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四一:見面吳幽冥!燕雀而已!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應該還是有向外界穿體消息的途徑。」 凌舞面色微微一顫,道:「那又怎麼樣?總之駁倒你的謬論便是了1 陽頂天冷笑道:「你覺得從穿粗布,到穿錦衣,是一種進化?」 「那當然,誰都愛美。...

「或許,他就是為了折騰我吧1陽頂天半開玩笑道。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然後,陽頂天正色道:「派一個人去南中洲,查看瘟疫的情況!看清楚中瘟疫的人是何等情形?」

陽頂天從懷中掏出幾卷冊子道:「這裡面,有許多關於邪魔道瘟疫的類型,而且都有救治和防治的法子,對陣下藥就是了,不要大亂陣腳1

「是!我去一趟1秦懷玉道,接過了冊子,還有光明議會的令牌!

然後,秦懷玉直接騎著魔鷲,用最快的速度南下,前往南中州,除了瘟疫事件!

……

秦懷玉的離開還沒有多久。

半個時辰后,又有人快速來報,北中洲發生嚴重瘟疫,直接死亡超過十萬,整個北中洲,人心惶惶!

陽頂天依舊拿出一個冊子,這個冊子的原本是從秦七七那邊得來的。她在監禁的時候,描述了大部分的邪魔道瘟疫,並且畫圖,而且給出了治療之法!而陽頂天便將這冊子複印了許多份,以備不時之需!

此時,他將冊子交給了祝紅雪,讓祝紅雪去北中州,處理瘟疫!

……

而祝紅雪沒有離開多久。

再次來報!

大中洲西部寧靜島,發生瘟疫。

頓時,陽頂天派出了宋春華。

宋春華離開沒有多久!

大中洲南部的烈風島發生瘟疫。

陽頂天派出了段汝妍!

接下來,整個中洲的瘟疫此起彼伏,不斷發生!

後來,瘟疫直接發生在大中洲上,不斷地逼近中京!

段汝妍之後,仇萬劫!然後是宋逍。然後是葵卿……然後是秦萬仇!

基本上,每個一個時辰,或者兩個時辰,就有一場巨大的瘟疫傳來!

最後,陽頂天身邊只剩下一個東方涅滅!

……

「小天,這是調虎離山啊1東方涅滅道:「有人想要把你所有的幫手。全部調開啊1

陽頂天搖頭道:「不要緊1

就在此時,雲君奴飛快地進來,面色發白道:「宗主,天波城,發生瘟疫!距離中京,不到一千里1

陽頂天道:「終於來了1

他將手中冊子交給東方涅滅道:「師傅,這次大概需要你去了1

「不行,你身邊不能一個人都沒有。」東方涅滅道:「這是他的調虎離山計1

「相信我,未必的1陽頂天道。

「你怎麼知道?」東方涅滅道:「知道了他要做什麼?然後就要從他的角度思考問題!師傅。你去救瘟疫吧,不要緊的!甚至那些看上去已經死掉的人,都還可以救活的!我們光明議會,有足夠的瘟疫物質,尤其是玄天宗,物資更加豐富1

「宗主,要不要把無影師叔從陰陽宗調來?要不要我把母親父親,從雲天閣調來?」雲君奴緊張道。

「不用的1陽頂天道!

……

整個中洲範圍。爆發了十來處瘟疫,無數的死傷。

之前是風雨欲來。如今可是電閃雷鳴!

黑壓壓的烏雲,還有驚天的閃電,把整個中洲壓得惶惶不可終日,彷彿世界末日一般。

無數人,如同羔羊一般,充滿了恐懼和不安!

在這種氣氛下。參加天道盟大會的勢力首領,依舊一個一個前往中京!

畢竟,他們是大人物,這些瘟疫對他們還造不成傷害。而且,這種瘟疫攻擊。他們在祝青主時代就已經看得清清楚楚了,雖然不知道是誰所為,但是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

距離天道盟大會,還有一天左右!

半夜時分!

一個最壞最壞的消息終於傳來!

