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九五:吳幽冥真相!靈鷲悲劇!(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紗一般。 …… 隱身後,陽頂天小心翼翼地深入,深入,深入! 這個修羅族洞穴很深很深埃 三萬米,五萬米,八萬米。十萬米,十二萬米,都還沒有到底。 說實在,這麼遠的...

這個女人是誰,當然是武莫織!

這個女人,從來就不是聽話的主,尤其陽頂天的話,她幾乎從來都沒有聽過。。、ybdu、當然,誰的話她都沒有聽過。

來到幽冥鬼地后,陽頂天一直有些提心弔膽的,害怕這個瘋女人會自作主張偷偷地來,結果她真的偷偷地來了。

偷偷來還不算,竟然還去跟蹤凰語和東離少主,這完全是找死的節奏啊!

固然,武莫織擁有魔靈霧衣后完全可以瞬移,而且她還擁有不死之身。但是落入東離少主的手中,有些時候連死都是一種奢望埃

甚至陽頂天現在都不敢肯定,東離少主究竟有沒有發現陽頂天?

於是,陽頂天趕緊也朝著東北角的方向,飛快地追去。

……

陽頂天已經全速前進了,但還是發現不了武莫織的任何身影,而且陽頂天還要小心不要被東離少主和鬼吾子發現。

幾十里的距離很近,僅僅幾分鐘后,陽頂天就到達了一個深深的洞孔面前。

這或許,就是東離少主嘴裡的那個修羅洞穴了,吳幽冥他們正在底下獵殺修羅族。

只不過此時外面見不到吳幽冥的人,也見不到東離少主等人,更見不到武莫織,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進去了。

陽頂天施展隱身玄技,準備進洞修羅洞穴。

當然,他有些擔心,如今自己變成這亡靈的模樣之後,隱身玄技究竟還有沒有用。結果,倒是他多想了,隱身玄技依舊有用的,陽頂天清晰地感覺到了自己進入了隔絕空間之內,因為看外面的世界。彷彿隔著一層薄薄的紗一般。

……

隱身後,陽頂天小心翼翼地深入,深入,深入!

這個修羅族洞穴很深很深埃

三萬米,五萬米,八萬米。十萬米,十二萬米,都還沒有到底。

說實在,這麼遠的距離,如果陽頂天都用隱身玄技,那對玄氣的損耗是非常驚人的,所以陽頂天中途大部分時候都已經停止了隱身玄技了,只不過更加小心翼翼地前進便是。

這個死女人,瘋女人。究竟進來了沒有啊?陽頂天心中又恨又疼,等下見到武莫織后,真的一定要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扇幾個巴掌。

足足地下十三萬米后,彷彿隱約見底了。

因為,陽頂天嗅到了一股魔漿深淵的味道了。

陽頂天趕緊隱身起來,然後緩緩地下去。

沒錯,前面就是巨大無比深淵洞穴了,就是這個修羅地穴的盡頭了。

吳幽冥究竟找了一個什麼洞穴埃這麼深?這裡面究竟有什麼修羅族啊,這可比陽頂天見過最深的修羅洞穴還要深了。

陽頂天已經走到底了。前面一個轉彎處,便是深淵洞穴了。

不過,裡面好像沒有人啊,因為陽頂天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沒有打鬥聲,也沒有說話聲音。只有徹底的寂靜。

陽頂天一愕,暗道:「難道,我找錯地方了?吳幽冥他們,根本不在這裡?」

然後,陽頂天漂浮在空中。緩緩飄了進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進入之後,陽頂天猛地一呆。

吳幽冥,東離少主,兩個美男子,臨淵而立,靜靜不語。

「好久不見1忽然,吳幽冥開口道。

「是啊,好久不見。」東離少主道:「這些年,你過得好嗎?」

「唉,談不上好不好的?」吳幽冥道:「不過終究還是順利了,除了陽頂天那個賤賊之外。我就不明白了,我們為何就不能殺他?不然,他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這點,你問我,我問誰?」東離少主道:「這是最高命令,沒有人可以違抗的,厲冥都不能殺,我們當然也不能?」

「好了,不說他了,等到決鬥的那一天,我便可以讓他成為廢物了。」吳幽冥淡淡道:「你呢,你這些年在東離草原,怎麼樣?」

「還能怎麼樣?你也知道,我唯一的使命,就是盯著蛇人帝國。」東離少主道:「找不到讓蛇人族發情的辦法,我就一日不能真正掌控蛇人族。」

「說正事吧,接下來我們怎麼做?」吳幽冥道:「我們都很清楚,不能讓凰語得到鬼火,也不能讓靈鷲得到,更加不能讓陽頂天和帝釋邊得到。」

「凰語和靈鷲容易。」東離少主道:「你總共獵到了一個金色魔晶,對吧?」

「嗯。」吳幽冥道:「就在靈鷲的身上。」

東離少主道:「我也故意只獵到了一隻金色魔晶,在凰語的身上。」

「那就簡單了。」吳幽冥道:「你去把靈鷲的搶走,我去把凰語的搶走,然後這兩個女人就都沒有金色地獄魔晶,就進不了幽冥鬼城了,凰語在哪?」

東離少主道:「北邊三十八里處,一處翡翠廢墟之中,靈鷲呢?」

吳幽冥道:「東南邊,一個廢棄的暗影修羅洞穴處。」

陽頂天暗暗地將這兩個地點記住了。

吳幽冥接著道:「關鍵是陽頂天和帝釋邊啊,你覺得這兩個人,獵足了金色地獄魔晶了嗎?」

東離少主點了點頭道:「應該差不多,陽頂天的電系天賦非常之驚人,只要讓他遇到兩三個群居的修羅洞穴,一次性就可以了獵殺幾千上萬隻低級修羅,積少成多,二十幾天,應該可以湊夠至少一個金色魔晶了,甚至是兩個。」

