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三六:亡靈指環!打架!強吻武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日就到了。」 「礙…」陽頂天驚詫道:「你,你這是在演戲?」 「一半。」武莫織道:「我本也想將你碎屍萬段的1 然後,她遞過來一個戒指道:「這就是寧無鳴給我的戒指,直接被我扔到茅坑...

「誒,小心你肚子,小心肚子裡面的寶寶1陽頂天頓時手忙腳亂,上前要奪走她手中的劍。

「唰唰唰……」武莫織閃電幾劍,這個女人雖然肚子很大,劍法依舊犀利埃

陽頂天身上一陣劇痛,頓時連著被刺了幾劍。

「你玩真的?」陽頂天驚詫道。

「否則你以為?」武莫織冷笑道:「你敢假冒我夫君毀我清白,你就該死!你以為,我肚子懷了孩子,我就會心軟,就會改變?你做夢吧1

說罷,武莫織又舉劍狂砍。

陽頂天看她頂著這麼大的肚子,出劍出電,頓時心驚肉跳,趕緊逃竄道:「好,好,我說兩句話就走,說一句話就走……」

武莫織也不理,依舊你利劍狂刺。

「寧無鳴在臨死的時候,跟我做了一個交易。讓我把魔靈霧衣,魔靈黑甲交給你。」陽頂天一邊小心翼翼地躲避,一邊道:「然後他曾經給過你戒指,讓你把那個戒指給我。當然,他還說讓你生完孩子後去寧族,你肚子裡面的孩子,未來就是寧族之主。」

「戒指?」武莫織道。

「對,戒指。」陽頂天道。

「有那麼一隻,不過是那個狗賊送我,我早就扔掉的。」武莫織道:「再說,你我勢不兩立,我雪族不會和你做任何交易。」

然後,武莫織又瘋狂舉劍劈砍。

陽頂天認真道:「莫織,你是認真的?你應該知道,那個戒指裡面的意義。」

「對,我是認真的。我和你陽頂天勢不兩立,你不要因為我肚子裡面的孩子,所以對我有任何的幻想。我武莫織和陽頂天無關,我肚子裡面的孩子,也和你無關。」武莫織冷道:「這是我夫君寧潸的兒子,你絕對不要有非分之想1

說罷,武莫織輕輕一躍,飛到陽頂天面前,又利劍狂刺。

「而且我早已經立過誓言,你欺騙我,毀我清白。只要見到你,就一定要殺你,今日殺不了,便明日殺,明日殺不了,便後天殺。」武莫織怒道。

然後,直接追殺陽頂天出了城堡。

緊接著她閉上美眸,嘴裡默念恐怖咒語。

「轟隆顱…」頓時,無數個亡靈從地下爬出,瘋狂撲向陽頂天,瘋狂地攻擊。

「嗖嗖嗖嗖……」

頓時,無數的黑暗亡靈,帶著衝天的鬼氣,朝陽頂天瘋狂地衝殺而去。

「嗖嗖嗖嗖……」

整個美輪美奐的院落,頓時鬼氣衝天。

陽頂天閃電一般避開。

但是黑暗亡靈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嗖……」忽然,一隻黑暗亡靈直接穿過陽頂天的身體。

「噗……」陽頂天只覺得眼前一黑,一口黑血狂噴而出。

「舞兒,這是怎麼了?」遠處,西里.摩爾大聲喝道。

「三叔,陽頂天這賊子毀我清白,今日竟然還敢欺上門來,你幫我殺了他。」武莫織冷聲道。

「真的要殺?」西里.摩爾道。

「非殺不可1武莫織道。

「陽頂天閣下,得罪了1西里.摩爾道:「舞兒,你有孕在身,趕緊回去!這個陽頂天,交給我了1

說罷,西里.摩爾猛地衝上天空,雙手猛地拋灑而下。

「漫天飛雪……」

頓時,無數的雪花,從他體內迸發而出,如同無數到暗器,瘋狂朝陽頂天襲來。

「嗖嗖嗖嗖嗖嗖……」

不計其數的雪花,看起來無比美麗。

但是雪花所過之處,無堅不摧。

陽頂天猛地鼓起玄氣,建立能量罩,然後手中利劍狂舞,瘋狂躲避漫天的雪花。

此時,遠處無數的亡靈開始凝聚,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變成一個無比巨大的亡靈,猙獰恐怖,朝陽頂天瘋狂撲來。

