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六四:成親!花燭夜!決心!(1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防禦。到那個時候,決戰已經爆發了。」海心道:「而且我清晰地感覺到,毒莎女王絕對不會讓你回西洲了,你躲不開十個以上大宗師的鎖定的,我知道你有隱身玄技,但是隱身飛行不過數里你的玄氣就會耗荊此時,聖谷內沒有...

「師傅,你不要胡說八道啊1凰語面紅耳赤,大聲道:「我怎麼可能喜歡他?我最討厭他了,要不是他還有點用處,我早就宰了他了。」

「是嗎?」海心微微笑道,然後慈愛地撫『摸』著凰語的頭頂,便不再說話。

「好了,我們回去吧!小天,去見見你的故人。」海心道,然後三個人進入山谷之內。

……

山谷裡面密密麻麻都是房子,全部都是用木頭搭建起來的。就算谷內的面積很大很大,住下幾百萬人也非常的擁擠。

一眼望去,方圓幾百里內,全部都是房子。

就算這樣,還是有三分之一的人住不上房子,只能住著簡易的獸皮帳篷!

而且海心說過,聖谷救了他們的『性』命,所以不得破壞聖谷之內的生靈,所以反抗軍並沒有大量地砍伐樹木,也沒有大量地破壞河流,盡量把房子和帳篷搭在原有的空地之上。

陽頂天信步而走!雖然此時的聖谷已經危如累卵,而且絕對的擁擠,但是絕對的秩序井然,甚至還顯得非常的安寧。沒有任何爭搶,沒有任何欺凌弱校九陽劍聖664

因為,最好最好的房子,都會給老人和孩子居祝比較差的房子,給身體強壯的人居祝

而作為反抗軍的武裝力量,幾十萬反抗軍全部住在最差的帳篷之中。包括凰語和海心,都住在帳篷之內。

凰語作為海心的弟子,更加需要和香香等四五個狐人族女孩擠在一個帳篷裡面。

當然在食物上,又稍稍反了過來。

因為,反抗軍要進行廝殺,還要大量的建設,所以會把更大比例的食物分配給反抗軍武士。而小孩正在長身體,會分配比較精細的事務,老人則分配最少量的食物。

對於這種方法,陽頂天非常敬佩。又人道,又不虛偽。

陽頂天一路走過去的時候,見到房子內,路邊的。幾乎全部都是老人和小孩。所有半人族的老者,都在做著力所能及的事情,要麼在修補鎧甲,要麼在打磨兵器。甚至很多小孩子,也要在邊上幫忙。

陽頂天走過之後,幾乎所有的半人族老者,全部起身,朝陽頂天躬身行禮,說著陽頂天聽不懂的半人族言語,但是可以感受得出來他們的感激和情感。

聖女海心非常不容易!竟然能夠把一個絕望之地。治理得如同凈土一般。

雖然,這裡時時刻刻都可能被毀滅,而且連吃的東西都不夠,但是這裡的人都很安寧!

……

很快,陽頂天見到了故人!反抗軍的領袖之一。狐人族的族長逐日.貝拉。

當然,他也必須會見到,因為他和逐日.貝拉,還有其他四個狐人族武士,會住在一個帳篷之內。

再次見到故人的時候,逐日.貝拉不由得發出噓吁之聲。

然後,談起這近一年來東離草原的慘事。逐日.貝拉幾乎眼眶欲裂,瞳孔充血。九陽劍聖664

因為,無數的狐人族都被抓走了,成為了奴隸,去修建那條可怕的防線。

說起了聖女海心,逐日.貝拉目光中充滿了無限的敬仰!彷彿任何言語。也無法表達出他的聖女的仰慕和愛戴!

「族長先生,那麼您對即將到來的決戰,怎麼看?」陽頂天問道。

「我們沒有贏的希望的。」逐日.貝拉直接了當道:「這點不止我清楚,聖女也清楚,甚至聖谷內所有人都清楚。蛇人帝國的力量是十倍。百倍於我們。」

陽頂天一愕,聖谷中的民眾也清楚?那為何卻看不到多少絕望?

