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五:推?還是不要?(2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兩次。吳幽冥的牆就倒了埃 之前靈鷲對吳幽冥還是愛得要死要活的,如今竟然被武莫織輕而易舉地拆散了。這也太快了吧。 陽頂天就一直望著靈鷲,沒有開口,也沒有阻止。 靈鷲被陽頂天這種目...

「君奴,你就打算這樣跟在我身邊做女官?」陽頂天一邊忙碌公務,一邊問道。

雲君奴抱著厚厚的文件,俏立在陽頂天的邊上。她的身材曲線,真是少有的誘『惑』啊,那種前凸后翹的嫵媚,幾乎絕大多數女人都不會有。

「怎麼了?看膩我了嗎?」雲君奴道:「雖然我是你的女官,但是我們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埃」

「你母親,肯定希望你繼承雲天閣,嫁人生小孩,一代代不雲天閣傳承下去吧。」陽頂天道。

「你希望我去嫁人生孩子?」雲君奴道。

陽頂天一愕,然後便沒有再說話。

雲君奴道:「我反正也沒有想那麼多,現在過得舒適,就先這樣吧,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嗯。」陽頂天道,然後陽頂天繼續工作。

陽頂天在光明議會,已經是極度不管事的那種了,他完全不攬權。他不在的時候,當然沒事,可是他一在,那基本上還是會有許多事情的。九陽劍聖715

比如此時,他幾個月不在,已經攢了幾百份重要的文件,等待他的簽署。

依舊是那種級別非常非常高,非他簽字不可的那種文件。

所以,把陽頂天成為簽字機器,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

因為他基本上看完之後,都會簽字,極少極少會打回去。

因為打回去,就意味著否定了東方涅滅和秦萬仇等人的工作。事實上,有些文件他並不是非常非常贊同,但是也基本上都會簽字。

所以從頭到尾幾千份文件中,他只打回去了三份。

雲君奴和他的動作非常的默契,甚至雲君奴根據時間的估算,都可以推測出陽頂天已經看到了哪裡。什麼時候給他下一份文件。

「莫織來過嗎?」陽頂天問道。

「來過了,還帶著帝王陵的主人。」雲君奴道:「不過,她沒有呆多久。又跟著去帝王陵了,您的這個夫人和帝釋邊關係很親密。」

想起莫織。陽頂天臉上頓時一笑,這兩個女人,一個像小狐狸一樣狡詐,一個像小白兔一樣單純,結果兩人卻成了好朋友。

只不過,陽頂天也稍稍有些不忍心。帝釋邊這個純潔的姑娘,最後不知道會被武莫織帶到哪裡去,武莫織無時無刻不想著把帝釋邊拉到陽頂天身邊來。做一個巨大的幫手。

而在她看來,光是朋友或者同盟,關係還遠遠不牢靠。之前靈鷲和陽頂天還是結義兄妹呢,還不是說翻臉就翻臉,所以想要關係牢靠,還得是男女關係。

「您這個夫人,真漂亮,真誘人,連我們女人看了,都很心動。」雲君奴道。

「那她。有沒有對你說一些很瘋的話?」陽頂天小心翼翼問道。

「沒有,她對我有些冷淡。」雲君奴道:「還有些戒備,可能怕我勾引你吧。」九陽劍聖715

「怎麼會?她巴不得把所有對我有用的女人送上床。」陽頂天心中道。

雲君奴接著道:「當然。她不是針對我個人這樣的,事實上她來的時候,幾乎對所有人都很冷淡,包括宋春華。」

很快,陽頂天便明白了。雲君奴是覺得宋春華、雲君奴已經是陽頂天的幫手,而且忠誠無比,所以不需要拉攏了。帝釋邊關係還比較模糊,所以當然高添火加薪。

這個女人,也真是比較勢利埃勢利這個詞用在別人身上可能會讓人不喜歡。但是在武莫織身上,卻顯得尤其嬌媚可愛。

就在此時。忽然前面的大門猛地被推開,一陣香風吹進。一個女子直衝沖闖了進來。

雲君奴正好寒聲呵斥,抬頭一看,發現竟然是靈鷲。

頓時,她的臉『色』更加寒冷道:「誰讓你進來的?有沒有教養?」

靈鷲看了一眼雲君奴,完全沒有理會他,大大的眼睛直直盯著陽頂天,道:「陽頂天,我夫君吳幽冥是不是你的敵人,你非常敵視他?」

陽頂天沒有想到,靈鷲竟然會闖到這裡來,聽到她的話后,他直接了當點點頭道:「對,我很敵視他。問題問完之後,你就可以走了,我很忙1

「那你想不想報復他?」靈鷲道。

「不要用報復這個詞語。」陽頂天直截了當道:「你可以用弄死,毀滅等詞語,但不要說報復。」

「你想不想讓他千夫所指,身敗名裂,飽受恥辱?」靈鷲道。

「想埃」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好,我給你機會。」靈鷲道。

