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二四:大宗師全滅!寧無鳴哀求!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血肉,寸寸剝離。 「你孤獨異人最愛咆哮,今日我也咆一個給你看看。」祝青主冷冷道。 飛出幾千米之外的孤獨異人,此時血肉模糊,生死不知。 祝青主猛地一扭頭,朝寧一行望去,冷笑道:「...

註:推薦一本書,一個誠意作者的《執掌仙國》!仙俠類的種地流,發展流,很難得的!

……

祝青主說完后。yanKuAi追書必備

「嗖嗖嗖嗖嗖……」瞬間,整個身體撕裂成無數分身,潮水一般朝孤獨異人衝去。

瞬間,無數道光影,猛地穿透孤獨一人的身軀。

「啪……」孤獨異人的衣衫猛地爆裂,露出了瘦骨嶙峋的恐怖軀體。

然後,渾身的肌膚,一寸一寸碎裂,鮮紅的肌肉裸露,無比之猙獰可怕。

無數祝青主穿透后,他的頭髮,一根根被連根拔起,無數的血肉,一寸寸被撕扯。

頓時,變成血肉模糊的筋肉人。

「嗷……」最後,祝青主對著他可怕的軀體,猛地一聲狂吼。

頓時,如同上古巨獸的嘶吼一般,驚天動地。遠處的雪山,再一次雪崩而落。

這咆哮,如同核彈衝擊波一般,瞬間將孤獨異人的身軀如同稻草一般擊飛出去,鮮血狂飆,渾身的血肉,寸寸剝離。

「你孤獨異人最愛咆哮,今日我也咆一個給你看看。」祝青主冷冷道。

飛出幾千米之外的孤獨異人,此時血肉模糊,生死不知。

祝青主猛地一扭頭,朝寧一行望去,冷笑道:「寧師叔,沒有想到啊,你這個濃眉大眼,忠厚老實的人都叛變了埃」

寧一行完全被祝青主無上的威壓給嚇住了,原本和卓青尺不相上下,此時內心狂亂,瞬間完全落入下風,險象環生。

祝青主緩緩前行,寧一行走去。

卓青尺見到祝青主恐怖的模樣,頓時皺著眉頭,退到一邊,毫不掩飾目中的厭惡之情。

「師兄,我也不想這樣,我也不想讓邪靈控制我的身體,但是我沒有辦法,不這樣我們都要死。」祝青主朝卓青尺道。

寧一行見到祝青主走來,拚命地要逃跑。

他逃跑的速度非常之快,完全如同閃電一般。而祝青主只是龍行虎步,不緩不急地綴著。

祝青主的速度看起來很慢,卻完全將寧一行籠罩祝

然後猛地一個轉眼間,寧一行猛地發現,祝青主竟然猛地站在眼前。

「寧師叔,背叛我的感覺怎樣?說說你的心裡感受埃」祝青主淡淡道。

「我是邪魔道的潛伏者,我原本就忠誠於萬滅神殿。」寧一行道:「我無所謂背叛你,因為我根本沒有選擇。」

「不1祝青主冷笑道:「低級的邪魔道潛伏者沒有選擇,但是宗師以上的潛伏者,就完全可以擁有自己的意志了。你背叛我,只是覺得我必死無疑了而已1

「祝青主,你口口聲聲背叛,難道你自己就沒有背叛天道盟嗎?你自己難道不是邪魔道的走狗嗎?」寧一行冷笑道。

「我不是1祝青主猛地狂吼道:「別把我當成和你們一樣的走狗!我只是萬滅神殿的合作者!別說區區寧無鳴,就連那個瘸子厲冥,我也沒有放在眼裡1

「你,你敢羞辱太子殿下……」寧一行顫聲道。

「狗屁太子,也只是一條狗而已,一條妒忌陽頂天的狗而已1祝青主笑道:「寧師叔,看在你往日忠厚老實的份上,給你一個機會,讓你一招吧1

寧一行渾身顫抖,然後臉上露出一道詭異的笑容。

「不用了,祝青主,要死一起死,你不應該跟我那麼多廢話的……」

然後猛然間!

