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七五:七秀坊,橫屍十三具!(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忽然,匯聚到七秀坊門外的人越來越多,往七秀坊裡面扔分辨,扔石頭的人,越來越多。 一時間,原來香氣凌人的七秀坊,頓時變得臭氣轟轟。 七秀坊,大門緊閉,試圖等到風潮過去。 但是,...

在吳幽冥心中,自己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對於普通大眾來說,不啻於仙人一般,他為了壓倒陽頂天,好不容易傾下身子,把自己的秘事與萬民分享,非但沒有受到仰慕,反而被一介行武走卒出言辱罵,真實豈有此理。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吳幽冥感覺到自己的胸口都要氣炸了。

而靈鷲則完全面色發白,幾乎忍不住要拔出利劍,將眼前這些螻蟻走卒全部宰掉了。

吳幽冥握住靈鷲的手,柔聲道:「這些凡夫俗子,行武走卒不懂事,不要與他們一般見識。」

靈鷲想了想,頓時點頭道:「沒錯,不是我們的報紙有問題,是這些人太過於卑賤和低俗,不懂得欣賞。」

然後,吳幽冥和靈鷲離開。

兩個人走進一個酒樓!

《混沌時報》和《天道盟時報》的分發據點,基本上都是在茶樓,酒樓,甚至妓院都有。

吳幽冥走進入,走到華麗的櫃檯面前,問道:「請問先生,可還有《天道盟時報》嗎?」

那個櫃主抬頭笑道:「抱歉客人,一早就被搶光了。」

吳幽冥心中一喜,道:「哦,那看來《天道盟時報》很受歡迎咯。」

「沾光而已1櫃主直接了當戳開吳幽冥的心道:「是因為《混沌時報》讓大家眼界大開,所以精神饑渴,讓《天道盟時報》佔了便宜吧。」

吳幽冥心中一堵,笑道:「照我看來,這《天道盟時報》格調要高出許多,未必不能後來者居上,壓倒混沌時報吧1

「哈哈……」櫃主道:「這話就說得幼稚了,這《天道盟時報》我看過了。內容浮誇虛偽,喜歡夸夸其談,指點江山,高高在上。從裡到外,都透露出一股庸俗的自戀。而《混沌時報》嚴肅,深邃。權威,二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吳幽冥沒有開口,靈鷲卻忍不住了道:「我看不見得吧,是有些人境界庸俗,看不懂《天道盟時報》上的文章,不夠精神領悟。我看《吳幽冥和靈鷲之秘事》就寫得非常感人美好,動人心魄。」

「哈哈哈……」櫃主道:「或許只有無知女子才會這麼覺得吧!吳幽冥先生和靈鷲小姐之前的感情,或許他們自己覺得很感人,但是與他人何干?這種屋內的甜言蜜語。堂而皇之登上報紙,印入別人眼帘,已經不是浮誇,而是可笑了!這份報紙,販夫走卒找不到刺激。中等武者找不到波瀾壯闊,參與時事之快感。高等權力者,找不到世界之脈絡。不管是對於上中下人群,毫無可取之處!依照我看來。下次的第二期,就只能送到茅廁去了。」

此時。吳幽冥都恨不得拔劍殺人了。

這個櫃主算是最典型的社會中上層人士,雖然沒有半個髒字,但是嘴巴更毒埃

吳幽冥帶著滿腔的怒火,直接帶著靈鷲離去了。

走在街道上,忽然聽到有人大喊:「高價回收《天道盟時報》,高價回收《天道盟時報》。」

吳幽冥心心中再次轉折。找到那人道:「你要回收《天道盟時報》?」

「對,你有嗎?」那個穿著綢衣的青年男子目光熱情道。

吳幽冥道:「現在沒有了,不過以後會有很多1

「給我,我全要1那個綢衣青年道:「記住,有多少份。給我多少份!原價賣兩個銀幣吧,我再加一個銀幣。」

吳幽冥大喜,道:「一定,一定!只有兄台慧眼識文,請問你要那麼多《天道盟時報》,可是為了要買給家人,民眾閱讀嗎?」

那熱情青年一愕,然後尷尬道:「那,那倒不是,這《天道盟時報》內容雖然扯淡,但竟然是最好的羊皮紙印的,我買過來做成衣衫,或者糊窗戶,甚至漂洗乾淨賣給貴人們上廁,也是極好的。」

頓時,吳幽冥胸口一悶,鮮血幾乎狂噴而出!然後手中一緊,真的要忍不住拔劍將眼前這人碎屍萬段!

