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四三:靈犀,吳幽冥,揭露畫皮!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一直到十幾歲的時候,一直都毫無寸進。她的天賦,幾乎是整個混沌世界最高之人,但是在十幾歲的時候修為沒有任何突破,所以在陰陽宗飽受到屈辱,然後她離家出走,消失於世間。 再次出現的時候,東方冰凌...

「慢著1

幾乎一瞬間,所有的目光都朝發聲處望去。

是靈鷲宮的靈犀!

東方涅滅道:「靈鷲宮代表,你有何異議?」

靈犀道:「備戰邪魔道,光明議會的成立,我靈鷲宮都沒有意見,也全力支持!但是最後簽名者,應該是隱宗之主吧。」

東方涅滅道:「沒錯!陽頂天閣下,便是新的隱宗之主1

「是嗎?」靈犀道:「有什麼能夠證明,陽頂天閣下是隱宗之主呢?」

東方涅滅道:「電系玄技,隱宗古劍,婆娑渡劫劍法1

這話一出,所有人紛紛點頭。

沒錯,如果只有一兩件,那還無法證明陽頂天是隱宗之主,而三件一起,已經足以證明了。

「那我倒是奇怪了。」靈犀道:「這陽頂天又是您的弟子,怎麼又變成隱宗傳人了?那他到底是誰的弟子呢?」

東方涅滅又要開口,陽頂天起身道:「我是師傅東方涅滅的弟子,永遠都是!我是隱宗傳人來自於兩點,第一點,我學習的殺豬劍法,便是隱宗的最高武道,他是上古救世者虛無飄炎所創。上古涅滅之後,虛無一族代代相傳,創立隱宗1

陽頂天這話一出,全場震動!

隱宗,是這個世界上最最神秘的勢力,幾乎沒有人知道來歷!如今,陽頂天道出隱宗是上古救世者所創,這是所有人都不曾知道的秘密。

「第二點,相信在場眾人都聽說過陰陽鏡之變!這段秘辛沒有公開,但是很多人心中都知道!上一代隱宗之主魔化,變成魔后亡姬!在她魔化之前,將隱宗之位傳於我1

然後,陽頂天拿出了但是虛無飄炎給她的水晶令箭道:「這個令箭,便是上代隱宗之主虛無飄零之物,相信很多人都知道1

陽頂天輸入玄氣。

頓時水晶劍中,漸漸飄出一道影子,絕世風華,傾絕天下,正是上代隱宗之主,虛無飄零!

靈犀道:「按照你的意思,你是臨時被虛無飄零宗主定為繼承人的了?」

「對1陽頂天道。

「那麼就奇怪了,為何需要臨時定你為繼承人,她已經二百多歲了。在這二百多內,應該早早就定下了繼承人了啊,為何需要如此之倉促。」靈犀道。

陽頂天面孔一陣抽搐,這就挖到了他內心最痛之處,他不太願意麵對,但是不得不面對!

「她原先的繼承人,是東方冰凌。」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在場又發出一陣驚呼。

但是,卻又覺得理所應當,不覺得太多意外。

為何?因為東方冰凌因為修鍊的武技品級太高,所以一直到十幾歲的時候,一直都毫無寸進。她的天賦,幾乎是整個混沌世界最高之人,但是在十幾歲的時候修為沒有任何突破,所以在陰陽宗飽受到屈辱,然後她離家出走,消失於世間。

再次出現的時候,東方冰凌已經成為璀璨的明星,成為九天玄女,天下嫡仙!

所以,東方冰凌是隱宗虛無飄零的傳人,大家儘管震撼,卻依舊不意外!

「那為何又臨時傳給你了呢?」靈犀問道。

「因為,東方冰凌被種下噬魂魔玄,激活了體內的一等邪靈,魔化成為公主牡丹。」陽頂天道。

這話一出,真的如同核彈扔下會場,所有人都被徹底震翻了。

虛無飄零魔化,東方冰凌魔化。這對於天道盟的最頂尖權力層不是秘密,但是對於大多數人還是一個絕對機密。

如今一翻出,所有人真的徹底震駭欲絕啊!連上一代隱宗之主和傳人,都變成了邪魔道了。那這場滅世之戰,還有什麼希望!

