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四七:吳某自盡!大會落幕!(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有更加凌厲的言語,她不敢看。 「那給我吧1吳幽冥道。 凌舞將這個小小的玉盒子遞給他! …… 吳幽冥拿走玉盒子! 這個玉盒子,是全部密封的,完全打不開。 ...

毫無疑問,在這場電系能量的辯論中,吳幽冥一敗塗地!

他說的話表面上無懈可擊,但全部都是廢話,全部都是空洞的理論,而且是文藝傾向的理論。

而陽頂天的話儘管很多大家聽不懂,有專業術語。但是,非常直白,而且全部都是幹活,邏輯縝密,而且還理論聯繫實際,完全讓所有人大開眼界!

如今還要扯什麼陽頂天是用電系玄符之類的言語,那純粹就是扯淡了。

頓時,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吳幽冥,看他的反應!

吳幽冥深深拜下道:「陽兄,你的電系天賦遠勝於我,在下佩服!你對電系能量的了解,也遠勝於我,受教了1

這話一出,全場一愕,吳幽冥這麼簡單就認輸了嗎?

這當然就是吳幽冥的聰明之處,遇到自己不擅長的,立刻就認輸,絕對不糾纏狡辯,絕不落入下乘!

接著吳幽冥道:「不過,我的閃電雖然不如你,但你要說我的閃電是來自於電系玄符,那真是對我的侮辱1

說罷,吳幽冥右手輕輕一指!

「啪……」一道數丈長的閃電,猛地迸發而出,威猛絕倫。

他的閃電,沒有陽頂天那麼巨大,那麼璀璨,那麼華麗,那麼多!

但是,他的閃電也足足有四五丈之長。

關鍵是,充滿了王霸之氣!

而且關鍵是,他的閃電不僅僅是藍色的,還滲透著一股紫色和金邊!

所以,看起來使得他的閃電,變得無比的華貴!

「陽兄,我的這道閃電,難道也是電系玄符,它能夠發得出來的嗎?」吳幽冥淡淡道。

陽頂天沒有說話!

他猜測,吳幽冥的閃電確實是電系玄符發出來的!但是,不僅僅是電系玄符?

還有一股陽頂天非常熟悉的能量味道!千年夜梟!

沒錯,是千年夜梟特有的閃電!

但是,他怎麼做到的,陽頂天不知道!是他把千年夜梟收為武魂了,還僅僅只是用夜梟的妖核進行能量放大?

陽頂天不知道,但是毫無疑問,這是夜梟的能量氣息!可是,這些都沒有證據!

至於金邊,不知道是來自某種玄火,還是某種特殊的玄氣能量!

總之,吳幽冥知道自己在電系玄技上遠遠遠遠比不上陽頂天,所以走了捷徑,用千年夜梟的電系能量,加上特殊的光華效果。

使得在電系比拼上,他輸得不至於太慘!

而且失利之後,他絕不戀戰,直接承認自己電系能量不如陽頂天!只要洗清楚自己用電系玄符的嫌疑就夠了。

靈犀立刻接著說道:「陽頂天,你的電系天賦是很高,不過那又怎樣?電系天賦僅僅只是隱宗弟子的一個標誌而已,只是說隱宗弟子一定會有電系天賦,事實上隱宗傳人很少使用電系玄技戰鬥,這只是一個華而不實的東西而已1

沒有等到別人反駁,靈犀立刻道:「就算你的電系天賦到天上去,也改變不了你是冒充隱宗傳人的事實!你口口聲聲說吳幽冥是冒充的,那回影玉的影像證據,誰也不能否認。虛無飄零宗主的證據,才是真正的證據!你有虛無飄零宗主傳你隱宗之位的證據嗎?沒有,說破天你都是冒充的1

「陽頂天沒有,我卻有1忽然,東方涅滅緩緩起殺日,陽頂天遇到陰陽鏡事變,甘當欲裂,怎麼可能會記住用回影玉記錄一切。然而,卻有另外一個人,把一切都記錄下來了。」

靈犀和吳幽冥,真的徹底色變了。

「誰1

東方涅滅緩緩道:「冷清塵,因為他當時也在場!這個回影玉,就是從他屍體上搜出來的。」

東方涅滅掏出了回影玉,緩緩輸入了玄氣。

頓時大殿上空,再次出現了一個影像!

絕代芳華的虛無飄零,由遠而近飛來。

然後,陽頂天直接跪在她的面前。

接著是虛無飄零,將手放在陽頂天的頭頂之上,然後拿出一支水晶劍!

