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七六:七秀坊之死!秦織之狠!(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坊?」 雲君奴道:「這倒是沒有,不過這是事實,相信在場的首領們,都心知肚明。」 「沒有證據,那就是污衊。」靈犀厲聲道:「最後,你們污衊七秀坊拐賣兒童,殺死兒童父母,利用孤兒所,行人口買...

「好,那就進入中京大殿,來一次公開審判,在場所有人,都可以進入1

頓時,靈犀面色一喜,揮手道:「抬進去。」

然後,公孫大娘讓人將十三具屍體全部抬了進去!在場親近靈鷲宮的勢力首領,還有圍觀的上萬人,也全部進入。

……

整個中京大殿,被擠得滿滿當當,就連地面也都坐滿了人,足足擠了幾千人。加上大殿外面的廣場也站滿了人,而且聽到消息后的民眾,越來越多地趕來圍觀。

所以,整個公開審判,已經足足數萬人在看。

為了避免臨死反撲,陽頂天不得不調動了武尊級以上高手,足足數百人,加上魔龍軍團兩千人,魔鷲軍團一千人,還有天道盟黑騎十萬人,布控整個中京大殿周圍。

如果到時候有人想臨死反撲,陽頂天也不介意將這群靠近靈鷲宮的人殺得乾乾淨淨。

……

陽頂天,東方涅滅,卓青尺坐在最高席位上。不過上面還加了一把椅子,讓靈犀就坐,因為他此時代表吳幽冥。

畢竟,如今吳幽冥的公開身份,可也是隱宗的傳人,陽頂天的師兄。雖然光明議會從來沒有承認這一點,但是為了不讓天道盟分裂,所以也從來沒有否認這一點。

所以今天,就由這四個人負責審判。

公孫大娘,公孫六娘,站在被審判席上。

作為報紙的負責人,宋麗華和雲君奴,也站在被審判席上。

這樣一來,倒是有意思了,被審判席的四人,都是大美人啊!

……

公孫大娘朝最高席位上彎腰點頭,然後朝在場幾千人點頭致意,而後朗聲道:「眾所周知,我們七秀坊幾百年來,仁愛慈濟,廣惠眾生!雖然屬於天道盟中,但從不爭權,從不奪利。天下勢力都有領地,唯獨我七秀坊,就在中京城內,沒有一寸領地。所有花費,全部靠姐妹們的表演賺取,吃穿簡樸,所剩錢物,更是用來接濟窮人,濟養孤兒!然而,今年因為我們得罪了某個大人物,所以遭受到了滅頂之災!有人指使《混沌時報》對我們七秀坊進行了無恥的抹黑和玷污,致使我們七秀坊從天堂墜落地獄。十幾個姐妹不堪受辱,紛紛自盡!我請求今日之審判,還我七秀坊清白,將有罪之人,繩之以法1

陽頂天道:「公孫閣主,你口中的那個大人物,是誰呢?」

「就是你,陽頂天閣下。」公孫大娘厲聲道:「就是你,公報私仇,以權勢壓人1

接著,公孫大娘朝凌舞道:「六妹,你說1

凌舞起身,望向最高席位道:「請問陽頂天先生,五十二天之前!你是不是喬裝打扮,來看我表演的《雷霆血》?」

「對,我是去看了。」陽頂天道。

「表演結束后,你是不是來到後台,扇了我一個耳光?」凌舞道。

靈犀頓時道:「公孫六娘,你不要瞎說埃陽頂天堂堂光明議會之主,怎麼會毆打你一個區區弱女子。」

陽頂天撇向靈犀一眼,然後道:「沒錯,我當時是扇了你一個耳光。」

凌舞彷彿回憶起當日的羞辱,美麗的面孔微微扭曲,道:「那麼打完之後,你是不是威脅我,要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陽頂天笑道:「你在七秀坊很有進步,斷章取義這一招學得很好。」

陽頂天當時是說,我不殺你,但是有人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了凌舞嘴裡,就變成了陽頂天威脅要將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在顛倒黑白上,凌舞可謂是進步得多了。

