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八二:纏綿!陽頂天修鍊巫靈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接見寧族的諸侯,還有寧城上下的官者了。」 陽頂天一愕道:「可是,可是我是假的埃」 「那又怎麼了?」武莫織道:「寧族上下都死絕了,現在我說了算。哦,還有一個妹妹,她天天都躲在房間裡面畫畫...

雙胞胎中的那個男寶寶,被陽頂天抱在手裡之手,立刻就不哭了,然後瞪大眼睛看了陽頂天好一會兒。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陽頂天頓時大喜,不愧是血脈相連的親兒子啊,果然和爹爹很親埃

不過很快,小寶寶立刻就更加不客氣了,扯開嗓子,繼續哇哇大哭,哭得比之前更狠一些了。

陽頂天手忙腳亂地哄,結果小寶寶哭得更厲害,手腳亂蹬,力氣大得狠。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小祖宗1武莫織過來,從陽頂天懷中搶走了男寶寶。

幾乎是瞬間,小寶寶停止了大哭,直接把小嘴湊到武莫織壯觀的胸脯上。

完全是秒停啊!

「他,他大概是餓了。」陽頂天道。

「餓個屁埃」武莫織道:「他早就吃飽了,就是要讓我抱。但是姑奶奶哪有那麼多時間抱他啊,我很忙的。小祖宗,你長得又不好看,又沒有你姐姐乖,你這是逼著我偏心不疼你埃」

陽頂天無語,這還像是媽媽說出來的話嗎?不由得朝小寶寶看去,哪裡難看了,不知道多可愛埃眼睛又大又藍,咦,竟然是藍眼珠子。再看胖乎乎的小臉蛋,白嫩嫩的,不知道多俊俏埃