「轟……」

然後,寧一行的身軀,忽然猛地炸裂,瞬間粉身碎骨。

他,引爆氣海了。

頓時,一道刺目的強光迸射,將整個夜空,照成白晝。

一個大宗師引爆氣海,威力是何等的恐怖,如同一顆小型核彈爆炸一般。

儘管此時距離地面幾千米,但是下方十幾里的地面,瞬間化為齏粉。

正下方的一個山頂,瞬間被削平。

寧一行也真是果決,見到自己必死無疑,立刻引爆氣海,然後靈魂逃脫。

這道刺目的白光,超過太陽上百倍的亮度,在千米之內,幾乎瞬間將人致盲。

要知道,氣海完全是由玄氣凝聚而成的。一個宗師的氣海,是幾十年凝聚而成,是這個宗師自身能量的數十倍數百倍。所以哪怕一個宗師級高手自爆氣海,大宗師都無法承受。

而寧一行是大宗師,自爆氣海之下,恐怕也只有半聖級強者才可以承受了。

南海寧族和玄天宗的宗師高手,全部停止了戰鬥,盯著拿到恐怖的白光,看祝青主是否被炸死。

寧無鳴臉上充滿了猙獰和興奮。

如果他知道祝青主如此之恐怖強大,他一定一定一定不會翻臉的。

他已經讓三個大宗師殺祝青主一個人了,按說已經十拿九穩了,誰能想到是如此之局面。

如果他知道祝青主如此之強大,他一定還會乖乖蟄伏在祝青主的威壓之下。

如今,什麼都來不及了。不過,沒有想到徹底魔化后的祝青主,竟然腦子也不夠用了,竟然任由寧一行在那麼拖時間,然後引爆氣海。

一個大宗師引爆氣海,沒有人可以承受,包括祝青主,哪怕他是九星大宗師。

祝青主,死定了!靈魂不死,但是身軀一定會死。失去了這個九星大宗師的身軀,祝青主的靈魂就什麼都不是。

而遠處的秦萬仇和東方涅滅,也屏住呼吸,望著這邊。

白光漸漸淡去。

所有人都看到結果了。

一個人影,鬚髮飄揚,長袍獵獵。

在刺目的白光中,他仰面朝天,雙手高舉,彷彿無比鑲無比強大的能量光芒之中。

祝青主,安然無恙。別說死,就連頭髮絲都沒有傷害半點。

他的身上,彷彿有一層可怕的力量,將他整個身體完全包裹。

見到所有人目光朝他望過來,祝青主緩緩伸手,只見到手中抓住一道光影,正式寧一行的靈魂,被邪靈包裹的靈魂。

他完全來不及逃脫,被活生生抓在手中,瘋狂地慘叫和掙扎。

「蠢貨,蠢不可及1祝青主抿了抿嘴,然後猛地一捏。

「礙…」寧一行的靈魂,發出凄厲之極的慘叫,然後活生生被捏成只有花生大校

祝青主輕輕扔進嘴裡,大口咀嚼。

寧一行的靈魂,在祝青主嘴裡被瘋狂咀嚼切割,發出的慘嚎更加驚心動魄,完全讓人要魂飛魄散一般。

四個大宗師,竟然讓祝青主一人,滅得乾乾淨淨!

不論是陽頂天還是秦萬仇,東方涅滅,都看得毛骨悚然。

幸虧沒有直接開戰啊,要不然就不是輸了,真是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埃

四個大宗師,被祝青主一人滅掉。而且這四個大宗師,修為幾乎還要超過陽頂天一方埃

……

咀嚼過後,祝青主活生生將寧一行靈魂直接咽下,然後朝寧無鳴道:「輪到你了。」

寧無鳴面孔微微一顫,道:「祝宗主,我,我後悔了,行嗎?」

「不行,我很早就瞧不起你了,今天就算你不跟我翻臉,我也會跟你翻臉的。」祝青主道:「在我眼中,你一直都豬狗不如。」

寧無鳴面孔扭曲一顫,道:「那,我承認自己是豬狗,我求饒,行嗎?」

「不行。」祝青主道:「如果你是陽頂天,我還能饒過,你是狗,那不行1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真是糟糕了呀1寧無鳴凄涼道。

