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六七:女王之貞!離魂殿之秘!殺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獨孤逍雖然是天下豪傑。但是能夠讓海蛇族發情的人,幾百年都不會出現一個,獨孤逍還不是那個人。」毒莎女王道:「他去了離魂殿,什麼都沒有要,就只是抱走了襁褓之中的霜兒1 陽頂天不敢置信望著...

只要一劍刺下,毒莎女王就會灰飛煙滅。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xstxt..

只要一劍刺下,就可以拯救聖谷之內所有人,就可以拯救東離草原所有人!

但是,陽頂天始終沒有刺下去!

不是因為心軟,也不是因為意亂情迷!而是因為心中的疑問!

「陽頂天,為何還不動手?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1忽然,毒莎女王沙啞道。

頓時,彷彿一道雷霆,劈中了陽頂天的腦袋!他的目光,立刻朝毒莎女王面孔望去。

她依舊美眸迷離,依舊親吻著陽頂天的臉盤。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的空間指環裡面,應該握著一支虛無之劍,隨時可以刺下來,將我灰飛煙滅吧。」毒莎女王道。

陽頂天內心再次震顫。

「我那個好妹妹,果然厲害啊,竟然能夠派出你來刺殺我啊!你確實是唯一能夠成功的人。」毒莎女王道:「我已經動情了,我的七寸骨門也已經開了!要不是你猶豫,我早已經死了1

陽頂天道:「你何時發現我的殺意?」

「就在你掙扎的時候!就在你現在掙扎的時候1毒莎女王道。

陽垛不應該,你明明知道我從聖谷那邊來,所以來刺殺你的可能性很大1

「沒錯,我沒有把你的殺傷力放在心裡!當然最最重要的是,我對你沒有任何防備1毒莎女王道。

「為何?」陽頂天道:「因為我讓你發情嗎?」

「不,不是這個原因。在我告訴你原因之前,請你告訴我,你為何猶豫,為何沒有動手?」毒莎女王道。

「因為,我內心產生了許多懷疑。」陽頂天道。

「什麼懷疑?」毒莎女王道。

「非常細微的東西。」陽頂天道:「比如當我說到寶寶的時候。作為外祖母的她,幾乎沒有任何感情的波動!還有獨孤鳳舞和我成親洞房之後,就徹底變成痴情到甚至偏激之人!還有很多很多,極其細微,僅僅只是感覺,沒有任何緣由1

「現在輪到我回答你了。」毒莎女王道:「我為何對你沒有任何防備?因為。我的女兒霜兒,是你的妻子!你是她這個世界上最愛的人!而且我還知道,她已經變成娜迦了1

這話一出,陽頂天頓時如同被雷劈中一般,然後猛地便要將毒莎女王推開。

什麼?她才是霜兒的母親?那,那聖女海心到底是誰?

因為,這意味著最最可怕的事情!

但是,毒莎女王卻緊緊將陽頂天纏住了,微笑道:「沒錯。我才是獨孤傲霜的母親1

陽頂天再次用來,要將她推開!

他真的永遠永遠,也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

「不要緊孩子,且不說我們沒有發生什麼。就算有什麼也不要緊,我們海蛇族不在乎這個。」毒莎女王道。

「荒謬1陽頂天怒道,渾身冰涼厲聲道:「你,你怎麼可以這樣?獨孤逍前輩,是我最最敬重的長輩。我是霜兒的丈夫,你。你怎麼可以這樣?你們海蛇族,不是最忠貞的種族嗎?」

毒莎女王輕輕撫摸著陽頂天的面孔,試圖讓他安靜下來,陽頂天猛地推開她的手。

「獨孤逍,並不是霜兒的父親。」毒莎女王淡淡道。

陽頂天頓時猛地一震!獨孤逍,不是霜兒的父親?怎麼可能?