緊接著,陽頂天看著這個男寶寶,發現有些眼熟。

然後想起來了,想自己小時候的照片,和自己小時候真心像埃

真是不容易啊,陽頂天在混沌世界已經生了四個寶寶的,終於有一個和自己長得像的了。

然後,邊上的奶媽趕緊湊趣把安靜的女寶寶也抱了過來。

不比較不知道,這一比較,還。還真是有差距埃

這女寶寶,完全跟洋娃娃一樣啊,那眼睛又大又亮,跟鑲嵌的大寶石一樣。粉撲撲的小臉,粉妝玉琢,如同玉石雕琢出來一般。

關鍵是。女寶很像武莫織埃

本來男寶也絕對算得上漂亮寶寶的,結果被女寶寶一比,就顯得沒那麼漂亮了。

呸呸呸!陽頂天扇了自己一耳光,自己的寶寶是最最可愛的。而且,男孩子要那麼漂亮做什麼,跟自己一樣就剛剛好了。

陽頂天從奶媽手中小心翼翼把女寶抱過來。

女寶寶的眼睛瞬間睜大,盯著陽頂天。依舊很安靜,完全不像她媽媽潑辣厲害。

「嗯,乖乖囡囡。是爸爸,是爸爸……」陽頂天抱著女寶寶,輕聲哄道。

寶寶在半個月的時候,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拉,然後就是哭。

看到陽頂天的臉后,寶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彷彿像摸。

武莫織已經掀開了肚兜。將壯觀的脂團塞進男寶寶的嘴裡。果然,男寶寶根本就不吃。就只是含著,另外一手還要抓一個。

「喂,跟你說話呢,你誰啊,進我房間做什麼?」武莫織道。

「一孕傻三年,我原諒你。」陽頂天輕輕吻著女寶寶。道:「爸爸不跟媽媽一般見識哦。」

「你不要亂說話啊,寶寶的爸爸是寧潸,不是其他阿貓阿狗埃」武莫織道:「所以,用哪張臉睡的我,就去換哪張臉過來。」

陽頂天道:「那張臉。已經被你劃破了,壞了。」

「不會易容嗎?」武莫織道。

「易容,容易看出來的呀。」陽頂天道:「西門寧寧是給我專門做了寧潸的人皮面具,但還是不逼真埃」

「逼真不逼真,由我說了算,好吧。」武莫織大聲潑辣道。

陽頂天望著眼前這個絕世大美人,生了孩子的她,更加艷絕人寰了。這張絕美神秘的面孔,真是有種從臉上脫離而出,躍然於空氣中的立體美感埃

但是,直接掀開衣衫餵奶,加上說話潑辣!和這種絕色美人的氣質,實在有些違合埃

「好吧,你最大,聽你的。」陽頂天無語,依依不捨將女寶寶還到奶媽的懷中,然後自己走到外間,走到鏡子面前,準備戴上人皮面具,易容打扮。

「您,還是先洗澡吧。」妮雅上前道:「已經準備好了。」

然後,在妮雅的服侍下,陽頂天脫得一乾二淨,進入芳香凌人的黃金浴池之中。

接著,妮雅也如同大白羊一般,帶著三個女子一同進入了浴池,服侍陽頂天洗澡。

只不過,這妮雅服侍得太細微了,小手每一寸都要洗過,所以搞得陽頂天忍不住氣喘如牛了。

妮雅美眸一迷離,呼吸頓時變得急促,但是強忍著幫陽頂天洗完澡之後。

然後,幫陽頂天穿上最最華貴的衣衫。

最後,陽頂天在鏡子面前,戴上了寧潸的面具,然後做易容后的修飾。

寧潸的長相不亞於吳幽冥,原本陽頂天以為換臉之後,妮雅等女子會變得更加痴迷仰慕的,結果沒想到妮雅原本情迷的眸子反而變得清晰冷靜下來。

「這張臉,看起來不大自然是嗎?可惜幻形面具被你家公主劃破了。」陽頂天道。

「不是這個原因。」妮雅道:「雪族裡面的美男子太多了,我們看吐了,我還是喜歡您原來的模樣。」

陽頂天道:「可是,我們好的時候,是以寧潸的面孔埃」

妮雅道:「但是,您真人卻是陽頂天,不是嗎?所以,我們喜歡的也會是陽頂天,而不是虛無縹緲的寧潸。」

陽頂天道:「那你家公主呢?」

妮雅抿嘴一笑,道:「她也是一樣的,不過公主嘛,臉皮終究是要薄一些的。」

妮雅彎腰下來,為陽頂天的眉毛做最後的修飾,修飾完畢后,她忽然俯下臉蛋,將紅唇輕輕吻在陽頂天的嘴上,然後輕輕伸出小舌頭進入陽頂天的嘴裡輕輕一卷。

「陽,我們也要孩子的。」妮雅低聲呢喃道。

……

見到陽頂天頂著寧潸的面孔出現,武莫織美眸一亮。驚喜溫柔道:「夫君,你快來,看看我們的寶寶。」

陽頂天無語,你還能在掩耳盜鈴一些嗎?

