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三一:狂歡!雲君奴求婚!(2更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天這一邊,也知道總有一天他會和自己的父親對戰。對於怎麼對付祝青主,祝紅雪沒有說過一句話,對於如何處置祝青主,他也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是父子連心,要說他完全不關心自己的父親,這是不可能的。...

陽頂天邀請新的玄天宗主卓青尺加入光明議會的時候,東方涅滅和秦萬仇不由得朝卓青尺望過來。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儘管祝青主已經退位離去,把宗主之位傳給了卓青尺。但是,卓青尺這個人可不好說話。這個人的性格,或許比祝青主還要倔強。

聽到陽頂天的話后,卓青尺點了點頭,道:「好1

陽頂天頓時一愕,準備了一肚子話,完全說不出來。

「嗯,那謝謝1陽頂天道。

卓青尺忽然問道:「對了,如今天道盟最大的叛徒都已經敗了,這個光明議會還有必要存在嗎?」

這話一出,陽頂天也不由得一愣。

當初創建光明議會,確實就是為了對付祝青主。但是,又缺乏大義,所以陽頂天仿照虛無飄零,創建了光明議會。

如今,祝青主已經敗了,那這個光明議會還有沒有必要存在呢?

「還是有必要的。」東方涅滅道:「因為,出現了靈鷲宗這樣非常怪異的勢力。而且要是取消了光明議會,小天就只能用隱宗之主的名義號令天下了。可是,小天現在修為不足,還難以匹配隱宗之主這個身份。」

眾人紛紛點頭。

陽頂天道:「祝宗主臨走的時候,告誡我要小心吳幽冥,說他是我下一個敵人。卓宗主,祝宗主彷彿和靈鷲宗他們有一個秘密協議,這個協議是什麼?」

卓青尺道:「靈犀是來過玄天宗,祝宗主也確實答應了某些東西,換取祝宗主收割雲天閣和地裂城,甚至是整個中州。但是,他們雙方具體有什麼協議,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談完正事之後,陽頂天和卓青尺之間,就很難找到話說了。

於是,索性返回到雲天閣的城堡裡面,陪祝紅雪,秦懷玉等人喝酒!

……

「宗主,謝謝你。」祝紅雪上前,跟陽頂天碰杯。

一直以來,他都堅定地站在陽頂天這一邊,也知道總有一天他會和自己的父親對戰。對於怎麼對付祝青主,祝紅雪沒有說過一句話,對於如何處置祝青主,他也一句話都沒有說。

但是父子連心,要說他完全不關心自己的父親,這是不可能的。

如今這個結局,對於祝紅雪來說,幾乎是最好的結果了。

當然對於陽頂天來說,祝青主畢竟是謀害西門無涯的兇手,如果能夠做到的話,陽頂天是想要懲罰他的。可是,如今陽頂天做得到嗎?完全做不到。

祝青主能夠認輸退走,都已經是莫大的便宜了。

陽頂天望向秦懷玉道:「對了,這場大戰之後,我們能夠鬆一口氣。你和宋麗華的婚事,準備辦嗎?」

秦懷玉道:「這件事情,我說了不算埃不過,我是想要辦的1

此時,葵寧忽然湊上來道:「宗主,您之前答應過我的,要給我找一門親事的。」

「對,我答應過你的。」陽頂天道:「趁著這段時間,我就給你認真挑1

「這個,其實我已經算挑好了。」葵寧道:「只不過以前,沒有確定南宮秀秀的死訊,我不敢說出來。」

「你已經挑好了?」陽頂天驚詫道:「你在西洲那天,天天不是打戰,就是巡邏,根本沒有機會遇到女孩子埃這個女孩到底是誰啊?」

這話一出,頓時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凝聚過來,都非常好奇,葵寧究竟看中了那個女子。

見到所有人目光望來,甚至自己父親葵司也望過來,葵寧頓時面紅耳赤,道:「宗主,您,您還記得我們在白雲城救出的那個女子嗎?就是葉楓那個死鬼的妻子1

「玉瑤?我四妹?」秦懷玉驚詫道:「你,你看中她了?」

葵寧道:「怎麼?不可以嗎?」

「可以,當然可以埃」秦懷玉道:「可是,她已經嫁過人了埃」

「那我還娶過妻了呢。」葵寧道。

陽頂天疑惑道:「葵寧,我完全想不出,你們之間有什麼交集啊?」

葵寧不好意思道:「當時,我們將秦四小姐救出來的時候。她臉上帶著驚惶,又瘦又弱,而且長期被葉楓那個變態欺負,所以我看到她第一眼,就覺得非常憐惜。後來,她是乘坐我的魔鷲回雲霄城的,我們雖然話不多,但是她的善良和柔弱,還是讓我非常非常想要保護她。」

