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七九:吳幽冥綠帽子!無靈子邀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惜羽毛了,以名聲為利器。而我,不在乎名聲,光做不說。當然最最重要的是,之前的他一直躲在幕後暗算我,前台不是邪魔道就是祝青主。而如今這兩個人都敗了。吳幽冥不得不親自跳到台上來了。在台前,可比幕後難多了。...

武莫織生了?陽頂天頓時沉浸在喜訊之。。。看最新最全小說

結果在外面的靈鷲忽然走了進來,死死盯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陽頂天,你不要得意!現在談輸贏,一切都還太早了。」

然後,她轉身而出,結果讓陽頂天的心情稍稍破壞了一些。

……

吳幽冥親自去見了凌舞。

「對不起。」見到凌舞他說的第一句話。

凌舞道:「關於七秀坊的罪惡,你可知道嗎?」

吳幽冥搖頭道:「我不知道!但是靈犀和公孫二娘的關係不幹凈,我知道1

凌舞道:「那你自己呢?」

「問心無愧。」吳幽冥道。

凌舞問道:「那你的目的,是什麼?」

「新的平衡,不讓整個世界,徹底落入陽頂天的野心之。」吳幽冥盯著凌舞,一字一句道:「我不想生靈塗炭,是真的。我要拯救天下生靈,是真的。」

凌舞道:「當報紙寫七秀坊醜聞的時候,你信嗎?」

吳幽冥道:「我信的,因為陽頂天既然有把握,就一定會是真實的。所以,我才離開!因為我無法做到大義滅親,但也不想助紂為虐。」

凌舞道:「那你現在來,做什麼?」

吳幽冥道:「想陽頂天認輸,求饒1

「認輸,求饒?」凌舞一顫,吳幽冥何等之驕傲,讓他認輸求饒,比死還要難受埃

然後,凌舞不敢置通道:「為何要認輸求饒?」

「公孫大娘,死有餘辜。但是七秀坊很多女都是無辜的,我不能坐視她們被玷污,死去。當然。還有你,還有靈犀。」吳幽冥道:「靈犀動手殺公孫二娘,幾乎不可饒耍但是要懲罰,也應該讓老祖宗懲罰,而不是讓陽頂天懲罰。」

「果然是他殺了二姐嗎?」凌舞道。

「對,我問過他了。是他殺的。」吳幽冥道:「誰做錯了事,我都不會包庇。誰沒有做錯事,也休想被玷污。凌舞,你為何如此虛弱,如此勢弱?」

凌舞美麗的面孔一顫。

「傻丫頭,你難道做錯了什麼?」吳幽冥道:「你入七秀坊,是我的意思。你進入,難道是享受榮華富貴嗎?沒有,你只是去揭開陽頂天真的面目。打擊他的獨裁而已。沒錯,七秀坊如此骯髒和罪惡,超過了我們的想象。但七秀坊是骯髒的,你卻是乾淨了,你三姐姐也是乾淨的。如果七秀坊裡面的所有人都是髒的,但陽頂天的妻獨孤鳳舞,還曾經假冒過公孫三娘,難道她也是髒的嗎?」

吳幽冥接著嘆息道:「丫頭。你不應該如此難過,如此低落的。你應該依舊驕傲。因為你什麼都沒有做錯,你是清白而且無辜的。」

頓時,凌舞眼的目光越來越凝聚。

沒錯,我是清白的,我是無辜的,我依舊是可以驕傲的。

頓時。凌舞的腰桿直起來,頭也抬起。

然後凌舞道:「吳大哥,你為了救我們,付出了多少代價?」

吳幽冥面孔一陣抽搐道:「也沒什麼代價,就是配合陽頂天在洲的奪權。讓靈鷲宮為首的五個勢力,簽署了防區協議,還有籌建光明議會軍團協議。」

凌舞內心一顫,淚流滿面道:「不值得的,你這樣不值得的!你應該讓他殺了我1

吳幽冥道:「不,你是無辜的,是清白的,是驕傲而又純潔的,你的生命不應該就這樣結束。你會受到三十鞭刑,這是陽頂天刻意要羞辱你,但是受刑的時候,請你昂起頭來,在任何時候,你都要挺直腰桿,昂首挺胸1

