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五三:滅七秀坊!用秦織以毒攻毒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將她們領走,培養成為七秀坊的搖錢樹。」 陽頂天的嘴巴已經合不上了。 「你難道不知道嗎?每年拐賣孩童,每年從天空魔城買賣人口最多的,就是七秀坊下屬的修羅閣,生意都做到了東離草原了,連半...

「陽頂天閣下,請你弄清楚,戲怎麼演是我們的自由,別說您還不是隱宗之主,就算你是,也沒有權力干涉。」公孫大娘道:「至於將我七秀坊抹去,您太高看自己,也太低看我們了,我們七秀坊幾百年來,還沒真正怕過誰來1

這話半真半假!但終究來說,七秀坊確實沒有真的怕過誰,因為他們的人脈極其之廣,幾乎整個天下的青年武者都是她們的仰慕者和崇拜者。

陽頂天道:「那麼,肆意攻擊他人,顛倒黑白,也是你們的自由嗎?」

公孫大娘道:「我們的戲,沒有顛倒任何黑白,沒有污衊任何人,您想多了。如果您硬要我給你一個交代,那我只能說,本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但請閣下,不要做賊心虛1

「明白了1陽頂天淡淡道:「原本我還心中有所糾結,既然你們沒有底線,那麼我就好做事了。」

「那我們就恭候您的手段了,請走,不送。」公孫大娘道!

陽頂天離開!

……

光明議會全體要員,都在中京大殿的小型議事廳內。

「今天的議題,只有一個,那就是面對七秀坊的輿論攻擊,如何應對?」陽頂天道。

秦萬仇道:「請問閣主,怎麼把握這個度?您是要她們停止污衊,還是要徹底教訓?」

「我要讓七秀坊身敗名裂,然後徹底從這個世界抹去。」陽頂天道。

「好,宗主有這個念頭,我們就好放開手做事了。」秦萬仇道:「先把整個事情定下目標來!我們的目標,就是徹底毀滅七秀坊1

「不但要徹底毀滅,而且還要讓它身敗名裂。臭不可聞。」陽頂天道:「而且,戰況盡量激烈一些,持續的時間盡量長一些。把吳幽冥一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七秀坊的戰鬥上。我們則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開始實質整頓中洲1

「是1秦萬仇道:「比起我們。吳幽冥雖然在暗中,但是手中力量有限,如果把他們的精力和資源全部擊中在七秀坊的戰鬥中,便無力顧及其他1

段汝妍皺眉道:「想要消滅七秀坊容易,但是讓她們身敗名裂,臭不可聞,就太難了1

所有人點頭稱是!

這幾百年來,七秀坊的名聲太好了!她們不但是藝術家,而且還是社會家。慈善家。行走天下,布施行善,建立了幾百個孤兒所。更別說,七秀坊裡面每一個女人都美若天仙,幾乎是整個天下的夢中情人。

所以,公孫大娘才敢說,這幾百年來七秀坊還沒有真正怕過誰。

因為,勢力再強大的。也沒辦法和一群美女,一群藝術家叫板。你又不能對她們動武。一旦動武,就會被千夫所指。

所以,七秀坊在混沌大陸,絕對是掌握了輿論權的一個巨大勢力,就更加別說天下幾乎所有青年武者,都是七秀坊幾位美人的狂熱粉絲了。

所以想要詆毀七秀坊的名聲。實在太難太難了。而她們想要毀掉一個人的名聲,卻輕而易舉。

陽頂天道:「對付七秀坊這樣組織,就要以毒攻毒!她們的形象,就是她們的根本,就是她們最厲害的武器。一旦形象被毀。那七秀坊就不值一提1

段汝妍道:「話是沒錯,可是話語權都在她們手中!她們說話有人聽,我們說話沒人聽的1

陽頂天道:「那就想辦法,讓我們的話有人聽1

「宗主可有法子?」秦萬仇道。

「有1陽頂天道:「辦報1

「報?什麼是報?」秦萬仇道。

「報紙,三尺見方的紙上,印刷上各種新聞,要事,八卦,秘聞等等1陽頂天道:「一份報紙,總共四五張大紙,十幾萬字,配合上圖片。先組織幾十上百人的團隊,對內容進行編寫,然後進行鐫刻雕版,最後進行印刷。幾萬份,幾十萬,幾百萬份,然後用成本價賣給千萬民眾。」