走過去,再次將漂亮的女寶寶抱在懷裡,武莫織道:「你瞧我們的兒子。長得多像你埃」

陽頂天腹惻,你睜著眼睛說瞎話嘛,這個男寶寶明明長得像陽頂天好吧。

不過,自從陽頂天露出真面目之後,武莫織見到之後,不是拳打就是腳踢,甚至刀劍相加,陽頂天不知道被砍了幾劍了,而且從來都沒聲好氣地說話。能夠享受她的片刻溫柔也好。

和寶寶親近了一會兒之後,兩個人將寶寶交給了奶媽,準備私下說一會兒話。

結果,女寶寶儘管大眼睛還是盯著陽頂天,卻非常乖,躺在奶媽的懷中,安安靜靜的。結果男寶不得了,一離開媽媽懷抱。就立刻哇哇大哭。

「給你表演一個奇,你好好看看你的寶貝兒子。」武莫織道。

此時。寶寶在奶媽的懷裡手舞足蹈大哭,武莫織上前,輕輕用手一碰寶寶的手臂。

瞬間,哭聲停止,寶寶的眼睛充滿了期待,躍躍欲試要重新投入媽媽的懷抱。

武莫織的手一離開。寶寶立刻哇哇大哭。手一碰上,哭聲有瞬間停止。

「小祖宗,你這是要活活將我逼瘋是吧。」武莫織咬牙切齒道:「你別逼著我揍你啊,就算半個月大,我也照揍不誤。」

然後。武莫織硬起心道:「抱出去。」

兩個奶媽將寶寶抱了出去,男寶頓時哭聲更加大,中氣十足,完全震耳欲聾啊,手舞足蹈地掙扎,奶媽幾乎都要抱不住了。

武莫織絕美的臉蛋,已經瞬間要抓狂了。

「只要像陽頂天一點點的,就沒有好事。」武莫織咬牙切齒道,然後狠狠在陽頂天腳上跺了一腳。

要陽頂天忍著痛無語暗道:「靠,你這個時候怎麼不掩耳盜鈴了?」

此時,妮雅上前,從奶媽懷中抱走了男寶寶,輕輕地哄慰,解開衣衫,將凝脂玉團塞進寶寶的嘴裡。寶寶當然知道這不是媽媽,但是他彷彿也暫時認命了,停止了哭聲,委屈地抽泣著。

所有人都出去之後,房間裡面只剩下陽頂天和武莫織兩個人了。

武莫織輕輕地依進陽頂天懷中,柔聲道:「夫君,我想死你了。」

陽頂天面孔苦起,真的很想說一句,女人你這樣,不會精神分裂嗎?

「織織,你生完孩子后,真的美了許多。」陽頂天柔聲道。

「你騙人,腰粗了,以前的衣衫都穿不進去了。」武莫織嗔道。

「已經很細了啊,你才生完後半個月啊,你們雪族女人難道就沒有坐月子的說法嗎?」陽頂天道。

「做月子?」武莫織不屑道:「我們才沒有你們北方人那麼嬌貴,生完孩子后,直接就雪水一潑洗澡了,第二天就穿上美美的衣服出門了。所以我才恨,兩個小王八蛋,把我的腰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陽頂天摸上她的腰,軟軟滑膩,是稍稍有些豐腴,不過已經比大多數沒生過孩子的女人更細了,更何況這種豐腴的感覺,實在是很美妙埃

「可是,我真的很喜歡埃」陽頂天柔聲道,然後手滑了下去,撫摸下面豐滿到誇張的滿月圓隆,道:「況且,這裡也變大了不少埃」

武莫織呼吸漸漸急促起來,輕輕在陽頂天懷中廝磨,道:「你們男人,就是變態的。我大著肚子的時候,你都想弄我,你眼睛出賣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

陽頂天吻上她艷麗如火的嘴唇,武莫織的香舌就迫不及待地糾纏過來,然後兩個人狠狠地深吻,吮吸。

陽頂天的手,也用力地在武莫織豐滿迷人的軀體上探索,揉捏。

「不行,不行……」武莫織忽然將陽頂天推開,氣喘吁吁道。

「怎麼不行了?」陽頂天道:「你,你有心結對嗎?」

「屁的心結,孩子都生了,還心什麼結?」武莫織狠狠瞪了陽頂天一眼,道:「我生完孩子才半個月。」

「哦,對!這麼短的時間。是不能歡好的。」陽頂天道。

「屁,那是你們北方女人,我們雪族女人,生完孩子第二天,身子就乾乾淨淨了,三天後就能和男人上床。我都半個月了。當然可以了。」武莫織道。

「那你為什麼要推開我?」陽頂天道:「你看我都要炸了。」

「都怪兩個小王八蛋,讓老娘鬆了,不恢復到以前的厲害,絕對不讓你碰。」武莫織憤恨道:「我要麼不做,要做就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陽頂天彎著腰道:「你已經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