「那怎麼辦?」吳幽冥道:「這人福澤可是相當之厚,如果他進入了幽冥鬼城,那一切都難說了。」

「放心,他不足為慮了。」東離少主道。

「這又是為何?」吳幽冥道。

「因為,他的女人,在我手中。」東離少主道:「此人心慈手軟,對自己的女人又疼愛得很,用他女人做人質。輕而易舉就可以讓他交出地獄魔晶了。」

頓時,陽頂天心臟猛地一顫。

「他的女人?武莫織?她也來了?」吳幽冥道:「我沒有算錯的話,他應該剛生完孩子不久吧。」

「對,這個女人還真是痴情啊,竟然自己偷偷來了幽冥鬼地。」東離少主垂涎道:「說來這個女人,之前就差點被我奸了。真是可惜啊,落在了陽頂天的手中了。這女人,真正的絕色尤物啊,天下都數不出幾個。唉,當年我要更直接一些,直接一手摸過去就好了,搞得現在連手指頭都還沒碰過。」

說罷,東離少主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胯部,臉上露出兇橫的表情。然後他冷冷一笑道:「不過不要緊。生完孩子的女人更有味道,我保證將她弄得死去活來。」

說罷,東離少主聳動腰部,做出了下流猥瑣之極的動作。此人一派絕世美男的面孔,卻沒想到行為舉止,是如此的下作。

吳幽冥看著也厭惡地皺了皺眉頭,道:「那這個女人現在在哪裡?」

「在跟蹤凰語。」東離少主道:「她穿著一件非常強的魔靈霧衣,以為我不知道。其實她出現在我身後一百多里我就嗅到她特殊的味道了,這種自然的體香。實在太迷人了,吻著香味,我都想大擼幾次。」

陽頂天頓時怒火萬丈,恨不得將這個東離少主碎屍萬段。

「你還沒有抓到她?」吳幽冥道。

「那麼急走什麼,鍋里的肉,跑不了的。」東離少主道:「我現在抓住了她。等陽頂天獵到了金色魔晶再抓,豈不是更好。」

「小心夜長夢多。」吳幽冥道。

「對了,如果幾個月後你和陽頂天的決鬥輸了,你會怎樣?」東離少主問道。

「輸?」吳幽冥冷笑道:「我怎麼可能會輸?」

「我說萬一。」東離少主道。

「沒有萬一。」吳幽冥道。

「那假如呢?」東離少主道。

「那簡單,直接讓靈鷲宮和陽頂天開戰。將陽頂天的人殺得乾乾淨淨好了。」吳幽冥道:「那個時候,你要為我拖住海心女王。」

「讓無靈子和陽頂天徹底開戰,只怕不容易吧。」東離少主道。

「沒什麼不容易的,讓陽頂天動手殺靈鷲便是。」吳幽冥淡淡道。

「陽頂天不會的。」東離少主道。

「憤怒到了極點,他就會的。」吳幽冥道:「他渾身都是破綻,想要讓他憤怒到極點,太簡單的。」

儘管,吳幽冥和東離少主的交流還在繼續,但陽頂天之前就已經離開了。

儘管吳幽冥和東離少主的對話,讓陽頂天無比之驚駭!從二人的對話中,陽頂天嗅到了一股無比可怕,無比危險的秘密。

吳幽冥,或許根本就不是什麼幽冥海少主,他和東離少主,幾乎有著一樣的身份。而且從他們口氣中,對厲冥充滿了敵意,但又彷彿是一夥的。

陽頂天很想繼續聽下去,但是這兩人隨時都可能離開,陽頂天必須打一個時間差,去把那個死女人武莫織救出來帶走。

順便,把靈鷲身上的金色地獄魔晶給搶了。

反正,與其讓東離少主搶走,倒不如讓陽頂天搶走。

反正她已經很悲劇了,那麼再悲劇一點,也無所謂了!

緊接著,陽頂天想起了另一個離奇的念頭!要不,把凰語的那隻金色地獄魔晶也搶了,這樣一來吳幽冥和東離少主兩人都沒有一個金色魔晶了,幽冥鬼城裡面就剩下陽頂天,武莫織和帝釋邊三人了,那時候不管幽冥鬼火歸誰,肉都爛在鍋里了,都是自己人!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幾乎沒怎麼睡覺,完全頭痛欲裂,我去吃點東西后睡覺了,拜求支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