。你若想殺陽頂天,他一定會出手,更何況是對付我們這個邪魔道的叛徒。」無靈子道:「至於蛇人帝國的海心女王,陽頂天能夠讓蛇人女王發情,我們出手殺陽頂天,她一定會傾盡全力,跟你玩命。」

這話一出,靈楚子和靈碧面『色』一白。

沒有想到,陽頂天的勢力已經如此之龐大了。

「若是開戰,我們和幽冥海還是能贏,但是那個後果誰也承擔不起。」無靈子淡淡道:「而且,當時是靈犀主動說,去了幽冥鬼地會對陽頂天不折手段地下手。而陽頂天也回復說,靈犀一旦落單,他一定會出手宰殺,他是當著我的面說的。」

最後,無靈子緩緩道:「所以,靈犀也算是自尋死路了!陽頂天既然敢出手,就不怕後果。靈楚子,我可以告訴你,我不畏懼陽頂天和他背後的勢力,但是為了一個靈犀,讓靈鷲宮和他全面開戰,我還做不到。」

這話一出,靈碧和靈楚子瞬間面『色』蒼白。

「所以,你們的兒子靈犀,算是白死了。」無靈子一字一句道:「好了,你們出去。」

「是。」靈楚子面無表情地退了出去,而靈碧已經泣不成聲。

草屋裡面,頓時只剩下吳幽冥和靈鷲,無靈子三人。

「吳幽冥,你怎麼答應過我的?你口口聲聲說,一定會把幽冥鬼火給靈鷲的。」無靈子冷冷道:「你應該知道,幽冥鬼火對靈鷲有何等的重要?而且二百年一遇,錯過了,就等於永遠錯過了。」

無靈子的怒火,幾乎是衝天的。

靈鷲是他最最鍾愛的曾孫女,而且是幾乎唯一的天靈師,只要吞噬了幽冥鬼火,那修為的突飛猛進,完全是可怕的。甚至無靈子預測過,只要吞噬了幽冥鬼火,靈鷲的修為可以瞬間突破宗師。

一個宗師級的天靈師,戰鬥是無比恐怖的,幾乎能和大宗師一戰。

現在,希望全部破滅了。

「孫兒有罪。」吳幽冥跪伏下去道:「沒能保護住靈鷲的地獄魔晶,讓武莫織給搶走了。」

「你把我當成傻子嗎?」無靈子暴怒,頓時天空猛地一陣雷鳴,幾千隻黑鷲猛地驚飛。

「吳幽冥,你把我當成傻子嗎?在幽冥鬼地,你扮演的角『色』比陽頂天還要齷蹉。」無靈子冷聲道:「我可以把靈鷲許配給你,我同樣也可以將他許配給陽頂天的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