「我會的。」凌舞含淚,堅決道。

……

「小天,吳幽冥妥協了?」東方涅滅道。

「對,妥協了。」陽頂天道:「事實上,表面看上去,他的妥協彷彿是為了換取靈犀的性命。但實際上,這只是被七秀坊牽連應受的代價而已。他清楚地知道,我們的箭已經射出,收不回來了。以帝王陵為首的四家勢力,一旦不簽署整頓協議。我們會直接動用武力征服。到時候,靈鷲宮就只有兩個選擇了,開戰或者坐視。但是這兩個選擇,他們都不想要。」

東方涅滅道:「如果,帝王陵四家不妥協,你會怎麼辦?」

「武力征服。」陽頂天直截了當道:「動用我們所有的力量,順昌逆亡,直接消滅。」

「那如果靈鷲宮參戰呢?」東方涅滅道。

「靈鷲宮不會參戰,單純軍力上,靈鷲宮加上幽冥海,也不是我們光明議會的對手。」陽頂天道。

「那如果他們動用武道力量呢?他們可是足足有兩個半聖。」東方涅滅道。

「那我只能去東離草原請海心女王,再去萬血宮請來獨孤逍岳父大人了,再去招來祝青主師叔了。」陽垛三個人,或許不願意直接面對邪魔道的最高力量。但是對戰靈鷲宮和幽冥海,或許是願意的。」

沒錯,談判的時候,吳幽冥比陽頂天乾脆果斷得多了。

但是如果陷入糾結的時候,陽頂天一定不會妥協的,哪怕是開戰。

而一旦真的開戰!陽頂天真的會去請來海心女王,獨孤逍,還有祝青主三個絕頂高手。雖然贏面依舊不大,但是卻可以給幽冥海和靈鷲宮造成毀滅性打擊。

結果沒有想到,吳幽冥光棍極了,直接就答應了。

「小天,這是你和吳幽冥交手第一次全方位的勝利吧。」東方涅滅道。

「是的。」陽頂天道。

「小天,之前吳幽冥和你鬥爭之,每一次都打你的七寸,每一次都贏,每一次都讓你沒有絲毫還手之力。而天道盟大會之後,他反而舉止失措,一敗再敗。你可知道怎麼回事嗎?」

東方涅滅道。

陽爾太愛惜羽毛了,以名聲為利器。而我,不在乎名聲,光做不說。當然最最重要的是,之前的他一直躲在幕後暗算我,前台不是邪魔道就是祝青主。而如今這兩個人都敗了。吳幽冥不得不親自跳到台上來了。在台前,可比幕後難多了。」

「對咯,躲在幕後算計,不算本事。厲害的,跳到台前來,被無數眼睛盯著,**裸的肉搏,就會發現沒有那麼容易了。」東方涅滅道:「你站在地上,吳幽冥高高飄在空。以前是優勢。現在卻變成他最大的禁錮了。」

……

很快,以靈鷲宮為首的五家勢力,分別簽署了防區協議,光明議會軍團籌建協議。

洲的整頓,終於跨過了最重要的一步。

緊接著,當著萬眾之面。

七秀坊數百人,罪證確鑿,當著萬眾面前。被斬首示眾。

而凌舞為首的罪責輕者。

被當眾鞭刑。

鋒利的鞭,狠狠抽打在她嬌嫩的軀體之上。

凌舞咬牙出血。死死盯著陽頂天所在的方位,目光的火焰越來越猛烈,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一聲慘叫。

直到最後血肉模糊昏厥的時候,已經滿嘴的鮮血。

然後,她被靈鷲抱下來。直接帶走。

……

靈鷲親自為凌舞塗上了傷葯,親自服侍著凌舞。

而吳幽冥,站在書房之內,一動不動。

第二次了,第二次。陽頂天給了他奇恥大辱。

第一次,僅僅只是臉皮上的羞辱。而這第二次,這痛徹入骨。

他之所以過了這麼幾天才出現,是因為他再一次去了幽冥海!

他不願意向陽頂天妥協,他準備武力逼迫,真到萬不得已的時候,直接開戰!

