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三七:寧無鳴寶藏!男女分贓!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梟梟。 追上武莫織后,讓她騎上自己的魔鷲王,然後盡量往高飛,因為那樣溫度還要高一些。沒錯,在地球上,越高的地方越冰冷,可是這冰天雪地實在是太冷了,高一些還溫暖。 不過,越高的地方,空氣...

被吻住的武莫織,身軀如同被電住一般,猛地一顫,然後僵在那裡。

陽頂天藉機抱住她的腰,然後深深吸住她的紅唇,把舌頭鑽了進去。

要說以前武莫織的腰,可真是如同蛇一般埃如今,陽頂天甚至抱不到她的腰了。

此時,武莫織的小嘴裡面,一邊滾燙,陽頂天的舌頭勾住她的小舌頭,猛地含住吮吸。

頓時,武莫織彷彿活了過來一般,美眸一顫一寒,白生生的牙齒,猛地咬下。

「礙…」陽頂天一聲慘叫。

舌頭,頓時一陣劇痛,然後火辣辣的,整個舌頭都沒有了感覺。

陽頂天甚至懷疑,自己的舌頭是不是被咬斷了埃

伸手一抹,滿嘴唇的鮮血。

「你,你屬狗的礙…」陽頂天狠道,但是舌頭受傷,發出的聲音也含糊不清。

武莫織指著陽頂天的鼻子道:「陽頂天,你給我放尊重一點,再有下次,我直接咬斷,你信不信?」

「信,信,信……」陽頂天伸出舌頭,不斷地吹氣。

「怎,怎麼了?要,要打她嗎?」沉睡中的梟梟被驚醒過來后,問陽頂天。

「打你大爺。」陽頂天道。

「大,大爺是什麼?」梟梟道。

陽頂天不去理會他,朝武莫織道:「你真的不能去,萬一有一點點傷害,那怎麼得了1

「戒指在我這,我要出發了,你要是想阻止,就打暈我,把戒指搶走吧。」武莫織道,然後直接飛了出去。

「混蛋女人。」陽頂天咬牙切齒道。

此時,梟梟閉上眼睛,又要睡。

「走了,還睡1陽頂天道,一把扯走梟梟。

追上武莫織后,讓她騎上自己的魔鷲王,然後盡量往高飛,因為那樣溫度還要高一些。沒錯,在地球上,越高的地方越冰冷,可是這冰天雪地實在是太冷了,高一些還溫暖。

不過,越高的地方,空氣越稀保氧氣不足了,對寶寶也不好,於是陽頂天又趕緊飛低下來。

「你冷不冷?」陽頂天問道。

武莫織穿得非常清涼,大肚子也穿得那麼保

「你說呢?」武莫織道。

陽頂天接下衣衫,要披在她身上。

「我的意思是不冷,一點都不冷。」武莫織道。

「那魔靈黑甲,你穿了嗎?」陽頂天問道。

「我那麼大的肚子,你倒是讓我怎麼穿?」武莫織道。

「哦,對啊1陽頂天道。

然後,陽頂天陷入了沉默。武莫織太凶了,跟吃了槍葯一樣沖,每一句話都要被嗆回來。

「你啞巴了,一句話不說。」武莫織道。

陽頂天無語,說的每一句話被嗆,不說話又被說是啞巴。

「吳幽冥,走了嗎?」陽頂天問道。

「早走了。」武莫織道:「我沒有記錯的話,那個靈鷲好像是你的結義妹妹吧,曾經還和你有一腿。」

「你瞎說什麼,我和她乾乾淨淨。」陽頂天道。

「是嗎?你這個色中惡魔,還有女人可以從你身邊乾淨離開?」武莫織道:「不過現在他顯然看不上你了啊,時時刻刻都幫助她夫君對付你埃你真失敗,不過他眼光不錯,那個吳幽冥比你強多了。」

