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三九:妖嬈分娩!抓捕凌舞!風雨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在四天前,有人在雷霆山頂等待日出的時候,忽然在高空,聽到了一陣非常怪異的啼叫聲,從非常非常高的空中傳來。」 「什麼啼叫聲?」陽頂天道。 「嘎咕露……不止一聲1卓青...

陽頂天和東方涅滅返回了中京!

原本,天道盟大會應該在東洲舉行!因為那裡才是天道盟的總部,但是這次的整頓重點是中洲,所以天道盟大會,改為在中京舉行!

東方涅滅當時說在十天之後,舉行天道盟大會。儘管東洲的整頓速度飛快,但是十天時間還是不夠。

於是,一致決定,在五天之後,七月九日舉行!

……

和師傅前往東方雲州的時候,陽頂天交給光明議會和玄天宗一個不算艱難,卻非常巨大的任務。

那就是清理邪魔道潛伏者。

現在寧無鳴全軍覆沒了,所以中洲數萬潛伏者,也就失去了最高領導!

邪魔道的潛伏者,是最可怕的一群間諜。這一點,陽頂天在天下會看得清清楚楚,她/他們忠誠,她們的狠辣和果決,尤其是她們的犧牲精神,完全讓人不寒而慄。但是,她們永遠的忠誠和服從,使得她們在沒有命令的時候,是沒有任何傷害的。

有了寧無鳴的具體名單之後,抓捕這幾萬個潛伏者並不困難。

甚至這些潛伏者,在被捕的時候,連反抗都不會。因為,她們沒有得到命令。

光明議會用最短時間內,組建了一支幾十萬的隊伍,用來抓捕幾萬人潛伏者。

在西洲的時候,陽頂天騙走了武莫織,然後動用幾萬人,一天一夜,就將西洲所有的潛伏者清理一空。

中洲雖然大了三倍,但是四五天已經足夠了。

「卓師叔,秦師叔,邪魔道潛伏者的抓捕工作,完成得如何了?」陽頂天問道。

頓時,卓青尺和秦萬仇陷入了沉默。

陽頂天面色微微一變,道:「怎麼了?」

「抓捕行動失敗了。」秦萬仇道:「只抓了幾百人,還有幾百人在我們找到她們之前就自盡了。」

「那還有幾萬人呢?」陽頂天問道。

「全部不見了。」秦萬仇道:「這個名單非常清晰,連她/他們的面孔都形容得清清楚楚,而且如今的身份和名字,都清清楚楚。但是等我們找到的時候,這些人都消失了。」

消失了?怎麼可能?

陽頂天猛地色變道:「這幾萬人的消失,而且在我們幾十萬大軍,上百萬雙眼睛的注視下消失,絕對不可能1

秦萬仇道:「沒錯,當我們開始抓捕的時候,這幾萬人的消失是不可能的。就算挖地三尺,也會被我們找出來。但是……這些潛伏者是在我們動手之前消失的。被抓的那幾百人,還有自殺的幾百人,是來不及逃走的部分。」

幾萬人,忽然從中洲的大地上集體消失,集體人間蒸發?怎麼可能?

卓青尺道:「這些潛伏者在中州各個勢力中,有的位置顯赫。所以這些人的忽然消失,一定會引起注意。事實上也是如此,在這段時間之前,我們就聽到了有人忽然失蹤的消息,而且是一批一批的,彷彿世界從世界上消失了。」

陽頂天道:「具體是什麼時候?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消失了?」

「寧無鳴死後的第三天,這群人就開始消失了。」卓青尺道:「距離現在,已經二十幾天了。距離我們開始抓捕的時間,也二十天了。這二十天,已經足夠幾萬人消失得乾乾淨淨了。」

陽頂天頓時心中一寒,目光一顫!

這難道是寧無鳴的後備計劃?

他給自己做了萬一的打算?一旦他輸了,死了,就讓所有的中洲潛伏者消失?

陽頂天相信寧無鳴絕對有這個策劃能力!此人算計起來,幾乎是算無餘策的!論陰謀,十個陽頂天也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有這個可能!但。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

因為,寧無鳴是極度自私之人,除了自己和武莫織之外,他不關心任何人的死活。他死了之後,就只關心武莫織,其他的,他管他洪水滔天!

還有一個可能性!