然而,他的母親拒絕了。

緊接著,無靈也拒絕了。

於是,他不得不咬著牙將血往下吞,找到陽頂天進行妥協。

無靈說了,不要計較一時之失,關鍵是幾個月後的決鬥。

到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贏者通吃!

「陽頂天,你給我等著,到決鬥之日,我會將今日之辱,十倍百倍地討回。」吳幽冥在喉嚨底下,一字一句道。

此時,靈鷲正在安慰凌舞,嘴裡說著憤恨的話。

聽到靈鷲的聲音,吳幽冥眉頭緊皺,露出憤怒的表情。

秦織那句話,早已經傳到他的耳朵裡面了。

關於秦織和陽頂天的**關係,靈鷲早就知道了,卻沒有告訴吳幽冥。如果她說了,七秀坊這一戰就不會輸,至少不會輸得這麼慘。所以這一次吳幽冥失敗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為自己的妻靈鷲。

但是,吳幽冥一個字都沒有說,把一切埋藏在心裡。

就在此時,外面忽然傳聲道:「啟稟少主,秦織來訪1

吳幽冥面孔一陣抽搐,秦織幾乎是這次他失敗的罪魁禍首埃

深深吸一口氣,吳幽冥溫和道:「讓她進來1

……

秦織,一絲不苟,風情萬種地朝吳幽冥彎腰行禮。

「小女秦織,拜見吳幽冥少主。」

吳幽冥笑道:「秦小姐安好,來見吳某,可有何指教?」

「這次七秀坊之事,我秦織可謂是罪魁禍首,吳少主不會痛恨於我吧。」秦織道。

「當然不會。」吳幽冥道:「秦小姐底黑暗,這次揭露七秀坊真相,可謂是勞苦功高,吳某感激都還來不及。」

「那就好。」秦織笑道:「我對吳少主的心胸也是無比之敬仰的。對了,其實我和陽頂天關係**,令妻靈鷲小姐也是清楚的,他沒有和你說過嗎?」

秦織這是當眾來打臉了埃

吳幽冥面孔微微一抽道:「靈鷲心思單純,對於你們之前的複雜關係,或許無法看清也是正常的。」

「那就是沒有告訴了?」秦織道。

「是的。」吳幽冥道。

「那或許我知道原因的。」秦織道:「其實,是因為她有把柄在我手,所以一直害怕面對我。」

「哦,是嗎?」吳幽冥風輕雲淡道:「我倒是不介意什麼把柄不把柄的,如果秦織小姐沒有別的事情,我可能要休息了。」

「你妻靈鷲。曾經和我上過床呢。」秦織道。

吳幽冥目光一顫,微笑道:「秦織小姐玩笑了,再說就算是真的,女孩之間同床閨語,也是正常的。」

「你知道我說的**,有更深意義的。」秦織道:「還不止如此呢?她真正落在我手的把柄。是因為她還和陽頂天親熱過,或許是因為好奇,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她在秘境趁著陽頂天昏迷,還摸過陽頂天那東西了,還咬過一口1

頓時,吳幽冥面色猛地一寒,臉上肌肉猛地顫抖道:「好了,秦織小姐。我不想聽你說下去了,你請便吧1

「那我就告辭了哦。」秦織微笑道,然後款款離去。

……

「陽頂天,我剛才去跟吳幽冥說,秦織摸過你,還咬過。」秦織見到陽頂天說的第一句話,直接讓陽頂天要跳起來。

「摸過什麼?」陽頂天驚駭道。

「還能是什麼?」秦織嫵媚地朝陽頂天某處瞟去一眼,伸出小舌頭做出輕輕舔舐的動作。

「你要瘋埃你要死啊,你活得不耐煩了埃」陽頂天抓住她的手臂。嘶聲道:「姑奶奶,你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埃」