之前,大家對陽頂天對光明議會是抱有巨大希望的。因為,陽頂天擊敗了秦七七,擊敗了祝青主,擊敗了寧無鳴,甚至將寧族和歡樂宮全部消滅了。如今看來,邪魔道在混沌大陸的勢力已經全軍覆沒了,所以大家對於陽頂天的獲勝抱有巨大希望。

至於魔王問天當然厲害,可是對於他復活一事情,大家都持有懷疑態度。

如今,聽到連前隱宗之主,還有東方冰凌全部魔化了,那這場戰爭還有什麼希望。頓時,無數人士氣低落。

「那證據呢?」靈犀道:「你說,虛無飄零宗主在魔化前一刻,把隱宗之主傳給了你,證據呢?僅僅依靠一個水晶劍,可不行!當時的畫面,可有回影玉記錄下來?」

「沒有1陽頂天道。

靈犀微微一笑:「沒有啊!那我就整理一下,你說你是隱宗之主,給出了幾條證據。第一條,你的殺豬劍法,是隱宗的祖先虛無飄炎所創,你是唯一學習者。第二條,你有隱宗古劍,還有虛無虛無飄零宗主的水晶劍。第三條,你會婆娑渡劫劍。第四條,虛無飄零宗主在魔化之前,將宗主之位傳給了你。第五條,也是最重要一條,你有電系天賦,你會電系玄技!我說的沒錯吧1

「沒錯,除了順序之外。」陽頂天道。

靈犀道:「那好,那我就一條一條反駁你。第一條,殺豬劍法是隱宗的祖先虛無飄炎所創,你有證據嗎?」

陽頂天道:「沒有1

靈犀微微一笑道:「第二條,隱宗古劍,虛無飄零的水晶劍,都是真的!但是在上一次滅世大戰中,隱宗之主的私物都大量賜予天道盟戰功赫赫者,所以有相當數量流落在世間1

陽頂天點頭。

靈犀道:「第三條,你會婆娑渡劫劍,據我所知,有很多辦法可以實現婆娑渡劫劍的特殊效果,我也會。你需要我施展一遍嗎?」

「不用,我相信你能施展出來。」陽頂天道。

陽頂天搖頭道:「第四條,虛無飄零宗主把宗主之位傳給你,都是你嘴上說的,沒有任何證據,對嗎?」

「對1陽頂天道。

「第五條,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條!別的都可以作假,但唯有電系天賦這一條,誰也不能作假。電系天賦,億萬中無一。所以,電系天賦就成為了歷代隱宗傳人的標誌!你會電系玄技,所以沒有人對你的隱宗傳人身份有任何懷疑1靈犀笑道:「可是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去過一次五行殿秘境,哪裡的最後關卡,是漫天的閃電。只要通關者,都會獎勵電系玄符,只要吞噬了電系玄符,就能擁有電系天賦,所以你的電系天賦,是來自於五行殿的秘境,而不是來自於自身!得到了電系玄符之後,你就野心勃發,頓生冒充隱宗傳人的念頭,所以你冒充隱宗傳人無名在陰陽宗騙走了殺豬劍法第三階,我沒有說錯吧1

接著,靈犀不等陽頂天說話,大聲道:「你敢讓我傳有關證人嗎?你敢讓我當著天道盟成員的面,揭下你的畫皮嗎?」

「可以。」陽頂天道。

「哈哈哈……」靈犀大笑道:「你不敢!最最重要的證人就是凌舞!在西洲,你就試圖除掉她,但是又貪戀她的美貌,所以將她軟禁,後來被她逃跑。但是沒有想到,她逃到中洲之後,你就用陰謀讓祝青主和寧無鳴自相殘殺,用陰謀所謂的打敗了祝青主,掌控了中洲!她依舊沒有逃出你的魔爪,因為她掌握了你致命的秘密,所以前幾天你再次將她抓捕,囚禁起來!當可惜,我已經把她救出來了1

「傳證人1靈犀大聲喊道。

卓青尺和東方涅滅正要喝止!

