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五二:一掌扇飛凌舞!雷霆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腰臀之曲線,尤其魅惑。 忽然,陽頂天彷彿想到了什麼,然後就這樣一直盯著雲君奴的腰臀部位看。 雲君奴很敏感,立刻感覺到背後彷彿被刺了一下一般,轉頭一看,頓時見到陽頂天直刺刺的目光。

說到借種兩個字的時候,妖嬈美眸一盪,甚至微微用舌頭卷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而且還微微張開了雙腿。

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

「沒有道理啊,這個毒莎女王已經在這個世界上千年了,要借早就借了埃」陽頂天道。

「我也在這個世界千年了,怎麼一年多前才借到呢?」妖嬈道!

陽頂天頓時面色一慘,難道真的要為殺豬劍法而出賣自己的那……那個……

妖嬈頓時噗哧一笑道:「別裝偽君子了,毒莎女王可是比我都要美麗的,如果真是借種的話,那便宜死你了1

……

陽頂天還沒有決定要不要去東離草原!

總的來說,去東離草原的危險性還是很大的。因為,邪魔道在那邊的力量非常強大,之前陽頂天就遇到了玄天宗宗師級叛徒成為東離草原邪魔道的走狗。甚至連秦七七,都去東離草原求援過。

不過,目的地僅僅只是蛇人族的話!那麼便可以不和東離草原邪魔道打什麼交道!

但是,最最危險的還是蛇人族本身,還是那個神秘而又強大的毒莎女王!

所以在還沒有決定的時候,陽頂天依舊放回中洲!

然後,光明議會稍稍對天空魔城解開了封鎖,但依舊對他們進行強大的壓力,逼迫他們公開否認吳幽冥!

當然,這又是一個長久的扯皮談判。

陽頂天問了師傅東方涅滅一個問題,毒莎女人殺人嗎?危險嗎?

東方涅滅說,毒莎女人不怎麼殺人,但極度危險!

甚至幾百年來,毒莎女王已經被譽為最最神秘,最最危險的強者了!

……

陽頂天依舊在辦公,作為私人秘書,雲君奴正在彙報中洲整頓的相關工作進展!

「光明議會和中洲勢力的蜜月期,已經漸漸過去了。因為,我們的整頓進入了真正的深水區,已經開始觸及到這些勢力首領的關鍵利益!所以中洲大部分勢力,對我們的整頓已經越來越抵觸1雲君奴道。

「有人公開表示要退出光明議會了嗎?」陽頂天問道。

「這倒是沒有1雲君奴道:「但是私下的串聯,已經開始了!而且,已經有一股謠言到處流傳了,說您整頓中洲根本不是為了備戰邪魔道,根本不是為了滅世之戰。而是為了個人的**,而且等到整頓進入一定程度的時候,您會剝奪這些勢力首領所有的權力,然後想辦法將他們全部殺死。最後,您君臨天下!將整個混沌世界變成您一個人的帝國1

毫無疑問,這個謠言是吳幽冥傳出去的。

而所謂均論天下,**統治,一個人的帝國!這是當時陽頂天忽悠秦萬仇的對話內容,如今變成了詆毀陽頂天證據。

「還有呢?」陽頂天問道。

「隨著整頓的深入,中洲勢力們和吳幽冥勢力的接觸也越來越頻繁,越來越深入。」雲君奴道:「所以,現在的整頓工作陷入了糾結之中。動作狠了,會把這些中洲勢力全部推到吳幽冥那邊去,動作輕了,就達不到整頓的目的,達不到備戰邪魔道的目的1

對於這個困難,陽頂天早就有了充分的思想準備!中洲的整頓,一定會非常非常之困難,因為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了。而且,現在又有了吳幽冥在裡面興風作浪,整頓工作毫無疑問會變得更加艱難!

