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七一一:給吳幽冥一頂真綠帽!撕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是這樣的。陽頂天的人受到起伏了,哪怕死陽頂天也會衝上去拚命。而吳幽冥,卻什麼都沒有做。 武莫織這個女人,完全抓住任何時機,拚命挖牆角離間埃 「靈鷲,不如你把這男人休了,跟我做姐妹吧。...

吳幽冥一伙人見到陽頂天,先是面孔一陣陰霾,然後飛快化為淡然,朝著東方涅滅一絲不估:「晚輩吳幽冥,拜見東方宗主。」

東方涅滅平淡地點了點頭!雖然此時他的修為已經不如吳幽冥,但卻依舊保持傲然態度。

因為他十年前涅滅了,否則如今的他,再加上劍魂的威力,就算面對無靈子和無逅,也不會有什麼敬畏。

吳幽冥用最快的速度衝上來,當然是要攔截陽頂天,甚至是截殺,因為她身邊還有三個大宗師。

但是如今,陽頂天這邊也足足有四個大宗師,打起來他已經占不了便宜了。

而且見到陽頂天並沒有因為吞噬了幽冥鬼帝而修為暴漲,所以他稍稍心安。

「陽兄,你吞噬了至邪之物,今後好自為之吧。」吳幽冥道。

陽頂天笑道:「你說這句話的時候,心中一定很彆扭,但是你又不得不說。」

吳幽冥面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陽頂天的話說得沒錯。如今他的底牌,已經被陽頂天看得清清楚楚了,他的身份根本就不是什麼幽冥海少主。說得好聽一點,是魔王問天的義子,說得難聽一些,是魔王問天的忠狗,厲冥的手下敗將而已。

所以,說出這樣義正言辭的話,對他來說確實很彆扭。但是,為了符合他在靈鷲心目中的形象,他有不得不說,所以肯定彆扭。

「告辭。」吳幽冥淡淡望了陽頂天一眼,然後便要離開。

「慢著1武莫織忽然冷聲喝止道。

吳幽冥淡淡道:「寧夫人,你還有什麼事情嗎?」

他口稱寧夫人,就是要噁心武莫織,噁心陽頂天來著。

武莫織目光一寒,冷道:「吳幽冥,你嘴賤什麼?我就是移情別戀了?怎麼了?我就是改嫁了,怎麼了?」

頓時,吳幽冥面孔變得很難看,事實上寧夫人三個字一出口,他就後悔了。他堂堂幽冥海少主,天道盟的名義繼承人之一,怎麼可能和武莫織進行口舌之爭?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輸。

「武莫織,你不要囂張。」靈鷲見到夫君受挫,頓時上前一步寒聲道。

「靈鷲,你有沒有告訴過你夫君?你曾經和秦織睡過?還舔過我夫君的寶貝,有你這麼賤的嗎?」武莫織張口道。

頓時,東方涅滅有些難堪地轉過頭去,當作什麼都沒有聽見。他畢竟是長輩,在徒弟和徒弟媳婦面前聽這個,實在尷尬。

武莫織這話一出,靈鷲的面孔頓時蒼白,變得無比的難看,立刻朝吳幽冥望去。

「武莫織,你不要血口噴人。」靈鷲厲聲道。

還是那句話,吳幽冥何等的敏感?之前秦織說這些話的時候,他還可以當成是污衊,但已經成為他的心結了。如今靈鷲的反應,他一眼就看出這是真的。

頓時,他的心臟瞬間糾成一團,一股無比的怒意湧起。

此時,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他內心對陽頂天,對武莫織的恨意和怨毒。

武莫織又道:「靈鷲,魔鷲王身上的傷,是你做的嗎?」

「是有如何?」靈鷲厲聲道:「一個畜生而已,拿來泄憤,有何不可?」

武莫織閃現上前,轉眼間將靈鷲扯到幾十里之外。

「啪啪啪啪啪啪啪……」

然後閃電一般,莫織在靈鷲的臉上扇了幾十個耳光!

然後,猛地一劍剁下,活生生將靈鷲的右手斬斷!

靈鷲的臉,瞬間紅腫不堪,嘴角流血。

整個右手,活生生被齊腕切斷,鮮血飆射。

頓時,靈鷲發出無比凄厲的慘呼!

