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九七:折磨!控制靈鷲!莫織和帝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1-18 02:49  |  字數:6668字

幽冥鬼地一個地下洞穴之內,這裡的修羅族已經被殺了,此時距離武莫織劫走靈鷲的地點,已經好幾千里了。追書必備。8書網。

毫無疑問,吳幽冥肯定會找到她們的,但起碼是一段時間之後了。

此時,甚至靈鷲都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因為武莫織的移動速度實在太快太快了,已經快到連眼睛都看不清楚的地步了。

……

「交出來吧。」武莫織直截了當道。

靈鷲小臉蒼白無色,嘴唇顫抖道:「做夢!」

「啪!」武莫織直接一道耳光扇過去。

「啊……」靈鷲臉上頓時火辣辣的刺痛,望向武莫織的目光頓時充滿了絕對的恨意,冷冷道:「你會後悔的!」

「不會的。」武莫織淡淡道,然後猛地將靈鷲身上的衣衫猛地一撕。

頓時,靈鷲曼妙的軀體暴露在空氣中。

「哇,真的好小啊,吳幽冥睡你的時候,有沒有一種睡男人的感覺啊。」武莫織道。、

「你一定會後悔的。」靈鷲依舊冷冷道。

「不會的。」武莫織道:「金色地獄魔晶,交出來吧。」

「做夢!」靈鷲寒聲道。

「噗刺!」武莫織手中的匕首,猛地刺穿了靈鷲的手腕,然後猛地一攪,頓時將裡面的玄脈弄得稀巴爛。

靈鷲先是呆了,然後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最後劇痛傳來,她完全發出了凄厲之極的慘叫。

「啊……」

她怎麼敢?武莫織怎麼敢?她可是靈鷲宮的小公主,幽冥海的兒媳婦,她的背後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武莫織怎麼敢?

武莫織的背後,只是區區雪族。還有陽頂天而已。

「蠢女人,竟然還想做我寶寶的乾娘?」武莫織狠狠一個耳光扇過去,冷笑道:「竟然敢對我指手畫腳,竟然敢威脅我不要把名冊交給陽頂天,竟然敢威脅我和孩子他爹劃清界限?」

「啪啪啪啪啪……」武莫織的耳光,閃電一般扇出。

頓時間。靈鷲嘴角滲出鮮血,漂亮精緻的臉蛋也紅腫。

「你怎麼敢?」靈鷲顫聲問道。

是啊,武莫織怎麼敢?

之前在雪城的時候,為了不讓吳幽冥懷疑,武莫織甚至要假裝攻擊陽頂天,假裝和陽頂天翻臉。就是害怕靈鷲宮和幽冥海對雪族動手,如今武莫織非但公然和陽頂天勾結在一起,而且還對靈鷲下如此狠手,她怎麼敢?

不怕靈鷲宮和幽冥海聯手。對雪族展開致命之報復嗎?

「放心吧,以後你會為我求情的。」武莫織甜甜笑道:「所以,我可以盡情地折磨你了。」

然後,武莫織將匕首放在靈鷲的小臉上道:「把金色魔晶交出來吧!不然你的花容月貌,就要毀了。」

「做夢!」靈鷲一口口水吐出來,然後冷冷道:「你放了我,我們還可以一筆勾銷。否則,我回去之後。立刻讓我太爺爺和我夫君,將你雪族摧毀。斬盡殺絕,讓無數野獸一般的男人,將你一遍一遍地凌辱,讓你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啊……」

靈鷲沒有說完,武莫織的匕首猛地划過。

瞬間,在靈鷲精緻的臉蛋上。劃開一道深深的血口。

靈鷲驚駭欲絕,頓時發出凄厲無比的慘叫。

武莫織真的動手了,真的毀她的容貌了。

「把金色魔晶交出來。」武莫織淡淡道。

「你,你,你不會自己拿嗎。它們就在我身上。」靈鷲顫聲哭道。

「唰唰唰唰刷……」武莫織手中匕首狂畫,把靈鷲的臉蛋當成幕布,把匕首當成畫筆,胡亂狂畫。

「啊……啊……」靈鷲渾身顫慄,魂飛魄散,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尖叫。

她被毀容了,被徹底毀容啊。

她頓時覺得自己的臉上,完全是火辣辣的劇痛,鮮血瞬間流滿了整張臉蛋。

「把金色魔晶,交出來。」武莫織淡淡道。

靈鷲顫抖著,嚎哭著,從懷中口袋裡面,掏出了兩個金色地獄魔晶,顫抖著遞了過去。

「早點拿出來,也不用受這個罪過了。」武莫織淡淡道。

靈鷲渾身顫慄,不斷地哭泣。

「恨我嗎?」武莫織淡淡道。

靈鷲停下哭泣,盯著武莫織,不發出任何聲音。

「那就是恨了,我也挺恨你的。」武莫織淡淡道:「首先,你背叛了我孩子他爹。其次,你在雪族對我的威脅,我視作最大的恥辱。陽頂天多厲害,在老娘面前都要低聲下氣的,我讓他往東,他不敢往西,你靈鷲算什麼東西?」

武莫織將匕首尖頂在靈鷲的喉嚨上,冷冷道:「你和你那個偽君子丈夫竟然敢跑來威脅我,讓我和陽頂天劃清界限,你們算什麼東西?老娘想被誰睡,就被誰睡?還口口聲聲要撮合我和靈犀?做你的春秋大夢!」

然後,武莫織輕輕嘆息一聲道:「對了,我放你回去之後,你會報復我?報復我孩子?報復雪族嗎?」

靈鷲依舊沒有出聲,只是冷冷望著武莫織。

「你這樣看著我?這麼充滿恨意,那就是說會咯?」武莫織道。

靈鷲依舊沒有出聲。

「那怎麼辦?」武莫織道:「我很愛我家人,我孩子的,我不允許她們受到一點點傷害的。你放過他們好不好?你不要報復她們好不好?」

靈鷲沙啞道:「你現在求情,不覺得太晚了嗎?」

「那怎麼辦?」武莫織焦急道:「要不,我殺掉你?」

「你殺了我,後果只會更慘。」靈鷲寒聲道。

「會,會嘛?」武莫織道:「我請求你,不要報復,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