這真是赤裸裸的無恥啊!吳幽冥和靈鷲宮要對中洲進行恐怖攻擊,所以陽頂天不得不將凌舞軟禁,因為她和吳幽冥關係很近。在這裡,就成為陽頂天害怕凌舞泄露陽頂天的秘密,又貪戀她的美色殺不得殺,所以將她囚禁起來了。

凌舞果然被人救出來了,被靈鷲宮高手保護,緩緩走了進來。

而且,不止有一個證人,還有一個熟人,西門懼也作為證人走了進來!他真的是不死小強啊,寧無鳴覆滅了,他都沒有死!又轉身投靠靈鷲宮和吳幽冥了!

「為了讓凌舞保守秘密,陽頂天層多次用榮華富貴進行誘惑。比如娶她為妾侍,比如賜予城堡,賜予大片的領地。但是凌舞小姐正直高尚,全部拒絕了,拋棄西洲的榮華富貴逃到中洲,僅以制衣為生1靈鷲嘆息道:「在這裡,請讓我代表天下正道,向凌舞小姐表示最大的尊敬1

說罷,靈犀起身,朝著凌舞深深鞠躬下去。

凌舞面孔猛地一顫,目光一陣迷離。

「凌舞小姐,你願意為接下來的言語負責嗎?」靈犀問道。

凌舞猶豫片刻,咬牙道:「我願意1

靈犀道:「當日在烈火島,你是不是遇到了陽頂天,並且將他救出!而且你遇到他的時候,是不是他正在修鍊電系玄技?而湊巧的是,五行殿秘境剛好在烈火島中1

陽頂天目無表情,望著凌舞。

在地牢中,他曾經跟凌舞說過一句話:「你現在或許還會恪守正直和公正,但是你恨我入骨,一旦有機會報復的話,你一定會突破你的底線,去顛倒黑白,去指鹿為馬1

所以頓時間,凌舞面色煞白,渾身冰涼!當時她還覺得不屑一顧,如今陽頂天當時的話,如同一箭穿心。

靈犀的話中,充滿了許多陷阱!

比如,是凌舞將陽頂天從烈火島上帶走,靈犀說的是救走!凌舞遇到陽頂天的時候,他在水底修鍊玄氣,他說成是修鍊電系玄技!

靈犀道:「凌舞小姐,請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陽頂天依舊望著凌舞!

這個女人的結局,在這個時候會徹底決定!是徹底滑落深淵被毀滅,還是一隻手攀在懸崖上!

凌舞全身都在顫慄,幾乎整個腦子一片空白!

「凌舞小姐,你實話實說就可以,沒有人可以傷害你。」靈犀道。

「是,我是在烈火島發現的陽頂天1凌舞咬牙道,然後她心中一再告訴自己道:「我沒有撒謊,我沒有指鹿為馬顛倒黑白,我確實在烈火島上遇到的陽頂天1

但是,這種對自己的欺騙,是可悲可笑的!沒錯,表面言語上她確實沒有撒謊,但確實在配合靈犀。

「那具體,是什麼時候?」靈犀問道。

「前年的五月初三1凌舞道。

「謝謝你,凌舞小姐。」靈犀道:「多謝你的誠實和正直1

靈犀道:「而非常巧合的是,在五月二十五,隱宗傳人無名阻止了西北天道盟對雲霄城的懲罰,並且從雲霄城的長老楊岩那裡拿走了殺豬劍法第三階1

靈犀目光朝西門懼望去,道:「證人西門懼!當時隱宗傳人無名,是不是從雲霄城大長老楊岩那裡,拿走了殺豬劍法第三階?」

「我當時不在雲霄城,但是楊岩長老確實說過,殺豬劍法第三階被隱宗傳人無名拿走。」西門懼道。

靈犀笑道:「那就奇怪了!隱宗傳人為何會對雲霄城情有獨鍾?為何專門會去救雲霄城呢?殺豬劍法就只有陽頂天一人修鍊,隱宗傳人為何又要拿走殺豬劍法第三階。更為可笑的是,殺豬劍法整個天下就只有一套,明明是到了無名手中,最後陽頂天卻學會了殺豬劍法第三階?那就證明了一件事情,所謂隱宗傳人無名,就是陽頂天假冒的1

這話一出,如同雷霆一擊,刺向陽頂天!