當著吳幽冥的面,他的妻子被人扇了幾十個耳光,而且被斬掉了手腕。

這是何等的恥辱!

吳幽冥頓時勃然大怒,猛地拔劍,閃電一般衝去,要將武莫織刺死!

但是武莫織有魔靈霧衣,速度何等之快?瞬間就回到了陽頂天身邊。

靈鷲摸著光禿禿的手腕,驚駭大哭。

吳幽冥趕緊撿起她不住掉落的右手,按在手腕斷處。

然後,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她的斷手和手腕連接癒合起來。

吳幽冥駭然道:「你,你被種了邪靈?」

靈鷲無比複雜地點點頭。

中了邪靈之後,她的生死完全操控在武莫織手中了,所以對她來說,是徹底的恥辱。但是要沒有邪靈,她早就死幾次了。

只不過,她實在不敢告訴吳幽冥!

吳幽冥的表情頓時變得無比複雜,良久之後,他一步一步,走到武莫織面前,緩緩道:「陽頂天,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1

「交代什麼?」武莫織道:「你妻子自己犯賤,怪得了誰?她嘴巴不賤,我會打她?她手不賤,我會斬斷?自己的妻子不管教好,還要我替你管教?要不要我夫君替你跟她上床啊?」

這話,瞬間刺到了吳幽冥的最痛處。

此時,靈鷲也看不見,他的目光頓時變得無比的陰狠怨毒,緩緩道:「武莫織,你會為你今天的話,付出代價的?」

「代價?什麼代價?你妻子的死活就掌握在我手中,你對我做什麼,我十倍還之。」武莫織淡淡道:「你這話的意思是,現在靈鷲還有利用價值,所以你不敢對我怎麼樣?哪一天靈鷲沒有利用價值了,你不在乎他死活了,你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了,對不對?」

這話一出,靈鷲面色再一變。

吳幽冥又後悔了,真不該跟武莫織口舌之爭的,這個女人實在太聰明了,太狡詐了,直接說出了他心底深處的話,很容易引起靈鷲的懷疑的。

頓時,吳幽冥朝陽頂天寒聲道:「陽頂天,你就這樣無能地躲在女人的背後嗎?你敢站出來承擔一點點責任嗎?」

「男人沒本事,就只能讓女人主外了。」陽頂天攤手道。

吳幽冥頓時更加恨之入骨啊,每次陽頂天一副自我踐踏的時候,他就完全無計可施。陽頂天你不要臉,我還要臉。

武莫織臉蛋頓時一紅,道:「吳幽冥,我夫君是好人,太老實,跟你打交道吃虧。我呢,和你一樣壞,所以我們兩人旗鼓相當,所以就我來咯1

接著,武莫織朝陽頂天道:「夫君,換做我是靈鷲,被人砍斷手臂,扇了幾十個耳光,你會怎麼樣?」

陽頂天道:「衝上去拚命吧。」

「要是打不過對方呢?」武莫織道。

「還是拚命吧,我這人腦子一熱,什麼事情都做出來,不太管後果的。」陽頂天道。

武莫織頓時笑道:「靈鷲,你瞧瞧。你被人扇了幾十個耳光,斬斷了手,你夫君一個屁都不敢放。而我夫君,修為差你夫君十幾倍,卻敢衝上去拚命。所以,你這個夫君啊,虛得狠,光會嘴上功夫。」

這話一出,靈鷲臉色劇變,朝吳幽冥望去!

武莫織的話,直接戳中她內心最深處。

沒錯,是這樣的。陽頂天的人受到起伏了,哪怕死陽頂天也會衝上去拚命。而吳幽冥,卻什麼都沒有做。

武莫織這個女人,完全抓住任何時機,拚命挖牆角離間埃

「靈鷲,不如你把這男人休了,跟我做姐妹吧。我知道,你和我夫君是有感情的,況且你們還有肌膚之親,我聽說我夫君差一點點就破你身了,還是你主動的,趁著我夫君昏迷,脫光了衣衫坐在他身上磨蹭,就差一點點就進去了。」武莫織道。

這就純粹是胡說八道了!