除了寧無鳴之外,還有人知道了這個具體的名單。寧無鳴一死,這個人就組織中洲潛伏者全部撤離。這個人知道,一旦陽頂天拿到這個名單,邪魔道在中州的潛伏者勢力會被連根拔起!

那麼,這個人會是誰?

誰有這麼大的能耐,可以得到這個名單。誰又有這個能力,將幾萬人全部撤離?

這樣的人並不多,甚至屈指可數?

會是吳幽冥嗎?他當然是少數有這個能力的人之一!他掌握的力量,甚至是目前這個世界上最大的!

不過,他和靈鷲又親自去了雪族,彷彿就是想要從武莫織那裡得到什麼東西,其中就包括這個潛伏者名單。這樣看來,他彷彿是不知情的!

可是,誰又保證這不是吳幽冥在演戲呢?論演戲,吳幽冥也絕對超過陽頂天!

陽頂天之前就說過,一定不能讓這幾萬個潛伏者和吳幽冥勾結起來,否則後果非常可怕。

吳幽冥儘管假仁假義,但是做事一定要講究分寸,不能破壞自己的仁義金身。但是假如邪魔道潛伏者勢力在他手中,那就太驚人了。

左手仁義反恐,右手恐怖襲擊。祝青主就曾經玩過,效果非常非常好,讓他在短短几個月內輕而易舉地重掌了中州的勢力。

祝青主手段狠辣,但是這個人內心驕傲而又脆弱,而且對二十年前的那一跪耿耿於懷。所以,時時刻刻都要挺直腰桿!所以陽頂天和他幾次大戰,清楚地知道,他不是一個徹底的人,他的內心一直在掙扎,他的內心有一個痛苦的清潔,他的心中有著一根強大的底線阻止他滑落最黑暗的深淵。

也正是這根底線,讓他在可以打敗陽頂天所有人的情形下而認輸離去。

就如同寧無鳴,內心也有一個無比痛苦的情結。那就是對武莫織的痴情,還有自卑!所以,他心中也有一個絕對的底線,那就是不傷害武莫織,甚至包括她肚子裡面的孩子!

但是吳幽冥不一樣!

吳幽冥比祝青主狡詐數倍,他這種人一旦做事,是非常徹底的!

幾萬個邪魔道潛伏者一旦落入他手中,那發揮的威力,就遠超祝青主數倍了。

還有一個細節,當時東方涅滅追擊寧無鳴的時候,日落山脈南部,有一個大宗師級強者靜靜等在哪裡,救走了寧無鳴。

那個人是誰?如今看來,這個人很有可能來自吳幽冥勢力,至少不是祝青主。

在和秦七七的雲霄城大戰中,在和祝青主的中州大戰中,吳幽冥極其背後勢力,一直扮演著黃雀的身份,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些人大規模消失的時候,一定要從海面走,或者從空中走。」陽頂天道:「有沒有人發現莫名船隻,或者莫名飛騎?」

「有1卓青尺道:「曾經有人在碼頭上,看到了一艘不該出現的船,行駛的方向是南邊1

「南蠻洲1陽頂天道。

「應該是。」卓青尺道:「後來,這個碼頭上的人有幾個人,被殺了1

「殺人滅口。」秦萬仇道。

卓青尺點了點頭道:「當然這不是最麻煩的,最麻煩的是!在四天前,有人在雷霆山頂等待日出的時候,忽然在高空,聽到了一陣非常怪異的啼叫聲,從非常非常高的空中傳來。」

「什麼啼叫聲?」陽頂天道。

「嘎咕露……不止一聲1卓青尺道。

「黑鷲的叫聲。」陽頂天道。

「對1卓青尺道:「靈鷲宗的黑鷲從來不離開南蠻洲!我相信那絕對不是唯一黑鷲光臨的地方,也絕對不是黑鷲光臨的唯一時間。」

「或許這幾天的晚上,中洲上空一直有黑鷲飛過,然後降落。」陽頂天道:「有人將這些邪魔道潛伏者,改變了身份,改變了面貌,重新送回了中洲1

「對1卓青尺道:「所以我們的麻煩來了!幾千個,或者幾萬個邪魔道潛伏者,改頭換面,再次進入了中洲!我們不知道,這些潛伏者的目的,是不是攻擊破壞即將到來的天道盟大會1