「我就問你,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你敢做不敢認嗎?」凌舞冷道。

「我說過。」陽頂天道。

凌舞道:「後來,大姐衝進來救我。你是不是威脅過她,要將七秀坊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對,我說過。」陽頂天道。

凌舞朝最高席位躬身道:「我說完了,事情很簡單,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陽頂天的公報私仇。就是他指使《混沌時報》將我們置於死地,我覺得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成為天道盟之主?」

「凌舞,你前面表現得很好,但是最後一句話不該說,太煽情了,會轉移火力的。」陽頂天道:「那麼我請問你,我作為為何要打你?為何要威脅七秀坊呢?」

凌舞道:「那就只有你知道了。」

「因為你演的《雷霆血》,顛倒黑白,攜私隱射,敗壞我名聲,對我進行了惡毒的污衊攻擊。」陽頂天道。

凌舞冷笑道:「你的名聲,本也沒有多好。」

陽頂天道:「是啊,我名聲沒有多少,就可以任由你們污衊抹黑的嗎?我只問你《雷霆血》是不是顛倒黑白?」

「你沒有做過,又怕什麼,亂代入什麼?」凌舞道:「我們早就說了,我們那是戲劇,純屬虛構,如同雷同,純屬巧合。又沒有指名道姓,你害怕什麼?難道你如此之霸道,連人說話都不許了嗎?」

陽頂天淡淡道:「好吧,好吧,隨你1

靈犀道:「陽頂天閣下,我就視為您這句話,便是承認您指使攻擊七秀坊了?」

陽頂天道:「靈犀閣下!請你注意說話,是指示,不是指使!是調查,不是攻擊!下次說話,腦子清醒了再說,免得我們將你逐下去。」

靈犀面色劇變,道:「陽頂天閣下,你好大的威風埃」

陽頂天道:「就事論事,實事求是1

靈犀道:「好,那就是,您承認您指示光明議會對七秀坊,進行調查了。」

「對1陽頂天道:「我承認1

「好1靈犀道:「請問雲君奴小姐。」

她俊美的面孔,充滿了微微邪惡的微笑,望向雲君奴,想要刺激她的心靈。畢竟,他曾經深深傷害過雲君奴了。

雲君奴卻風輕雲淡,俏立在那裡,幾乎沒有任何錶情。

「雲君奴小姐,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您應該還是邪魔道潛伏者的嫌疑人吧,竟然成為陽頂天閣下的貼身內使。」靈犀道:「陽頂天閣下,你堂堂光明議會之主,和邪魔道如此糾纏不輕,讓人很難心安啊1

陽頂天直接甩出一本冊子,厲聲道:「靈犀閣下!我還是那句話,說話經過腦子,否則我就要將你趕下去拉。雲君奴和葵夫人的身份,早已經證明清白。我從寧無鳴那裡,早已經取得了邪魔道潛伏者的所有名單。而且,我早已經發布公文,證明了二人的清白。你沒有看過,沒有調查清楚,就不要瞎說話!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一定將你趕下去1

靈犀何時受過如此呵斥,頓時心中無比怨毒,咬牙切齒,然後深深戲一口氣,道:「雲君奴小姐,是不是陽頂天閣下指示,辦理《混沌時報》?」

「是1雲君奴直接了當道。

「那關於七秀坊的相關秘聞文章,是誰書寫?」靈犀道。

「是誰書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的文章,都是從我和宋麗華夫人手中通過的。」雲君奴道。

靈犀道:「那麼請問,你污衊七秀坊開辦ji院,可有證據嗎?」

「什麼算證據?」雲君奴道。

「可在那些ji院中,發現任何七秀坊之人嗎?」靈犀道。

「沒有。」雲君奴道:「不過,我們倒是有另外的證據。」

「拿出來。」靈犀道。

「現在,不方便,該拿出來的時候,自然會拿出來的。」雲君奴道。

「那就是沒有,那就是顛倒黑白1靈犀厲聲道:「再有,你們污衊七秀坊往各大首領那裡輸送美人姬妾,請問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些美人來自於七秀坊?」

