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四零:踐踏凌舞的內心!戰鬥開啟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或許在你心中,我是一個領袖,是一個公正無私的人,一個類似神像的人!但我不是,我只是一個凡人,我也有自己的厭惡!當我遇到一種厭惡東西的時候,我不會傷害它,但是我會努力避開她,知道嗎?就如同曾經的你,我...

中京相關嫌疑人等,分別被關在各個城堡之內,凌舞就被關在其中一個。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不過考慮到她身份的特殊性,所以單獨關在了一個房間內。

陽頂天推門而入,凌舞依舊站在窗口上,所以陽頂天只看到了她的背影。

「吳幽冥讓你轉告我什麼?」陽頂天道。

「還沒有恭喜你獲得整個中洲啊,我剛逃到中洲,中洲就歸你了。」凌舞道。

「停1陽頂天面色皺起道:「停,無倫是諷刺,還是攻擊,請停!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吧,吳幽冥讓你轉告我什麼?」

凌舞轉身道:「怎麼?害怕面對我的言語,因為她直刺你的內心嗎?」

「不,是害怕你的愚蠢,讓我無力以對。」陽頂天道:「我這人不善言辭,明明知道別人的蠢不可及,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1

凌舞面孔一陣抽搐,笑道:「現在,你也會用言語攻擊了嗎?只不過很可笑,緊緊只是孩子般的胡攪蠻纏和謾罵攻擊!我很愚蠢,說說道理啊1

「我很想拯救你的思維,但是很抱歉,我時間不夠。」陽兒以說罷,吳幽冥讓你轉告什麼?」

「你很怕他?」凌舞笑道。

「嗯,有些吧。」陽頂天道。

「原來,你也知道害怕啊,你也知道有人遠勝於你埃」凌舞道。

「知道害怕,是一件好事。不知道畏懼的人,才是悲劇。」陽頂天淡淡道:「你害怕一些東西嗎?」

「我不怕。」凌舞道:「因為內心正義堅強,掌握真理,所以無所畏懼1

「你真的不怕?如果有人要殺你父親,你也不怕?」陽頂天道。

「你在威脅我?」凌舞冷聲道:「但我還是那句話。你不管用什麼手段,都休想讓我屈服!哪怕是用我的父親來威脅我。」

「威脅你?威脅你什麼?你有任何讓人威脅的價值嗎?」陽頂天道:「實話很殘忍,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唯一的價值。或許便是你和我的那點特殊關係。如果我在乎你。你的價值才擁有。如果我不在乎你,那你毫無價值。所以。沒有人會威脅你的,就算有,也是別人拿你來威脅我1

「閉嘴,你這個自大狂妄的東西。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我的價值,還要依附於你?我是一個獨立高貴的人,我與你沒有任何關係。」凌舞大聲道:「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囚禁我算什麼。我和你不一樣,你心中有鬼,你害怕吳幽冥大哥。我內心正義,我不害怕任何人1

「你說過了,你連你父親可能被殺都不怕,那你確實無所畏懼。因為。你為了內心的固執也好,驕傲也好,真理也好。可以不在乎一切,包括你父親的生命。」陽頂天淡淡道:「但是我在乎,我在乎的人太多了。我的妻子,我的兒女,我的戰友,我的兄弟,我的師傅,我的師娘等等等等,很多很多!這些人,是我至愛,也是我的軟肋。我渾身都是破綻,而吳幽冥暫時沒有任何破綻,我……當然會害怕他1

「凌舞,我不善言辭,所以我也很少和人說什麼話。基本上,除非我非常非常確定是正確的話,我才會說出來。那麼今天,我就告訴你一句話,只有一句1陽頂天道:「不知道害怕,要麼是一個極度自我的人,要麼就是一個愚蠢的人1

凌舞嬌軀一顫,面孔瞬間煞白!