「看來,一定是了1秦萬仇道:「誰也沒有想到,我們能打敗祝青主和邪魔道的聯軍。但是誰都知道,一道這次天道盟大會召開,整個天下大局已定!宗主會成為天道盟唯一的領袖,整個混沌世界,會全力備戰滅世軍團!幽冥海和靈鷲宗,會徹底被整個世界邊緣化1

「所以,有人會想盡一切辦法,破壞這個天道盟大會1卓青尺道:「只不過,他們會怎麼做?」

「不知道1秦萬仇道:「或許,會策劃一起讓整個天下都徹底劇變的行動1

「那怎麼做?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我們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也就無力阻止1卓青尺道。

「不要管他們做什麼,我們只做我們應該做的事情。」陽頂天道:「不要被別人破壞了節奏,全力準備天道盟大會!我們西洲的軍團,來了多少?」

「三十幾萬1秦萬仇道。

「將所有的晶石魔艦,所有的晶石快艦,全部派出去,封鎖監視每一處海域!將在中州所有的魔鷲軍團全部派出去,並且派出所有的高空飛騎,監視每一處天空!中州的幾十萬軍團,加上玄天宗掌握的精銳軍團,封鎖整個大中州,尤其是中京!在天道盟大會結束之前,不許任何一個人進出!傳令所有中洲軍隊,開始調查每一個城市,監視每一個最近出現的可疑面孔1

「是1秦萬仇喝道:「除了參會者,任何人不得進入中京!最近二十天內出現在中京的全新面孔,全部監控!封鎖中京,甚至整個大中州,任何閑雜人等,不得進出1

……

光明議會的最高命令下達之後!

頓時,十幾萬飛騎,瞬間衝到天空,開始封鎖整個中州的每一處空域。

幾千艘各類晶石快艦,開始封鎖中州的每一處海域。

二十萬天道盟黑騎,二十萬光明議會精銳軍團,將整個中京圍得水泄不通!

祝青主一手創建的中州潛伏據點,全部啟動,監視每一處地方。

數百萬軍隊,開始排查每一處地方,每一個酒樓,每一棟房子,尋找一切面目可疑者。

尤其是最近才出現的新面孔!

當然,目前光明議會和玄天宗,頂多只能控制大中州。至於南中州,北中州這些勢力,都是剛剛答應加入光明議會!命令他們會接,但是會不會執行就很難講了。光明議會目前對這些勢力的控制力還是非常非常薄弱的。

甚至大中州,光明議會都很難控制!

西洲的精銳二十幾萬,加上玄天宗的精銳三十幾萬!總共五六十萬,想要控制整個大中州還非常困難,但是控制中京還是可以辦到的!所以,陽頂天只有把絕對的重心放在大中京!

只要中京平穩安全,基本上就很難阻止天道盟大會的召開,很難阻止天下大局的定格!

陽頂天一聲令下,幾百萬軍隊出動,幾萬里的土地,無數的城市,無數的集鎮全部風起雲湧。

這就是權力帶來的!隨口一眼,隨手一揮,便有幾百萬人為之出生入死,便改變幾千上億人的命運!

不過陽頂天從來都不是野心之人,短暫的迷醉之後,他非但沒有覺得快感,反而覺得有些難受。

因為,這意味著被人謾罵,被人指責。他不在乎這些謾罵和指責,但還談不上享受!

他只希望,這些舉動會有用!能夠阻止劇變的發生!

但不管如何?

隨著光明議會的命令下達,整個中洲,頓時充滿了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

「宗主,蛇尾嬌求見,非常緊急1陽頂天正望著巨大的地圖發獃,忽然雲君奴進入稟報。

雲君奴此時已經改頭換面,成為了陽頂天的私人秘書的感覺。

蛇尾嬌?她如今可是西洲的最高暗中監視者,任務非常繁重的,她來這裡做什麼,難道西洲出了什麼事?

「讓她進來。」陽頂天!

蛇尾嬌進入后,立刻單膝跪下,道:「宗主,妖嬈夫人馬上要出生了。」

陽頂天目光一顫!

蛇尾嬌絕對不是公私不分之人,就算是西門焰焰要生孩子了,她也不會在這個時候離開西洲稟報陽頂天。

妖嬈不一樣!

因為,妖嬈是次代妖狐,她的祖上曾經被虛空魔龍誘惑,墮落黑暗了。

而她的使命,就和次等娜迦一樣,尋找人類交配,藉助人類的少量基因,孕育出完美的神之種族!