「獨孤逍雖然是天下豪傑。但是能夠讓海蛇族發情的人,幾百年都不會出現一個,獨孤逍還不是那個人。」毒莎女王道:「他去了離魂殿,什麼都沒有要,就只是抱走了襁褓之中的霜兒1

陽頂天不敢置信望著毒莎女王。

原來。霜兒是獨孤逍在離魂殿抱去養大的。

「那,那獨孤鳳舞呢?她是您的女兒嗎?」陽頂天問道。

「不,她不是,她是獨孤逍的女兒。為了掩人耳目,獨孤逍讓外人以為,獨孤鳳舞和獨孤傲霜是雙生姐妹。」獨孤逍道:「獨孤鳳舞的母親,另有其人1

「就算獨孤逍前輩不是霜兒的父親,那霜兒終究是有父親的。」陽頂天道:「您現在這樣做,置他於何地?」

毒莎女王微微一笑,撫摸陽頂天的臉道:「傻孩子!我們海蛇族是最最忠貞的種族!我如果有男人,又怎會背叛他?」

「沒有男人,你怎麼生出的霜兒?」陽頂天怒道。

「或許有一個男人,但是我不知道1毒莎女王慘笑道:「當我貞潔被破的時候,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或許那是一個魔鬼而已!那幾日,我彷彿徹底迷離,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等我醒來的時候,就已經珠胎暗結了!如果有那麼一個男人,那他或許是魔鬼吧1

陽頂天驚愕,就連毒莎女王也根本不知道霜兒的父親是誰?

「當時,我在蛇人族中無聊而又悠閑地活著,而海心則不甘寂寞,遊歷天下,試圖尋找到可以然讓她發情的人,好孕育出強大的神之種族。」毒莎淡淡道:「就這樣,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彷彿很慢,又彷彿很快,百年時光,揮手而過!對了,其中有一段時間,你的師傅東方涅滅曾經試圖闖入我的領地,結果讓我用迷離**驅逐了。當然,被我驅逐的人還有很多很多1

陽頂天心中一顫!

師傅闖入蛇人族領地,是他不久前說的,沒有任何外人知道。而毒莎女王說出了這件事情,毫無疑問是真實的。

「忽然有一天!彷彿天上的神仙伸出了一隻手,直接把我抓走到萬里,幾十萬里之外。然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珠胎暗結,身處在一個破舊孤寂的殿內1毒莎女王道。

「殿內?離魂殿?」陽頂天驚聲道。

「對。離魂殿1毒莎女王道:「一個不大的破殿,很老,很舊,很孤寂!沒有門,打不破,出不去!當時我的。半聖修為,拼盡全力,也打不破一個窗戶,別說出去,連看一眼外面的的風景都不可以1

陽頂天的靈魂,幾乎都在顫抖,道:「然後呢?」

「然後,我就一直在離魂殿裡面呆了幾年,然後有一天。我腹中一陣劇痛,頓時人事不省1毒莎女王道:「等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恢復如初了!而我的身邊,則躺著一個渾身長滿鱗片的嬰兒,你也知道,那就是霜兒1

「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然後,外面響起了腳步聲1毒莎女王道:「我非常興奮,因為這是幾年來。第一次有人來離魂殿。但是我立刻被禁錮在黑暗之中,可以看到一切。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人看到我1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我見到一個人推開門進來,這個人就是獨孤逍1毒莎女王道:「他進來的第一眼,就見到了在地上哇哇大哭的霜兒,渾身長滿了可怕的鱗片。然後,彷彿有一股能量。猛地籠罩在他的身上!他的臉上,陷入了無比幸福,無比滿足,無比迷醉的表情,就彷彿身處仙境一般!然後。離魂殿裡面響起了聲音!這是幾年以來,離魂殿第一次響起了聲音1

「什麼樣的聲音?」陽頂天問道。

「非常普通,普通到無法用言語形容。」毒莎女王道:「這個聲音告訴獨孤逍,他既然找到了這裡,那就是莫大的緣分!所以,他要成全獨孤逍!可以讓他變成天下第一人,可以給他最強大的功法,可以給他最強大的能量!任何東西,只要獨孤逍開口,離魂殿都能給他1