北中洲,南中洲,東洲,總共十九名勢力首領,在前來參加天道盟大會的路上,忽然失蹤!

就如同當時葵司失蹤一樣,他們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沒有人知道怎麼回事,也沒有人知道在哪裡失蹤?

而且,這些勢力首領,都是曾經對陽頂天最最不恭敬,多次出言攻擊者。第一次雲霄城大戰,第二次中洲大戰,這些勢力首領,都曾經是陽頂天最堅定的反對者和攻擊者!

聽到這個壞消息后,雲君奴的面孔完全嚇白了,整個嬌軀幾乎癱倒在座位上。

「宗主,他們,他們怎麼可以這樣?怎麼可以卑鄙到這個程度?」雲君奴顫聲道:「現在,現在……我們應該怎麼辦?」

「不要緊1陽垛應該是最後一波攻擊了,因為我身邊就剩下你一個人了,如果他們要讓我把你也派出去,那我也真是無語了。」

雲君奴嘴唇顫抖道:「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他們會不會直接來攻擊總部,來……殺您?」

「殺我?」陽頂天搖頭道:「不會的!走吧,我們出去走走1

「現在?不行,您出去太危險了。」雲君奴道。

「放心,不會的。」陽頂天道:「在吳幽冥來找我之前,我們要去見一個人1

然後,陽頂天就走了出去。

雲君奴頓時也慌張地跟了出來!

……

此時中京的街道,已經全部戒嚴,除了巡邏武士之外,再也看不到一個身影,幾乎所有的民眾,都感覺到了一股無比危險的氣息,全部躲在家中,不敢出來。

陽頂天信步往前走,往前走。

忽然,雲君奴覺得這路線有些熟悉。

「宗主,我們……我們這是去見凌舞?」雲君奴道。

「嗯,對1陽頂天道。

「可是,您不是說非常厭惡她,不想見到她嗎?」陽頂天問道。

「對,但是不得不見啊1陽頂天道。

……

於是,陽頂天再次見到了凌舞,距離上一次見面。已經幾乎過去三天了。

再次見到凌舞,她的虛弱已經完全不見了,重新變得目光灼灼。見到陽頂天後,她的眼睛一亮,頓時又充滿了戰鬥的光芒!

「陽頂天,你來得正好。我思考那幾天,關於你的謬論,我徹底想通了。」凌舞道。

「哦?」陽頂天笑道:「洗耳恭聽1

「你說我不喜歡穿粗布衣衫了,喜歡穿白色錦衣。你說我之前是黝黑粗糙的皮膚,現在是雪白滑嫩。你說我之前樸實野性,如今裝著驕傲高尚!這些,都是我忘記過去,背叛自我。你說我因為自卑,所以徹底否定了自己的過去。這是一種愚蠢和墮落。」凌舞冷笑道:「好高明的謬論啊,幾乎直刺我內心的最深處,讓我鮮血淋淋,讓我痛不欲生1

陽頂天微笑道:「那你如今,是怎麼想呢?」

凌舞道:「很簡單,我只問你一句!我們人類在非常非常遠古的時代,是什麼樣子的?就是在原始的社會1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了。」陽東是為了不破壞你的成就感,你還是說吧1

「在原始的時代。我們人類身上不穿任何衣衫,將自己的性器完全暴露在外。也不覺得羞恥!我們什麼都吃,甚至包括自己的同類,我們也不覺得羞恥!後來,我們船上了樹葉,然後是樹皮,然後是衣衫1凌舞冷笑。一字一句道:「難道你認為,這也是一種忘記過去,這也是背叛自我嗎?從渾身裸露到穿上獸皮樹葉,是一種進化。我從穿粗布衣衫,到穿錦衣綢緞。也是一種進化!每個人,都有嚮往追求更高境界的權力,我也不例外。而你,將我的這種進步行為,視為墮落背叛,視為自卑!這就是最最荒謬的行為1

