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三五:大肚子,武莫織!冤家相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整個中州都在你手,在這裡我向您恭喜了。」 靈鷲的言語很陰側,諷刺陽頂天自己無力打敗祝青主,只能使用陰謀詭計,讓祝青主和寧無鳴自相殘殺。 「不過,我以前認識的陽城主,不是正直無私的嘛?是...

進入雪城之後,陽頂天總算明白了。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原來,每一個雪族人都長得非常漂亮,不論男女。這裡每一個人的眼睛都很大,很深邃。這裡每一個的皮膚,都潔白如雪。

對於雪族,陽頂天本來有一個概念,就是和愛斯基摩人一樣,生活在大雪山的洞裡面,或者木屋之中,身上裹著厚厚的獸皮。

如今看起來,這完全是錯誤的,他們也擁有華麗的城池,擁有華麗的生活。

而且陽頂天還有一個誤解,他以為雪族的數量是很少的,充其量也就是幾千上萬人。

但是進入雪族的王城之後,寒冰的街道上的人雖然稱不上摩肩接踵,但是絕對不再少數。這個巨大的城池裡面,至少生活著十幾二十萬人。

進入這個城市以後,陽頂天幾乎進入了俊男美女的海洋之中。

眼睛所能看到的所有人,男的修長俊美,女的婀娜艷麗。

而且,清一色全部是異域風情。

就單論女人,雪族的女人皮膚比地球上最白的白人還要白,還要細膩。

眼睛,比波斯人還要深邃迷人。

身段,比東歐女子,比中東麗人,更加妖嬈動人。

這裡的女人,打扮非常有意思。

在外面的世界,雪族女子渾身都包裹得緊緊密密。而在這裡,每一個女人都露出美麗的面孔。

彷彿,雪族女人的美貌被本族人看到是不要緊的,但是一定不要讓外面世界的男人看到。

而且,雪族是絕對不和外面通婚的,王族公主例外,所以有了武莫織和寧族的聯姻。

這裡女人。儘管在零下大幾十度環境中,但是每個人都穿得很單薄,盡量讓自己妖嬈婀娜的曲線展示出來。而且,迷人的小蠻腰也都裸露在空氣中。在肚臍眼部位。都鑲嵌著一顆寶石。

說她們穿得清涼,偏偏每個女人衣衫的領子。都是昂貴的妖獸絨毛。與其說是為了保暖,還不如說是為了裝飾。

外面世界的人,只怕任何人進來,都會被迷花了眼睛的。

進入這個城市后。陽頂天毫無爭議地成為了第一醜男。當然,梟梟不管在哪裡,都是第一醜女。

而且,陽頂天也毫不例外受到了所有人的關注,尤其是街道上的這些女人,紛紛朝著陽頂天望來,指著陽頂天低聲笑道:「你看。你看,那個男人,好醜礙…」

「是啊,是礙…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那麼丑的男人啊1

「快來看。快來看,這裡有一個很醜很醜的男人1

然後,來圍觀陽頂天的女人越來越多。

每一個在外面的世界,都是萬中無一的大美人。

陽頂天頓時欲哭無淚,不管是在地球還是在混沌大陸,他雖然算不上很帥,但是也絕對稱不上丑好吧,還是有點小帥的。如今在這裡,竟然變成了讓人圍觀的絕對醜男。

好不容易,走完了十幾里的街道,來到了雪族的王宮。

……

接待陽頂天的,並不是雪族之王,而是雪族的三把手,王城之主,西里.摩爾!他同樣出身於王族,是雪族之王的弟弟。

這同樣是一個帥的讓人想要自殺的美男子,已經五十幾歲的他,看起來頂多三十歲不到。

而且,他站立的時候,完全如同標槍一般,筆直傲慢。

「幸會,陽頂天閣下。」西里.摩爾彎腰行禮道。

算來,陽頂天如今也算是混沌大陸最尊貴的人了,而西里.摩爾的態度卻非常矜持,甚至帶著一點兒高高在上。不知道為何,雪族的人面對外面的人,永遠帶著一種傲慢和優越感。

陽頂天算是明白了,為何武莫織在寧族的地位那麼高了,為何之前武莫織一直瞧不起寧潸了,原來她真的是下嫁埃

「幸會,摩爾閣下。」陽頂天道:「請問,雪族之王可有時間見我嗎?」

西里.摩爾笑道:「抱歉,我們的王,正在見另外一位尊貴的客人。」

陽頂天頓時目光一跳,另外一個客人,竟然是雪族之王親自接待了,那豈不是說地位比陽頂天還高?