妮雅飛快衝過來,朝武莫織哭泣道:「住手,公主住手!這是你男人,是你肚子裡面孩子的父親。」

「你給我閉嘴,妮雅。」武莫織厲聲道:「陽頂天欺辱於我,毀我清白,他是我的仇人,勢不兩立的仇人。原本他遠在西洲,我鞭長莫及。如今他竟然送上門來,真是自尋死路!殺了他1

頓時,陽頂天被那隻巨大亡靈和西里.摩爾夾擊。而偏偏他此時是混沌屬性,玄火沒有一點點能量和熱量,根本無法摧毀這些寒冰攻擊。

陽頂天猛地一咬牙。

「啪……」一道巨大閃電,猛地劈出。

魔天裂!

啪啪啪啪……

無數的閃電,瘋狂劈出。

他還不敢去劈那個巨大的亡靈,因為那是武莫織操控的,將亡靈劈碎之後,武莫織也會受到重創。

他只能一邊抵禦西里.摩爾的攻擊,一邊躲避巨大亡靈。

但是,亡靈的速度太快了。

「嗖……」陽頂天眼前猛地一黑,又被巨大亡靈擊中,黑色的污血,又猛地狂噴而出。

幾乎,陽頂天的整個身體,都受到了污染,渾身搖搖欲墜。

「梟梟,你還在邊上傻看什麼,快幫忙,打那個男的。」陽頂天大聲道。

「哦1梟梟立刻衝上去,朝西里.摩爾拳頭狂舞。

頓時,所有人再次驚呆。

因為小孩子打架拳,再次出現了。

一秒鐘打上百拳,每一個拳頭打出的風,如同炮彈一般,但是沒有一下打的中。

但是,這個寒冰城市可算是倒霉了。

梟梟拳風所到之處,一切粉身碎骨。

巨大的城堡,繁華的街道,宏偉的城牆。總之,梟梟拳風所到之處,全部毀滅。

頓時,這個最美麗的寒冰之城,一段一段,粉身碎骨,坍塌毀滅。

外面,無數人開始鬼哭狼嚎,拚命逃竄。

西里.摩爾看著自己的城市被毀,頓時大怒,厲聲道:「陽頂天,你敢1

然後,西里.摩爾仰天長嘯!

頓時,王城的遠處,嗖嗖嗖飛來三道白色的影子,瞬間到了陽頂天的面前。

這三人中,一個大宗師,兩個九星宗師。

「何人如此大膽,敢來我寒冰城肆虐,我等便將你粉身碎骨1三人中為首的老者厲聲道。

「在下陽頂天,來雪族沒有半分惡意,是你們不分青紅皂白……」陽頂天還沒有說完,直接被這老者喝止。

這老者,穿著紫紅色的長袍,鬚髮皆白,已經看不清楚歲數了。

緩緩舉起手中的冰杖,一個大宗師,兩個九星宗師,成為三角,將陽頂天包圍其中。

「今日,便滅了你這孽障!殺1

旁邊的妮雅大哭地跪了下來,哭道:「公主,求求你,你趕他走好了,幹嘛要殺他?」

武莫織大怒,袖子猛地一甩,將妮雅擊倒在地,冷聲道:「閉嘴,吃裡爬外的東西,從今日起,滾出王城1

「出手,滅之……」那個白須老者大聲喝道,然後緩緩舉起手中冰杖。

陽頂天猛地咬牙,開始召喚玄火,要凝聚前所未有的巨大閃電!