陽頂天頓時想到了祝青主,他去了離魂殿之後,就得到了二等邪靈能量,立刻變成了最接近半聖的頂級強者。

還有孤獨異人,進入離魂殿之後,就得到了最最強大,最最力大無窮的夜叉身體。

「獨孤逍前輩什麼都沒有要,只要了在地上哇哇大哭的霜兒?」陽頂天道。

「對,他憐憫地看著地上大哭的嬰兒。他說可以不可以要一個東西之外,還帶走這個嬰兒?離魂殿說不可以,只能帶走一樣。而且說這個嬰兒,要放在離魂殿中養大的。」毒莎女王道:「獨孤逍說,那他就要這個嬰兒!離魂殿安靜了好一會兒說,這並不是我要提供的東西!獨孤逍說,可是你說過,這殿裡面的任何東西,都可以讓我挑眩於是,離魂殿答應,讓獨孤逍帶走這個嬰兒!於是,傲霜就成為了獨孤逍的女兒1

陽頂天顫抖道:「其實,獨孤逍前輩,一直對霜兒非常珍視。甚至,他還用鳳舞的出生來幫忙掩飾霜兒的存在?」

「對,應該是如此。」毒莎女王道。

陽頂天內心又微微一顫,之前的獨孤傲霜一直非常自卑,甚至偏激。覺得獨孤逍不疼愛她,不在乎她,偏心於獨孤鳳舞。她甚至痛恨獨孤逍,妒忌獨孤鳳舞。她卻沒有想到,獨孤鳳舞是因為她而存在的。

「然後呢?」陽頂天問道。

「然後,我又失去了神識,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身處在蛇人族的高塔之上,已經在家中了。離魂殿內的那幾年,就彷彿一場夢一般,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毒莎女王道:「甚至,我覺得我自己的身體,也沒有任何異樣!所以,到後來我一直都在懷疑,這些事情究竟有沒有發生過,或許真的就是一場夢!但是,這讓我非常害怕離開蛇人族。於是,我派出了我最最信任和疼愛的妹妹海心,讓她去人類打探1

「海心比你小?」陽頂天道。

「對,她比我小,大約小了一百歲!所以,她是我帶大的,很長時間內,我們都相依為命1陽頂天微笑道:「甚至,這些蛇人族中很多人,都是我親手帶大的!比如,那個對你痴情的莫莫,就是我最疼愛的一個。」

陽頂天頓時想到了,海心到了人類大陸,扮演成迷迭師太,行走天下。尋找獨孤傲霜的下落。

「後來,海心回來稟告我!獨孤逍確實有一個女兒,渾身長滿了鱗片。」毒莎女王道:「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不是夢境!我依舊不敢離開這個高塔,所以我只能讓海心去暗中保護霜兒。她一開始對霜兒非常非常感興趣,以為這將會是一隻娜迦。足足十幾年後。在霜兒身上沒有發現一點點能量,沒有發現一點點娜迦的可能性。所以她漸漸放棄了守護的使命,轉而行走天下,要尋找讓她發情之人,她要孕育出強大的神之種族!後來,她見過了無數的男人,沒有發現一點點動情的跡象,於是她暫時放棄了,回到了蛇人族!開始試圖問我。到底是誰讓我孕育出後代的。我說我也不知道,她不相信,她覺得我在欺騙她。於是,她對我越來越猜忌,越來越妒忌!一直到有一天,她妒忌我的一切,包括我在蛇人族中的權力!她試圖奪走我的一切1

「然後呢?」陽頂天道。

「然後,她勾結了邪魔道在東離草原的最高潛伏者1毒莎女王道:「當然。就算如此,她也不敢真的對我動手。因為我比她強大得多。一直到有一天,我的修為忽然開始下降,那一天我忽然變得很虛弱。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我知道,因為霜兒蛻變成娜迦了。於是,隱忍了很多年的她。終於和邪魔道潛伏者一起動手,準備殺我了1

陽頂天心中,猛地激顫!

