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七六:七秀坊之死!秦織之狠!(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1-08 05:00  |  字數:5816字

「好,那就進入中京大殿,來一次公開審判,在場所有人,都可以進入!」

頓時,靈犀面色一喜,揮手道:「抬進去。」

然後,公孫大娘讓人將十三具屍體全部抬了進去!在場親近靈鷲宮的勢力首領,還有圍觀的上萬人,也全部進入。

……

整個中京大殿,被擠得滿滿當當,就連地面也都坐滿了人,足足擠了幾千人。加上大殿外面的廣場也站滿了人,而且聽到消息後的民眾,越來越多地趕來圍觀。

所以,整個公開審判,已經足足數萬人在看。

為了避免臨死反撲,陽頂天不得不調動了武尊級以上高手,足足數百人,加上魔龍軍團兩千人,魔鷲軍團一千人,還有天道盟黑騎十萬人,布控整個中京大殿周圍。

如果到時候有人想臨死反撲,陽頂天也不介意將這群靠近靈鷲宮的人殺得乾乾淨淨。

……

陽頂天,東方涅滅,卓青尺坐在最高席位上。不過上面還加了一把椅子,讓靈犀就坐,因為他此時代表吳幽冥。

畢竟,如今吳幽冥的公開身份,可也是隱宗的傳人,陽頂天的師兄。雖然光明議會從來沒有承認這一點,但是為了不讓天道盟分裂,所以也從來沒有否認這一點。

所以今天,就由這四個人負責審判。

公孫大娘,公孫六娘,站在被審判席上。

作為報紙的負責人,宋麗華和雲君奴,也站在被審判席上。

這樣一來,倒是有意思了,被審判席的四人,都是大美人啊!

……

公孫大娘朝最高席位上彎腰點頭,然後朝在場幾千人點頭致意,而後朗聲道:「眾所周知,我們七秀坊幾百年來,仁愛慈濟,廣惠眾生!雖然屬於天道盟中,但從不爭權,從不奪利。天下勢力都有領地,唯獨我七秀坊,就在中京城內,沒有一寸領地。所有花費,全部靠姐妹們的表演賺取,吃穿簡樸,所剩錢物,更是用來接濟窮人,濟養孤兒!然而,今年因為我們得罪了某個大人物,所以遭受到了滅頂之災!有人指使《混沌時報》對我們七秀坊進行了無恥的抹黑和玷污,致使我們七秀坊從天堂墜落地獄。十幾個姐妹不堪受辱,紛紛自盡!我請求今日之審判,還我七秀坊清白,將有罪之人,繩之以法!」

陽頂天道:「公孫閣主,你口中的那個大人物,是誰呢?」

「就是你,陽頂天閣下。」公孫大娘厲聲道:「就是你,公報私仇,以權勢壓人!」

接著,公孫大娘朝凌舞道:「六妹,你說!」

凌舞起身,望向最高席位道:「請問陽頂天先生,五十二天之前!你是不是喬裝打扮,來看我表演的《雷霆血》?」

「對,我是去看了。」陽頂天道。

「表演結束後,你是不是來到後台,扇了我一個耳光?」凌舞道。

靈犀頓時道:「公孫六娘,你不要瞎說啊。陽頂天堂堂光明議會之主,怎麼會毆打你一個區區弱女子。」

陽頂天撇向靈犀一眼,然後道:「沒錯,我當時是扇了你一個耳光。」

凌舞彷彿回憶起當日的羞辱,美麗的面孔微微扭曲,道:「那麼打完之後,你是不是威脅我,要讓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陽頂天笑道:「你在七秀坊很有進步,斷章取義這一招學得很好。」

陽頂天當時是說,我不殺你,但是有人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到了凌舞嘴裡,就變成了陽頂天威脅要將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在顛倒黑白上,凌舞可謂是進步得多了。

「我就問你,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你敢做不敢認嗎?」凌舞冷道。

「我說過。」陽頂天道。

凌舞道:「後來,大姐衝進來救我。你是不是威脅過她,要將七秀坊從這個世界上抹去?」

「對,我說過。」陽頂天道。

凌舞朝最高席位躬身道:「我說完了,事情很簡單,所有的一切都來自於陽頂天的公報私仇。就是他指使《混沌時報》將我們置於死地,我覺得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成為天道盟之主?」

「凌舞,你前面表現得很好,但是最後一句話不該說,太煽情了,會轉移火力的。」陽頂天道:「那麼我請問你,我作為為何要打你?為何要威脅七秀坊呢?」

凌舞道:「那就只有你知道了。」

「因為你演的《雷霆血》,顛倒黑白,攜私隱射,敗壞我名聲,對我進行了惡毒的污衊攻擊。」陽頂天道。

凌舞冷笑道:「你的名聲,本也沒有多好。」

陽頂天道:「是啊,我名聲沒有多少,就可以任由你們污衊抹黑的嗎?我只問你《雷霆血》是不是顛倒黑白?」

「你沒有做過,又怕什麼,亂代入什麼?」凌舞道:「我們早就說了,我們那是戲劇,純屬虛構,如同雷同,純屬巧合。又沒有指名道姓,你害怕什麼?難道你如此之霸道,連人說話都不許了嗎?」

陽頂天淡淡道:「好吧,好吧,隨你!」

靈犀道:「陽頂天閣下,我就視為您這句話,便是承認您指使攻擊七秀坊了?」

陽頂天道:「靈犀閣下!請你注意說話,是指示,不是指使!是調查,不是攻擊!下次說話,腦子清醒了再說,免得我們將你逐下去。」

靈犀面色劇變,道:「陽頂天閣下,你好大的威風啊。」

陽頂天道:「就事論事,實事求是!」

靈犀道:「好,那就是,您承認您指示光明議會對七秀坊,進行調查了。」

「對!」陽頂天道:「我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