「你有反應?」陽頂天見到凌舞的反應后,道:「那麼好,我再告訴你第二句話。你口口聲聲說內心堅強正義,內心有真理。如果具體到某件事情上,你的真理應該就是。你是正義,我是邪惡。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篡奪整個世界的權力。這點,我不與你分辨!我只問你一句,之前你喜歡穿緊湊耐磨的粗布衣衫,不喜歡穿華貴的錦衣,如今為何喜歡穿昂貴而又輕柔的錦衣玉服呢?之前你素麵朝天,風吹日晒,皮膚微黑,甚至有點粗糙。而如今,你膚色雪白,吹彈可破!改變的是你,不是我!之前的樸實,野性是你的風格,你遇到了什麼東西?讓你迫不及待地告別自己的過去,告別自己的樸實和野性,而去追逐一種所謂的淡定,繁華,高尚,虛無!你遇到了什麼東西?讓你覺得自卑,讓你迫不及待地否定自己過往的一切,讓你盲目去追逐某些東西,並且以驕傲正義包裝之1

「凌舞,我雖然不善言辭!但是,我還有一雙觀察的眼睛,也有一顆堅守的心靈1陽頂天淡淡道:「不管是為了所謂的正義,所謂的驕傲,但是把自己的一切都全盤否定的話,那麼就意味著徹底迷失,一無所有!當一個人開始自卑的時候,那麼距離滑入黑暗,就不太遠了1

凌舞僵硬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滿臉蒼白,一語不發!

「好了,我的智慧一般,所以能說出的只能這麼多。」陽頂天道:「那麼把吳幽冥的話,轉告我吧1

此時的凌舞,顯得無助,虛弱!她的內心,彷彿**裸地被撕開,然後血淋淋地敞露在自己的眼前。那種彷彿在無數人面前,被扒光衣服的羞恥感,傷害感,讓她渾身顫慄。

然後,她迅速地閉上自己的雙眼,雙手緊握,想要尋找一些力量支撐自己!

她開始深呼吸,開始讓自己漸漸平靜下來。

陽頂天知道,這是一種思緒隔絕法!把自己的精神,身體和外面徹底隔絕起來,避免讓自己受到任何傷害,包括真相的傷害。

很快,凌舞安靜下來,目光也徹底恢復了寧靜,望著陽頂天淡淡道:「陽頂天,你的言語非常犀利,看來你很有手段。當然,如果你沒有這個手段。也無法蠱惑到祝紅雪,秦懷玉,宋春華等人為你出生入死。之前有人跟我說過,你洗腦的本事很厲害我還不信。如今我完全相信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拒絕真相和真理,你說的話。我會仔細思考的1

「不,你不會思考的我話的,你只會想盡任何辦法,用任何理論。去否定我的話,去證明你自己的正確1陽東是抱歉,我能做到的也只有如此!我太忙,還來不及專門去負責你的心靈1

「不用。」凌舞道:「我是一個客觀的人,也是一個勇敢的人,我能直視自己的缺點,我會實事求是地去思考你的話。你不用以己度人1

「好了,你暫時不能出去,你有大把的時間在這裡思考。」陽頂天道:「現在,把吳幽冥的話轉告給我吧1

「要看清一個人。不是看他說什麼,而是看他做什麼。」凌舞道:「你心中沒鬼,囚禁我做什麼?」

凌舞得知自己被囚禁,非但沒有憤怒,反而有一種高興!因為,這給她提供了思想上的武器,否定陽頂天的武器!只要否定了陽頂天,那麼他的理論就是錯的,那他說自己的那些話,就都是錯的,她凌舞就可以再次堅強起來。

她口口生生說會實事求是思考,不會專門否定陽頂天去證明自己正確。事實上,她已經開始了!

陽頂天意興索然,道:「好了,我的耐心沒有了,把吳幽冥的話轉告給我1

凌舞站起來,和陽頂天面對而站,彷彿要追求一種氣勢,一種不勢弱的氣勢。

然後,她朝陽頂天一字一句道:「他讓我轉告你,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不要讓你的野心毀滅你1

「就這句?」陽頂天道。

「對1凌舞道。

「知道了,前面一句話是對我說的,後面那句話,算是對你說的。」陽頂天轉身走出道:「如果不出意料的話,這句話應該只是鋪墊,他還會找我的。下次,他應該不會讓你轉告了1

「你不用裝著很了解他,你們完全不一樣的。」凌舞道。

「你這句話倒是說對了,只不過其中的內涵可能說反了。」陽頂天道。

說罷,陽頂天直接走出,再也不理會!