如今對中洲勢力,是打也不能打,縱容又不能縱容。

「這樣,接下來我們外緊內松,涉及到關鍵利益的整頓,比如防區劃分,收攏權力,組建光明議會軍團等事情,表面上壓得更緊一些,實質上卻暫時松下來,把重心轉移到中洲海軍建設,還有集中中洲物質,籌建全新的魚雷,炮彈,大炮,軍艦等等。」陽頂天道:「總的來說,就是以中洲的物質供應西洲,製造軍艦,武器,組建全新的精銳軍隊!對於中洲的整頓,盡量用對關鍵利益的口頭壓迫,換取對方在次關鍵利益上的妥協1

「是1雲君奴道:「這和秦城主,東方宗主他們的意見,也相對一致!對了,對於七秀坊我們應該如何態度?」

「七秀坊怎麼了?」陽頂天問道。

雲君奴道:「您也知道,七秀坊的女子被天下仰慕。她們行走天下,輿論影響力極大!尤其對青年武者的滲透很深很深,而如今她們開始對吳幽冥大肆造勢,所以在輿論上我們會越來越不利1

陽洱們,做得很過分嗎?」

雲君奴道:「她們已經在演出時候,公然諷刺您了,甚至已經開始私下傳播關於您的謠言了。對您的品德,和修為,都進行了玷污和詆毀1

陽頂天眉頭大皺。

七秀坊一直站在自己的對立面,這一點他是清楚的。如今,公孫三娘是吳幽冥的妾侍,公孫六娘又是吳幽冥的紅顏知己!這吳幽冥簡直成了七秀坊的女婿了,肯定會更加偏袒了!

「秦城主,他們是什麼意見?」陽頂天問道。

「收買,分化,暗殺1雲君奴道:「東方宗主的意見,是殺公孫大娘一人。而秦城主和宋逍會主的意見,是……殺光七秀坊1

陽頂天牙齒一涼!

在陽頂天印象中,師傅一直是和藹慈祥,但是遇到關鍵時刻的時候,他老人家也是半點不手軟,直接打算用殺戮手段。

至於秦萬仇和宋逍,就更加兇狠,直接要殺絕七秀坊!

「關於怎麼殺絕七秀坊,秦城主和宋會主有不同意見。」雲君奴道:「秦城主的意見,是假借邪魔道之手殺光,而宋逍會主的意見,則是讓您直接發布滅殺令,光明正大屠殺滿門1

接著,雲君奴拿出幾份文件,道:「事實上,東方宗主,秦城主,宋會主,段閣主關於七秀坊,都提交了相關報告,全部是關於如此懲治七秀坊的。」

「七秀坊真的造成了很大之影響?」陽頂天問道。

「真的,如果不信的話,您易容打扮后,去街上轉轉就知道了,您的名聲一天比一天壞了,而吳幽冥的名聲,一天比一天好了。」雲君奴道。

「那好,你去準備一下,稍稍喬裝打扮,我們出去看看1陽頂天道。

「是1雲君奴道,然後款款走了出去。

雲君奴的走路很有魅力,很好看。和獨孤鳳舞一樣,上半身不動,甚至雙腿也不左右移動,彷彿就完全依靠腰臀的力量一般。

所以,當她走路的時候,腰臀之曲線,尤其魅惑。

忽然,陽頂天彷彿想到了什麼,然後就這樣一直盯著雲君奴的腰臀部位看。

雲君奴很敏感,立刻感覺到背後彷彿被刺了一下一般,轉頭一看,頓時見到陽頂天直刺刺的目光。

雲君奴臉蛋一紅,道:「宗主,您這樣的目光,會讓我懷疑你是不是想娶我進門,而不是做您的所謂秘書的1

陽頂天面孔一紅,不好意思笑笑。

「怎麼,我又讓您想到獨孤鳳舞了?」雲君奴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不介意讓你緩解一下相思的1

「不,我還沒有那麼痴情。」陽頂天道:「只是,想到了某些事情,忽然湧起了一個荒謬的念頭1

「什麼念頭?」雲君奴道。

「還不好說出來。」陽頂天道:「你過來。」

雲君奴走了過來。

陽頂天來到雲君奴身後,雙手按住她的小蠻腰。

她的腰,真是很細,而且滑嫩柔軟,卻又緊湊充滿彈力。

「喂,宗主您這樣的話,我真要懷疑是不是又要再娶一門小妾了。」雲君奴道。

「我按住了你的腰,你再走路看看。」陽頂天道。

雲君奴便朝前走,發現很不自然,而且幾乎沒法走路了,彷彿雙腿的力量被鎖住了一般。

陽頂天鬆開雲君奴道:「我終於知道為何你和獨孤鳳舞走路的姿態一模一樣了,因為你們都是用腰在使勁的,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雲君奴道:「啊,我確實沒有發現,被您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到了。不過那又怎麼了,至於讓您那麼大好奇,還專門研究一下。」

陽頂天道:「你想象,什麼東西是靠腰的力量走路的?」

雲君奴一愕!