雲君奴道:「這倒是沒有,不過這是事實,相信在場的首領們,都心知肚明。」

「沒有證據,那就是污衊。」靈犀厲聲道:「最後,你們污衊七秀坊拐賣兒童,殺死兒童父母,利用孤兒所,行人口買賣之骯髒事務?可有任何證據?」

雲君奴望向了陽頂天。

「別看任何人,現在任何人都保不了你。」靈犀厲聲道:「那也就是說沒有證據!沒有證據,你們的《混沌時報》就顛倒黑白,抹黑七秀坊,指使十幾個女子無法受辱而自荊這個公道,我一定要討回1

然後,靈犀猛地起身道:「我正式想天道盟申請,取締廢除《混沌時報》,將雲君奴、宋麗華為首的整個報紙組織全部逮捕,問罪!以血還血,給死者一個公道!至於陽頂天閣下,您作為這次事件最間接的罪魁禍首,利用公權,行使私怨,讓七秀坊十幾人自殺,讓七秀坊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抹黑和毀滅,我覺得您沒有權力擔任光明議會之主,更沒有權力擔任天道盟之主。如果今日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靈鷲宮和幽冥海,還有在場的諸多首領,會以任何方式,不計任何代價,為七秀坊死去的姐妹,討回公道1

陽頂天道:「你說的任何方式,任何代價,是指武力叛亂嗎?」

「我警告陽頂天閣下,話不要亂說,是武力,但沒有叛亂二字。」靈犀道。

陽頂天緩緩站起來,望向眾人,微笑道:「這個世界,真是奇怪啊!七秀坊編戲《雷霆血》對我進行抹黑攻擊,是不需要證據的。而《混沌時報》調查七秀坊,就需要出示證據的。七秀坊的抹黑造謠,是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的。而光明議會對七秀坊的調查,就需要處死一堆人,需要我下台!你七秀坊,還真是霸道啊1

公孫六娘凌舞道:「陽頂天閣下,你不要弄錯了。我們的《雷霆血》純屬編造,沒有指名道姓,所以也不需要證據。而你們《混沌時報》直接點名道姓,那就需要證據,就需要懲罰1

陽頂天望向凌舞微笑道:「你墮落速度如此之外,你是不是自己都覺得意外埃」

凌舞面孔一陣抽搐,道:「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公孫大娘目光朝凌舞一瞪,怒她不該說這句話,然後冷聲道:「陽頂天閣下,你不要胡言亂扯。我就問你,你指示人抹黑我七秀坊辦ji院,送姬妾,拐賣人口,殺人父母,究竟有沒有證據?」

陽頂天一笑。

「別露出你噁心的笑容,我就問你,有沒有證據?」公孫大娘厲聲道:「有證據,就出示,沒有證據!就還我們七秀坊一個公道,有人該殺,就要殺!有人該下台,就要下台1

陽頂天輕輕嘆息道:「你要證據是嗎?那好吧,我給你證據吧1

接著,陽頂天目光朝地上的公孫五娘望去,道:「證據閣下,不要看戲了,起來吧1

秦織一陣咳嗽,捂住胸口,從地上爬起來,朝公孫大娘道:「大姐,怎麼有邪靈能量還這麼痛啊,你下手真夠狠的埃」

公孫大娘和靈犀見到秦織起來,頓時面色劇變。

「喂,陽頂天!我出來作證,日後會不會被人殺掉啊?」公孫六娘道:「如果會被人殺掉,那我可不幹埃」

「放心,罪名確定之後,七秀坊所有有罪之人,我全部會殺得乾乾淨淨。」陽頂天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呀。」秦織宋了一口氣,然後就這樣胸口插著一把匕首走上去,朝公孫大娘道:「大姐!相信你也清楚,報紙上也說了,我原來的身份呢,和陽頂天仇深似海。所以,將他騙到魔域,就想弄死他。結果了,因為很複雜的原因,也沒弄死他。他也派人插了我一劍,也沒弄死我。所以在你心中,我肯定對他恨之入骨,所以呢你也放心地放我成為了公孫六娘!其實啊,恨恨愛愛這種東西,很難講了埃所以不好意思啊,屁股決定腦袋,我一開始屁股就坐在他那邊的。」

陽頂天頓時頭痛,這個瘋女人啊,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部亂說。你就不會講,你是為了天下正義嗎?