然後,影像戛然而止!

頓時,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陽頂天也有影像證據啊!

吳幽冥目光猛地一寒!這一幕,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

但是,他知道這代表著什麼意思,代表著陽頂天在陰他!

陽頂天早就有了虛無飄零的影像證據,之前卻不拿出來,一直到用電系能量擊敗吳幽冥之後,才拿出這個證據。

這個證據的早拿,和晚拿,是有本質區別的!

靈犀面色劇變后,然後猛地厲聲說道:「這有證明得了什麼?這隻能證明你見過虛無飄零宗主,裡面有一句話是虛無飄零宗主收你為徒的畫面嗎?陽頂天,你僅僅只是見過虛無飄零宗主而已,卻利用這一點,拿著雞毛當令箭,偽裝隱宗之主!吳幽冥宗主則不一樣,裡面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虛無飄零宗主親口承認收他為徒。這一點,誰也改變不了1

「陽頂天,你的電系天賦再高,你就算出示了和虛無飄零見過面的影像證據,也絲毫不能改變,你是冒充者的事實!我就問你一句,之前的那個冒牌貨無名,是不是你?你既然能冒充第一次,也就能冒充第二次1靈犀厲聲道:「有本事,你把虛無飄零宗主收吳幽冥為徒的影像證據也否定掉啊1

這段影像,毫無疑問是虛無飄零魔化之後記錄的!但是,這隻能心中清楚,拿不出證據的。

可是,這個時候未必要證據,陽頂天只要把這個懷疑說出來,別人就可以鬧補了。

「好了,靈犀你住嘴1吳幽冥冷喝道!

然後,吳幽冥嘆息道:「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1

說罷,吳幽冥朝著陽頂天深深拜下,道:「我誤會你了,陽師弟1

然後,吳幽冥朝眾人道:「我為何會成為虛無宗主的徒弟?這就要從二百年前說起了,當然這段歷史,也不太光彩!二百年前滅世之戰,有兩家超然世外,就是靈鷲宮和幽冥海!虛無飄零宗主親自拜訪幽冥海,找到我的母親無逅,請她不要幫助魔王問天!可是,一些人知道,我母親一直痴戀魔王問天。可是,又分得清楚天下正邪。於公,應該站在天道盟這邊,於私卻應該站在邪魔道那邊。我母親陷入了痛苦抉擇,但最終還是選擇了天下正義,我幽冥海雖然沒有參戰,但是卻提供了大量的寶物,並且我母親親自遊說靈鷲宮無靈子,讓他不要助紂為虐,讓他加入天道盟1

「所以,才有了邪魔道第二勢力靈鷲宮,加入了天道盟一事。當然,我們三家還有一個約定,那就是靈鷲宮和幽冥海聯姻。並且,只要我母親孕育出後代,不管男女,隱宗之主虛無飄零都收為弟子,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盟約。我和靈鷲的成親,我成為虛無宗主的弟子,都是這古老盟約的一部分。」吳幽冥淡淡道。

「我師尊虛無宗主的魔化,真是誰也想不到。之前,我一直認為陽頂天師弟是冒充的,如今我知道了。他真的見過我師傅最後一面,我師傅魔化前一刻,也是陽頂天師弟伴隨左右。」吳幽冥淚水滑落,朝陽頂天深深拜下道:「師弟,師傅魔化之前,我沒在身邊陪伴,反而是你在,師兄感恩莫名,請受我一拜1

說罷,吳幽冥深深拜下!

「我也知道了,師傅魔化之前,只有你在身邊,所以肯定託付了你很多事情!之前,師兄冤枉你了,對不起。」吳幽冥柔聲道,然後雙手扶住了陽頂天的臂膀!

**!

**!

陽頂天此時內心,只有大大的這兩個字!

不止陽頂天,還有東方涅滅,還有秦萬仇,心中也都只有這兩個字!

吳幽冥是人,還是鬼啊?

這個時候,還能翻盤啊!而且,還一點都不損壞自己的形象啊!

見到陽頂天電系天賦超過自己,見到陽頂天出事了影像證據,就立刻開口。說虛無飄零收他為徒在先,託付陽頂天在後。

立刻就親熱地喊了師弟,直接用柔和手段!完全是綿里藏針啊,讓人連反駁都沒法反駁埃

這個時候,陽頂天要是說吳幽冥你那個影像才是假的,是虛無飄零魔化後記錄的,他陽頂天立刻就落了下乘,沒了風度埃

人家都向你道歉了,直接認你為師弟了,你還反咬人家一口?