……

「宗主,要不然我去找她談談?」雲君奴低聲道:「我獻身說法,應該更有效1

「不用了,我們很忙1陽頂天道!

「可是,我們不是應該挽救任何一個人嗎?」雲君奴道。

陽頂天轉頭朝雲君奴道:「君奴,或許在你心中,我是一個領袖,是一個公正無私的人,一個類似神像的人!但我不是,我只是一個凡人,我也有自己的厭惡!當我遇到一種厭惡東西的時候,我不會傷害它,但是我會努力避開她,知道嗎?就如同曾經的你,我利用你,卻沒有想過要挽救你!是傷害挽救了你,覺醒了你,不是我,明白嗎1

雲君奴一顫,低聲道:「我知道1

「所以,凌舞的命運,讓她自己把握。誰傷害了她,就讓誰挽救她的心靈。哪怕這種挽救,是最徹底的傷害!她要麼在傷害中覺醒,要麼在傷害中死去1陽頂天冷道:「我只愛我該愛的人,只在乎我該在乎的人!我拯救大多數,極少部分,我或許還顧及不到!就這樣,無視她吧1

雲君奴絕美的面孔微微一顫。

「我知道了,宗主1雲君奴道:「有人,想要用您在乎的東西傷害您!有人,要把您的一切,當成攻擊您的武器!凌舞是一個,靈鷲也是一個!他要在精神上,在思想上打倒您!他要製造一種感覺,在精神領域最深處,他讓您一敗塗地1

「對,就是這樣1陽頂天道:「不過,我倒是要感謝他了。他這樣做,反而露出了他的畫皮1

「他的虛偽和無恥,您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雲君奴道:「現在,我也知道了。」

「不,我說的畫皮,是指他的目的。」陽頂天道:「我曾經問過他,他究竟想要什麼?這個問題,我非常關心!如今,我彷彿得到了答案1

「什麼答案1雲君奴道。

「我現在還沒有非常確定,等我確定了,會告訴你的。」陽頂天道,然後他直接走開。

雲君奴站在原地,低聲道:「宗主,你露出的虛弱,讓我感覺到真實!這種真實,會讓我更加忠誠,更加心折1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道理!

任何再美麗,再璀璨的東西,只要是不真實的,就意味著黑暗!

……

回到中京指揮部!

陽頂天清楚地知道,他和吳幽冥的戰鬥,已經開始了!

這個戰鬥會涉及得很廣很廣,精神上的,思想上的,現實中的,政治上的,武道上的,等等等等!

吳幽冥所謂讓凌舞轉告那句話,不要召開天道盟大會,不要讓野心吞噬了自己。這句話,連吳幽冥都會不屑一顧,這僅僅只是一個開戰的信號而已!

如今,整個大中洲九萬里,十幾億民眾,幾百萬大軍!就是陽頂天和吳幽冥的戰場!

如果沒有猜錯!

這第一戰,或許沒有硝煙!

因為,吳幽冥還沒有撕破臉皮,只有撕破臉皮之後,才會有真的硝煙和鮮血!

在撕破臉皮之前,陽頂天對付吳幽冥,只需要抓住一點就可以!

吳幽冥的目的是什麼?他想要什麼?

在去見凌舞之前,他腦子一片糊塗,然而此時,就已經比較清晰了!

……

陽頂天站在地圖面前,目光望著地圖中心的那個點,就是天道盟大殿,內心漸漸漸漸地清晰起來!

此時,秦懷玉忽然沖了進來道:「宗主,南中州忽然爆發大規模瘟疫,死亡過萬1

緊接著,秦萬仇進來,道:「開始了,他們開始了1

卓青尺道:「我立刻前往南中州,將他們的行動立刻消滅在萌芽之中1

陽頂天道:「不,你不用去。用常規的辦法,封鎖隔斷便是!不要被打亂節奏,這只是煙霧彈而已1

眾人頓時一愕!

卓青尺道:「那,我們的重心,要在哪裡?」

「中京,尤其是天道盟大殿1陽垛場戰鬥,只要弄清楚一點就可以了,吳幽冥想要什麼1

「那麼,他想要什麼?」秦萬仇問道!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前。月底了,糕點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啦!拜託拜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