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八一:九陰九陽交融!武莫織的雙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裡面的無靈子傳來呵斥道,然後他袖子一甩,直接將靈犀擊飛出去。 靈犀跪在地上,目光陰冷望著陽頂天道:「陽頂天,你給我記住!這次為靈鷲尋找幽冥鬼火我也會去,前往不要讓我們見到你,記住了嗎?否則...

一件是幽冥鬼火,一件是帝釋邊,這兩件事或許可以算是一件吧。追小說哪裡快

「陽頂天,這幾十年你幾乎是唯一進入過帝王陵的外人,你可信嗎?」無靈子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

「所以,帝釋邊那個姑娘,我也沒有見過。」無靈子道:「她應該非常非常之出色吧。」

陽頂天道:「極度出色,是我見過人中之最!我的天賦已經絕頂出色,而且經歷了無數奇遇,但是修為不如她。東方冰凌魔化之前,更是差得她許多。吳幽冥雖然修為比她高,但是很顯然年紀要大上許多,更別說他的奇遇和寶物比我還要豐盛。所以如今天下年輕人之中,沒有一個人是他對手,未來很短的時間內,她會超過吳幽冥,甚至會超過您1

「沒錯,九陰玄脈1無靈子道:「根本不知道多少年沒有見過了,九陰玄脈,就完全意味著突破武聖埃當然,首先她要活下來再說。對了,她讓你進帝王陵,所為何事?」

陽洱與我說,她的祖上帝釋羅曾經和您有過約定,二百年前的幽冥鬼火歸你,如今這朵幽冥鬼火就要歸帝王陵了,而她是唯一的帝王陵傳人。所以,她想要讓我放棄幽冥鬼火。」

「你答應了嗎?」無靈子道。

「我沒有答應。」陽頂天道:「因為這朵玄火對我非常重要!無靈子前輩找我何事?也是讓我讓出幽冥鬼火的嗎?」

「不,當然不是。」無靈子道:「因為不需要你讓,你也根本得不到。」

陽頂天道:「那您找我來,什麼事情?難道是調解您和帝釋邊的矛盾?」

「不,那也論不到你。」無靈子道:「當年我和帝釋羅是知己之交,她對我有大恩。所以這一百多年來,我也一直保護著帝王陵,不允許任何人去打擾1

「那您找我,究竟何事?」陽頂天道。

「你是九陽玄脈?」無靈子道。

「您為何這麼說?我之前好像沒有說過吧。」陽頂天道。

「無逅曾經探究過你的身體。」無靈子道:「最近吳幽冥輸給你,她把這個消息傳給我了,當然她沒有告訴給吳幽冥1

「是的。我是九陽玄脈。」陽頂天偷偷運轉玄氣,隨時準備隱身,然後逃之夭夭。

「放心,你就算是九陽玄脈,我也不會殺你。」無靈子道:「我也不能殺你!我找你來,只是請求你一件事情。」

「何事?」陽頂天道。

「我知道,帝釋天身受陰火折磨,已經命不久矣。想要救她,一是除非吞噬幽冥鬼火。二是選擇一個九陽玄脈的男子陰陽交融。」無靈子道:「可是偏偏靈鷲小丫頭又是幾百年都見不到一個的天靈師天賦,她要別的玄火用處不大,只有幽冥鬼火能夠讓她有質的飛躍,你可知道嗎?靈鷲現在雖然遠遠不是你的對手,可是一旦她吞噬了幽冥鬼火,在很短很短時間內,她的戰鬥力會不亞於你,她就可以召喚出萬千靈魂作戰。」

「所以。您反悔了和帝釋羅的約定了,不想把幽冥鬼火給帝釋邊。而是要給靈鷲了。」陽頂天道。

「對,沒錯。」無靈子道。

「那看來,您和帝釋羅的交情,也沒有多深埃」陽頂天帶著嘲諷道。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無靈子道:「現在,我既想救帝釋邊。又想把幽冥鬼火給靈鷲,這該怎麼辦呢?」

「讓我和帝釋邊結合?」陽頂天道。

「對咯。」無靈子道:「雖然我沒有見過帝釋邊,但肯定是個大美人,而且是九陰玄脈,和你完全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我這個建議。對你我她三方,都有巨大的好處,你看如何?」