雖然陽頂天不在乎地位,但是在目前的混沌世界中,還有比陽頂天身份更高的人嗎?

除了寥寥無幾的無逅,無靈子,虛無飄零,問天等幾個人之外,如今天下任何人的身份,頂多也就是和陽頂天並列吧。

現在,雪族之王親自招待另外一個客人,而讓雪族第三把手來招待自己,第二把手都不出來。

那豈不是說,陽頂天和那個客人的地位,足足相差了兩個級別?

「那麼,我想見一下武莫織。」陽頂天道。

「閣下見我的侄女舞公主,有何事情?」西里.摩爾問道。

「替寧無鳴來送幾件禮物。」陽頂天道。

頓時,西里.摩爾的目光微微一縮,道:「那好,請跟我來。但是舞公主是否會見你,我不敢保證1

然後,西里.摩爾便帶著陽頂天離開了王宮,百轉千折后,來到一個院落面前。

這個院落的圍牆,依舊是厚厚的寒冰,打開門后。

頓時,一股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院子裡面,竟然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有茵茵綠草,還有璀璨的紅花,還有流動的清水。

在大無量山中,師娘的院落就是一個溫暖的小桃源。

而如今武莫織的院子,在這冰天雪地中,顯得更加美麗,更加珍貴。

如果說師娘的小桃源在地球上是東方式的,而武莫織的院落則是西式的。

大片大片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齊齊的觀賞性樹叢和花園,還有乳白色的小城堡。

武莫織,作為雪族的公主,就住在這裡面。

此時院子裡面。有幾十個美貌的侍女在忙碌著,有的在修理草坪,有的在修理花叢。有的在打掃白玉石地面,有的在清潔雕塑。

裡面最美貌的幾個女子。陽頂天非常眼熟。因為。都曾經和陽頂天有過一夕之歡。武莫織這個女人太瘋狂,在洞房夜的時候。把自己的貼身侍女都拉上了床。

還沒有進入院子,立刻有一個金髮美人上前,穿著銀色的長裙,柔聲道:「城主閣下何事?」

「這是雲霄城陽頂天。前來拜會舞公主殿下。」西里.摩爾道。

「是,我知道了。」那個金髮美人臉蛋一紅,飛快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然後道:「我帶著陽頂天閣下進去,您自便吧。」