聖女海心說,毒莎女王和邪魔道勾結,卻沒有想到。毒莎女王卻說和邪魔道勾結的是海心自己。

毒莎女王繼續道:「但是,她選擇的時機,還是不對!當時的我,儘管已經虛弱了,但還沒有虛弱到那個程度。於是,我重傷了她!我能殺她,但終究不忍!於是,她逃脫了出去!並且,開始對整個東離草原下手,試圖尋找無數的炮灰,摧毀我的蛇人族1

「可是,我見到建設蛇人帝國的人是你,把東離草原變成地獄的,也是你。」陽頂天道。

「沒錯!我先下手為強了1毒莎女王道:「用最短的時間內,橫掃了整個動力草原,建立了蛇人帝國1

「那你為何要將整個東離草原變成地獄,為何讓動用幾千萬奴隸,去修建幾萬里的防線,不要說這些事情不是你做的,不要說這幾千萬半人族,不是你殺的。」陽頂天怒道!

「沒錯,是我做的,是我殺的1毒莎女王道。

「那是為什麼?難道也是為了對付海心嗎?不可能吧。」陽頂天道。

「當然不是為了對付海心1毒莎女王望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而是為了你!滅世大戰很快就要來了!我的時間不多了,所以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徹底將東離草原洗乾淨!絕對不可能讓半人族變成邪魔道的滅世軍團之一!我要給你,留下一個完整的蛇人帝國!我要構建這個前所未有的巨大防線,未來當整個人類大陸徹底淪陷的時候,你還有最後的防守之地1

毒莎女王望著陽頂天道:「我知道你的西洲和中洲做的事情!你的速度太慢了,你太心慈手軟了。我心足夠硬,所以我可以做到將整個東離草原變成最強大的堡壘。為了我的女兒,為了我的女婿,我有什麼事情不能做到?」

陽頂天見到渾身盡赤和自己糾纏在一起的毒莎女王,顫聲道:「此時我們這樣,我還算什麼你的女婿1

「你的話是真的,因為你渾身冰涼,而且下面軟綿不挺。」毒莎女王望著陽頂天一字一句道:「但是那又怎麼樣?你確實可以讓我動情,我也從來沒有過男人!這又有什麼不可以?」

接著毒莎女王道:「其實,我不介意給霜兒生一個妹妹的!不過看起來你很介意,那就不用繼續了。」

陽頂天聽著毒莎女王的言語,很想駁斥為謬論,但終究說不出什麼話來。

「那個派往魔城商宮拍賣殺豬劍法第四階上卷的中年人,也是你派去的咯?」陽頂天問道。

「對,也是我派去的。」毒莎女王道:「他把秘籍給你了嗎?」

「你不知道?」陽頂天道。

「知道什麼?」毒莎女王道。

「我以為他是邪魔道派來的,所以沒有買走,秘籍落入了地裂城主葵司的手中,而這個蛇人族男子,被人殺了。」陽頂天道。

毒莎女王目光一顫,露出一絲痛楚。那個蛇人族中年,其實地位很低很低,不值一提,但他的死,還是讓她目光一顫。

「當然,你放心,殺豬劍法第四階上卷,我通過另外一個渠道拿到手了。」陽頂天道:「魔城商宮,是不是你們的人?是她們告訴我,殺豬劍法在你手上,讓我來東離草原找你!只不過我來了之後,先遇到了聖女海心!女王閣下,殺豬劍法第四階下卷,在你手中嗎?」

……

此時聖谷之內!

老奴阿五站在聖女海心的身後,目光無比迷戀和愛慕,只有對著她的背面,他才敢釋放這樣的目光,正面的時候,他會自賤慚俗到極點。

「主人,應該差不多了吧!陽頂天應該已經殺了毒莎了吧1阿五道。

「誰知道呢?但不管怎樣,我那個姐姐,今天是死定了。」聖女海心淡淡道:「鬼吾子,不如一會兒,我把她的身體賜給你,如何?」

玄天宗鬼吾子!邪魔道在中洲的最高潛伏者,當時天下唯二的巫靈師!

……

註:曖*昧之戲終於寫完了,寫得我想死啊!又不得不寫!

明天要去上海辦事,六點鐘不到就要起床,而我現在卻還沒有睡!嗚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