「我想您忽略了一點了。」陽頂天道:「首先,我也要幽冥鬼火。」

「不,你拿不到的,這一點是肯定的。」無靈子淡淡道。

「其次,我沒有權力不讓帝釋邊拿到幽冥鬼火。」陽頂天道。

「當然,她也會拿不到的,她很強,就如同你很強,但現在你們都還不夠強。」無靈子道:「我只是出於挽救她的目的,所以讓她和你結合,這對你們兩人都有利。」

「我當然願意。」陽頂天笑道:「我沒有那麼虛偽,如果睡一個女人,就能夠救她的性命,我為何不做,更何況她是個大美人。可是……她不會願意的,她擁有極度的潔癖,不願意碰任何人一下。所以,您真是多想了。」

「是嗎?那真是太可惜了。」無靈子道。

「前輩,您還有什麼事情嗎?」陽頂天道。

「我說的話,你再想想。」無靈子道:「那麼,我就不送了。」

陽頂天起身離去。

迎面,頓時見到了怒氣沖沖的靈犀。

他還沒有開口。

「丟人,跪著面壁。」裡面的無靈子傳來呵斥道,然後他袖子一甩,直接將靈犀擊飛出去。

靈犀跪在地上,目光陰冷望著陽頂天道:「陽頂天,你給我記住!這次為靈鷲尋找幽冥鬼火我也會去,前往不要讓我們見到你,記住了嗎?否則你會後悔的。」

陽頂天忽然淡淡笑道:「那靈犀,你也給我記住了。千萬不要被我撞見你落單了,否則我會殺你的,記住了。」

「你敢?」靈犀冷笑道。

「我說的話,都讓你老祖宗聽到了,你說我敢不敢?」陽頂天淡淡道。

裡面,無靈子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

離開靈鷲宮的路上,陽頂天忽然想明白了。

無靈子根本就不是想要讓陽頂天和帝釋邊交合救她性命,而是要打探兩個人有沒有陰陽交融的可能性。他的目的,就是不想讓陽頂天和帝釋邊交融!

因為,九陽九陰玄脈,可謂是成為武聖的最重要條件。

有一個陽頂天,已經夠無靈子受的了。

而眼前。靈鷲宮和帝釋一族翻臉在即,陽頂天自然不願意陽頂天和帝釋一族糾纏在一起。

無靈子這個老賊,口口聲聲說要救帝釋邊,實際上是想要讓她被陰火活活燒死。他作為半聖,站在這個世界的金字塔尖,所以根本不希望有人超過自己。

陽頂天他不能殺!而帝釋邊。他甚至也不好殺。

所以,就想這樣讓帝釋邊活生生被陰火燒死!

老賊,你想要讓帝釋邊死,我偏偏不讓你如願,頓時陽頂天再次返回帝王陵島!

……

在冷姨的引導下,陽頂天再次進入了帝王陵,在孤寂的石室,見到了清冷而又秀美絕倫的帝釋邊。

此時,陽頂天方才細看帝釋邊的面貌。

毫無疑問。這是天下最最精緻的面孔,這種精緻程度甚至超過了西門焰焰。

而且這張面孔,給人一種非常不真實的感覺!

不管是美貌,還是眼睛,都彷彿畫出來一般。

單純看她的媚眼,彷彿是一個楚楚可憐,眉目如畫的女子。

但是她的鼻子,卻玉立挺直。如同玉石雕琢一般,顯示出了她冷毅的意志。

而的嘴唇。彎彎巧巧,是最最典型的心形小嘴,精緻絕倫。

不過,嘴唇沒有什麼血色,反而有些蒼白。

甚至,她整張臉蛋都有一種透明的感覺。

冰肌玉骨。或許是完全用來形容這等女子了。

說來,她的肌膚,她的神色,和冰靈有些像。但是冰靈可不是人啊,她只是一個能量生物而已。

也就是說。眼前這帝釋邊,完全不是人間焰火,彷彿不似人類一般。

……

「帝釋陵主,我已經去見過靈鷲宮無靈子了。」陽爾對幽冥鬼火志在必得!但是,他為了救你,而我偏偏是九陽玄脈,所以希望我能夠和你陰陽交融,救你性命1

「哦1帝釋邊絕美眼眸抬頭看了陽頂天一眼,道:「那不用了,謝謝。」

陽頂天無語,你能稍稍有點反應嗎?我們再說陰陽交融這種話題,你能表現得憤怒,或者羞澀一點嗎?