武莫織為了離間,完全無所不用其極,坑蒙拐騙,樣樣都來埃而且,還說得如此細緻,充滿了畫面感。

而靈鷲,此時腦子還想著,吳幽冥為何沒有替他出手,他真的全部是嘴上功夫,越想越深,所以對武莫織後面的話也沒有反應。

而吳幽冥見到靈鷲的反應,還誤以為真,腦子頓時浮現出了相關畫面。

「賤人,賤人……」吳幽冥的整個面孔,真的完全扭曲了,咬牙切齒,恨不得猛地轉身,直接挖開靈鷲的心臟,活生生捏碎。

他何等的驕傲,連公孫三娘這樣的絕色尤物都對他神魂顛倒,而靈鷲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他。如此不貞不潔,下賤無恥的女人,恨不得扒皮拆骨,挫骨揚灰。

狂怒之下的吳幽冥,心潮洶湧,頓時猛地一口鮮血噴出。

牙尖嘴利的織織,竟然直接說得吳幽冥吐血,陽頂天也真是嘆為觀止了,而邊上的帝釋邊,已經完全滿目的崇拜了。

此時,靈鷲才反應過來,頓時嘶聲道:「我沒有,我沒有!夫君,你相信我,我沒有1

毫無疑問,她反應得太慢了,吳幽冥已經不信了。

之前,吳幽冥在靈鷲心中產生了裂痕,他拚命彌補上了。

而如今,吳幽冥心中的裂痕,誰也不能彌補了。

甚至,武莫織的話,在靈鷲心中,也撕開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總之,吳幽冥和靈鷲這對夫妻,想要回到從前,已經徹底徹底不可能了。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1頓時,吳幽冥彷彿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猙獰著面孔,瘋狂地衝上來,要將武莫織碎屍萬段。

與此同時,幽冥海的三個大宗師,也猛地衝上來,瞬間就要開戰!

「嗖嗖嗖嗖……」

帝釋邊,陽頂天,東方涅滅,無影,成大悲五個人,齊齊拔出利劍。

而武莫織,非常聰明地閃現得無影無蹤,一邊閃現,一邊笑道:「靈鷲,你千萬不要以為吳幽冥怒而出手,就是為你出頭,他這是被戳中傷處,惱羞成怒了。」

都這個時候,她還不忘記挑撥離間。

「真的靈鷲,來和我做姐妹吧。我夫君不但嘴上功夫好,床上功夫也好,不會讓你失望……」說到這裡,莫織才記起來,有長輩在,頓時不好意思說下去。

而此時,陽頂天望向帝釋邊,道:「帝釋,我們五人,能贏嗎?」

「應該1帝釋邊道。

「能殺吳幽冥嗎?」陽頂天直截了當道。

「不能。」帝釋邊道:「但是幽冥海的其他大宗師,可以殺掉兩個。」

「那麼,就動手吧。」陽頂天直截了當道。

這話一出,吳幽冥頓時面色一變,瞬間變得冷靜下來。

沒錯,此時開戰,他雖然不會有事,但是又殺不了陽頂天,而且問天陛下的不殺令,半年後才到期。如果開戰,幽冥海的大宗師保不住,得不償失!

「陽頂天,後會有期,今日之辱,我會銘記1吳幽冥無限怨毒,寒聲說道。

「走1頓時,他和幽冥海的幾大高手,騎著黑鷲離去。

而靈鷲,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吳幽冥是前所未有的後悔啊,為何要和武莫織糾纏啊,如今他和靈鷲之間的裂痕,真的再也彌補不了了。

此時,武莫織上前,牽著靈鷲的手,用溫柔的口氣道:「靈鷲,真的好好考慮一下。女人改嫁,或許才能找到真愛。你雖然恨我,但不得不承認我是厲害的女人吧。連我都這麼說,就肯定不會錯的了。你要答應的話,我立刻為你們撮合,到時候我們兩人一起侍候夫君,怎麼樣?」

此時,連陽頂天都不能忍了,要不是師傅在,他又要打屁股了。

「織織,夠了哦。」陽頂天不敢對她發火,只能好言相勸。

此時,吳幽冥又返回來,牽著靈鷲的手,嘆聲溫柔道:「好了,我們回家吧。」

頓時,靈鷲終於再次大哭出聲,任由吳幽冥牽著手離開!