陽頂天點點頭,真是高高明的謬論啊!看起來,彷彿真的無懈可擊埃

「非常高明的理論反擊,但不是來自你的手筆吧。」陽頂天笑道:「因為,關於混沌世界原始社會的相關事情,還不是你能接觸的史實!是有人告訴你怎麼反駁我的理論吧!你還沒有這麼高的水平!你應該還是有向外界穿體消息的途徑。」

凌舞面色微微一顫,道:「那又怎麼樣?總之駁倒你的謬論便是了1

陽頂天冷笑道:「你覺得從穿粗布,到穿錦衣,是一種進化?」

「那當然,誰都愛美。」凌舞道。

「對,錦衣比粗布好看,誰都愛美。你以前喜歡紅色,現在卻穿白色,因為你覺得紅色有點艷俗,是嗎?」陽頂天道。

「嗯,你不要亂找由頭,不要轉移話題。」凌舞道。

「好,那我們回到話題。人人都知道錦衣比粗布漂亮,為何還有那麼多人穿粗布?」陽頂天道。

「很簡單,因為錦衣昂貴,所以很多人買不起。」凌舞道。

「對,很多人買不起,所以不穿。那你穿粗布的時候,難道也是因為買不起綾羅綢緞嗎?當時你的家族雖然遭到劇變,但依舊豪富,錦衣玉食,不是什麼問題吧!但是你穿粗布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你視之為美,而且當時你在跑船,這是一種勞累的勞動,你視之為美。後來,有一種非常高傲,非常虛無縹緲的氣質出現在你面前,你開始自卑,開始否定勞動之美,樸實之美。所以你不跑船了,你改為去做衣衫了。當日我和靈鷲前往中洲的時候,坐的正好是你的船,你幾乎全部呆在艙房之中,沒有出來和水手交流,沒有出來和乘客交流,因為你已經開始厭惡,你已經開始否定1陽頂天冷笑道:「說什麼從粗布到錦衣,是一種進化。從風吹日晒,到肌膚雪白是一種進化。沒錯,人人都嚮往更好的生活。但是他們不會為自己過往的勞動勞累而趕到羞恥,不會否定自己之前的努力。背叛就是背叛,就不要扯什麼進化之類了1

「你胡說……」凌舞猛地站起,厲聲道:「你胡說1

「好了!我這次來有兩件事情。第一件,我斷言,如今的你,因為我撕裂了你的內心不堪,你恨我入骨。所以。接下來你會突破你的底線,你會開始顛倒黑白,會開始指鹿為馬1陽頂天道。

「你放屁,別玷污的高尚的人格,別污衊我正直的品德。」凌舞道。

「當然,我相信你此時心裡確實是這麼想的。但是。當面臨你可以咬我一口的時候,你大概會受不了這個誘惑的,尤其當你慣於大義名分的時候。」陽頂天道:「好了,我不和你爭執,到時候你自己看吧1

「第二件,接下來我會徹底將你囚禁到沒有窗戶的地牢之中,然後你就斷絕了和外面所有的聯繫了。」陽頂天從懷中掏出一個雪白的玉盒遞給凌舞道:「這是給你的東西,你現在打不開。但是,當我放你離開。你再次見到吳幽冥的時候,就可以打開了,歡迎到時候打開了看1

然後,陽頂天一聲令下道:「將凌舞囚禁到地牢中去,不得讓她和外界船體任何消息,尤其是某一種鳥1

……

回到中京指揮部!

此時,天已經蒙蒙亮了!

距離天道盟大會,只有幾個時辰了。

「宗主。您不睡一覺嗎?」雲君奴道。

「天馬上亮了,我就不睡了。或許很快有人找了1陽頂天道。

「您,您怎麼知道?」雲君奴道。

陽頂天微微一笑。

半個時辰后,外面來報!

「宗主,吳幽冥求見1趙穆道。

雲君奴頓時一愕。

「好了,我去見見他1陽頂天道。

……

凌晨的街道上,除了監視的眼睛之外。一片靜謐!

陽頂天和吳幽冥緩緩步行,並肩行走!