西里.摩爾直接離去,他半步也不邁入武莫織院子。

「陽頂天閣下,這邊請。」金髮美人柔聲道。然後在前面引路。

這個女人很高,完全不亞於陽頂天。穿著銀色的絲綢長裙,整個嬌軀顯得更加凹凸有致,前凸后翹。

金黃色的長發。雪白的肌膚,藍色的眼眸,看起來如同白雪公主一般。

走在前面的她,腰臀的曲線,搖曳生姿,美妙無雙。

她是武莫織的女管家妮雅,也是曾經和陽頂天有過一夕之歡的女子。

走著走著,妮雅的面孔漸漸通紅,晶瑩剔透的耳垂,也紅透要滴血一般。

很顯然,她也知道了所謂寧潸是陽頂天假冒的,身後這個男人是她這輩子唯一的男人。

「妮雅,你家公主,還好嗎?」陽頂天問道。

「還,還好吧。」妮雅道:「您見到她面,當她跟您說好嗎?我,我也說不好。」

「你們好嗎?你們離開寧城的時候,還順利嗎?」陽頂天問道。

「我們很好,謝謝您。」妮雅柔聲道。

很快,這個院子的美貌侍女都認出了陽頂天,有些女人羞怯的目光望來,有些女子則偷偷的指點。

頓時,陽頂天比在外面接到上被無數美女圍觀還要壓力山大。這裡的女孩,比起街道上的美人,只怕還要美上幾分。

進入了這棟乳白色的城堡,妮雅稍稍落後了幾步,和陽頂天並排行走。

「您,您還好嗎?聽說前段時間,您遇到了巨大的麻煩。」妮雅溫柔問道。

對於妮雅她們來說,就不管陽頂天和寧潸之間的區別了,她們就只知道,陽頂天是她們唯一的男人。

「那個麻煩已經過去了,我們徹底打贏了祝青主。」陽頂天道。

「那就好……」妮雅大膽地朝陽頂天望來一眼,眸中帶著羞澀而又大膽的情意。

「今天雪族有客人來,你知道是誰嗎?」陽頂天問道。

「應該是吳幽冥和他的妻子,或許會對您不利,您要小心。」妮雅道。

「不要緊。」陽頂天道。

「這裡走。」妮雅帶著陽頂天走上了樓梯道:「公主的房間,在最高的城堡上。」

接著,妮雅望過來道:「您,您這次準備呆多久?」

「或許,呆不了很久吧。」陽頂天道。

「哦……」妮雅美眸中,露出一點點失望。

……

來到了頂樓,柔軟的地毯盡頭,是一個富麗堂皇的雕金大門。

妮雅帶著陽頂天來到門前。

此時,裡面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是靈鷲!

「姐姐,你的肚子真的好大啊,而且尖尖的,肯定以後生個男孩。」靈鷲道。

「應該是的,反正調皮得很,每次踢得我肚子都有些痛。」武莫織道,用的聲音竟然是從未有過的溫柔。

「那正好,他生出來之後,就是雪族和寧族共同的主人了。」靈鷲道:「對了,舞姐姐,你寶寶生出來以後,我和夫君認他做乾兒子,好不好?」

頓時,陽頂天面孔猛地一寒。

讓我的兒子去認吳幽冥做義父,做夢吧!

武莫織也陷入了沉默!

「喂,你該不會是捨不得吧。」靈鷲撒嬌道:「大不了,我和夫君以後生了寶寶,也拜你做乾娘,不好嗎?」

「那好礙…」武莫織笑道。

「那說定了埃」靈鷲道:「以後這個寶寶生出來,就是夫君和我的義子了。」

武莫織笑了笑。沒有說話。

「姐姐,有件事情告訴你啊,寧無鳴已經死了,被陽頂天殺的。」靈鷲道。

「嗯。」武莫織道。

「姐姐。寧無鳴應該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了吧。」靈鷲道。

「不。最愛我的男人,是寧潸。」武莫織冷道:「寧無鳴他試圖謀殺我夫君。他死了也活該。」

「嗯,那我們不說這些事情了。」靈鷲道:「對了姐姐,現在中州所有潛伏者的名單,還有培育的邪靈。都在寧無鳴的掌控中。現在他已經死掉了,那些名單你知道在哪裡嗎?」

陽頂天目光一縮,吳幽冥果然來要邪魔道潛伏者的大名單了。

「不是我要,是我夫君要。」靈鷲道:「你知道,我不管這些事情的。但是我夫君說,如果這個名單落在陽頂天手中,名單上的人肯定都要被殺得乾乾淨淨。這或許是幾萬人。這些人儘管是邪魔道,但是這些人中很多一輩子都沒有作惡過,很多人是無辜的。如果全部殺掉,未免也太殘忍了。所以我夫君想要拿到這個名單。然後把這些人都找出來,然後給每個人都通過精神術洗去部分記憶,然後放在一個偏僻的島嶼,讓她們生存下去。」

「你家夫君,果然是仁義無雙。」武莫織道:「可是,這個名單隻有寧無鳴才掌握,我是不知道的。現在他死了,就沒有任何人知道了。就如同當時西洲的潛伏者名單,都掌握在秦七七手中,連寧無鳴都不知道。」

「姐姐,你要知道,這可是幾萬人啊,有很多跟我們一樣都是弱女子。如果落在陽頂天手中,他為了全面掌握中洲,一定會將她們殺得乾乾淨淨的,就如同他在西洲做的事情那樣。」靈鷲道:「您這可是在救無數人的性命埃」