而且,吳幽冥的綿里藏針,可真是綿里藏針啊!他口口聲聲說,虛無飄零託付了陽頂天什麼事情,卻沒有說虛無飄零把宗主傳給陽頂天。明裡暗裡,還是說陽頂天篡奪了屬於他吳幽冥的隱宗之位啊!但是,人家有沒說出來,你怎麼反擊?做賊心虛嗎?

此時,靈犀也完全嘆服了,目光一變,立刻找到了要害點。

然後,他直接朝陽頂天彎腰行禮道:「如此一來,真是冤枉了陽頂天師弟了。不過,虛無宗主只是把某些事情託付給你,而不是把宗主之位交給你,否則她就會把隱宗令牌交給你了對嗎?所以,是不是陽頂天師弟你記錯了啊1

「好了,別說了。」吳幽冥道:「既然,一切都是誤會,那剛好也不用爭了!師弟,這個位置就交給你了,師兄支持你1

說罷,吳幽冥還拍了一下陽頂天的肩膀!

「不行1靈犀道:「我醜話倒是說在前頭了,這就不止是隱宗之主這個位置的事情了。二百年前三家的古老盟約了,到底是遵守,還是不遵守1

這話一出,全場寂靜!

靈犀道:「如果是遵守,那就需要吳幽冥成為隱宗之主。如此一來,我靈鷲宮和幽冥海就站在天道盟一邊。如果陽頂天成為了隱宗之主,那這個盟約也就不用遵守了,我靈鷲宮和幽冥海可依舊不站在天道盟這邊了?」

東方涅滅淡淡道:「莫非,你們要站在邪魔道一邊嗎?」

「不,我沒那麼說。」靈犀道:「我靈鷲宮和幽冥海會成立一個東天道盟,讓吳幽冥為宗主,繼續履行盟約。陽頂天你做你的西天道盟領袖,我們干我們的東天道盟。東西兩家,大家一起對抗邪魔道1

「靈犀,你放肆,你膽敢分裂天道盟1吳幽冥怒聲呵斥道!

「抱歉,為了二百年前的盟約,不得不如此1靈犀猛地橫劍於頸道:「吳宗主,你今日要是讓宗主之位,就是踐踏我三家盟約,我就死在你的面前1

吳幽冥怒道:「你這是要逼死我嗎?」

「夫君,不能讓,憑什麼讓?」靈鷲也猛地橫劍於頸,道:「夫君,你要是讓了這個位置,我也死在你的面前!我死也不願意讓暗算你的小人得意1

說罷,靈鷲朝凌舞道:「凌舞姐姐,你對夫君有救命之恩,求求你說話啊!要不然,某些混蛋就要得逞了1

凌舞猛地一咬牙,朝吳幽冥跪下道:「請吳宗主,不要因為小義,而拋棄天下蒼生!有些事可讓,而有些事,不能讓1

吳幽冥痛苦地望著跪在地上的凌舞,痛苦地望著靈鷲和靈犀,又望向了陽頂天。

「好,好,你們都逼我!陽師弟對我師尊有大恩,我如何能夠欺之?我就自我了斷了算1吳幽冥猛地拔劍,朝自己脖子猛地一抹,當眾自盡!

「唰……」一劍劃過。

鮮血飆射!吳幽冥也真猛,活生生要將自己的半個脖子切開。

「當1陽頂天伸手,抓住了他的劍!

他當然不想救吳幽冥,他恨不得將吳幽冥碎屍萬段。

可是,吳幽冥的自儘是做戲啊,死不了的。

如果劇情任由發展下去,吳幽冥會當眾昏迷,然後靈犀會暴怒,直接搶走吳幽冥,當眾宣布成立東天道盟,讓吳幽冥成為東天道盟之主。

然後,整個天道盟正式分裂。

而吳幽冥已經昏厥了,分裂的責任就到不了他頭上。

然後接下來,毫無疑問就是東西天道盟的內戰!

至於內戰的原因,那太好找了!吳幽冥閉著眼睛都能找到一百條和陽頂天開戰的理由,而且每一條都光明正大。

到那時候,滅世大戰還沒有開始,東西天道盟就打生打死了。

所謂的東天道盟沒什麼要緊,但是靈鷲宮和幽冥海合力,光明正大地攻擊陽頂天,這個後果就太可怕了。

所以,陽頂天不能讓他得逞!只能中斷吳幽冥的演戲!