「吳幽冥,告訴你,你究竟想要什麼?」陽頂天道。

吳幽冥道:「陽頂天,你以為拿下了中洲。身份就高漲了,就可以和我並肩了,就可以問我這個問題了,對嗎?」

陽頂天一笑。

「抱歉,我還是沒法回答,因為你的視野太窄了,你站的地方太低了,你依舊太渺小了。」吳幽冥道!

「哦!那你來見我是為何?就為了諷刺我兩句嗎?」陽頂天道。

「我來,是告訴你一句話1吳幽冥道。

「什麼話,我洗耳恭聽1陽頂天道。

「我最後最後警告你一次,千萬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吳幽冥道:「不管用什麼理由,不管怎麼丟臉,總之取消天道盟大會!我從來不說假話,加入你不取消,那麼你一定一定會後悔的1

陽頂天漫不經心地笑。

吳幽冥道:「陽頂天,我很少這麼鄭重說話,但是我說的話,每一個字都賽過黃金。不聽我的話,後果會很嚴重1

陽頂天冷笑道:「你為了阻止天道盟大會,真是費盡心機啊!爆發了十三場瘟疫,死了無數人。但是我要告訴你,放心,不會死那麼多人的。我有足夠的措施阻止瘟疫,我也有足夠的藥物,救活那些人。如果沒有出意外的話,瘟疫已經被制止了1

寧無鳴微微一笑!

「你的那些瘟疫襲擊,全部來自邪魔道,每一種類型我都清清楚楚,怎麼預防,怎麼治療,甚至藥物,玄天宗都準備足夠了。」陽頂天道。

「那又如何?」吳幽冥漫不經心道。

「還有,總共有十九名前來參加天道盟大會的勢力首領失蹤了。這些人,都是之前我最絕對的反對者。讓他們失蹤,不但可以破壞天道盟大會,還可以方便日後的栽贓,告我一個翦除異己。」陽頂天道:「可惜,我早就派無影,葵司,雲采林隱藏到這些人身邊中途替換,冒名頂替!如今你派去綁架這十九名首領的高手,應該都被抓了,或者都被殺了。這十九個首領,應該已經前往中京的路上了1

吳幽冥面孔微微一顫,道:「好手段1

陽頂天冷笑道:「所以,你阻擋不了天道盟大會的召開了1

「那真是可惜了。」吳幽冥道:「我警告過你的,千萬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否則你一定會後悔終身的!我已經警告過你了,聽不聽,那就是你的事情了,再見1

頓時,吳幽冥消失得無影無蹤!

……

天亮后!

祝紅雪,秦懷玉,秦萬仇,東方涅滅等人全部陸續到來。

因為有那本邪魔道的冊子,有了足夠的藥物,所以各處瘟疫,被最快時間控制下來了。

這些瘟疫,一開始看起來死亡數字非常可怕,但很多並沒有真正死去。最終總共的死亡人數,在十七萬多。沒錯,依舊是非常可怕的數字,但比起預想,已經好很多很多了。

甚至,光明議會因為這次拯救行動,收穫了許多民心!

在距離天道盟大會還有兩個時辰的時候。

無影,葵司和雲采林,帶著十九名失蹤的首領回來了。當然,還抓住了襲擊者五人!

到目前為止,吳幽冥一方所有的破壞心動,全部被擊敗!

「好不容易啊1秦懷玉道:「宗主,我們終於擊敗了吳幽冥所有的陰謀,渡過了這艱難的五天,讓天道盟大會順利開啟了1

「是啊,誰也擋不住天道盟大會的開啟,誰也擋不住天下的一統,誰也擋不住對備戰邪魔道1陽頂天道:「只要達到這個目的,一切都無所謂了1

秦懷玉聽到陽頂天的聲音,頓時微微顫道:「宗主,我們贏了,對嗎?」

「對,我們贏了1陽朵然,改變不了某些結果,但我們還是贏了。當然或許吳幽冥也覺得自己贏了,可是我只能說夏蟲不可以語冰!燕雀安知鴻鵠之志!至於一切的結果,我們下午就能見到了1

下午時分!天道盟大會,正式開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