「所謂新聞,一定要真實嚴肅。要事,一定要威嚴大氣。八卦,一定要深邃隱秘,秘聞一定要可怕犀利1陽頂天道:「而對七秀坊的攻擊,可以藏在八卦和秘聞之中!甚至,為了真實權威性,我們可以進行一定程度的自黑!揭露宋逍的秘辛,揭露秦萬仇的秘辛,揭露我的某些醜聞都可以,總之一定要讓這個新聞紙瞬間風靡1

接著,陽頂天道:「在這裡,我可以說幾個標題給大家參考一下!比如,東方涅滅復活之秘!比如,祝青主敗滅之謎!比如,妖女情迷陽頂天!等等1

這話一出,所有人徹底驚呆了!

這些標題一出去,那還得了埃可以說,瞬間就引爆世界了,保證所有人的爭先閱讀了!

如果在西洲,這個報紙的流傳度就會變小,如果在西南大陸,就更加寸步難行,因為哪裡都是山野之民,對世界通用文字根本就不認識。

而中洲,是整個世界最繁華之地,有天文數字的城市居民,識字度相對很高,所以這種報紙可以輕易流傳。

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中,這份報紙,可以輕而易舉地搶走所有的輿論權。

到那個時候,七秀坊試圖用一場場戲劇來搶奪輿論權,那純粹是做夢了。一場戲頂多幾千人看就了不起了。

而一份報紙,瞬間可以讓幾十萬人,幾百萬人觀看!

「好辦法1宋麗華大聲道:「甚至,關於中洲整頓的主導權,也可以通過報紙來間接實現!我立刻從西洲組織人手1

段汝妍道:「這個辦法很好,可是別人也可以複製啊!要是他們也辦報紙,那怎麼辦?」

陽頂天道:「沒有通過光明議會審批的,都是非法報紙,立刻進行查抄沒收!我們不能光明正大去滅七秀坊,難道還不能抄掉一個印刷作坊嗎?」

宋麗華道:「那麼。對七秀坊的攻擊,是不是比較沒有底線?」

「不,要真實1陽頂天道:「因為,這份報紙對消滅七秀坊,只是順便。它還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讓我們掌握世界的輿論權。對weilai的滅世大戰,對整頓中洲,都有巨大作用1

「可是,要真實的話,就很難辦了埃」宋麗華道:「我們的人在七秀坊並沒有底,現在安插進去,也來不及了。」

「我們有一個人,今天晚上我就想辦法去見她1陽頂天道!

……

「放心,我身上沒有亡靈鬼鳥1公孫五娘見到陽頂天的第一句話。

在一個秘密的樓閣內。陽頂天見到了公孫五娘,也就是秦織!

「陽頂天宗主,你平時對我唯恐躲之不及的,今天為何主動來見我你?」秦織風情萬種地坐下來道,眼睛一眨道:「讓我猜猜,是什麼事情?」

如果不是有必要,陽頂天真是不太想來見這個秦織啊,這完全是個妖女。陽頂天和她打交道,沒有一次不吃虧的。

「對了。是不是要我幫你弄死凌舞?」秦織咬牙切齒道:「小婊子,都應該死!這個賤人,竟然開始演戲了,還寫出了雷霆血1

「想不到你也義憤填膺1陽頂天道。

「不,我不在意他污衊誰,攻擊誰。但是。搶走我的風光,那就該死!想要阻擋我成為天下第一名女的,也該死1秦織道:「這個忙我幫了,說,要怎麼弄死她?下毒。**,扒皮,拆骨,打斷四肢削成人棍扔到街上去乞討?都可以1

看著她咬牙切齒的樣子,陽頂天不由得頭皮發麻。

「嗯,準確來說,我要對付的是七秀坊。」陽頂天道。

「對付七秀坊?」秦織皺眉。

「對,我要讓七秀坊從天下男人心目中的聖地變成妓院。」陽頂天道。

「抱歉,不可能1秦織道。

「為何?」陽頂天道。

「因為,它本身就是妓院?哦不,比妓院還要骯髒。」秦織道。

陽頂天頓時大愕!

