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四零:踐踏凌舞的內心!戰鬥開啟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0-21 01:49  |  字數:4633字

中京相關嫌疑人等,分別被關在各個城堡之內,凌舞就被關在其中一個。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不過考慮到她身份的特殊性,所以單獨關在了一個房間內。

陽頂天推門而入,凌舞依舊站在窗口上,所以陽頂天只看到了她的背影。

「吳幽冥讓你轉告我什麼?」陽頂天道。

「還沒有恭喜你獲得整個中洲啊,我剛逃到中洲,中洲就歸你了。」凌舞道。

「停!」陽頂天面色皺起道:「停,無倫是諷刺,還是攻擊,請停!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吧,吳幽冥讓你轉告我什麼?」

凌舞轉身道:「怎麼?害怕面對我的言語,因為她直刺你的內心嗎?」

「不,是害怕你的愚蠢,讓我無力以對。」陽頂天道:「我這人不善言辭,明明知道別人的蠢不可及,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凌舞面孔一陣抽搐,笑道:「現在,你也會用言語攻擊了嗎?只不過很可笑,緊緊只是孩子般的胡攪蠻纏和謾罵攻擊!我很愚蠢,說說道理啊!」

「我很想拯救你的思維,但是很抱歉,我時間不夠。」陽頂天道:「所以說罷,吳幽冥讓你轉告什麼?」

「你很怕他?」凌舞笑道。

「嗯,有些吧。」陽頂天道。

「原來,你也知道害怕啊,你也知道有人遠勝於你啊。」凌舞道。

「知道害怕,是一件好事。不知道畏懼的人,才是悲劇。」陽頂天淡淡道:「你害怕一些東西嗎?」

「我不怕。」凌舞道:「因為內心正義堅強,掌握真理,所以無所畏懼!」

「你真的不怕?如果有人要殺你父親,你也不怕?」陽頂天道。

「你在威脅我?」凌舞冷聲道:「但我還是那句話。你不管用什麼手段,都休想讓我屈服!哪怕是用我的父親來威脅我。」

「威脅你?威脅你什麼?你有任何讓人威脅的價值嗎?」陽頂天道:「實話很殘忍,但我還是要告訴你,你唯一的價值。或許便是你和我的那點特殊關係。如果我在乎你。你的價值才擁有。如果我不在乎你,那你毫無價值。所以。沒有人會威脅你的,就算有,也是別人拿你來威脅我!」

「閉嘴,你這個自大狂妄的東西。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我的價值,還要依附於你?我是一個獨立高貴的人,我與你沒有任何關係。」凌舞大聲道:「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囚禁我算什麼。我和你不一樣,你心中有鬼,你害怕吳幽冥大哥。我內心正義,我不害怕任何人!」

「你說過了,你連你父親可能被殺都不怕,那你確實無所畏懼。因為。你為了內心的固執也好,驕傲也好,真理也好。可以不在乎一切,包括你父親的生命。」陽頂天淡淡道:「但是我在乎,我在乎的人太多了。我的妻子,我的兒女,我的戰友,我的兄弟,我的師傅,我的師娘等等等等,很多很多!這些人,是我至愛,也是我的軟肋。我渾身都是破綻,而吳幽冥暫時沒有任何破綻,我……當然會害怕他!」

「凌舞,我不善言辭,所以我也很少和人說什麼話。基本上,除非我非常非常確定是正確的話,我才會說出來。那麼今天,我就告訴你一句話,只有一句!」陽頂天道:「不知道害怕,要麼是一個極度自我的人,要麼就是一個愚蠢的人!」

凌舞嬌軀一顫,面孔瞬間煞白!

「你有反應?」陽頂天見到凌舞的反應後,道:「那麼好,我再告訴你第二句話。你口口聲聲說內心堅強正義,內心有真理。如果具體到某件事情上,你的真理應該就是。你是正義,我是邪惡。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篡奪整個世界的權力。這點,我不與你分辨!我只問你一句,之前你喜歡穿緊湊耐磨的粗布衣衫,不喜歡穿華貴的錦衣,如今為何喜歡穿昂貴而又輕柔的錦衣玉服呢?之前你素麵朝天,風吹日晒,皮膚微黑,甚至有點粗糙。而如今,你膚色雪白,吹彈可破!改變的是你,不是我!之前的樸實,野性是你的風格,你遇到了什麼東西?讓你迫不及待地告別自己的過去,告別自己的樸實和野性,而去追逐一種所謂的淡定,繁華,高尚,虛無!你遇到了什麼東西?讓你覺得自卑,讓你迫不及待地否定自己過往的一切,讓你盲目去追逐某些東西,並且以驕傲正義包裝之!」

「凌舞,我雖然不善言辭!但是,我還有一雙觀察的眼睛,也有一顆堅守的心靈!」陽頂天淡淡道:「不管是為了所謂的正義,所謂的驕傲,但是把自己的一切都全盤否定的話,那麼就意味著徹底迷失,一無所有!當一個人開始自卑的時候,那麼距離滑入黑暗,就不太遠了!」

凌舞僵硬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滿臉蒼白,一語不發!

「好了,我的智慧一般,所以能說出的只能這麼多。」陽頂天道:「那麼把吳幽冥的話,轉告我吧!」

此時的凌舞,顯得無助,虛弱!她的內心,彷彿**裸地被撕開,然後血淋淋地敞露在自己的眼前。那種彷彿在無數人面前,被扒光衣服的羞恥感,傷害感,讓她渾身顫慄。

然後,她迅速地閉上自己的雙眼,雙手緊握,想要尋找一些力量支撐自己!

她開始深呼吸,開始讓自己漸漸平靜下來。

陽頂天知道,這是一種思緒隔絕法!把自己的精神,身體和外面徹底隔絕起來,避免讓自己受到任何傷害,包括真相的傷害。

很快,凌舞安靜下來,目光也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