然後,她猛地將自己的衣衫一撕開,『露』出了貼身的內衣。

稍稍猶豫了不到一秒鐘,她又猛地將自己的肚兜,還有絲綢小褲一脫。

頓時,晶瑩剔透的曼妙嬌軀,完全暴『露』在陽頂天的面前。

靈鷲除了胸部太平之外,其它部位的曲線,真是非常妙的。雖然有些青澀,但也如同楊柳一般。

尤其配上她精緻絕倫的面孔,魅力讓人很難阻擋。若碰到蘿莉控的話,只怕會當場瘋狂。

見到這一幕,陽頂天的腦子瞬間短路了。

還是雲君奴反應快,先是呆了一下,然後飛快地衝到門口。

只不過,她不是阻止靈鷲,也不是出去,竟然是把門關上。

陽頂天頓時一愕,雲君奴這動作是什麼意思?你還真是有為領導服務的意識埃

「陽頂天,我還是處子,你睡了我,對於吳幽冥來說,是巨大的報復,巨大的恥辱。」靈鷲道。

陽頂天先沒有回答靈鷲,而是朝雲君奴望去一眼。

雲君奴面紅耳赤,道:「別讓外面人看到了,至於怎麼決定,您說了算埃」

說完后,她一直站在門口,也沒有出去。

陽頂天望著靈鷲曼妙的軀體。先沒有說話,內心一陣感嘆。

織織的小鋤頭也位面太犀利了,僅僅挖了兩次。吳幽冥的牆就倒了埃

之前靈鷲對吳幽冥還是愛得要死要活的,如今竟然被武莫織輕而易舉地拆散了。這也太快了吧。

陽頂天就一直望著靈鷲,沒有開口,也沒有阻止。

靈鷲被陽頂天這種目光看著,反而顯得有些不自然了,昂首道:「怎麼?在天人交戰,拉不下面子,拉不下虛偽的面孔嗎?」

「沒,我在說服自己把你睡了。」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這話一出。不止靈鷲,連雲君奴都微微一愕。

陽頂天的話,還真是直接埃

「君奴,你替我參考一下。」陽頂天道:「我要是睡了他,當然首先給了吳幽冥一個致命打擊,其次對靈鷲宮和吳幽冥的關係,也是一次撕裂。哪怕不能將靈鷲宮拉到我們這邊,只要他們雙方決裂,靈鷲宮起碼會中立吧。」

雲君奴一愕,木然地點點頭。她腦袋一團『亂』麻,原來睡一個女人,竟然有這麼大好處埃

「反正看起來。睡了他,是有百利而無一害埃」陽頂天道。

雲君奴木然地點點頭,道:「那,那您的形象呢?您的臉面呢?」

「只要有好處,我就不要臉啦。」陽頂天道。

雲君奴更大愕,這個,那個,自己如此崇拜的人,怎麼那麼直接功利埃

陽頂天道:「現在織織不在我身邊。這個決定權就交給你了。你說,我是睡。還是不睡?」

「啊?交給我?為什麼?」雲君奴道。

「因為現在我身邊,只有你一個人埃」陽頂天道。

此時。最最難堪的毫無疑問是靈鷲了!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定要用最激烈的手段報復吳幽冥,到了這裡之後,實在沒有想到陽頂天是這個反應。

在她腦子裡面,陽頂天大概有兩種反應。

第一個反應,虛偽而又義正言辭地拒絕自己,然後趁機給自己洗腦,離間自己和吳幽冥的關係,趁機把自己拉到他那邊。

第二個反應,半推半就,成就好事。

然而此時陽頂天如此痞賴的回應,她實在沒有想到,而且還感覺到自己彷彿是一個小丑,一個『妓』女一樣,非常的羞恥,極度的難堪。

「陽頂天,別婆婆媽媽,要睡就趕緊睡,不要裝腔作勢的,小心我後悔了。」靈鷲大聲道。

「你稍等,稍等埃」陽頂天道,然後朝雲君奴道:「君奴,你快做決定啊,沒看到人家靈鷲小公主都等急了。你說睡,我二話不說,直接睡掉。你說不睡,咱們就趕她走1

聽到趕她走三個字,靈鷲渾身汗『毛』猛地一豎,自己真的要如此做賤自己嗎?

雲君奴見陽頂天將決定權徹底交到手中,頓時大為緊張,左右掙扎,生死抉擇。

良久只有,她顫聲道:「還,還是不要了吧。」

「為什麼?」陽頂天道:「好處那麼多,為何不睡,又不掉半根『毛』?」

雲君奴滿臉通紅道:「你要是想睡你就睡,幹嘛又要把事情推給我?」

陽頂天道:「我只是想問問你說不要的原因埃」

雲君奴道:「我不想讓我心中的偶像破滅!這對我來說,很珍貴,很重要。」

陽頂天朝靈鷲攤了攤手道:「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想睡,實在是我不想破壞在雲君奴心中的形象埃要不然,咱們改日再約?」

靈鷲頓時大怒,厲聲泣道:「陽頂天,你這個混蛋1

就在此時,下面傳來了光明議會武士的聲音。

「吳幽冥少主,您不能上去。」

陽頂天一愕,吳幽冥竟然找上門來了,做什麼?抓『奸』?

……

註:第二更送上,又是那麼晚,最近真心有些疲倦啊!抱歉了,諸位大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