「有嗎?」陽頂天道。

「比你帥,比你厲害,比你狠毒,比你虛偽,還不夠嗎?」武莫織道。

「什麼時候,狠毒和虛偽也成為優點了?」陽頂天道。

「在我眼裡,那就是優點。」武莫織道。

「寧無鳴夠狠毒了吧,你怎麼……」陽頂天還沒有說完,武莫織直接一爪抓了過來。

陽頂天怒道:「你不但屬狗咬人,要屬貓抓人是吧。」

「不要給我提那個狗賊,我噁心。」武莫織道。

陽頂天沉默了片刻道:「武莫織,寧無鳴已經死了,你不要這樣說他。不管他再狠毒,也是這個世界上最最愛你,娜恕I踔粒還在寧潸之上。」

「誰對我好,我就喜歡誰?我有那麼賤?」武莫織冷聲道:「我要是這樣的女人,我輪得到便宜了你這個狗賊?」

好嘛,都成狗賊了。

好吧,惹不起你,我還躲不起你嗎?我不說話了成不成?

陽頂天不說話,武莫織也懶得理會陽頂天了,然後開始撫著自己的肚子,開始唱著曲子。

當然,這是唱給寶寶聽的,算是混沌世界的胎教。

唱著唱著,忽然武莫織啊地叫了一聲。

「怎麼了?」陽頂天問道。

「肚子裡面的小壞蛋在踢我。」武莫織道。

「我聽聽。」陽頂天要湊過來。

「別!你是什麼人?你湊過來聽,算是怎麼回事?」武莫織寒著臉蛋冷道。

陽頂天道:「大不了,我讓焰焰和嬌嬌懷上寶寶,我聽個夠。」

武莫織猛地一個肘擊,撞在陽頂天的肚子上。

陽頂天倒吸一口涼氣,痛得翻白眼。

……

極南之地,分為兩部分。

北邊,是無盡的沙漠,南邊是無盡的冰雪。

而中間,這是珍貴而又稀罕的綠洲。

北邊,是屬於南海寧族的,南邊是屬於雪族的。

茫茫無際的幾千里沙漠,有沒有價值呢?

當然有,許多珍貴的材料,絕大部分礦產,都是從沙漠底下挖出來的。

這茫茫無際的沙漠,甚至寧族的財富來源。

天亮的時候,陽頂天和武莫織飛過了寧城的上空。

看上去,寧城依舊繁華,而且非常寧靜,並沒有顯得荒涼甚至毀滅。

「你準備什麼時候帶著孩子去寧城?」陽頂天問道。

「不知道。」武莫織道:「反正寧族的奴隸最忠誠,最服從。就沒有一個主人在,他們依舊會勤勤懇懇,完成每一件事情。下面的領地,也會源源不斷把財富上交到寧城。」

飛過了寧城,綠洲越來越稀疏,沙漠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兩千里之後,頓時滿目都是蒼白的沙漠。

無邊無盡的沙漠,縱橫四五千里。

陽頂天還拿著地圖對照,武莫織卻直接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飛到沙漠中的一處后。

「降落。」武莫織道。

頓時,兩隻魔鷲降落。

這裡入目之處,也全部都是沙漠,無邊無際。

陽頂天道:「大致就是這個方位,莫織你在這裡等著,我下去沙土裡面,一處一處尋找。」

「不用了。」武莫織道。

然後,將亡靈指環戴上,口中默念,然後一股玄氣猛地注入。

「唰……」從亡靈指環猛地射出一道金黃色的光芒。

頓時,廣闊無垠的沙漠上,猛然間出現一道幻影,如同海市蜃樓一般,非常稀保

這幻影,真是一個黃金金字塔。

隨著戒指的光芒越來越亮,越來越亮。

這個黃金金字塔的幻影越來越清晰,越來越真實。

「嗖1亡靈指環的光芒散去。

一座無比巨大的金字塔幻影,矗立在眼前。

武莫織緩緩朝金字塔的門走去。

「喂,這是幻影。」陽頂天道。

「誰說是幻影?」武莫織道。

陽頂天頓時上前,伸手一摸。

竟然是真的,摸到了滾燙的黃金。

陽頂天頓時驚呆了,他以為是海市蜃樓,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這算怎麼回事?是這個亡靈指環把整個無比巨大的金字塔召喚過來了?還是空間指環打開了一個通道,直接從位面上連接巨大金字塔,世界忽略了地理距離?