陽頂天道:「請問,姑娘還能活多久?」

「不知。」帝釋邊道:「大概,一兩年吧1

陽頂天道:「姑娘既然拒絕了陰陽交融!而幽冥鬼火,我也志在必得。所以,我們都傾盡全力,最終幽冥鬼火歸誰,盡憑天意,好嗎?」

「好的。」帝釋邊道。

陽頂天道:「就算姑娘沒有得到幽冥鬼火,我也會想辦法救你。」

「你救不了我的。」帝釋邊道。

陽頂天道:「姑娘知道陰陽逆轉嗎?只要把你的九陽玄脈逆轉成為九陽,轉而逆轉為混沌,最後成為陰陽雙脈,那便可活。」

帝釋邊露出驚愕的目光,然後搖頭道:「這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伸出左手,召喚出陽性的億靈妖火。然後伸出右手,召喚出陰性的魔靈妖火。

最後,猛地合攏,又變成無色的混沌火焰。

「你很厲害。」帝釋邊道。

她的如畫一般的大眼睛裡面,終於露出了一絲驚愕!

「我會尋找時間冥想,把陰陽逆轉的段落提取出來,進行修改,看最終能不能適合你修鍊。」陽頂天道:「不過你是九陰玄脈,本身就有了可行的基矗不過我不保證我可以成功,我會盡量努力在你大限之前,完成撰寫的。」

「那謝謝你了。」帝釋邊道。

「姑娘準備何時去幽冥鬼帝?」陽頂天問道。

「快去了。」帝釋邊道。

「那麼,你我同行如何?」陽頂天道。

帝釋邊美麗的大眼睛閃過一絲猶豫,然後搖頭道:「還是不用了,我實在不習慣。」

「那好,那我先告辭了。」陽頂天道。

「冷姨,送客。」帝釋天道。

……

離開了帝王陵之後,陽頂天全速南下,朝極南之土飛下。

足足三天三夜之後,進入了極難之土南海寧族的領地。

前面,十幾隻飛餮舳ヌ斕娜ヂ貳

「請問,是陽頂天閣下嗎?」來人問道。

「對,是我。」陽頂天道。

「夫人讓我來迎接您。」來人道。

夫人?武莫織!她怎麼來寧族生孩子了?

……

黃金寧城,依舊無比的安寧!彷彿寧無鳴和所有宗師級長老的覆滅沒有給寧族帶來任何影響,所有的僕人依舊一絲不苟。

武莫織說過了,就算寧族所有的主人全部死完了,寧城裡面的奴隸還是會每天一絲不苟地工作,管家還是會一絲不苟地發放俸祿。

因為,這種模式已經千年了,成為了一個無比巨大的慣性。

陽頂天直接飛進了寧城。

降落在武莫織專門的宮殿的平台之上!

儘管已經來過了,但陽頂天還是被這裡的珠光寶氣,被這裡的奢華再次震撼了一遍。

武莫織的貼身侍女妮雅滿眼情意地迎上來,柔聲道:「您終於來啦。」

「寶寶生下來多久了?」陽頂天問道。

「都有半個多月了。」妮雅道:「您快去看看吧。」

陽頂天趕緊飛一般衝進去。

進入宮殿之後,陽頂天發現武莫織的女僕,足足多了幾倍。

還沒有走進內間,便聽到寶寶哇哇的哭聲。

「你快別讓他哭了。」然後傳來了武莫織不耐煩的聲音,然後她又道:「你用力一點啊,這件衣服我之前明明穿得上的,我不信就穿不上了。」

「奴婢,奴婢的力氣已經用完了,還是穿不上啊!夫人,您這件裙子的腰實在太細了埃」侍女氣喘吁吁道。

武莫織頓時勃然大怒道:「都怪那個死男人,他到底來了沒有?小祖宗,我求求你不要哭了,我不想當著你爹的背後揍你啊1

陽頂天眉頭頓時皺在一起,這個女人這話是什麼意思?不能當著背後揍,難道當面就可以揍了嗎?可是,寶寶在半個多月埃

陽頂天進入之後!

頓時,見到了一個奢華到極點的房間。

幾十個侍女,拿著各式各樣,華麗的錦衣,等著武莫織的試穿。

兩個奶媽,抱著兩個寶寶。其中一個寶寶乖乖地瞪大眼睛看,另外一個寶寶手舞足蹈地大哭。

「我就知道,這個女人一定不會自己帶寶寶。」陽頂天心中恨恨道。

然後他飛快衝過去,將那個大哭的寶寶抱過來,輕輕地哄道:「哦,乖乖寶寶,別哭,別哭啊,爸爸來了1

此時,大白羊一般的武莫織,只穿著砍衲誑闋過來,朝陽頂天道:「喂,你這個野男人是誰啊?幹嘛進我房間?」

……

註:第二更送上,老大們,月票啊!拜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