……

接下來,陽頂天和雲君奴喬裝打扮,走在了街道之上,開始近距離接觸民眾。

這一出來還不要緊,陽頂天的肺幾乎要氣炸了!

難怪東方涅滅,秦萬仇,宋逍,段汝妍全部提出要對七秀坊下手。

這也太卑鄙,太無恥!這七秀坊的輿論力量也太大了。

如今,陽頂天的名聲何止是差,簡直臭不可聞埃

「真沒有想到,陽頂天是這種人啊!秦懷玉那麼忠心耿耿,竟然直接把別人的妻子給搶走了1

「妻子算什麼啊?被搶走的,還有秦懷玉的女兒,如今才八歲啊1

「不會吧,那陽頂天豈不是禽獸不如了?」

「還不止如此,你知道宋麗華嗎?被陽頂天賜給秦懷玉為妻的?這個女人,其實也是陽頂天的女人,秦懷玉也只是她表面的丈夫而已,他只是替陽頂天養女人而已1

在酒樓,在ji院中,到處都是這樣的傳聞。

陽頂天聽到的時候,瞬間幾乎要拔劍而起,斬下那些最賤之人的頭顱,但這些人只是最無聊的民眾而已,殺他們無濟於事。

陽頂天離開,道:「怎麼會這樣?七秀坊在女人在劍舞彈琴的時候,總不能直接開口造謠吧。」

「是沒有直接開口造謠,但是她們開始在舞台上演戲了。」雲君奴道。

「什麼戲?」陽頂天問道。

「雷霆血1雲君奴道:「最近,完全風靡整個中洲,而且已經打算去西洲和東洲進行演出1

陽頂天道:「可是,之前七秀坊沒有演戲這一項啊1

「公孫六娘,便是這處雷霆血的總策劃,還是主演。」雲君奴道:「現在,應該還在演,您可以去看看1

……

陽頂天去了七秀坊的一個莊園內。

裡面,已經人山人海,無數人擁擠在戲台面前看戲!

這就是最近風靡中洲的雷霆血!

……

劇情,講的是有一個城堡,叫雷霆堡!

堡主仁慈威重,少主仁義瀟洒。

為了更好治理雷霆堡,所以少主成年後,便出門遊歷天下。

在路上,少主撿到了一個臨死的乞丐,治好了他的病,救活了他的命,並且收做僕人,一起遊歷天下。

這個僕人,非常忠誠。後來,少主準備認這個僕人為義弟。

後來,老堡主忽然重病垂危,便傳信讓少主回堡就位。

信使找到了少主遊歷的地方,但是少主不在,所以將信交給了這個僕人。

這個僕人見到信之後,頓時惡念升起,下毒害死了少主。

然後,開始易容成為少主的模樣,回到雷霆堡中,準備冒名頂替成為新的堡主。

可是,老堡主儘管生命垂危,依舊認出了他不是自己的兒子。

於是,這個僕人活生生掐死了垂危的老堡主,成為雷霆堡新的主人!

……

成為新堡主后,這個賊子很會演戲,到處收買人心,口碑很好,很多人忠誠於他,尤其是城堡的內衛統領。

可是,有一天新堡主看中了內衛統領的妻子,就將她霸佔凌辱。

統領很痛苦,但依舊選擇了隱忍和忠誠。

從此,統領的妻子和女兒,落入魔爪之中。

後來,這個新堡主有看中了雷霆堡的小姐,他名義上的妹妹。

於是,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裡,他將雷霆堡小姐凌辱奸陰。

可是,畢竟是名義上的妹妹,所以不能娶進門來。

所以,他就把雷霆堡的大小姐嫁給了那個忠誠的統領。

所以名義上,雷霆堡大小姐是統領的妻子,但實際上每天晚上,都是遭到新堡主的凌辱。

不僅如此,這個畜生新堡主,還把魔爪伸到了老堡主的夫人,他名義上的母親。

忠誠的統領再也忍不住了,準備反抗。

但是,他根本不是惡賊新堡主的對手,最終慘死。

就在所有人覺得惡賊堡主要逍遙法外的時候。

忽然,那個真正的少主出現了。原來他沒有被毒死,而是被一個善良的跑船女子救活了。

然後少主行走天下,拜得名師,成就一身修為。

他沒有嫌棄那個跑船女子出身低賤,娶了她做妻子。

在修為大成的時候,少主帶著妻子返回雷霆堡,把那個惡賊假堡主,碎屍萬段!