「我也想救她們。」武莫織道:「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埃」

靈鷲道:「那寧無鳴,可曾給過你什麼非常有意義的禮物嗎?」

就在這時,妮雅面孔一寒,直接上前敲門道:「公主1

武莫織冷道:「妮雅,我不是說過了嗎?我和吳夫人正在說私話,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攪的1

「有一個重要的人,來見您了。」妮雅道,然後直接了當打開門。

看來,妮雅在武莫織面前分量很重,可以當一半家。還有一個,妮雅很向著陽頂天,直接打斷了靈鷲想武莫織討要東西。

黃金的門打開之後。

門內的兩雙眼睛,直接朝陽頂天望來。

一個是靈鷲,一個是武莫織!

靈鷲,先是一陣錯愕,但是目光變得無比複雜,最後她所有複雜尷尬的表情,化作淡淡一笑,朝陽頂天道:「陽城主,你好1

「靈鷲,你好。」陽頂天道。

靈鷲道:「還沒有恭喜,陽城主再次獲得勝利,運用計謀,讓寧無鳴和祝青主自相殘殺,然後您坐收漁翁之利。如今,整個中州都在你手,在這裡我向您恭喜了。」

靈鷲的言語很陰側,諷刺陽頂天自己無力打敗祝青主,只能使用陰謀詭計,讓祝青主和寧無鳴自相殘殺。

「不過,我以前認識的陽城主,不是正直無私的嘛?是不會用陰謀手段的,到底是你隱瞞太深,還是我目光太蠢呢?」靈鷲道。

說罷,靈鷲朝武莫織望去一眼道:「舞姐姐,我們做女人的,面對男人的時候,可要放亮了眼睛埃」

說罷,靈鷲揚長而去。

陽頂天沒有理會她,只是將目光落在武莫織的臉上。

武莫織的面孔,稍稍豐腴了點,但是卻感覺面孔更美了,那種艷光逼人,彷彿釋放出亮光一般。

在見到陽頂天的一剎那,她美眸先是猛地一縮,然後飛快散開。緊接著,她的雙手本能地摸上自己的肚子。

如今,武莫織有兩處地方,變得尤其高聳驚人。

第一處,是她的酥胸部位!原本她就山峰驚聳,如今懷孕之後,豪碩驚人了。

還有一處,當然就是她的肚子。

肚子真的大啊,比秦七七還要大。陽頂天甚至懷疑,裡面是不是雙胞胎了。

然後,兩個人陷入了沉默,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陽頂天開口了,道:「你肚子那麼大,是不是裡面有兩個寶寶啊?」

「嗯1武莫織道:「因為有些時候,有四隻小腳在踢。」

陽頂天頓時陷入驚喜,沒有想到一槍中標,而且是雙胞胎。

「那很辛苦吧,現在已經七個多月了,還有一個多月,就要生了。」陽頂天道。

「嗯,是很辛苦,也很幸福。」武莫織道:「不過,這和你陽頂天閣下,有什麼關係?」

陽頂天滿臉的笑容一愕,這是他的寶寶啊,當然有關係,他當然高興。

「這,這孩子是……」陽頂天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

「這孩子是我夫君寧潸的,和你能有什麼關係?」武莫織道。

陽頂天一愕,見到她認真的模樣,一下子不知道她態度是真是假。

「對了,陽頂天閣下,你來這裡,什麼事?」武莫織問道。

「一個是來看看你,還有孩子。還有一個,就是替寧無鳴把東西交給你。」陽頂天道。

「什麼東西?」武莫織道。

陽頂天將魔靈霧衣衫,魔靈黑甲,全部拿出來。

「拿完了嗎?」武莫織問道。

「拿完了1陽頂天道。

「嗯。」武莫織放下手中的蛋糕,然後轉身到牆上拔出一支利劍,然後朝陽頂天走來。

「莫織,你,你做什麼?」陽頂天問道。

「殺你1武莫織大著肚子,舉起寶劍,朝陽頂天砍來。

「混蛋,冒充我夫君,玷污的清白,我殺了你1

陽頂天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這個婆娘那麼大的肚子,舉著寶劍看自己,萬一傷到孩子怎麼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