大殿之中所有人,目光全部朝陽頂天凝聚而塞的辯解!

「陽頂天,這個地方公正無私,你可以辯解。」靈犀道。

「不,我還是不辯解了,不打斷你的節奏,你繼續下去。」陽頂天道。

這是,靈犀微微一愕,目光一顫,陽頂天的反應太淡定了!

「你不辯解,我就要總結陳詞了,你可不要後悔,不要說我沒有給你機會。」靈犀道。

「不要緊,你繼續下去便是。」陽頂天道。

「那好1靈犀大聲喝道:「我的結論是,你說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什麼隱宗傳人!什麼殺豬劍法是隱宗之祖所創,都是你的虛言吹噓。你的電系天賦,完全來自於五行殿秘境的電系玄符。你的隱宗古劍,還有所謂的婆娑渡劫劍,根本就是假的,是從獨孤鳳舞那裡學來的。誰都知道,用特殊效果假冒婆娑渡劫劍,很多人都會,尤其是邪魔道中人1

「你有五條證據證明你是隱宗之主,現在我這條證據,全部被我駁斥的一文不值。我讓你辯解,你又找不出任何辯解之詞。」靈犀道:「我又有兩個最最重要的人證!這一切都證明,你根本就不是隱宗之主!你只是一個野心勃勃之人,你欺騙了整個天下,你試圖篡奪整個天道盟的最高權力,你罪無可恕,當凌遲處死1

這話一出,全場震驚!

靈犀嘴角露出一道冷笑!這讓人回想起吳幽冥對陽頂天說過的那些話:你前往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否則你會後悔終生的!

「陽頂天,你還有什麼話說?」靈犀厲聲道。

陽頂天道:「你最後的話還沒有說完,你繼續1

靈犀又面色一變,道:「對,我還有最後的話要說!這個世界上,確實有一個隱宗傳人,虛無飄零宗主的親傳弟子!只不過,那個人不是你,而是幽冥海少主吳幽冥1

說罷,靈犀大聲道:「有請真正的隱宗之主,吳幽冥1

瞬間,大殿之門,緩緩打開!

俊美無匹,仿若仙人一般的吳幽冥,白衣勝雪,緩緩而入!

就算在這個時候,他也牽著妻子靈鷲的手,彷彿走入的不是中京大殿,而是走進一家旅館一般。

在場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見到吳幽冥,不由得紛紛被他風采徹底折服!

吳幽冥和靈鷲走到大殿中央,他朝靈鷲溫柔道:「你,先去邊上坐一會兒,我和你陽頂天兄長說幾句話。」

「嗯!你小心他。」靈鷲道:「不要太正直善良,那樣只能讓人欺負1

吳幽冥一級一級,拾階而上,走到大殿的最中央。

「陽頂天兄你來,我們說一會兒話。」吳幽冥道。

「好。」陽頂天笑道,然後從位置上起來,走到吳幽冥身邊。

吳幽冥此人,真是居心叵測埃

這兩人站在一起,不管是容貌,還是風度,完全是天上地下,雲泥之別。一下子就讓人覺得,吳幽冥這樣的風度才配得上隱宗之主稱號,陽頂天形象實在太一般了,一看就不像!