「那你準備好死了嗎?」祝青主問道。

「死這麼可怕,準備十年也準備不好埃」寧無鳴面色痛苦道,然後一指祝青主身後道:「祝宗主,你看你後面是什麼?」

祝青主微微轉頭。

寧無鳴便瘋狂的逃竄。

他逃跑的本事,是相當之厲害的。上次,就活生生從東方涅滅手中逃了出去。

祝青主也不理他,任由他逃跑。

因為,他身後確實有了變故。

渾身血肉模糊,露出筋脈和肌肉的孤獨異人,如同厲鬼一般,又爬起來了。

「祝青主,這個世界誰也殺不了我,所以你給不了我末日。」厲鬼一般恐怖的孤獨異人緩緩道。

「哦,是嗎?」祝青主道,然後伸手輕輕一揮。

「砰1已經逃跑出十幾里的寧無鳴,忽然發現前面的空氣,猛地變成了無比堅固的能量牆,猛地將他彈了回來。

瞬間,他直接撞得頭破血流。

緊接著,能量牆猛地將他包圍,變成了一個囚牢,將他困在裡面。

然後,活生生將寧無鳴押了回來。

神技,真是神乎其技啊!

「我們還沒有聊完,你怎麼就這麼急著要走啊?」祝青主朝寧無鳴道。

寧無鳴面孔痛苦道:「也,也沒什麼好聊的了。」

「我本來還想跟你聊聊理想,聊聊人生的。」祝青主道:「你說,我把你賣給了靈鷲宗。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你以為我賣身投靠靈鷲宗,那就是假的,是污衊。我祝青主何許人也,會投靠任何人?我距離半聖,只有一步之遙了。一旦突破,我就踏平靈鷲宗,將他們給我的恥辱,完全回報!你可知道,在這個世界中我最恨誰嗎?我第一恨,就是給我邪靈的人,因為我向他跪下過,從我就再也站不起來了。第二恨,就是靈鷲宗,我已經跪下一次了,他還想讓我跪下第二次!陽頂天打敗過我,將我打得灰頭土臉,這次雲天閣地裂城,甚至還大大算計了我一把,將我氣得吐血。但是我一點都不恨他,我還覺得他很可愛,我覺得這個晚輩很出息!我要殺他,那是因為有他無我,但是我一點都不厭憎他,我還很喜歡他!而你這樣的人就不同了,真是骯髒噁心到了極點,真是豬狗不如的東西埃」

說罷,祝青主朝孤獨異人道:「你有什麼殺招,快一點啊,別磨磨蹭蹭的,我都等不及了1

孤獨異人鮮血淋漓的可怕面孔竟然露出一個無比複雜痛苦的表情,然後道:「祝青主,就如同你不願意徹底魔化,讓邪靈控制你一樣,我也不願意徹底變身,讓那個禽獸控制我。但是……沒法子了1

「嗷……」瞬間,孤獨異人猛地發出震天的咆哮。

瞬間,天搖地動。

幾百里之外的山頂,大雪狂崩,將秦萬仇和東方涅滅全部埋了。

千里之內,所有的動物,全部嚇得屎尿齊出。

然後,孤獨異人的身軀,開始漲裂,開始變形。

整個腦袋,脹大數十倍,露出劍尖可怕之獠牙。

所有人,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幕。

孤獨異人變成筋肉人的模樣,已經足夠恐怖噁心,如今腦袋瞬間變大幾十倍,長長尖尖。

兩支獠牙猛地生長,足足一尺之多。

兩支血角,從腦袋裂出,足足三尺之多。

整個腦袋,足足四五米之大。

而身軀,依舊是人的身軀,只有腦袋的十分之一大校所以這個模樣,頓時變得無比怪異噁心。

緊接著,他的身軀也開始脹大,開始爆裂,脹大數十倍,足足幾十米高。

兩隻手,依舊是兩隻手,但是卻如同爪子一般,可怕的指甲,足足一尺多長。

兩隻腳,卻徹底成為了爪子。

胯下的一條大**,一米多長,長著一雙眼睛,搖搖晃晃,鮮血淋漓。

然後,兩支鮮血淋漓的肉翅,猛地從背後生出,最後變成了幾十米之大的翅膀。

他鼻子上的肉,全部碎裂,只露出雪白的鼻骨。

兩隻眼睛,爆體而出。

兩支耳朵,詭異巨大。

孤獨異人,活生生變成了一隻地獄修羅一般的惡魔。一隻渾身滴血,猙獰恐怖的妖怪。

哪怕強大如祝青主,也被這一幕,徹底驚呆了,目中露出一絲顫抖。

至於玄天宗和寧族的高手,早就徹底忘記了殺戮,獃獃地望著這驚悚的一幕。

而陽頂天一方,則完全震撼了。對於這驚天的一戰,他們已經想象到了極致,卻根本沒有想到會有這個畫面的產生,甚至對於眼前孤獨異人變成的這個怪物,沒有任何概念。

「祝青主,你不想變成那樣,我也不想變成這樣……」魔鬼般的孤獨異人發出渾厚可怕的聲音,痛苦道:「你向一個人跪我,我也跪過。你要強大,我也要強大。於是,他給了你二等邪靈。卻給了我……這個。」

