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四:決裂!靈鷲對吳幽冥的瘋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再次感受到了錐心之痛。心痛之外,還有憤怒,甚至仇恨,還有一種恥辱感。 她要將這種憤怒和恥辱發泄出來。 所以,她走出門。對吳幽冥說,我們和離! 她要看吳幽冥的反應!如果吳幽冥千方...

靈鷲說完這句充滿決絕的話之後,整個心臟猛地一揪,感覺到一陣痛楚。。更多最新章節訪問:.cc。

她確實是一個小女孩,雖然聰明,但是凡事隨『性』而至,根本就不願意多想,她最不愛動腦子。

就算遇到感情問題,也根本不願意多想,完全是跟著感覺走的。

見到吳幽冥的第一眼,她就被他身上的氣質深深『迷』戀住了,完全不可自拔。

而且,她是大膽直接的女孩,想愛就愛。

對於陽頂天,她的感覺也很複雜。之前的陽頂天何等的寵愛她,保護她。而且關鍵是,陽頂天每次都會管教她,經常敲她的腦袋,而且都打得很痛,這種感覺讓她非常『迷』戀。

在靈鷲宮中,天老大,她小公主靈鷲老二。整個靈鷲宮,無人敢惹,也無人可以管教。她一直肆意妄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靈子非但不阻擋,反而進行慫恿。

哪怕離開靈鷲宮行走天下的時候,她也完全沒有道德尊則,想殺就殺,想搶就搶。

一直遇到了陽頂天,這個人直接了當地管教她,甚至敲她腦袋,這種感覺真的很讓她『迷』戀,所以她莫名其妙地和陽頂天結拜了,跟在了他的身邊。九陽劍聖714

所以十六七歲的她,正是春心萌動的時刻,陽頂天成為第一個在她心中留下影子的人。

而且她又是大膽好奇的女孩,所以在絕望之城秘境的時候,她對陽頂天身體做了不少事情,雖然沒有武莫織說的那麼誇張,但是也確實比較過火。

如果按照這樣發展下去,靈鷲遲早有一天,會因為好奇爬上陽頂天的床。沒錯。是因為好奇,不是因為情感。

結果,她遇到了吳幽冥。

見到吳幽冥的第一眼。靈鷲幾乎瞬間被『迷』戀住了,那種光芒四『射』的模樣。瞬間蓋住了一切。

她對陽頂天的情感,只有少部分的男女萌動,大部分還是親情和依戀。

任何位面的女孩都是這樣的,在十六七歲的叛逆期,喜歡的都是帥哥,酷哥。

在地球位面,陽頂天還算是一個比較壞的男孩,在高中的時候。陰差陽錯之下就曾經和語文老師有過一段小小的**,到了大學更是直接找了自己的英語老師做女友。

可是到了混沌世界,磨難了幾年後,活生生把陽頂天從一個小壞的男生,變成了一個有擔當的陽光好男人。

在很多女人的眼中,好男人就意味著沒有魅力。

所以,宋麗華相比起來,更加喜歡歷史比較不堪的秦懷玉,因為秦懷玉更複雜,那種永遠背負著歉疚。卻又心思狠,對有些女人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所以當吳幽冥出現的時候,靈鷲的心瞬間就轉移過來了。

在這個時候。如果陽頂天真的要拿下靈鷲,當然還是有辦法。和尋秦記的項少龍一樣,睡了再說,一次不夠,就多睡幾次。

可是,陽頂天一直拿靈鷲當妹妹。

就這樣,靈鷲選擇拋離了和陽頂天近乎兄妹的情感,選擇了對吳幽冥的『迷』戀。九陽劍聖714

而正是這種『迷』戀,讓她漸漸地長大!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只是平時不願意多想。

這一次,遇到的事情太大了。武莫織的話給她的刺激太大了。

所以她把自己關在房門裡面想了一天一夜,於是很多問題就想清楚了。

吳幽冥。是個虛偽的人!

儘管他非常非常會偽裝,但是時間畢竟這麼久了,只要想清楚,就一定會有破綻。

尤其在幽冥鬼地發生的這麼多事情,已經足夠證明,吳幽冥是一個虛偽的人。

武莫織言語,倒『逼』出了吳幽冥的破綻。

以前,吳幽冥只需用嘴巴說,就可以表達自己的一切高尚仁義,還有對靈鷲的愛意。

而武莫織一『逼』,使得他光用言語已經不濟事了,必須用實際行動來表示了。

然而非常喜歡權衡利弊的他,選擇了離開。

他說的出,但做不到。這就是虛偽!