秦懷玉頓時大喜,拍了拍葵寧的肩膀道:「好樣的!你放心,我同意了,我就把這個妹妹託付給你了。」

葵寧道;「別急,別急!這還只是我一廂情願呢,四小姐還完全不知道呢,也不知道她什麼態度1

「放心1秦懷玉道:「她就在雲霄城教孩子讀書呢,我們這次回去之後,我就去問她的態度。」

「不。」陽頂天笑道:「這種事情,要男人自己主動。葵寧,你這次跟我回去,你自己向四小姐求婚,這種事情就要自己來1

「沒錯,沒錯,就要自己來1仇一鳴捶桌大喊道:「這事情就和入洞房一樣,總不能讓人幫忙吧1

這話太粗俗,說完之後,頓時所有人都冷冷盯著他。

仇一鳴面孔一顫,道:「我,我是不是說得有點過啊?」

眾人點頭。

仇一鳴拍了自己一巴掌道:「抱歉,抱歉!我不懂事,交的朋友也都是粗俗人,我被他們帶壞了。」

秦懷玉朝仇一鳴望去道:「仇一鳴,你突破武尊了嗎?」

「沒……還沒,不過快了。」仇一鳴顧左右而言其他。

「這次來雲天閣助戰的,都是武尊級以上高手,你區區武玄,來湊什麼熱鬧埃」秦懷玉笑道。

「這起碼代表我不怕死埃」仇一鳴道:「再說,你們這些人就算突破了宗師又怎樣?可打過一拳,出過一劍嗎?」

這話一出,秦懷玉等人頓時咳嗽一聲,舉杯道:「來,喝酒,喝酒1

此時,雲君奴穿著雪白的長裙,手中端著一個酒杯,款款走來,到陽頂天面前,柔聲道:「陽宗主,能,能我和出去走走嗎?」

說罷,雲君奴絕美的臉蛋,瞬間完全紅透了。

然後,陽頂天這邊一片寂靜。

秦懷玉,祝紅雪,仇一鳴,葵寧,趙穆所有人,都面帶詭異望著陽頂天。

陽頂天也面紅耳燥,道:「那,那好吧1

然後,陽頂天端著酒杯,跟了上去。

「哦……喔……」

頓時,這群人拚命起鬨。

「宗主,外面太涼,別睡在外面啊1

「白雪皚皚,當作洞房,再好不過啊1仇一鳴大聲道:「再說我們宗主,渾身滾燙,真到那時候,全身都跟著火似得,怕什麼涼埃」

「宗主,天亮前記得回來啊,不然被空中巡邏的兄弟看到了,就不好啊1葵寧也跟著起鬨大叫。

頓時,陽頂天和雲君奴,面紅耳赤,幾乎逃一般地跑了出去。

然後,整個大廳之內,不管是宗主,還是城主,全部轟然大笑,跟著砸桌子起鬨!

……

陽頂天和雲君奴,款款走在積雪的山路上。

「這個時候,您看來根本就不像是一個領袖。」雲君奴道:「靈犀每一次在下人面前,都是笑意吟吟,溫和隨意,從來不發脾氣。可是,所有人在他面前都戰戰兢兢,連喘一口大氣都不敢。」

陽頂天道:「我身上,本就沒有什麼高高在上的東西,我是草根出身,這個特質永遠無法洗缺然,我也並不太想洗去。」

「您不用洗去。」雲君奴道:「我現在才知道,這才是最最高貴的,因為他是自然,而又真實的。可惜,我太過於愚蠢,一直到現在才明白這一點1

陽頂天頓時陷入了沉默,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吳幽冥,曾經和您走過一條山路對嗎?」雲君奴問道。