「你難道不知道嗎?公孫二娘先被祝紅雨插,再被靈犀插,然後被靈犀老子插,然後父子一起插?」秦織道。

陽頂天驚詫。

「你難道不知道,七秀坊為何影響力這麼大?因為每一個大首領家裡,都有七秀坊的女人要麼做小妾,甚至還有做夫人的。」秦織道:「七秀坊暗處,還有一個飄渺閣,專門負責給天下大佬拉皮條的1

陽頂天再驚詫。

「你難道不知道嗎?七秀坊還控制著天下幾百家高等妓院,連天空魔城都有。而這些妓院,歸暗香閣管理。」秦織道。

陽頂天已經嗔目結舌。

「你難道不知道嗎?七秀坊在天下開辦了幾百家孤兒所,領養幾萬孤兒。但是你知道這些孤兒中,長得漂亮的,不管男女都去了妓院,最最漂亮的,進了飄渺閣,作為送給天下大佬的禮物。甚至在街上看到了漂亮的男孩女孩后,明明不是孤兒,想辦法創造條件,也讓她們變成孤兒,然後如同聖女一般出現,將她們領走,培養成為七秀坊的搖錢樹。」

陽頂天的嘴巴已經合不上了。

「你難道不知道嗎?每年拐賣孩童,每年從天空魔城買賣人口最多的,就是七秀坊下屬的修羅閣,生意都做到了東離草原了,連半人族都買賣得到。」秦織道:「所以,你竟然跟我說,要讓七秀坊變成妓院?有你這麼難為人的嗎?好haode修羅地獄,你硬要讓我變成天堂,你殺了我吧1

陽頂天真的徹底被刷新了三觀。

修羅閣,可謂是天下最最臭名昭著的組織啊!拐賣兒童,拐賣婦女,無惡不作,可謂是天下最最骯髒,最最罪惡的組織了。因為它在天空魔城,所以天下勢力對它也無可奈何,卻完全沒有想到,它竟然也是七秀坊的。

「這個秘辛,很多人知道嗎?」陽頂天問道。

「在七秀坊內,知道的也不超過三人吧。」秦織道。

「那。那你怎麼知道的?」陽頂天道。

秦織稍稍不好意思,扭過頭去,道:「因為,我在某種方面的天賦,所以……被推薦進了修羅閣工作!目前,工作非常出色。weilai可能會執掌修羅閣1

我日!難怪知道得這麼清楚,這些骯髒罪惡都經過她的手埃對於秦織怎麼會去修羅閣這種地方做事,陽頂天一點都不驚訝。

「你別這樣看著我,你也知道我這個人沒什麼底線的。」秦織道。

陽頂天深深吸一口氣道:「那,現在你可願意幫我,消滅七秀坊嗎?」

「願意啊1秦織道:「不過有個條件1

陽頂天眉頭一跳道:「什麼條件?」

「娶我做小妾。」秦織道。

陽頂天面孔猛地一抽搐,頓時手腳都沒有地方放!