「幽冥兄,天道盟不會分裂,我也不允許分裂1陽頂天道。

「對,天道盟不能分裂。」吳幽冥任由脖子上鮮血如注,真摯道。

「那怎麼辦呢?」陽頂天問道。

「我不想爭這個宗主,但是為了天道盟不分裂,我不得不爭1吳幽冥淡淡道:「這樣好了,明年此時,我們比武定勝負,點到為止,贏的人成為隱宗之主,如何?」

「好。」陽頂天道。

「那為了避免事情擴大,愚兄告辭了1吳幽冥道。

「我送你1陽頂天道。

然後,兩個人把臂而出!

所有人,驚詫不已,望著眼前的這一幕!

「明日今日,我不會點到為止,我會廢掉你的。」吳幽冥道。

「我知道。」陽頂天道:「你如今什麼修為啊?」

「八星大宗師。」吳幽冥道。

「哇,厲害1陽頂天道:「還有一年時間,我應該不會輸的。只要有五星大宗師,我就能滅你了。」

「一年事情,五星大宗師,你做夢嗎?」吳幽冥道。

「沒辦法,誰讓我是九陽玄脈呢。」陽頂天道。

「被曾經愛過自己的女人背叛,滋味如何?」吳幽冥笑道:「很痛苦吧。」

「一般般。」陽頂天道:「今天你不是要讓我徹底後悔,讓我徹底從巔峰跌落,生不如死嗎?結果呢,然而自己要演一場自盡的把戲!醜態百出,不堪入目啊?感覺如何?」

吳幽冥面孔猛地抽搐,然後道:「越痛苦,報復就越猛烈!讓你晚一年死而已,不用那麼興高采烈的1

「吳幽冥以前我覺得你很厲害的。」陽東是如今看來,你連寧無鳴都不如埃當然,你的偽裝和心機,連寧無鳴都比不上你。但是,你的目光你的心,實在太狹隘了。寧無鳴還有一個徹底深愛的女人,而你……完全一無是處啊1

「你是女人嗎?做口舌之爭?」吳幽冥道:「我只要抓住一點,明年今日,你必死,這就足夠了1

「那麼,再見1陽頂天道:「明年見?」

「再見!便是你死期,再見1吳幽冥道!

然後,兩人話別!

等吳幽冥走出幾步后,陽頂天忽然記起什麼事情道:「對了,幽冥兄!我有一封信,讓凌舞轉交給你的,你記得打開看看啊!現在信的內容,應該已經顯示出來了。對了,一個人看,否則會很難堪的1

……

「凌舞,你今後有什麼打算?要隨我去幽冥海嗎?」吳幽冥問道。

「不了,公孫大娘邀請我加入七秀坊,讓我成為公孫六娘,我在考慮。」凌舞道。

「那也好,我覺得你在武道上的前途會很光明。但是不管你在哪裡,請你記住,幽冥海和靈鷲宗,都是你另外的家。」吳幽冥道。

「謝謝你,吳大哥。」凌舞道:「但是,今日的局面,您的仁義讓你吃了很大的虧。」

吳幽冥正色道:「凌舞,我只告訴你一句話,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座右銘。誰也無法改變,就如同誰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1

凌舞點頭道:「我記住了,陽頂天這樣的行為,能夠得逞一時,卻不能得逞一世1

「對了,聽說他有一封信,讓你轉交給我,對嗎?」吳幽冥問道。

「哦,對的。」凌舞道。

事實上,她一直不敢打開看。沒錯,她不敢打開!

不管是什麼原因,她今天突破了自己的底線兩次,兩次的指鹿為馬,兩次的顛倒黑白。全部被陽頂天言中了,所以她害怕在盒子裡面,還有更加凌厲的言語,她不敢看。

「那給我吧1吳幽冥道。

凌舞將這個小小的玉盒子遞給他!

……

吳幽冥拿走玉盒子!

這個玉盒子,是全部密封的,完全打不開。

而且,不能用蠻力打開,那樣會徹底毀去!

吳幽冥用了很多法子,都沒法打開。

於是,稍稍猶豫后,吳幽冥指間劃過一道閃電。

果然,這個盒子出現一道縫隙,然後無聲無息地打開了。

吳幽冥心中一寒,陽頂天早早就知道了自己有電系玄符,所以擁有電系能量。

盒子裡面躺著一張紙,吳幽冥拿出,打開一看!

只看一眼,吳幽冥頓時渾身顫慄抽搐,面孔猛地青紫,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陽頂天,我將你碎屍萬段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