「對。」陽頂天道:「就在我第二次來雲天閣,向你逼婚的時候。」

「當時,在我眼中,你們走在山路中的時候,他飄飄欲仙,沒有在雪地上留下半點痕。而您,則微微彎腰,一腳踩下去,就是一個深深的腳櫻」雲君奴道:「我當時就在心中取笑,覺得您和他完全是雲泥之別。當然,他是天上的白雲,而您是腳底的污泥。那個時候,我的心境是何等之可笑啊1

「那你現在怎麼覺得?」陽頂天問道。

「您,依舊是泥,他依舊是雲。」雲君奴道:「可是,是泥土又怎麼樣?混沌大陸本身,就是泥土。而我們死了之後,也會化作泥土。任何想要逃避這個事實的,都是一種虛偽和浮誇。所謂白雲,看是好看,但是虛無縹緲。一會兒白,一會兒就會變成烏雲,一會兒又會變成電閃雷鳴,撕裂一切1

陽頂天笑道:「我認同你的話,但是我說不到你那麼好。」

「對了陽宗主,您覺得我的步伐,像是一個女人,您其中的一個妻子,對嗎?」雲君奴問道。

「對1陽頂天道。

「那,應該是有原因的。」雲君奴道:「因為……因為我的師傅,一直是這樣走路的,長期受到她的影響,我也這麼走路了。」

「你師傅,是個避世的出家人?」陽頂天問道。

「對,出家人。」雲君奴道:「一個面目平凡,卻看起來永遠也不會老的女人。我從小,就是跟著她長大的。一直到前幾個月,她忽然消失了,然後我便回到母親的身邊。」

「那你師傅,她武功如何?是哪裡的套路?」陽頂天問道。

「看不出來,她從來沒有顯露過武功1雲君奴道:「我修鍊的,是雲天閣的一個八品中等武技秘籍。但是我練氣,修鍊玄技等等,都是師傅指點的。」

「你如今修為如何?」陽頂天問道。

「高等武尊。」雲君奴道。

「你幾歲了?」陽頂天問道。

「二十四1雲君奴道。

陽頂天一愕,這很了不起埃

當東方冰凌突破了宗師之後,混沌大陸的青年俊傑,一個個爭先突破宗師。

陽頂天,秦懷玉,宋春華,東方冰凌,寧無鳴,祝紅雪等等都突破了宗師。

但是可以這麼說,這些人沒有一個是靠正常修鍊突破宗師的。要麼是邪靈,要麼是玄火。

而雲君奴依靠個人的實力,在二十四歲就達到了高等武尊的修為,是相當了不起了。

別忘記了,當時和祝紅雪作為絕代雙驕的陰陽宗冷傲,此時都還沒有突破宗師,只是高等武尊而已。

問過年齡之後,兩個人又陷入了尷尬的沉默。

「宗主,您知道凌舞嗎?」雲君奴忽然道。

「嗯,知道。」陽頂天道:「曾經,我們有過一段淵源。」

「我在中京見過她,她開了一間制衣鋪1雲君奴道:「當然,我們還曾經在一起批判過您。」

頓時,陽頂天又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就如同我對您有誤會一樣,她對您也有誤會。」雲君奴道:「需要我去開解她嗎?我們都是女人,說話比較方便1

陽頂天沉默片刻道:「她和你不一樣。你對我,是完全不了解的,所以還可以稱為是誤解。但是他對我,算是了解的。所以,他對我只能算是一種不認同!她先改變了自己,然後再改變了對我的看法。有些事情別人可以幫忙,而有些事情別人則幫不了忙!就隨她去吧1

「嗯。」雲君奴道:「宗主,您什麼時候回西洲?」

「大概,就是兩天內的事情吧。」陽頂天道:「西洲的整頓還沒有徹底結束,接下來要把地裂城和雲天閣也徹底融入西洲,需要做很多事情。然後,隨著玄天宗宣布加入光明議會,中洲肯定會發生大變,需要我們去壓陣,在最短時間內,穩固中洲。」

雲君奴道:「之前,您曾經向我逼婚。」

陽頂天面孔一紅道:「嗯,對!這件事情,我們做得不光彩,是為了激怒你的母親1

雲君奴面孔一紅道:「那麼,那個逼婚現在還算數嗎?」

陽頂天一愕,頓時不知道說什麼。

「那如果,我向您求婚,做您的妾侍,您會答應嗎?」雲君奴抬起絕美的面孔,望向陽頂天道。

陽頂天慌亂片刻后,道:「這是你母親和父親的意見吧?」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