眼前這個老者,哪怕就算是大宗師,陽頂天也堅信,未必躲得過自己的閃電。

「呼1億靈妖火從左手冒出。

「呼1魔靈妖火從右手冒出。

然後,兩朵火焰開始凝聚,凝聚,凝聚。

凝聚到極致的之後,便要猛地釋放出去,迸發出無比可怕之閃電,無視任何防禦,連祝青主的腦袋都劈裂的閃電。

「去……」那個大宗師長者,手中冰杖,猛地砸下。

「嗷……」頓時,一條大宗師級的冰霜巨龍,猛地咆哮而出,朝陽頂天瘋狂衝來。

與此同時,陽頂天的兩朵玄火,閃電一般擊出。

瞬間,那無比可怕的冰霜巨龍,便要將陽頂天吞噬。

而那兩朵玄火,便要猛地擊中那個大宗師級老者,然後迸發出毀天滅地的閃電。

「住手1就在此時,忽然一道白光瞬間出現。

是吳幽冥,俊美無匹,溫文爾雅的吳幽冥,哪怕在雪族之中,他也依舊鶴立雞群。

他瞬間出現在陽頂天和大宗師級雪族長者的中間。

然後,左手猛地擊出,瞬間虛握,活生生抓住了那條大宗師級的冰霜巨龍。

右手,也猛地虛握,活生生握住閃電般飛行的兩朵玄火。

然後,左右手猛地交錯。

瞬間,冰霜巨龍和兩朵玄火,猛地撞擊在一起。

「轟……」一道白光閃過,方圓十幾里內的冰屋,粉身碎骨。

而吳幽冥,站在風暴中心,完全安然無恙。

然後,所有人全部窒息,驚詫地望著這一切。

陽頂天出手的兩朵玄火閃電,何等之驚人?

那個白須雪族老者,可是大宗師級強者,他的冰霜巨龍玄技,何等之驚人。如果雙方被擊中,完全是兩敗俱傷,而且是重傷。

但是,吳幽冥輕描淡寫,一個人全部接了下來,然後化解掉,可見他的修為,是何等之驚人?

吳幽冥皺眉朝陽頂天道:「陽兄,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談,非要大打出手了。將這如此美輪美奐的冰城毀滅,完全是暴殄天物埃」

然後,吳幽冥朝那個雪族長者道:「祭師長老,我了解陽頂天這個人,他不是邪惡之人。今日局面,肯定有誤會,不如給我一個面子,放他離去,如何?」

那個雪族老者便是雪族的第二把手,雪族的祭師長老。

聽到吳幽冥的話后,祭師長老頓時躬身道:「既然吳少主開口,老朽哪有不允之禮1

然後,祭師長老朝陽頂天道:「看來吳少主的面上,便饒你一命!這裡永遠都不歡迎你,請吧1

陽頂天朝武莫織深深望了一眼,然後朝雪族長老行了半禮,朝梟梟道:「梟梟,別打了,走1

靈鷲冷聲笑道:「我夫君出口救你,你卻連一個謝字都不說吧。」

陽頂天朝吳幽冥道:「我們來日方長,是嗎?」

然後,陽頂天和梟梟飛上空中,騎上魔鷲,飛快離開!

……

陽頂天和梟梟飛出了一千里之後,立刻降落。

然後,在冰天雪地中,開鑿一個冰洞,然後陽頂天躲進冰洞之中,開始化解體內的亡靈之毒。

武莫織的亡靈之毒不是真正的毒,而是一種死氣,一種邪惡能量。非常可怕,一旦被擊中者,渾身的鮮血都會被污染,變成厲鬼狂魔一般。

也就是陽頂天血脈驚人,加上擁有娜迦王族的血脈,可以壓制亡靈之毒的蔓延。而且久而久之,甚至可以自己化解這亡靈之毒。可惜,黑暗玄火已經沉睡了,否則這亡靈之毒,正好給他加餐。

但是為了最快恢復戰鬥力,陽頂天還是決定,將體內的亡靈之毒完全排出去。

武莫織的本就非常強大,尤其他召喚出來的亡靈,更是驚人。

但是陽頂天要消滅,依舊輕而易舉,只不過害怕傷害武莫織,所以陽頂天也沒有下手摧毀亡靈!

陽頂天閉上眼睛,一絲絲地將亡靈之毒排出。

時間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

黑夜降臨!

本來應該放哨的梟梟,此時睡得如同豬一樣,根本叫都叫不醒。

陽頂天全心全意地將亡靈死毒一點點排出去。

就在此時,忽然地面上響起了一陣風聲。

陽頂天猛地睜開眼睛?這雪族殺上來?還是吳幽冥殺上來了?

頓時,陽頂天屏住了呼吸。

很快,頭頂上有人落地,從天上降落。

「嚓1然後,一劍猛地刺下!

陽頂天閃電抓住刺入的劍刃,猛地一扯!

「嘩啦啦……」頓時,頭頂的寒冰猛地塌陷,連同上面的人,也被活生生拽下來。

先聞到的,是迷人的幽香。再看到的,便是一個巨大的肚子。

武莫織?她來做什麼?