……

就這樣,吳幽冥的《天道盟時報》僅僅只發行了一期,然後就徹底無疾而終了。

而且,七秀坊內誰也不敢再提《天道盟時報》半個字。

緊接著,中京忽然有幾個人莫名其妙的暴斃。

一個行武走卒,被大卸八塊。

一個酒樓的櫃主,被挖去了眼睛,割開了喉嚨。

還有一個浪蕩兒,被割掉舌頭,挖去眼睛,打斷了四肢。

在這場輿論戰場上,吳幽冥之所以輸得這麼慘,完全是因為他太不接地氣了,太端著,太高高在上了,太愛惜自己的羽毛了。

而陽頂天在地球時代,經過無數八卦秘聞,無數新聞時事的洗禮,幾乎一下子就能掌握到脈搏。而且,他黑自己黑得多狠啊,對自己多下得了手埃

所以,兩份報紙的威力,當然不可同日而語!

……

當然,吳幽冥辦報失敗,已經是十來天之前的事情了!

而三天前,《混沌時報》圖窮匕見,用了一整版內容,報道了七秀坊的極度罪惡,幾乎是瞬間,將七秀坊踩進地獄之中!

不知道是有人慫恿,還是自發性的。

忽然,匯聚到七秀坊門外的人越來越多,往七秀坊裡面扔分辨,扔石頭的人,越來越多。

一時間,原來香氣凌人的七秀坊,頓時變得臭氣轟轟。

七秀坊,大門緊閉,試圖等到風潮過去。

但是,圍堵在七秀坊門外的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而且,已經開始砸搶之事!

……

公孫大娘跪在吳幽冥面前。

「陽頂天賊子公報私仇,試圖對我七秀坊趕盡殺絕,請宗主出手相救。」

吳幽冥坐在椅子上,面孔陰晴不定。

對於七秀坊乾淨不幹凈,他知道得雖然不多。但是看過《混沌時報》之後,也知道那上面的內容是真的。所以此時的他真不願意和七秀坊糾纏在一起,免得自污的名聲,他的名聲可是非常金貴的。

但是,七秀坊是他在中洲最大最堅嬲擼如果見死不救,那麼剩下的那些牆頭草。毫無疑問會全部背棄吳幽冥,去投靠陽頂天的。而天道盟中,追隨他吳幽冥的勢力本來就不多了。

深深吸一口氣,吳幽冥道:「放心,我一定不會坐視!靈犀,會幫助你討回公道的1

最終,吳幽冥選擇了折中方案。既不自己親自沾手,又不會見死不救!

靈犀面孔一寒,道:「放心吧。這件事情交給我了。」

然後,靈犀走進內閣之中,朝公孫大娘道:「閣主,我們進來相商1

……

當天晚上,吳幽冥就帶著靈鷲去靈鷲宮拜會無靈子,一方面彙報中洲的不利局面,另外一方面,躲過即將到來的是非!

很快。靈犀了公孫大娘就有了反擊!

陽頂天帶領雲君奴剛剛回到中京,還沒有下令圍剿七秀坊。便接到了七秀坊的挑釁和反擊!

公孫大娘和公孫六娘,抬著十三具屍體,跪在中京大殿面前。

公孫六娘手舉牌子,上面寫著:血債血償,還我清白!公報私仇,乾坤顛倒!

而靈鷲宮靈犀公子。率領著親近靈鷲宮幽冥海的幾百個勢力首領,還有幾萬人,圍堵在中京大殿,要讓陽頂天給七秀坊一個公道!