祝青主壓下內心的顫垛個,是哪個?」

「地獄夜叉知道嗎?」孤獨異人痛苦道:「他把我和地獄夜叉,弄在了一起,他要做實驗來著。他把地獄夜叉的心臟和妖核,都放在我的體內,還把一根夜叉的玄脈,植入我的體內。只要不變形,它就蟄伏。但是我依舊要供養它的跳動,所以你看到我瘦得人不人鬼不鬼,十幾年前就是七星大宗師,如今還是七星大宗師。我想要強大?很簡單,變形就是。但是……我也不願意……」

祝青主頓時沉默。

「所以我真佩服獨孤逍啊,他當時直截了當地說:不1孤獨異人道:「祝青主來說說看,你當時下跪的地方,是哪裡啊?」

「離魂殿1祝青主道。

「真巧啊,我也是那裡。」孤獨異人道:「獨孤逍也去過了,不過他什麼都沒有要,就出來了。當然,或許他也要了某種東西,不過和我們不一樣。」

「我記得,除了我們三人外,還有一個人,因為我看到了第四個人的足跡。」祝青主道:「那個人,比我們去得都早1

「是礙…」孤獨異人道:「好了,敘舊也敘完了!我們就開戰吧,不過我答應你,不管我們兩人誰輸誰贏,都把寧無鳴這條狗給宰了。」

「善哉善哉1祝青主道。

頓時,寧無鳴面孔猛地一陣抽搐。

「噗哧,噗哧……」魔鬼一般的孤獨異人,振翅飛天。

頓時,整個天空,下起了一陣陣腥風血雨。

然後他伸出右手,頓時一支無比鋒利的爪子猛地伸出,凝聚成為一支十幾米的巨大骨劍。

「礙…」妖怪孤獨異人,猛地一劍斬下。

「轟1驚天的雷鳴,伴隨著滔天的血雨,朝祝青主猛地砸去。

「礙…」祝青主猛地一聲大吼。

高舉手中之劍,猛地格擋!

「砰……」一聲巨響!

下面十幾里地面,猛地撕裂。

一個堡壘,瞬間粉碎。

這兩個頂尖高手的對戰,已經更加樸實無華,甚至看起來更加笨拙了,你砍一劍,我用力一擋!

妖怪孤獨異人這一劍的威力,如同驚天,砸在祝青主劍上。

瞬間,祝青主的身軀猛地變形。

原本一米九的祝青主,瞬間被壓扁變形,只有不到一米。

全身的骨頭,紛紛碎裂。

全身的皮膚,紛紛迸裂。

他的五臟六腑,被壓得一寸寸碎裂,爛泥。

鮮血狂飆而出,無數的碎骨,如同子彈一般,射出體內。

英俊威武的祝青主,瞬間變成了一個血葫蘆。

任何人,遇到這般情形,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然而,可怕的邪靈能量,飛快地修復祝青主的整個身體。

碎裂爛泥的內臟,一寸寸地完好。

粉碎的骨頭,一寸寸的恢復。

迸裂的皮膚,一寸寸地長滿。

「礙…」孤獨異人咆哮巨吼,手中巨劍,依舊瘋狂往下壓制。

頓時,祝青主剛剛恢復的身軀,瞬間再次陷入毀滅。

而困住寧無鳴的能量牆,也瞬間破碎。

寧無鳴,繼續瘋狂地逃竄。

妖魔孤獨異人,猛地伸手一拍。

「啪……」一聲巨響,寧無鳴隔著十幾里,活生生被拍倒在地,鮮血狂噴,生死未卜。

妖魔孤獨異人的劍,繼續下壓。

祝青主從一米,到一尺半。

整個人,已經如同肉餅一般。

「砰……」兩隻眼睛猛地爆出眼眶。

渾身鮮血狂射,恢復的速度,已經遠遠比不上毀滅的速度。

「祝青主,看來那個人還是給我的東西厲害一些啊1妖魔孤獨異人道:「果然是越丑越強大1

……

註:第一更五千二百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rs

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