一個人,只看利弊,不論愛恨,就是虛偽。

一旦認清楚了吳幽冥的虛偽,那麼他扮演的角『色』,或許就不太光彩了。

他和陽頂天究竟誰是正義,誰是邪惡,或許就要顛倒過來了。

對於陽頂天,靈鷲其實還算是了解,也算是信任他的人品的。

只不過,靈鷲是一個極度情感用事的人。我愛夫君,你是我夫君的敵人,那你也就是我的敵人,撕破臉后,大家就不用客氣了。

所以,對於屢次傷害陽頂天,靈鷲一點心理壓力都沒有。

然而,陽頂天出手傷害他,就讓他感受到錐心之痛,那種痛楚她甚至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甚至有一種被父母拋棄,被家人拋棄的感覺。

……

那麼,或許陽頂天是正義了,吳幽冥反而變成邪惡的了?

對於這個念頭,靈鷲只是一閃而過。如果放在凌舞身上,她一定會瘋狂地思考,瘋狂地尋找答案,否定這個命題,她會痛苦糾結很長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到完全說服自己。

而靈鷲,則完全不在意。

吳幽冥是正義,還是邪惡,關她什麼事情。

她在乎的只有一件事情?哦,或者說是兩件。

第一件,我真的有那麼愛吳幽冥嗎?

第二件,吳幽冥對我的感情,是不是假的?

她是一個自私的人,凡事當然是以自我為中心。

所以大部分時間,她都在思考這兩個問題,後來她清楚了不少。

關於第一個問題,她真的有那麼愛吳幽冥嗎?

是,也不是!?

她依舊非常非常『迷』戀吳幽冥,這種『迷』戀非常表面。她就是『迷』戀吳幽冥的形象和氣質,至於吳幽冥是不是虛偽邪惡,她不在乎。

但是這種『迷』戀是不是愛。彷彿說不大清楚。再說,她覺得自己是一個自私的女人,她只願意愛自己。也不打算太愛別人。

第二個問題,吳幽冥對她的感情。是不是假的?這一點,她想得比較清楚了,應該是假的!

確定了這一點后,靈鷲再次感受到了錐心之痛。心痛之外,還有憤怒,甚至仇恨,還有一種恥辱感。

她要將這種憤怒和恥辱發泄出來。

所以,她走出門。對吳幽冥說,我們和離!

她要看吳幽冥的反應!如果吳幽冥千方百計哀求她不要分手,她的心理會很舒服的。因為她知道,現在吳幽冥和陽頂天的鬥爭,落於下風,他非常需要靈鷲宮。

……

「吳幽冥,我們分手吧!和離吧1

吳幽冥先是一呆,然後目光一顫,臉『色』一白。

一縷慟痛的光芒從眼睛閃過。

嘴唇努力顫抖了幾下,彷彿想說什麼!

看到吳幽冥的這個反應。靈鷲雖然不確定這是演戲還是真的,但她還是覺得一陣快意。

「好的,我答應你。如果你已經想好的話1吳幽冥道。

頓時,靈鷲反而被雷劈中腦袋一般,瞬間一白,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她提出離婚,不是氣話,只是一種挑釁,還有報復,她堅信吳幽冥不敢答應,她就是要見到吳幽冥撕開面具。來求他。

她堅信,吳幽冥現在還離不開靈鷲宮。

靈鷲很聰明。但是心機絕對不夠深,有什麼事情根本藏不祝立刻就要爆發出來,所以她選擇了這個最激烈的手段。

但是,她沒有想到,吳幽冥竟然答應了,他竟敢答應!?

靈鷲心中劇痛,先是充滿了失去吳幽冥的惶恐感。然後,便是徹底的憤怒,甚至仇恨。

「好,你,你竟敢答應,你竟敢答應,好,好……」靈鷲頓時氣得渾身發抖,理智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猛地沖了出去。

凌舞趕緊追上來,拉著她的手道:「靈鷲,我知道你說的都是氣話,你現在立刻冷靜下來,收回你說的話。」

「你用什麼身份,和我說這樣的話?」靈鷲道。

凌舞一顫,道:「我把你當成妹妹,靈鷲這只是陽頂天的一個陰謀而已,他在離間你們。」

「閉上你的賤嘴,你以為你是誰,你叫我妹妹?你什麼身份,一個賤民而已,一個跑船的賤女人而已,還要不知廉恥地稱我妹妹?」靈鷲寒聲道:「你以為你成為吳幽冥的貼身女官,你的身份就高上去了,就有資格和我說這樣的話了,別愚蠢了,如果不是因為你和陽頂天有那麼一點關係,我們為了打擊陽頂天而利用你,你狗屁都不是。你這樣的女人,我連正眼都不會看一眼。」

靈鷲的話,如同毒蛇,如同匕首一般,狠狠刺入凌舞的心臟。

幾乎瞬間,她的腦袋猛地炸開!