「陽頂天閣下,我們半人族和你們不一樣,我們時時刻刻處在最危險的環境之內,所以我們並不太畏懼死亡,但是我們害怕沒有價值的死亡。」逐日.貝拉道:「能夠在聖谷之內平靜幸福地生活半年多,也已經完全足夠了。能夠沐浴在聖女的光芒之下死亡,也完全足夠了。所以我們知道毀滅的結局,但是我們卻不絕望!時間一到,大家從容赴死便是了1

然後,逐日.貝拉倒了一杯綠『色』的樹汁遞給陽頂天道:「抱歉啊,外面已經完全被封鎖了。我們的狩獵隊也幾乎沒有收穫了,所以聖谷之內很快就要斷糧了,我也沒有酒招待你了,這種樹汁雖然很難喝,但是難得帶有一點點酒味,來,干1

陽頂天舉杯和逐日.貝拉一飲而荊

果然難喝,又腥又苦,只是帶有一點點的天然酒精!

沒有想到,聖谷之內已經如此之艱苦,連吃的都沒有了。逐日.貝拉作為狐人族之長,反抗軍的領袖,都已經拿不出什麼食物了,更何況其他人。

「陽頂天閣下,我請求您一件事情。」逐日.貝拉忽然道。

「您請說。」陽頂天道。

「真到了決戰那日,所有的反抗軍都會走上戰場,聖谷之內所有的人也都會走上戰場!十三歲以上的半人族,不管是『婦』女還是老人,全部會拿起武器和蛇人帝國決戰,然後從容死去。」逐日.貝拉麵孔一陣抽搐道:「但是……我,我畢竟是一個父親,所以……所以我希望,到時候你能夠帶著香香離開,帶著她回到人類大陸中1

逐日.貝拉淚水滑落,滴落到濃濃腥苦的樹汁之中,顫聲道:「請原諒我作為一個父親的自私1

陽頂天端起樹汁,一口喝完道:「我答應你,族長先生1

「謝謝1

……

接下來,很快陽頂天就完全看到了聖谷的絕境了!

不是馬上要斷糧了,而是已經斷糧了!

之前,上萬人的狩獵隊,加上逃到聖谷帶的食物,還勉強可以維持。

而如今,聖谷方圓千里,都已經被蛇人帝國徹底封鎖了,狩獵隊已經沒有任何收穫了。

為了解決食物,海心走入茫茫的原始森林,尋找可以吃的樹木果實。甚至樹枝,樹葉,根莖!

森林裡面的動物,不能獵殺。因為它們才是主人。河裡的魚,見到四條,只能捕獵一條。

就這樣,一口口大鍋裡面,燉的是特殊的植物根莖,部分樹木的果實,還有撕碎的肉感,還有新鮮的魚。每一口大鍋裡面,會放一條魚下去。

然後,用大火用力地熬煮!將裡面一切食物煮得稀爛。變成一種特殊的粥,然後分給每個人的碗中。

壯漢一大碗,老人和小孩一小碗。

武玄級以上強者,可以不吃任何食物,吞噬玄氣作為能量。

陽頂天發現。前來分粥的老人已經很少了。他們選擇在家中挨餓,也要把食物讓給為他們戰鬥的人。但是,每一個小孩端到手裡的粥,完全不顧燙,狼吞虎咽一會兒就吃得乾乾淨淨,然後用舌頭將碗底『舔』得如同洗過一般,最後目光依舊充滿了對食物的渴望。

這個時候。大人會憐惜,要將碗里的粥倒在孩子們的碗里。此時,孩子們會抱著碗,飛快地跑開,拒絕吃大人的食物。儘管他們肚子很餓,儘管他們很想吃。但是他們不會吃,這也是他們父母拚命教導的事情!

在如此絕境之下,聖女海心竟然將整個聖谷教化得如此仁義謙沖!

但是,陽頂天看不下這種安寧的絕望了。他直接走入了聖女海心的帳篷!

