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七一一:給吳幽冥一頂真綠帽!撕裂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1-27 22:48  |  字數:5995字

吳幽冥一伙人見到陽頂天,先是面孔一陣陰霾,然後飛快化為淡然,朝著東方涅滅一絲不苟地行禮道:「晚輩吳幽冥,拜見東方宗主。」

東方涅滅平淡地點了點頭!雖然此時他的修為已經不如吳幽冥,但卻依舊保持傲然態度。

因為他十年前涅滅了,否則如今的他,再加上劍魂的威力,就算面對無靈子和無逅,也不會有什麼敬畏。

吳幽冥用最快的速度衝上來,當然是要攔截陽頂天,甚至是截殺,因為她身邊還有三個大宗師。

但是如今,陽頂天這邊也足足有四個大宗師,打起來他已經占不了便宜了。

而且見到陽頂天並沒有因為吞噬了幽冥鬼帝而修為暴漲,所以他稍稍心安。

「陽兄,你吞噬了至邪之物,今後好自為之吧。」吳幽冥道。

陽頂天笑道:「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一定很彆扭,但是你又不得不說。」

吳幽冥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陽頂天的話說得沒錯。如今他的底牌,已經被陽頂天看得清清楚楚了,他的身份根本就不是什麼幽冥海少主。說得好聽一點,是魔王問天的義子,說得難聽一些,是魔王問天的忠狗,厲冥的手下敗將而已。

所以,說出這樣義正言辭的話,對他來說確實很彆扭。但是,為了符合他在靈鷲心目中的形象,他有不得不說,所以肯定彆扭。

「告辭。」吳幽冥淡淡望了陽頂天一眼,然後便要離開。

「慢著!」武莫織忽然冷聲喝止道。

吳幽冥淡淡道:「寧夫人,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他口稱寧夫人,就是要噁心武莫織,噁心陽頂天來著。

武莫織目光一寒,冷道:「吳幽冥,你嘴賤什麼?我就是移情別戀了?怎麼了?我就是改嫁了,怎麼了?」

頓時,吳幽冥面孔變得很難看,事實上寧夫人三個字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他堂堂幽冥海少主,天道盟的名義繼承人之一,怎麼可能和武莫織進行口舌之爭?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輸。

「武莫織,你不要囂張。」靈鷲見到夫君受挫,頓時上前一步寒聲道。

「靈鷲,你有沒有告訴過你夫君?你曾經和秦織睡過?還舔過我夫君的寶貝,有你這麼賤的嗎?」武莫織張口道。

頓時,東方涅滅有些難堪地轉過頭去,當作什麼都沒有聽見。他畢竟是長輩,在徒弟和徒弟媳婦面前聽這個,實在尷尬。

武莫織這話一出,靈鷲的面孔頓時蒼白,變得無比的難看,立刻朝吳幽冥望去。

「武莫織,你不要血口噴人。」靈鷲厲聲道。

還是那句話,吳幽冥何等的敏感?之前秦織說這些話的時候,他還可以當成是污衊,但已經成為他的心結了。如今靈鷲的反應,他一眼就看出這是真的。

頓時,他的心臟瞬間糾成一團,一股無比的怒意湧起。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內心對陽頂天,對武莫織的恨意和怨毒。

武莫織又道:「靈鷲,魔鷲王身上的傷,是你做的嗎?」

「是有如何?」靈鷲厲聲道:「一個畜生而已,拿來泄憤,有何不可?」

武莫織閃現上前,轉眼間將靈鷲扯到幾十里之外。

「啪啪啪啪啪啪啪……」

然後閃電一般,莫織在靈鷲的臉上扇了幾十個耳光!

然後,猛地一劍剁下,活生生將靈鷲的右手斬斷!

靈鷲的臉,瞬間紅腫不堪,嘴角流血。

整個右手,活生生被齊腕切斷,鮮血飆射。

頓時,靈鷲發出無比凄厲的慘呼!

當著吳幽冥的面,他的妻子被人扇了幾十個耳光,而且被斬掉了手腕。

這是何等的恥辱!

吳幽冥頓時勃然大怒,猛地拔劍,閃電一般衝去,要將武莫織刺死!

但是武莫織有魔靈霧衣,速度何等之快?瞬間就回到了陽頂天身邊。

靈鷲摸著光禿禿的手腕,驚駭大哭。

吳幽冥趕緊撿起她不住掉落的右手,按在手腕斷處。

然後,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她的斷手和手腕連接癒合起來。

吳幽冥駭然道:「你,你被種了邪靈?」

靈鷲無比複雜地點點頭。

中了邪靈之後,她的生死完全操控在武莫織手中了,所以對她來說,是徹底的恥辱。但是要沒有邪靈,她早就死幾次了。

只不過,她實在不敢告訴吳幽冥!

吳幽冥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複雜,良久之後,他一步一步,走到武莫織面前,緩緩道:「陽頂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

「交代什麼?」武莫織道:「你妻子自己犯賤,怪得了誰?她嘴巴不賤,我會打她?她手不賤,我會斬斷?自己的妻子不管教好,還要我替你管教?要不要我夫君替你跟她上床啊?」

這話,瞬間刺到了吳幽冥的最痛處。

此時,靈鷲也看不見,他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的陰狠怨毒,緩緩道:「武莫織,你會為你今天的話,付出代價的?」

「代價?什麼代價?你妻子的死活就掌握在我手中,你對我做什麼,我十倍還之。」武莫織淡淡道:「你這話的意思是,現在靈鷲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你不敢對我怎麼樣?哪一天靈鷲沒有利用價值了,你不在乎他死活了,你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了,對不對?」

這話一出,靈鷲面色再一變。

吳幽冥又後悔了,真不該跟武莫織口舌之爭的,這個女人實在太聰明了,太狡詐了,直接說出了他心底深處的話,很容易引起靈鷲的懷疑的。

頓時,吳幽冥朝陽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