但不管是什麼,總之都是玄妙而又神秘的。

「你,你之前不是說,大概在方圓百里之內,你具體也不清楚嗎?」陽頂天道。

「你能冒充寧潸騙我,難道我就不能騙你?」武莫織道。

陽頂天頓時無語。

然後,武莫織走了進去。

「你跟上來埃」武莫織道。

陽頂天道:「你不是說,沒有三等邪靈,不能進去嗎?」

「我說屎可以吃,你吃嗎?」武莫織道。

陽頂天的肺頓時要氣炸了,他真的頭一次,有了打孕婦的念頭。

這個金字塔非常巨大,大約有二百多米高。

金字塔的大門,是一個光幕。彷彿是只認戒指,不認人的。

武莫織舉起亡靈戒指,射出的光芒,直接將大門的光幕褪去。

陽頂天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用了隱身玄技,跟了進去。而梟梟,則是獃獃地進去。

進去之後,是長長的黃金通道!

黃金通道的盡頭,又是一閃黃金之門。

陽頂天上前,擋在武莫織之前,推開了門。

裡面,便是金字塔的大殿。

進入的第一眼,陽頂天又一次被震撼了。

金字塔大殿的中央,是一顆大樹。

這顆大樹上,沒有任何實質的樹榦,樹葉,樹枝。全部都是白色幽靈一般的光影。

大樹約有幾十米高,一米多直徑。

這些都不算什麼,關鍵是樹榦上,此時涌動著一張猙獰嚎叫的面孔。

是寧無鳴的面孔,此時無比的痛苦,無比的猙獰!

然後,大叔上分別長著樹枝,一根一根的樹枝,讓整棵大樹變得茂密。

下面十幾支粗大的樹枝上,都銘刻著一張面孔,但是都一動不動,彷彿生硬死去了一般。

後來,陽頂天看出了一個熟悉的樹枝面孔。

是秦七七的面孔,這張面孔也已經凝固了,一動不動。

陽頂天頓時明白了!

最底下的那些樹枝上的面孔,是寧族長老,所有的宗師級以上強者,總共有十幾人。如今,全部死了,被祝青主殺死了,亡靈靈魂,也活生生被吞噬了。

接下來,是秦七七,秋若涵等人。

這些人擁有的四等邪靈,都是寧無鳴賜予的。所以寧無鳴就是這顆大樹的樹榦,而四等邪靈擁有者,則是樹枝。

當然,還有五等邪靈擁有者,比如葉楓,宋明華等許都人,這是更細的枝葉了。他們的邪靈能量,則是寧無鳴賜予的邪靈污染物了。

當然在樹枝中,陽頂天看到了幾張活的面孔,那就是秋若涵,西門懼等人。

而且,陽頂天看到,這棵樹上有幾個新長出來的樹枝,上面沒有任何面孔,而且這些樹枝都還不夠粗大。顯然,這些四等邪靈都沒有賜予任何人。寧無鳴,有權將他賜給任何人。

邪靈能量無比強大,哪怕擁有四等邪靈,都可以擁有不死之身,可以修為暴漲。

所以可以說,在很多人眼中,邪靈是無比無比珍貴的,就如同不死仙丹一般。為了得到它,很多人不惜出賣自己的一切。

所以,寧族會如此快速地發展起來。寧無鳴也可以在短時間內,收攏如此之多的高手。

「怎麼找不到段汝妍?還有在雲霄城大戰中,也死了十幾個宗師啊,為何他們沒有不死之身,沒有邪靈能量?」陽頂天問道:「還有血瞳魔軍,是怎麼培育出來的?」

武莫織看了陽頂天一眼,然後拔出利劍,朝著地面的金磚,猛地一掀。

「嗖嗖嗖嗖嗖……」

武莫織出手,將無數金磚全部掀飛出去。

然後,陽頂天再一次被徹底恐懼噁心住了。

金磚的下面,是一個無比巨大的血池,發黑,甚至發綠的鮮血,粘稠腥臭,深不見底。

而這顆邪靈之樹,就長在這深不見底的血池之中。

然後,無數具屍骸,浸泡在血池之中。

真的是無數的屍骸,數不勝數,密密麻麻,一層疊著一層。

一眼望去,至少有數萬之多。整個金字塔下面,只怕有幾十萬屍骸!