「你,你就這麼想要殺我,一千里了還追殺上來?」陽頂天冷聲道。

墜落下來后,武莫織小心翼翼地站穩身體,扶著陽頂天站穩身體,然後趕緊伸手撫摸自己的肚子,感覺有沒有受到顛簸。

「你瘋了,就這樣把我扯下來,萬一傷到肚子裡面的孩子怎麼辦?」武莫織罵道。

「是你瘋了,在雪城拚命殺我不算,還追殺了一千里。」陽頂天道。

「我不這樣做,吳幽冥那個偽君子能信嗎?」武莫織冷道:「我雪族,可還得罪不起他。要是讓他知道我們雪族和你合作了,我們的末日就到了。」

「礙…」陽頂天驚詫道:「你,你這是在演戲?」

「一半。」武莫織道:「我本也想將你碎屍萬段的1

然後,她遞過來一個戒指道:「這就是寧無鳴給我的戒指,直接被我扔到茅坑裡面了。你說要,我讓人好不容易找出來的,洗了起碼一百遍1

陽頂天頓時接過那個戒指,仔細地看了一會兒,卻沒有發現有什麼異樣埃

然後,陽頂天不由翻來覆去地看,結果硬是看不到一點點端倪,難道是寧無鳴在騙人?不至於啊,他都已經死了,還騙什麼人。

看到陽頂天翻來覆去也找不到什麼,武莫織一把奪過去,套在自己的手指之上,然後默默輸入一股玄氣。

嘴裡默默念著咒語。

陽頂天背後一寒,道:「莫織,你,你該不會又是要召喚亡靈來殺我吧。」

「殺了你正好,我天天都恨不得扒你的皮,吃你的肉,拆你的骨頭。」武莫織冷道。

「生氣和發怒,對寶寶都沒有好處的。」陽頂天道。

「我沒生氣啊,也沒有發怒啊,我只是在發泄。」武莫織道:「每次想到將你扒皮拆骨的情形,我都舒爽得不得了,寶寶在肚子裡面也很興奮得亂踢。」

「好了,你給我閉嘴,我不想你和說話。」武莫織道。

她專心致志地對付手中的戒指。

頓時,在她的召喚下,頓時一個個亡靈從戒指裡面飛出,在空中嚎哭尖叫,然後無數的亡靈,組成了一副圖案。

這圖案上,是一個黃金金字塔。

看來,寧無鳴培育邪靈,還有眾多寶物,以及潛伏者名單,全部放在那裡。

只不過,這個圖案,就只有一個金字塔,看不出在哪裡埃

「在沙漠下面。」武莫織道:「我知道大致方位,具體在哪裡,我就不知道了。」

然後,武莫織拿出一張地圖,閉上眼睛回憶,然後一指道:「大概,就是這片區域內,方圓一百里內1

「那簡單,我輕易就可以找到。」陽頂天道。

「我跟你一起去。」武莫織道。

「不行1陽頂天道:「你肚子那麼大,萬一受到顛簸,怎麼辦?」

「你去?」武莫織不屑道:「就憑你,進得去嗎?」

「當然1陽頂天道。

「做夢1武莫織道:「你身上有邪靈能量嗎?哦,你有,撞在盒子裡面,然後縫在肚子里騙我。但是你騙得了我,騙不了金字塔裡面的邪靈守衛。一旦你進去,裡面所有的邪靈,就會瘋狂反撲1

「那你也不能進,我去然讓段汝妍去齲」陽頂天道。

「段汝妍的邪靈才幾等,是四等1武莫織道:「這個神殿基地,寧無鳴能進,就意味著只有三等邪靈者可以進入。所以寧無鳴死了,祝青主不見了,就只有我能進去了。」

「那也不行,我另外想辦法,我不信我進不去。」陽頂天道:「總之,你不能去。」

「我跟你商量了嗎?我只是通知你一聲而已。」武莫織道:「我要做什麼,你攔得住嗎?算我什麼人,管得了我?」

「我是你男人1陽頂天道。

「呸1武莫織直接啐在陽頂天臉上,道:「不要臉的東西,你只是一個強J犯而已1

看著她跋扈潑辣,冷艷絕倫的臉蛋,陽頂天輕輕擦拭臉上的唾沫,然後猛地抓住她的臉,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是你男人,說不讓你去,就不讓你1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