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五三:滅七秀坊!用秦織以毒攻毒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0-27 06:48  |  字數:5761字

「陽頂天閣下,請你弄清楚,戲怎麼演是我們的自由,別說您還不是隱宗之主,就算你是,也沒有權力干涉。」公孫大娘道:「至於將我七秀坊抹去,您太高看自己,也太低看我們了,我們七秀坊幾百年來,還沒真正怕過誰來!」

這話半真半假!但終究來說,七秀坊確實沒有真的怕過誰,因為他們的人脈極其之廣,幾乎整個天下的青年武者都是她們的仰慕者和崇拜者。

陽頂天道:「那麼,肆意攻擊他人,顛倒黑白,也是你們的自由嗎?」

公孫大娘道:「我們的戲,沒有顛倒任何黑白,沒有污衊任何人,您想多了。如果您硬要我給你一個交代,那我只能說,本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但請閣下,不要做賊心虛!」

「明白了!」陽頂天淡淡道:「原本我還心中有所糾結,既然你們沒有底線,那麼我就好做事了。」

「那我們就恭候您的手段了,請走,不送。」公孫大娘道!

陽頂天離開!

……

光明議會全體要員,都在中京大殿的小型議事廳內。

「今天的議題,只有一個,那就是面對七秀坊的輿論攻擊,如何應對?」陽頂天道。

秦萬仇道:「請問閣主,怎麼把握這個度?您是要她們停止污衊,還是要徹底教訓?」

「我要讓七秀坊身敗名裂,然後徹底從這個世界抹去。」陽頂天道。

「好,宗主有這個念頭,我們就好放開手做事了。」秦萬仇道:「先把整個事情定下目標來!我們的目標,就是徹底毀滅七秀坊!」

「不但要徹底毀滅,而且還要讓它身敗名裂。臭不可聞。」陽頂天道:「而且,戰況盡量激烈一些,持續的時間盡量長一些。把吳幽冥一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七秀坊的戰鬥上。我們則明修棧道,暗渡陳倉,開始實質整頓中洲!」

「是!」秦萬仇道:「比起我們。吳幽冥雖然在暗中,但是手中力量有限,如果把他們的精力和資源全部擊中在七秀坊的戰鬥中,便無力顧及其他!」

段汝妍皺眉道:「想要消滅七秀坊容易,但是讓她們身敗名裂,臭不可聞,就太難了!」

所有人點頭稱是!

這幾百年來,七秀坊的名聲太好了!她們不但是藝術家,而且還是社會家。慈善家。行走天下,布施行善,建立了幾百個孤兒所。更別說,七秀坊裡面每一個女人都美若天仙,幾乎是整個天下的夢中情人。

所以,公孫大娘才敢說,這幾百年來七秀坊還沒有真正怕過誰。

因為,勢力再強大的。也沒辦法和一群美女,一群藝術家叫板。你又不能對她們動武。一旦動武,就會被千夫所指。

所以,七秀坊在混沌大陸,絕對是掌握了輿論權的一個巨大勢力,就更加別說天下幾乎所有青年武者,都是七秀坊幾位美人的狂熱粉絲了。

所以想要詆毀七秀坊的名聲。實在太難太難了。而她們想要毀掉一個人的名聲,卻輕而易舉。

陽頂天道:「對付七秀坊這樣組織,就要以毒攻毒!她們的形象,就是她們的根本,就是她們最厲害的武器。一旦形象被毀。那七秀坊就不值一提!」

段汝妍道:「話是沒錯,可是話語權都在她們手中!她們說話有人聽,我們說話沒人聽的!」

陽頂天道:「那就想辦法,讓我們的話有人聽!」

「宗主可有法子?」秦萬仇道。

「有!」陽頂天道:「辦報!」

「報?什麼是報?」秦萬仇道。

「報紙,三尺見方的紙上,印刷上各種新聞,要事,八卦,秘聞等等!」陽頂天道:「一份報紙,總共四五張大紙,十幾萬字,配合上圖片。先組織幾十上百人的團隊,對內容進行編寫,然後進行鐫刻雕版,最後進行印刷。幾萬份,幾十萬,幾百萬份,然後用成本價賣給千萬民眾。」

「所謂新聞,一定要真實嚴肅。要事,一定要威嚴大氣。八卦,一定要深邃隱秘,秘聞一定要可怕犀利!」陽頂天道:「而對七秀坊的攻擊,可以藏在八卦和秘聞之中!甚至,為了真實權威性,我們可以進行一定程度的自黑!揭露宋逍的秘辛,揭露秦萬仇的秘辛,揭露我的某些醜聞都可以,總之一定要讓這個新聞紙瞬間風靡!」

接著,陽頂天道:「在這裡,我可以說幾個標題給大家參考一下!比如,東方涅滅復活之秘!比如,祝青主敗滅之謎!比如,妖女情迷陽頂天!等等!」

這話一出,所有人徹底驚呆了!

這些標題一出去,那還得了啊。可以說,瞬間就引爆世界了,保證所有人的爭先閱讀了!

如果在西洲,這個報紙的流傳度就會變小,如果在西南大陸,就更加寸步難行,因為哪裡都是山野之民,對世界通用文字根本就不認識。

而中洲,是整個世界最繁華之地,有天文數字的城市居民,識字度相對很高,所以這種報紙可以輕易流傳。

在一片空白的世界中,這份報紙,可以輕而易舉地搶走所有的輿論權。

到那個時候,七秀坊試圖用一場場戲劇來搶奪輿論權,那純粹是做夢了。一場戲頂多幾千人看就了不起了。

而一份報紙,瞬間可以讓幾十萬人,幾百萬人觀看!

「好辦法!」宋麗華大聲道:「甚至,關於中洲整頓的主導權,也可以通過報紙來間接實現!我立刻從西洲組織人手!」

段汝妍道:「這個辦法很好,可是別人也可以複製啊!要是他們也辦報紙,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