她們從另外一個空間進入混沌大陸,都是為了同等的目的。這樣的人,還包括了孤獨傲霜的母親。她成功了,生出來了兩個女人,一個是人類,另外一個是娜迦!

而妖嬈,則是被虛空魔龍誘惑后的第二代!她選擇和陽頂天交配,要孕育出完美種族。

如今,她已經懷孕了十幾個月,終於要降生了!

她生出的孩子會怎麼樣?誰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的寶寶很健康!甚至,他也之關注這一點。

一直到此刻,他才想起,自己的寶寶和這個世界上的人類是完全不一樣的!

「我知道這很重要,但是我沒有時間去了。」陽頂天道:「你騎魔鷲,用最快的速度去一趟萬血宮,讓獨孤逍暫時保護雲霄城的一切1

「萬血宮?」蛇尾嬌道:「獨孤逍可是邪魔道領袖,他,他……」

「他會去的1陽頂天道。

「是1蛇尾嬌道:「那接生之人呢?」

「當師娘和岳娘兩人接生1陽頂天道。

「是,那我去辦事了,妖嬈夫人一旦剩下孩子,我立刻來稟報1蛇尾嬌道。

「好1陽頂天點頭道。

……

「宗主,您應該回去的。」秦萬仇忽然道:「我知道,妖嬈的這個孩子,非常非常不同。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您,或許以後會很不一樣1

「師叔,我也想去,想看到孩子的第一眼。」陽東假如操縱這一切的,要破壞天道盟大局,要製造驚天事變的是吳幽冥,那我相信,他一定會提前和我見面,我有這種感覺1

「見面?為何?」秦萬仇道。

「他想玩弄我,踐踏我。」陽頂天道:「我清楚地感受到這一點,每次見到他,我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1

「您既然能夠感覺到這一點,那您感覺一下,他會怎麼做?」秦萬仇道。

「我不知道,事實上對這個人我也看清楚,我曾經問過他一個問題,他究竟想要什麼?他沒有回答我!然而這個問題,確實是我想要問他的,因為我確實不知道,他究竟想要什麼。」陽東是寧無鳴曾經告訴我,我打贏他並不見得是好事,從此以後鬥爭的方式會完全改變了。」

說到這裡,陽頂天一笑道:「說實在的,我現在都有些懷念寧無鳴了!這個人雖然狠毒之極,而且陰謀深不可測!但是他的面孔至少直接了當告訴你,老子要陷害你,老子要陰你!不像吳幽冥,我們完全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宗主,祝紅雪求見。」此時,雲君奴進來稟報。

片刻后,祝紅雪進入。

「什麼事?師兄?」陽頂天問道。

「是這樣,您的命令下去之後,首先整頓的就是中京!中京所有的嫌疑者,全部要受到監視,有些嫌疑有些重大的,還要進行抓捕。」祝紅雪道:「首當其衝的,就是凌舞!因為,她和吳幽冥的關係非同一般!?」

陽頂天眉頭一顫,道:「嗯,這很正常!我不會因為她而徇私的,這個時候把她關起來,反而是保護她1

「我知道1祝紅雪道:「趙穆師兄是執行這件事情的人,他去見了凌舞!凌舞說,要見您一面1

「我沒空1陽頂天道:「不見1

他這次大動干戈,封鎖整個中京,排查任何一個嫌疑人!毫無疑問,凌舞又要大加諷刺了,攻擊陽頂天的暴政了!

殊不知,如今的中京已經是最危險的了。萬一邪魔道潛伏者發動的是最徹底的恐怖攻擊,那死的就不是幾萬人的,有可能是幾十萬,甚至更多。

當然,吳幽冥會不會發動如此直接徹底的進攻,還不得而知,但不得不防備。

總之,陽頂天還沒有向凌舞解釋的義務。

「是1祝紅雪離去!

……

但是,半個時辰后,祝紅雪再次來了。

「宗主,凌舞再次要請求見您1祝紅雪道:「她說,不是她想要見您,而是要替吳幽冥轉告您幾句話1

陽頂天面孔微微一顫!吳幽冥讓凌舞轉話給自己,他想說什麼?

但是,之前陽頂天的直覺對了。如果是吳幽冥打算操作什麼驚天陰謀,他一定會提前約見陽頂天!

「我這就去1陽頂天道!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