「不行嗎?那今天晚上就留在這裡,陪我睡一夜。」秦織道。

陽頂天整個身子都在抽搐了。

「噗哧……」秦織一聲嬌笑道:「瞧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逗你玩的。最近我對男人不敢興趣了。我開始睡女人了。你根本無法想象,我都睡了多少女人了。」

陽頂天舉手投降道:「好了,姑奶奶,別鬧了,說說你的條件吧。」

「你把七秀坊滅了之後,我要成為七秀坊之主。」秦織道:「到那時候,別說七秀坊聽你的話,成為你後宮都可以。就算我這個七秀坊的主人,都可以天天被你蹂躪。」

對於秦織後面的話。陽頂天自動過濾。對於秦織的這個條件,陽頂天也沒有半點詫異!這個女人,沒有底線,而且野心勃勃。當然也算不上野心勃勃,因為一個變態的野心,不能算是真正的野心。

「喂。這對你來說很難嗎?」秦織道:「你要知道,我幫了你,就意味著我要出賣了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陽頂天驚愕道。

「我要不是天天去舔公孫大娘,你以為我能上位這麼快?」秦織理直氣壯道。

頓時,陽頂天的三觀再次被刷新。但還是那句話。秦織這個女人,不管做出什麼變態的事情,他都不會有絲毫的意外!

陽頂天想起一件事情道:「對了,靈鷲知道你我之間的關係,到時候你在暗中幫我,會不會暴露?」

秦織漫不經心道:「放心吧!她有把柄在我手中,還不止一個。」

陽頂天驚愕道:「什麼把柄?」

秦織道:「第一,她是我第二個要背叛的女人了。」

陽頂天的眼睛瞬間睜大。

「我睡過靈鷲,這很奇怪嗎?」秦織道:「不過這個賤人,被吳幽冥洗腦了,後來假正經,不讓我碰了。但是你放心,她的兩個醜事掌握在我手中,不敢碰我的1

陽頂天拚命搖頭,要把雜亂無章的念頭甩出去,道:「那好,你開始寫文章,專門揭露七秀坊的醜事。要循序漸進,從小到大,從淺到深!大概每一篇,在三四千字左右,要證據確鑿1

「沒wenti,今天晚上我就寫個幾篇。」秦織道,說罷她就開始脫衣裳。

陽頂天驚愕道:「你,你做什麼?」

「準備寫文章埃」秦織道。

「寫文章,你脫衣衫做什麼?」陽頂天問道。

「我這人,做事的時候,不喜歡束縛。」秦織道:「我一個人在家裡的時候,就喜歡什麼都不穿。然後到處放滿昂貴的晶石鏡,這樣隨時都可以看到了曼妙無雙,完美誘惑的軀體了。」

陽頂天頓時頭皮再次發麻!

……

陽頂天決定了,等到第一份報紙出來之後,他就立刻動身前往東離草原,去蛇人族領地尋找殺豬劍法第四階下卷。

因為陽頂天已經別無選擇了,不去東離草原,就要扔愕酃。可是,鬼知道人魚帝國在哪裡。而蛇人族的領地雖然神秘危險,但至少知道具體在哪裡!

之所以等第一期報紙出來后再離開,是因為在混沌世界,沒有人會辦這東西,掌握不好度。

而陽頂天在地球時代見過了無數的報刊雜誌,從人民日報到地攤上的黃色小報,應有盡有。

而且,他在大學的時候,也曾經是校報的成員,所以對辦報紙還算有獨到的了解。

西洲的文事團隊總共一百多人,很快就乘坐魔鷲來到了中京,然後立刻投入了工作。

這份報紙的名字也決定下來了,就叫作《混沌時報》。

第一期報紙,陽頂天作為總編輯,親自審核每一篇文章,每一張圖片。

這個世界沒有照相機,只有回影玉,但是畫面卻印不到報紙上,所以還是需要用手畫。

不過呢,這個世界也有先進的地方。那就是用來雕刻的晶石面板,可以變得柔軟,也可以變得堅硬,所以完全可以重複利用,而且雕版的工作會顯得非常輕鬆。

總之,在陽鍍握下,第一期《混沌時報》出來了!

在投放之前,光明議會的重要成員第一時間,就讀到了這份報紙。

這上面的內容,幾乎是瞬間震撼了整個光明議會!

……

註:第二更送上,今天兩更一萬!老大們,月底了啊,投月票啊!未完待續……

.R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