……

「岳母1陽頂天道:「我要回西洲大陸一趟,然後我會帶來上幾千名魔鷲軍團。還有數萬大型空中飛騎!我會把糧食,武器運過來!然後,把聖谷內的孩子,全部帶走會人類大陸。」

海心微笑道:「謝謝你孩子,但是來不及了!後天,或者大後天,蛇人帝國就會發動總攻了。」

陽垛里是東離草原的最東邊,和西洲大陸的直線距離,不過一萬里不到而已。最快一天一夜,就可以一個來回。」

海心搖頭道:「不行的!這聖谷的背後,確實是茫茫大海!從印象中,聖谷海域東南一萬多里,就會到達西洲。但實際上,那是一片虛無之海,無窮無盡的,你朝著東南方向飛行,永遠也飛不到盡頭1

「怎麼會?」陽頂天驚愕道:「在地理位置上,西洲明明就在我們東南一萬里左右。」

「我也很奇怪,為何會這樣。」海心道:「我曾經飛了十天十夜,足足飛了十幾萬里,依舊是茫茫大海,看不到應該存在的北地,西北大陸等等1

陽頂天徹底驚愕了?怎麼會這樣?從地理位置上看,說不通埃

「小天,這個世界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是有盡頭的,而這個世界的盡頭,就是無盡的虛空之海。」海心道:「我們選擇了聖谷,固然背後不會受到任何攻擊,但是也斷了我們任何撤退的生路。」

「所以,你要回西洲,必須先南下,然後東去,足足近兩萬里,還要突破蛇人帝國的防禦。到那個時候,決戰已經爆發了。」海心道:「而且我清晰地感覺到,毒莎女王絕對不會讓你回西洲了,你躲不開十個以上大宗師的鎖定的,我知道你有隱身玄技,但是隱身飛行不過數里你的玄氣就會耗荊此時,聖谷內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蛇人帝國的封鎖線了。」

「那總不能坐以待斃吧。」陽頂天道。

「放心,不會坐以待斃的。」海心淡淡微笑道,然後伸出玉手,輕輕撫『摸』陽頂天的臉盤,頓時陽頂天感覺到了一股海洋和仙境的氣息,那種芳香柔軟和安寧,瞬間讓他的心境寧靜下來。

此時,一個渾身佝僂的老者,緩緩走入,朝聖女海心拜下道:「主人,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了。」

「知道了。」海心道:「來見見你們的姑爺。」

「老奴阿五,見過姑爺。」那個老者走進來,朝陽頂天深深拜下。

陽頂天還沒有見過如此蒼老的老人,渾身佝僂著彷彿還不到一米三,整個面孔如同樹皮一般的褶皺,渾身上下彷彿只剩下皮包骨頭,一陣風就好像能夠將他吹散。

「拜見老者。」陽頂天朝他拜下。

「這是我最忠誠的僕人,我救過他的『性』命,他也是一個人類!當然,他就是我們當中另外一個大宗師了。」海心道。

陽頂天一詫。眼前這佝僂到極點的老僕,竟然也是一個大宗師。

「好了,你出去吧,我和小天再說幾句話。」海心道。

老奴拜下行禮。然後退了出去。

海心望著陽頂天道:「小天,我如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兩個女兒!霜兒,現在還好嗎?」

陽頂天心臟一顫,道:「岳母,她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海心道:「不久之後,蛇人帝國應該會出現一個短暫的混『亂』。那是你唯一逃走的機會,你答應我,把鳳舞也帶走,好嗎?」

接著。海心絕美的面孔微微一顫,道:「人人都說我是聖女,但是我也敵不過自己內心的自私。我自己可以去死,但是我卻不願意讓女兒跟著我死,她還那麼年輕!她。她還有一個她不知道的孩子。」

聖女海心,彷彿在交代後事,她這是要做什麼?她要犧牲自己,暫時重創毒莎女王,給陽頂天製造逃跑的機會?

深深吸一口氣,海心道:「今天晚上,你就和凰語成親!這件事情。我已經決定了,這也是你作為一個丈夫的責任。」

「可是凰語她……」陽頂天道。

「她已經答應了1海心道。

……

一個多時辰后。

陽頂天和凰語的婚禮,立即舉行。

參加的人不多,只有反抗軍的幾個領袖。婚禮沒有酒,也沒有肉,只有幾十杯樹汁。

然後。在逐日.貝拉的主持下,陽頂天再次和同一個女人,進行了第二次拜堂。

甚至,今天的嫁衣,都是香香提供的。

因為。陽頂天走了之後,香香偷偷給自己做了一套嫁衣,也給陽頂天做了一套!