那種劇痛,那種凌辱,那種徹底撕開面具的血淋淋,幾乎讓她瞬間窒息。

當她被眾目睽睽之下進行鞭刑的時候,她都沒有這麼恥辱,沒有這麼痛苦!

她完全感覺到無法呼吸。

因為一直一來,靈鷲雖然刁蠻,但是在她面前真的如同妹妹一般親近。卻沒有想到,她的嘴裡此時竟然噴出了這樣的毒『液』。

短暫死一般的寂靜后,吳幽冥猛地衝出來,對著靈鷲嘶聲吼道:「你給我閉嘴,你給我滾出去1

靈鷲猛地一顫,嘶聲道:「你,你為了她而吼我?」

「我一直當她是親妹妹,勇敢的親妹妹。」吳幽冥道:「你羞辱了她,那你也就羞辱了我吧1

「呸,什麼親妹妹,苟且通『奸』的狗男女吧。」憤怒仇恨之下的靈鷲,完全不管不顧,嘴裡噴出了最惡毒的話,她就是想要報復。

「還是那句話,你給我閉嘴。」吳幽冥冷聲道。

「吳幽冥,你會後悔的,記住,你會後悔的。」靈鷲指著吳幽冥,一字一句道,然後頭也不回,自己走了出去。

……

凌舞感覺到自己彷彿身處於冰窖之中,沒有一點點暖意。

靈鷲那惡毒無比的真話,一句一句撕開她的內心,這一切都是真的嘛,都是真的嗎?

吳幽冥這樣對自己,真的只是利用自己報復陽頂天嗎?自己真的就是一文不值嗎?

吳幽冥沒有開口說任何話,就是望著凌舞。

良久之後,見到凌舞的目光漸漸有了焦距。

吳幽冥道:「現在,聽得見我說話了嗎?」

凌舞木然地點了點頭。

「你一直努力地要證明自己,不管受再多傷害,也要證明自己。」吳幽冥緩緩道:「而我,也努力地想要向某些人,證明我自己,我不是什麼人的附庸,我不是因為什麼人才存在於世,我就是我,我就是吳幽冥。」

「凌舞,我們自己選擇的路,不管是對還是錯,都要走下去,哪怕跪著,也要走完。」

「否則,我們將……一文不值1

說完之後,吳幽冥直接轉身,回到自己的閣樓內,望著窗外。

嘴唇一陣顫抖,幾顆淚水終於滑落他俊美無匹的臉龐。

……

整個胸膛,如同火燒一般的靈鷲,茫無目的地走在中京的街道上。

她的腦子裡面,進入不了任何東西。

她的內心,洶湧著仇恨和憤怒的火焰。

她要報復,她要報復,她一定要報復吳幽冥,要讓他感受到一陣刺骨的恥辱。

怎麼報復?怎麼報復才能讓吳幽冥感覺到最刺骨的痛?

她此時的腦子裡面,就只想著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報復吳幽冥。

很快,她想出了幾個辦法!

能夠讓吳幽冥感覺到刺痛的是誰?當然是陽頂天!

什麼東西,能夠讓一個男人感受到痛?

當然是妻子的背叛,吳幽冥那麼驕傲,如果他的妻子給他戴上一頂綠油油的帽子,那他的痛苦,肯定無以倫比。

況且,她靈鷲現在還是處子。

一個還是處子的妻子,把自己的貞潔獻給他最痛恨的敵人,一定很過癮吧。

靈鷲咬牙切齒地想著,然後渾身充滿了即將報復的激動感覺。

頓時,她看準方向,朝著中京光明議會總部走去。

吳幽冥,我說過會讓你後悔,就一定會讓你後悔的。

就這樣,靈鷲充滿了無邊的憤怒,朝著光明議會走得越來越快。

很快,靈鷲就走到了光明議會中京總部的門口。她害怕自己的意志不夠堅決,又走到不遠處的酒樓,一下子買了四五瓶烈酒。

然後,一口氣灌下去了兩瓶。

沒有用任何玄氣,瞬間酒意翻湧。

靈鷲充滿了決絕和勇氣,朝著光明議會總部走去!

……

註:第一更四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兄弟們支持!謝謝大家了!q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