而公孫大娘面色劇變!這秦織,因為足夠紅,足夠狠毒,和陽頂天仇足夠深,所以公孫大娘引為心腹,如今竟然……

秦織繼續道:「因為,我把你侍候得足夠舒坦,加上我足夠紅,所以呢,你就把很多事情交給我做了。比如說人口買賣,比如說,派人殺死漂亮小孩的父母,製造出孤兒,然後以天使的形象出現,把這些孩子送進我們的孤兒所。再有,將不聽話的小孩,將發現端倪的小孩,全部殺死!你說要證據,我有很多啦1

「陽頂天,東西你拿到沒有啊?」秦織朝陽頂天問道。

陽頂天拍手。

頓時祝紅雪進來,手中提一大袋子的回影玉,放在秦織的面前。

秦織打開袋子,拿出一口,輸入玄氣。

頓時,巨大畫面中,出現不堪入目的一幕,秦織正在服侍公孫大娘,而絕美嚴肅的公孫大娘,此時浪蕩不堪,渾身盡赤,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得乾乾淨淨。

頓時,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瞪大眼睛,看著這前所未有的一幕。

公孫大娘面色劇變,厲聲道:「秦織,你敢……」

「哦,不好意思啊,拿錯了。」秦織道。

接著,秦織又拿出了一個,輸入玄氣。

頓時,畫面更加不堪。

是公孫大娘,正在跪著服侍靈犀。

「啊,啊太不好意思了,這些東西太亂了埃」秦織道。

靈犀面色劇變,雙手猛地握劍,就要將秦織碎屍萬段。

「你要找死,我很樂意的。」陽頂天冷道。

在場幾千人,看著這無比荒唐的一幕,真實驚呆了,望向靈犀的目光也變得無比的怪異。

「好了,不要玩了。」陽頂天道。

「行行行,聽你的,你是老大。」秦織嬌嗔地白了陽頂天一眼,頓時在場眾人都覺得一陣銷魂,而陽頂天則頭皮發麻,這個瘋女人,大概世界上沒有一個人能奈何她了。

很快,秦織找到了一個回影玉,輸入玄氣,畫面中出現了公孫大娘還有一個渾身激顫的漂亮小男孩。

公孫大娘盪聲道:「孩子你放心吧,我最最喜歡的,就是你這樣的小男孩了,吃一個,太補了。」

然後,公孫大娘脫光衣衫走過去,接下來的畫面頓時變得無比不堪入目。

此時,在場所有人望向公孫大娘的目光,真的如同看最低賤的ji女,和最可怕的魔鬼一般。

「我殺了你,我殺你了……」公孫大娘厲聲吼道,猛地拔劍要朝秦織衝去。

東方涅滅,拿過一個鋼鞭,對準她的後背,猛地砸下。

「噗1公孫大娘一口鮮血噴出,活生生被砸在地上。

所有人,都驚詫地望向東方涅滅,沒有想到他一代宗師,竟然會出手。

其實,東方涅滅是在場中人最最氣憤的,竟然有人敢如此顛倒黑白污衊他最疼愛的弟子,他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回影玉的畫面是很短的,秦織接著拿出了下一個,輸入玄氣。

畫面出現的時候,所有人一聲驚呼。

因為,公孫大娘尖叫嘶吼著,在巔峰中活生生將這個漂亮的小男孩掐死了。

頓時,在場所有人,毛骨悚然!世間罪惡,無過於此!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

進入月票前五十名,對訂閱有利。如今又掉出來了,但只差了四五票,請兄弟們幫忙,讓我再衝進去,拜託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