然而今天,她必須把自己的嫁衣獻出,給凰語船上。

凰語比香香要高,嬌軀的凹凸起伏也更加誇張,所以香香的嫁衣顯小,穿在凰語的身上,更加顯得凹凸有致,起伏惹火!

拜過了天上雙月雙日,拜過了混沌大地,拜過了岳母高堂。

然後,陽頂天和凰語,就被送到了森林之中的一個樹屋之內。

那裡,是凰語和陽頂天今天晚上的洞房!

……

洞房樹屋之內,只有陽頂天和凰語二人,點燃著燭火!

兩個人坐在桌子的對面,凰語頭上罩著蓋頭。

「你,你不是很討厭我嗎?為何願意娶我?」凰語道:「是不是我師傅求你了?」

「她是求了我,但是如果我不願意的話,誰求都沒有用。」陽頂天道:「你不也很討厭我嗎?為何又願意嫁我了?」

凰語沉默了片刻,沒有言語。

「我沒有答應。」凰語道。

「那就是做一場戲,騙你師傅了?那好,我可以配合你的。」陽頂天道。

「沒錯,我是對你有些放不下。我見到你的第一眼,內心就有些顫抖,我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很討厭你,恨不得打你,殺你。但是,也恨不得被你打,被你殺。我很討厭你,但是會忍不住去看你,香香對你撒嬌的時候,我心裡會難受,我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凰語道:「但就算如此,我還是不會嫁你。於是,師傅告訴了我一些事情,比如我,我們曾經愛恨糾纏過,我還曾經為你生過一個孩子。」

「她把一切都告訴你了?」陽頂天驚聲道。

「沒有,她只告訴過我,我曾經和你愛恨糾纏,我曾經為你生過孩子。但是她不願意我回到過去,她想要我做現在的我。」凰語嘆聲道:「然後我就答應了,我不管我以前是誰!但是我可不願意嫁給兩個男人,用更直接的話說,反正已經被睡過了,再睡一次,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說罷,凰語一把扯掉頭上的蓋頭,美眸火熱大膽地望著陽頂天道:「你是要繼續討厭我,然後干坐到天亮,還是要給我一個完整的洞房花燭?」

她絕美的面孔,通紅一片,嬌艷欲滴,急促喘息,艷絕人寰,無法直視!

陽頂天猛地起身,直接扒掉自己的衣衫,然後猛地過來,一把將凰語壓在桌子上,用力抓著她的豐滿的翹『臀』,咬上她嬌艷欲滴的嘴唇,狠狠道:「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想蹂躪你,已經很久了1

「來吧,有冤報冤,有仇報仇1凰語大膽狂野地盯著陽頂天,雙腿朝他的腰間猛地一夾,猛地抱住他的脖子,狠狠吻上陽頂天的嘴唇,吐出艷麗芳香的小舌頭,深深地糾纏吮吸。

「嘿,我都已經是嫁過人,生過孩子的人了,就不故作矜持了1凰語大膽地張開小嘴,狠狠咬上陽頂天的胸膛。

而陽頂天,則變成野獸一般,狂吼一聲,猛地便要撕掉凰語的衣衫。

「別撕嫁衣,還要還給人家的,撕內衣就可以了。」凰語道。

陽頂天猛地將嫁衣內的所有衣物撕得乾乾淨淨,然後如同野獸一般,在桌子上,徹底攻佔了凰語的身體。

而凰語,彷彿比他還要狂野!嘴裡發出雌獸一般的吼叫,拿起桌子上唯一的那壺酒,往自己的嘴裡滿滿倒入一口,然後吻上陽頂天的嘴唇,將滾燙的酒水度了過去。

然後,兩個人徹底變成了東離草原上的野獸!

把整個書屋,當成了最瘋狂的戰場!

在最最瘋狂的時候,陽頂天就決定了,明日便去找毒莎女王,單刀赴會!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和諧年代,不能過度描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