七秀坊的手段,足夠兇狠的。足足祭出了十三具屍體。

公孫二娘,脖子上帶著深深的血痕,是自縊而死。而且渾身**,她的屍體上寫著,我以一死證清白!

公孫五娘,渾身白紗,胸口刺劍!雪白的衣衫用鮮血寫著,陽頂天,還我七秀坊清白!

公孫七娘,腦袋迸裂而死!後背上同樣用鮮血寫著,陽頂天,還我清白。

公孫二娘,五娘,七娘全部橫死。

接下來,七秀坊的十朵金花,全部投水自盡,渾身盡赤,以死證明自己的清白!

靈犀果然狠毒啊,極度之心狠手辣。

用十三條鮮活的生命,瞬間將民心全部奪去,將所有的同情心,全部奪去。

千古最難,不過一死。

七秀坊的人,連死都不怕,怎麼可能會去做那些罪惡之事?

陽頂天趕到的時候,已經群情激憤,要查出玷污七秀坊之兇手,要封掉《混沌時報》,將一干人等,全部論罪!

陽頂天走到中京大殿的時候,公孫大娘直接上前擋住陽頂天去路道:「請陽城主還我七秀坊清白!處死雲君奴,宋麗華等罪魁禍首1

陽頂天望了十三具蒼白的屍體,冷道:「這十三人之死,與雲君奴,宋麗華何干?」

「就是她們,在陽頂天閣下的指示下辦了《混沌時報》,對我七秀坊進行造謠中傷,污衊抹黑。我七秀坊視清白如性命,眾多姐妹,不堪受辱,紛紛自荊」公孫大娘望著陽頂天寒聲道:「陽頂天閣下如若不還我公道,我立刻去靈鷲宮跪拜,我立刻號召天下正義,不惜用一切代價,奪回屬於我七秀坊的尊嚴和清白1

「可是,《混沌時報》並沒有造謠你們,抹黑你們啊,反而是你們七秀坊,一再造謠中傷於我埃」陽頂天道。

「證據1公孫大娘厲聲道:「陽頂天閣下,請出示證據。否則,只能是不教而誅,您也不配成為天道盟之主1

靈犀寒聲道:「陽頂天閣下,今日若不出示證據,我等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除非,你調集大軍,鎮壓我們吧!否則,你要立刻處置《混沌時報》人等,並且還七秀坊之清白1

陽頂天望向在場幾萬人,這是逼宮來了埃

幾乎是所有親近幽冥海和靈鷲宮的勢力都來了。

當陽頂天目光望向這些人的時候,有些人昂首,但更多的人則是垂頭不敢正視。毫無疑問,這些人也不想來和陽頂天圖窮匕現,但是被逼著不得不來。

靈鷲號召了許多大勢力,對他們說,今日陽頂天搞七秀坊你們不出聲,那麼來自陽頂天搞你們的時候,也就沒有人會出聲了。

但就算如此,中洲大部分大勢力,依舊選擇觀望,沒有來逼宮。

陽頂天望著滿眼狠毒的公孫大娘,這個人已經是破釜沉舟了。

不得不說,這個手段極狠。她們知道玩輿論,已經完全不是陽頂天的對手了,所以直接刺刀見紅,面對面的廝殺。

逼迫陽頂天拿出七秀坊的罪惡證據,否則就要歸還七秀坊清白,廢掉《混沌時報》,定罪辦理報紙的所有人!

這完全是一種狡辯,是一種偷換概念。

證據,如今上哪裡去拿最直接的鐵證!七秀坊殺死孩子,拐賣孩子的,殺死害死父母製造孤兒地方時候,又沒有留下回影玉。

陽頂天目光不經意撇像公孫五娘,她身上擁有邪靈,是不可能死的。

頓時冷冷一笑,陽頂天朝公孫大娘道:「你想現在死?那我就成全你1

……

註:第二更送上!49名了,依舊拜求月票,拜託了!未完待續。。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