……

陽頂天看到這個劇本的時候,頓時渾身顫抖!

好劇本啊,好劇本啊!

那個惡毒的僕人,就是陽頂天。那個善良俊美的少主,就是吳幽冥。

那個忠誠愚昧的統領,就是秦懷玉,被霸佔凌舞的妻子和女兒,就是寧柔兒和小寧寧。

而那個被奸陰凌辱,最後名義上嫁給統領的雷霆堡小姐,指的就是宋麗華。

而那個善良的跑船姑娘,就是凌舞了!

真是不容易啊,一個故事,將所有的內容都蘊含了進去埃

陽頂天謀害吳幽冥,篡奪隱宗之主。

陽頂天霸佔秦懷玉的妻女,陽頂天凌辱宋麗華,讓后將她嫁給秦懷玉等等!

這戲劇代入感太強了,難怪短短不到一個月,陽頂天的名聲就急劇下降,臭不可聞埃

原本對於七秀坊掛起他好自為之的字進行挑釁的時候,陽頂天還不大在意!

他還真沒有想到,人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公孫大娘是女人,所謂的公孫六娘凌舞,也是女人!

明明知道這是假的,竟然敢如此顛倒黑白,對陽頂天進行這麼惡毒的污衊和攻擊。

……

公孫六娘,此時演的就是雷霆堡的大小姐。

劇情最高潮處,她親自手刃了仇人,然後厲聲吼道:「陰立帝,你的死洗刷不了你的罪惡,也洗刷不了我的恥辱1

接著,她猛地橫劍自刎,香消玉損。

「不1少主猛地衝進來,悲聲大哭。

頓時,這齣戲結束!

戲園裡面的人徹底瘋魔了,每個人眼眶充血,充滿了對惡賊陰立帝的絕對仇恨和怨憎!

「殺了他,殺了他……」

不知道誰開頭,然後許多人紛紛衝上舞台,便要將那個陰立帝的演員碎屍萬段,嚇得他拚命地奔逃。

「殺了陽頂天,陽頂天罪該萬死1

「陽頂天罪該萬死1

這已經不是隱射了,而是直接的明指了。

陽頂天,陰立帝!

真虧得他們想出這個名字啊,頂天立地。

……

這出雷霆血,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如同一顆巨大的炸彈,投入了中洲。

公孫大娘甚至戲稱,六妹一人,可比得上十萬大軍!

在專門的樓閣內,凌舞坐在晶石鏡面前卸妝,渾身依舊在微微顫抖,那種感覺非常複雜,很過癮,很痛快,又帶著隱隱的不安。

在舞台上,當她殺掉陰立帝的時候,那種過癮,讓她渾身發抖,彷彿真的手刃了陽頂天一般!

就在此時,忽然有一個人走了進來。

凌舞一驚,猛地轉頭,頓時見到了陽頂天!

頓時,她面色一變,顫聲道:「你,你來做什麼?這裡不歡迎你。」

陽頂天走到她面前,道:「我早就說過了,人一旦突破了底線,就徹底沒有了底線。但我還是沒有想到,一個人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1

凌舞面孔一陣抽搐道:「抱歉,對無恥者,只能用無恥的手段。只要結果正義,過程不重要,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1

「我不打女人1陽頂天淡淡道:「但是對你的噁心,讓我控制不住,抱歉了1

「啪1陽頂天猛地一個耳光扇過去,直接將凌舞身軀,扇飛出去十幾米!

凌舞狠狠砸在地上,鮮血從嘴角流出。

她痛苦地從地上爬起來,臉上的笑容顯得微微有些猙獰,道:「打啊,打啊,有本事你打死我啊!你這個無恥的篡奪者,陰謀者,**者。我就算死,也是光榮的1

「不,我不會殺你。」陽頂天淡淡道:「那樣未免太便宜你了!我會看著你被愚弄,被*縱,最後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我不殺你,但是或許有人會殺你,甚至他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1

「你做夢1凌舞冷笑道。

就在此時,公孫大娘猛地衝進來,閃電拔劍,對著陽頂天,厲聲道:「陽頂天,你敢傷我七秀坊之人?定讓你後悔終身!立刻給我滾出去1

陽頂天淡淡道:「公孫大娘,我雖然還算寬容,但心胸還沒有寬闊到這個地步。你踐踏了我的底線,我會讓七秀坊變得比最髒的ji院還要臟,然後我會讓七秀坊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抹去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