「陽兄!在這個世界上,如果要找出我敬佩之人,那裡面一定有你。」吳幽冥和陽頂天並肩而立,微笑道:「你的天賦,你的智慧,都讓我佩服1

吳幽冥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所有人都能聽到。

可是,他的肚子裡面,還發出了一種聲音,就只有陽頂天能夠聽到,他的另一個聲音冷笑道:「陽頂天,我告訴過你的。讓你千萬千萬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否則後果非常悲慘,你會後悔終身的,結果你不聽,現在終於知道了吧。」

陽頂天笑著點了點頭。

「我這人風輕雲淡,是權勢地位不放在心上。所以隱宗之主這個位置,我也不太在意。」吳幽冥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道:「所以在很早之前,你就打著隱宗之主的招牌做事。我儘管不太高興,但是覺得你很不容易,所以也就沒有揭穿你,因為這個位置,我不在意的1

「嘿嘿,陽頂天。」吳幽冥另一個聲音充滿了無限的陰冷道:「我先讓你爬到巔峰,然後再讓你摔下來,很痛,很慘吧!前一刻還擁有天下,后一刻就一無所有,身敗名裂1

陽頂天依舊笑著,聽吳幽冥的話!

吳幽冥繼續朗聲道:「可是,到今天我不能不站出來了!陽兄,你的野心太大了。你奪走屬於我的隱宗之主這沒有什麼,可是你不能篡奪天道盟的最高權力,不能把整個天道盟都捲入深淵!所以,我不得不站出來了,對不起1

「哈哈哈,陽頂天,沒錯,你是隱宗之主,而我不是。」吳幽冥陰冷的聲音繼續在陽頂天耳內響起道:「但是我就是可以輕而易舉地顛倒黑白,我可以奪走你的一切!十幾場瘟疫攻擊,劫走十九名參會者這一系列都是假的,都是障眼法!我就是讓你以為你贏了,成功召開了天道盟大會,然後我奪走屬於你的一切!凌舞之前愛你吧,我輕而易舉就可以將她洗腦,讓她背叛你,讓她往你的心口狠狠紮上一刀。靈鷲之前仰慕你吧,和你**,和你親同兄妹,又對你隱隱愛慕。可是我輕而易舉奪走她的心,如今她對你更是鄙夷之極!陽頂天,人和人是不能比的。我早就說過了,我在山巔,而你在地上如同螻蟻。我幾乎不屑和你說話,因為我們相差太遠!我輕而易舉,就可以用一根手指頭將你碾死。但是那樣讓你太舒服了,我要玩就要將你玩得生不如死1

陽頂天曾經幾次問吳幽冥究竟是什麼目的,究竟想要什麼。

後來,見過了凌舞第一次之後,他就明白了。儘管這個結果很荒謬,但這個結果是正確的。吳幽冥的目的,就是為了踐踏陽頂天,就是為了折磨陽頂天!

想清楚了這一點后,那麼他想要做什麼,就一切變得清晰了!

所以,大概在幾天前,陽頂天就想到了此時會發生的一切!

……

陽頂天對於吳幽冥的話沒有任何反應,而下面的宋逍暴烈如火,幾乎要欺詐了。而葵司,更是渾身顫抖,滿臉發青。尤其葵司,對於吳幽冥的虛偽狠毒,早就認識得清清楚楚。

「吳幽冥,你口口聲聲說你是隱宗之主,你有什麼證據,說出來啊,別在那裡放屁1宋逍大怒道:「別來這套人頭狗臉的表演,我瞧著噁心1

吳幽冥目中露出一絲痛苦,道:「我真的不願意為了證明自己,而出示什麼證據之類,那樣會讓我覺得像是耍猴一樣!但是今日,我就受一次恥辱吧1

吳幽冥淡淡道:「隱宗之主最重要的證據,有幾樣?宋會主,你說說看。」

宋逍道:「電系天賦,隱宗劍法,前隱宗之主傳承證據,宗主信物1

吳幽冥淡淡道:「前隱宗之主傳承的證據,陽頂天沒有你不苛求,你反而向我要,這公平嗎?」

「沒辦法,我仰慕陽頂天宗主,我厭餉醇虻ァ!彼五兄苯亓說鋇潰

「那好吧1吳幽冥道:「我就屈辱地展示我是隱宗之主的相關證據吧1

然後,吳幽冥緩緩拔出利劍!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