「咯咯咯……」秦織笑得花枝亂顫道:「可是,這個秘密憋在心裡實在很難受啊,我說出來讓吳幽冥氣得吐血,最好讓他和靈鷲翻臉,多有意思埃」

「是有意思。但你這樣花樣作死,也很有意思。」陽頂天氣急敗壞道。

「我又不怕死。」秦織滿不在乎道:「大不了,吳幽冥殺了我唄!要不讓,讓人將我先奸后殺,我又不在乎1

陽頂天徹底無語了。這個變態女人。連先奸后殺都不在乎,還有什麼事情能夠讓她在乎的。

這個瘋女人,為了自己高興,真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埃

接著陽頂天想起一件事情,道:「那,那你跟吳幽冥說的話,究竟是真是假?」

「靈鷲摸你咬你嗎?」秦織道:「半真半假,能氣死吳幽冥就可以了,這人這麼多疑,肯定說了就信。如果我告訴你,西門焰焰被別的男人摸過奶,你信嗎?」

陽頂天狠狠對著秦織的腦袋敲了一計道:「別玷污焰焰!不過,我是不信的1

「對啊,那不就結了。」秦織道:「謠言止於智者,是他自己願意相信的埃不過,當時西門焰焰真的差點被那個混蛋摸到奶誒,她當時被綁起來了,不能動彈。可惜,被西門懼阻止了,真是太可惜了。」

秦織嘴裡的那個混蛋,自然就是秦少白了。

陽頂天氣得口乾舌燥,走到位置上坐下,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茶,一口飲荊

秦織款款走來,便要坐在陽頂天的大腿上。他嚇得一跳,趕緊移開身道:「有事說事,別嚇人埃」

「大爺,你可說過的啊,只要我幫你,你把七秀坊給我的埃」秦織用媚盪輕浮的口氣,嬌滴滴道。

「你別學妓女說話。」陽頂天道。

「唉,其實我心理真是好矛盾呢。」秦織嘆息道:「一邊呢,我有實在很好奇那些妓女的生活,很想嘗試一下呢。一邊呢,又想為一個人守身如玉。」

陽頂天一口老血幾乎噴出,還從來沒有人說過當妓女接客有意思的,眼前這個瘋女人,是絕對的意外。

「好了,別扯遠,你答應過我的事情,算不算數?」秦織道。

「算數。」陽頂天嚴肅道:「七秀坊還有許許多多無辜的女,她們大多是孤兒,七秀坊倒了,她們就走投無路了。我可以把這些女交給你,然後你們可以作為一個純粹的藝術團體,表演團體,可以真正實現你們的藝術力量,可以真正讓這些女變成高尚美麗的群體。」

「你真好。」秦織道:「那,讓她們接客嗎?」

陽頂天忍無可忍,又狠狠朝她腦袋翹下去,道:「接客接客,你就知道接客。一定要讓她們乾乾淨淨地,願意嫁人的,也要讓她們清清白白嫁出去。」

「那行吧。」秦織用力肉被陽頂天敲過的腦袋,道:「那需要改一個名字吧,應該叫什麼呢?玉蒲坊?雙峰閣?奼兒樓?後庭苑?」

陽頂天完全忍受不住,直接離開了。和這個瘋女人說話,一定會短命的。

……

洲的整頓大幕,正式拉開。

而陽頂天,則是先南下去見武莫織,還有自己的寶貝雙胞胎寶寶,然後立刻動身去幽冥鬼地,爭取再不到兩個月時間內,讓自己突破大宗師,然後和靈鷲宗吳幽冥爭奪幽冥鬼火。

武莫織讓人來傳信說自己生了,毫無疑問是想要讓自己去看看孩,這對兩人的關係,或許是一個小小的突破吧。

陽頂天騎著魔鷲王,直接南下。

卻沒有想到,臨行的時候,靈鷲竟然找到陽頂天發出了邀請,無靈邀請他前往靈鷲宮一趟。

離開洲的時候,陽頂天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去靈鷲宮。

在經過帝王陵島上空的時候,忽然有一個渾身白得不像人類的年女攔住了陽頂天。

這女,應該就是帝王陵的人了?果然是長期住在墓陵里的人啊,像鬼多過於像人。

「請問,是陽頂天閣下嗎?」那女問道。

「正是在下。」陽頂天道。

「我家主人,請您往帝王陵一敘1那女道。

「可是,我非常忙碌,沒有時間。」陽頂天道。

「僅僅幾個時辰而已。」那女道:「是關於幽冥鬼火一事1

……

註:第二更送上!諸位大哥,拜求月票呀!真的很需要,掉到54名鳥!未完待續。。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