武莫織上前白了陽頂天一眼道:「夫君,你臉皮太薄了,否則趁熱打鐵,只怕真的挖牆角成功了。人只要有好處,要什麼臉啊?只要鋤頭好,哪有牆角挖不倒。」

此時帝釋邊忍不住問一句道:「那你呢?莫織?」

武莫織頓時一愕,道:「你是說,如果有人來挖我夫君的牆角,我會不會移情別戀嗎?」

帝釋邊頓時不好意思,臉紅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應該這麼說的。」

「沒什麼?我也是牆角,當然也會被挖動。」武莫織道:「只不過,我的心靈是有限的,再來一次撕裂,再來一次顛覆的話,我還沒有移情別戀,就已經死了1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熱,柔聲道:「好了,我們去西南大陸吧。」

莫織騎上魔鷲王,朝陽頂天道:「你去跟師傅坐,我跟邊姐姐坐1

陽頂天頭皮一陣發麻,不知道這女人又打算怎麼蠱惑帝釋邊呢。但是武莫織發話,他又不能不聽,於是來到師傅的魔鷲上。

然後,三隻魔鷲,朝著東北方向飛去。

東方涅滅良久之後,嘆息一聲道:「小天,你這媳婦,真……真了不得。」

陽頂天不好意思笑道:「師傅,見,見笑了1

東方涅滅又道:「人家都說,聰明絕頂的女人,都喜歡找腦袋不太精明的男人,看來此言不虛埃」

陽頂天無語道:「師傅,你這是損我,還是我誇我啊?」

東方涅滅笑道:「你平常看著挺機靈的,但是在她面前,就好像變得跟牛一樣笨了。」

陽頂天想了想,他終於知道郭靖為什麼顯得特別蠢了,其實原本他也沒那麼蠢,只不過跟黃蓉呆久了,不用動腦筋,就越變越蠢。

東方涅滅問道:「幽冥鬼地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跟我說說。」

陽頂天頓時娓娓道來!

東方涅滅頓時震撼了,他真沒有想到,幽冥鬼地裡面竟然發什了如此多的事情,尤其是問天竟然成為了新的幽冥鬼帝,掌握了整個幽冥帝國。

「如今看來,這次幽冥鬼地一行,喜憂摻半。你雖然沒有得到幽冥鬼火,卻得到了更重要的東西。不過,混沌世界也即將面臨更大的劫難,我們的擔子又變得無比之巨大了。」東方涅滅道:「你準備何時去禁忌大陸?」

「最多五天,我就要去禁忌大陸了。」陽頂天道:「在這段時間內,師傅恐怕又要全力備戰了!因為幾個月後我和吳幽冥的決鬥,不管輸贏,都會有一場大戰了1

「是啊,一定有一場大戰。」東方涅滅道:「最好的結果是和幽冥海一家大戰,最壞的結果,是和靈鷲宮,幽冥海兩家開戰1

陽兒以,離間靈鷲宮和吳幽冥,就變得非常非常重要。織織的話聽起來雖然不折手段,但目的卻是直接而又準確的。接下來時間,就算不能拉攏靈鷲宮站在我們這邊,也起碼要讓他們中立,所以離間靈鷲和吳幽冥,就變得相當重要。」

接著,陽頂天道:「在這幾天內,除了讓幽冥鬼帝升級強大之外。更重要的是,一定要制定出消滅靈鷲宮和幽冥海的方案,有必要的話,還要開發出全新的秘密武器。再去禁地大陸之前,一定要定下方案。」

「對1東方涅滅道:「備戰要在半年之內完成!對靈鷲宮和幽冥海,你都最熟悉,一定要找到攻破之法。」

……

此時,帝釋邊和武莫織坐在魔鷲王上。

「邊姐姐。」武莫織開口道。

「嗯。」帝釋邊道,她明明年紀更大,但是在武莫織面前,她彷彿變成了小女孩一般。

「要不然,你也嫁給我夫君吧。」武莫織道,她為了拉攏陽頂天的勢力,真是無所不用其極埃

帝釋邊終於學會臉紅了,道:「可是,可是我碰不得男人啊,你也看到了,他一碰我,我就嘔吐,昏厥1

武莫織道:「那可以這樣啊,每次我把你打昏了,然後我夫君睡你,和你交歡怎樣?」

帝釋邊顫聲害怕道:「這,這樣,不好吧!?」

……

註:第二更送上,真的拜求月票了!R1152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