於是,基於一個非常荒唐的理由,陽頂天和武莫織擁抱著在榻上說話。完全只能看不能吃,而且武莫織的手是永遠不會閑著的。

「你接下來,要去幽冥鬼域搶幽冥鬼火,是嗎?」武莫織道。

「嗯。」陽頂天咬著牙道。

「我也要去。」武莫織道。

頓時,陽頂天火焰全消,道:「不,不行。你剛生完孩子,就要走。不行1

武莫織手中一捏,把陽頂天痛得眼睛一抽。她狠狠道:「你別忘記了,我是巫靈師,那個地方是我最好最好的修鍊場所!況且,說不定我還要和你爭一爭幽冥鬼火呢。」

陽頂天趕緊討好道:「織織,其他我都可以答應你,依著你。唯獨這件事情不行。太危險了。到時候不但有吳幽冥,靈犀,靈鷲,甚至無靈子。還有帝王陵的帝釋邊,也會在那裡。」

「帝釋邊?是男是女?」武莫織問道。

「女的。」陽頂天道。

「漂亮嗎?」武莫織道。

「漂亮。」陽頂天道。

「有我漂亮嗎?」武莫織道。

「沒有。」陽頂天道。

「胸大嗎?屁股大嗎?」武莫織道。

「沒胸沒屁股。」陽賭星大宗師。二十八歲1

「我日。」武莫織倒吸一口涼氣。

陽頂天忍無可忍,狠狠擰了擰她的小嘴道:「織織,你不能再說粗話了,寶寶最喜歡模仿媽媽了,你教壞了她們怎麼辦?」

「知道了。」武莫織沒聲好氣背過身去,背對著陽頂天,屁股拱起不讓陽頂天抱她。

「這,這就生氣啦?」陽頂天無語道。

「每次我都贏,這次被你抓到了有理的,輸了我當然不爽。」武莫織道。

陽頂天好氣又好笑,這女人真的跟小孩子一樣好勝,他輕輕抱住他的腰,緊緊貼在她背後嬌軀上,輕輕吻著她的耳垂,在她耳邊輕柔說道:「織織,儘管我們陰差陽錯,儘管我好色無恥。但是,你真的讓我很瘋狂,我真的很……愛你。」

「我……我也是。」武莫織顫聲道,然後翻轉過嬌軀,和陽頂天深深吻在一起。

但就在陽頂天要於壓上她身體的時候,卻被她再次躲開,氣喘吁吁道:「不行,我說過不行就是不行的。我一定要等完全恢復了之後,才讓你碰。我說過了,要麼不給,要給就給最好的。」

「礙…你殺了我吧。」陽頂天嘶聲道。

武莫織吃吃地笑,然後道:「你稍稍準備一下,接下來我們夫妻就要去接見寧族的諸侯,還有寧城上下的官者了。」

陽頂天一愕道:「可是,可是我是假的埃」

「那又怎麼了?」武莫織道:「寧族上下都死絕了,現在我說了算。哦,還有一個妹妹,她天天都躲在房間裡面畫畫,不理會事情的。」

……

然後,陽頂天就這樣易容成寧潸,和武莫織以夫妻的身份出現,接見了寧族的諸侯,還有領地所有的家臣。

接受他們忠誠的跪拜,聽取他們的彙報,並且收下他們繳上來如山一般的珍寶,黃金和珍貴貨物。

上千年了,都是如此的。別說有主人坐在寶座之上,甚至有些時候,寶座之上暫時沒有主人就坐。這幾百個人,依舊會一絲不苟地彙報,跪拜,然後進獻。因為這些諸侯,這些家臣,忠誠於寧族已經一千多年了,想改變,也改變不了了。

這裡和大陸真的很不一樣啊,千年一來,秩序和忠誠彷彿深深烙印進骨子裡面一般。

而且陽頂天不知道,寧無鳴執掌寧族的時候,其實是分為兩個班子的。一個班子,是邪魔道成員,專門負責練武,完全不干涉寧城管理和運作。而另一個班子,則完全是寧族千年傳下來的奴僕和官者。

兩個班子,完全不干涉。所以寧無鳴的勢力死得乾乾淨淨后,對寧城沒有任何影響。

就這樣,陽頂天也莫名其妙地成為了寧族暫時的主人,成為了這幾千里陸地的主人。甚至,沒有一個家臣提出質疑,陽頂天的內心都覺得一陣陣詭異埃

……

晚上宴會過後,兩個人躺在榻上。

「你明天就要走了,對嗎?」武莫織道。

「對。」陽頂天柔聲道:「對不起,對了織織,寶寶大些后,你要帶著寶寶去雲霄城嗎?」

「不去。」武莫織斬釘截鐵道:「我的丈夫是寧潸,我去那裡做什麼?狗屁陽頂天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陽頂天恨恨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我可以不去幽冥鬼地,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武莫織道。

「我答應,我什麼都答應你。」陽頂天道。

武莫織直接拉著陽頂天起來,道:「我去找巫靈師的秘籍,我們現在就開始修鍊!我要讓你在最短的時間內,變成巫靈師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拜求月票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