陽頂天看到了,在一百具屍骸之中,有一具不是骸骨,而是身上有肉,只不過幾乎都是腐爛的,但是他可以動,在掙扎,在扭曲,才慘叫。

「活下來的那個,便是血瞳魔軍。」武莫織道:「一百取一!只需要是啟蒙者,哪怕有一點點玄脈,都可以浸泡進去。一百個裡面,大約會出一個血瞳魔軍!上次,你把血瞳魔軍殺得乾乾淨淨,如今很快又有幾千名血瞳魔軍成熟了。不止如此,一萬個骸骨裡面,可能還會出現一個黑瞳魔君,宗師級以上,這些人看上去和普通高手就沒有多少區別了。這就是你第一次殺死的十幾個宗師級黑袍人,他們沒有邪靈,卻可以很短時間內,到達宗師1

「邪惡,變態1陽頂天忍不住道:「這就是所謂寧族強大的秘密啊,所有的一切,都完全依靠邪靈1

「潛伏者名單呢?」陽頂天問道。

武莫織輕輕飛起,來到金字塔頂端,上面有一個懸棺。

打開懸棺,裡面有一本厚厚的書冊,打開以後,全部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只不過,全部都不是這個世界的通用文字。

這些,都是邪魔道的潛伏者名單。

「這上面的字,我可不認識。」武莫織道。

「我認識。」陽頂天心中道,不管是從寧寧的空間指環那裡,還是從秦七七那裡,陽頂天都學習了這種特殊的文字。

棺材裡面除了這本名冊之外,還有許多個捲軸,大約都是武技和玄技捲軸。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武器,一些戒指。

當然,還有魔靈殘缺不全的屍體,足足三十幾具。

不過除了魔靈之心,和部分魔靈之眼外,其他的寶貝都不見了。因為能量護罩,魔靈黑霧這些最寶貴的東西,都變成了給武莫織的魔靈黑甲和魔靈霧衣。

陽頂天把魔靈之爪,魔靈之眼,魔靈之心全部拿走。

剩下的不認識,也就沒有拿。

「這些捲軸,你不要嗎?」武莫織問道。

「我瞧不上。」陽頂天道。

是啊,他瞧不上。他學習的是天下最玄妙的功法殺豬劍法,是武道文明的巔峰,其他東西確實瞧不上了。況且,這些東西都是萬滅神殿的,自己不學,交給別人學也不合適,或許受到污染也不一樣。

「賊不走空,還是那一些吧。」武莫織道,然後她掏出一個大口袋,隨便抓了幾十個捲軸,幾十個戒指啊,法器啊,寶石等等裝進袋子裡面。

「好了,這袋子裡面的東西歸你了。」武莫織道:「然後,剩下的全部歸我,你沒有意見吧。」

陽頂天大愕,這,這是分贓嗎?

「你要這些東西幹嘛?」陽頂天道。

「你管我幹嘛,總之這些東西歸我就是了,我不要,大不了以後給我兒子女兒。」武莫織道。

「你要給她們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我警告你。」陽頂天道。

「你是什麼人?也敢來管我?」武莫織道。

陽頂天頓時恨得牙痒痒,卻又無可奈何。

「好了,我們出去吧。」陽頂天道。

「你要回去了?」武莫織靜靜道。

「嗯。」陽頂天道:「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1武莫織道:「我要在這金字塔裡面,好好獃一陣,看有什麼其他好寶貝。」

「不行,誰知道這裡面有沒有危險。」陽頂天道。

「你管我?你是什麼人?」武莫織道。

陽頂天再也忍不住,一把將武莫織扛起來,朝外面走去。

頓時武莫織破口打罵,張開小嘴,在陽頂天背上亂咬。

……

金字塔外!

陽頂天兩人剛剛走出,頓時金字塔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回去了,等寶寶出生的時候,我盡量回來。」陽頂天道。

「你還是不要來了。」武莫織道。

「我送你回去。」陽頂天道。

「不用。」武莫織直接騎上自己的魔靈鰩,朝雪族方向飛去。

陽頂天,望著她消失的背影,朝中洲方向飛去。

如果中洲遊說完畢,他就要和師傅再次去陰陽宗。這次,東方涅滅就要向天下公開自己的身份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