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二二:驚天絕殺!祝青主之末日!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黑暗。 「嗖嗖嗖嗖嗖……」 從雲天閣的城堡中,猛地飛出幾十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射上空中。 陽頂天一方所有人,全部籠罩在白色的斗篷之中。 同樣是近五十人! 整個...

這一戰,陽頂天三個選擇。YAnKuAi

第一選擇,不和寧無鳴合作,也不和雪族合作,結果是和祝青主兩敗俱傷。

第二選擇,和雪族合作,擊敗祝青主,但是留不下祝青主。而且要交出壓軸之寶。

第三選擇,和寧無鳴合作,滅掉祝青主!不用付出壓軸之寶,但是要相信寧無鳴的話,這是一個巨大的冒險。

所以,這三個選擇,都是賭博!

……

進入雲天高原的,僅僅只有祝青主率領的六個大宗師,還有四十五個宗師。

剩下的數百個武尊級高手,全部漂浮在雲天高原外面的海面高空上,圍堵南邊的出口。

祝青主率領著五十幾人,放棄了飛行坐騎,直接朝雲天閣的山谷城堡飛去。

飛行兩千里后,便到了山谷中的黑色城堡。

祝青主率領的五十幾個頂尖高手,

在空中將城堡包圍。

「陽頂天,你的末日到了1

忽然,空中響起了一陣雷鳴一般的咆哮。

這是歡樂宮主孤獨異人!身體消瘦,但是身影卻如同雷鳴咆哮一般。

五十幾個高手,身上全部穿著邪魔道的黑色斗篷,只是有些斗篷上著金邊,有些斗篷上著紅邊,和銀邊。

「陽頂天,為何不出來呢?」

天空中,響起了祝青主的聲音。

雖然他改變了些許的聲音,但是並沒有改變得非常徹底。只是讓整個聲音變得更加渾厚和黑暗。

「嗖嗖嗖嗖嗖……」

從雲天閣的城堡中,猛地飛出幾十道身影,如同流星一般,射上空中。

陽頂天一方所有人,全部籠罩在白色的斗篷之中。

同樣是近五十人!

整個西洲。加上傀儡戰魔葉無城,總共近三十宗師。加上雲天閣和地裂城,總共近四十人。

再加上大宗師,

陽頂天一方,足足近五十人,每一個都是宗師級以上高手。

其中大宗師級。六人!近大宗師級,足足四人!

只不過除了陽頂天之外,所有人都籠罩在白斗篷之中,沒有露出面孔!

這是二百年來,最大的武力戰鬥。

這是二百年來,武道的巔峰之戰!

從來沒有一次,出動如此之多的大宗師和宗師對決。

這一戰,至少匯聚了天下八成大宗師,六成以上的宗師。

……

祝青主率領的黑色斗篷軍。呈圓形,將陽頂天一方完全包圍!

陽頂天緩緩掀開了白色斗篷,露出了真面孔,朝祝青主道:「祝宗主,孤獨宮主,寧無鳴!大家都是熟人,為何不露出真面目呢?」

那個瘦小的身影,直接掀開黑色斗篷。露出了瘦削的面孔。

這還是陽頂天第一次見到歡樂宮主孤獨異人,不過看起來他一點都不歡樂。他兒子長得很俊美。偏偏他長得非常丑,非常非常瘦,完全如同竹竿一般,整張臉又長又窄,充滿了陰狠暴戾的氣息。

而寧無鳴漂浮在他的身邊,顯得更加俊美無雙了。今日他把鬍鬚刮掉了,又恢復了之前的瀟洒英浚

「祝宗主,您也不需要藏頭露尾了吧。」陽頂天道。

「嘿嘿,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祝青主依舊籠罩在黑色斗篷之中,冷聲道:「我只知道。你的末日到了1

「那可未必。」陽頂天笑道。

「你只有區區兩個大宗師,你死定的。祝青主不敢殺你,我敢殺你。」歡樂宮主孤獨異人厲聲道。

「那可未必1陽頂天淡淡笑道:「寧少主,你說是嗎?」

然後,忽然城堡下面,冒出十幾縷金黃色的光芒,如同煙霧一般,朝天空鑽去。

哪怕在黑暗的夜空中,也顯得璀璨光明,如同太陽的光芒一般。

「陽頂天,你答應和我交易了?」寧無鳴笑道。

「沒錯,和你交易,雖然風險最大,但是收穫也最大。」陽頂天道。

「是啊,收穫最大。」寧無鳴道:「不但可以滅掉祝青主,而且你還不用付出任何寶貝。你的兒子,我當成親生兒子一樣養,讓他成為寧族之主!真是無比巨大的收穫啊!陽頂天閣下,你比我想象中的,還喜歡賭博1

「在這個世界,我的每一次都是在賭博,押上我的命做賭注,換取無比豐厚的結果。輸了,就喪命。贏了,就通吃。」陽頂天道:「只不過,每一次我的運氣都不錯,每一次我都賭贏了。那麼這一次呢?寧無鳴少主,我賭贏了嗎?」

這話一出,祝青主猛地一震,朝寧無鳴望去,厲聲道:「什麼意思?」

「沒什麼,祝宗主,我只是和寧無鳴少主做了一個交易。」陽頂天道:「我們雙方聯手滅掉你,然後他永遠呆在寧族,不插手大陸的任何事情,我們井水不犯河水1

「寧無鳴,這可是真的?」祝青主冷冷望著寧無鳴道。

寧無鳴聳了聳肩膀道:「你能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你把我賣給了靈鷲宗,我為何不能把你賣給陽頂天的呢?」

「哈哈……」寧無鳴冷笑道:「你寧無鳴何德何能?就算加上陽頂天,又哪裡消滅得了我?我玄天宗和歡樂宮加起來,足足六名大宗師,三十幾名宗師。你和陽頂天加在一起,也只有區區五十幾名宗師,兩個大宗師而已1

寧無鳴搖頭道:「不止的!歡樂宮主,會聽我命令的1

「做夢吧,走狗1歡樂公主孤獨異人,倒是沒有任何猶豫,直接翻臉,言語中充滿了極度之不屑。

寧無鳴緩緩掏出一面令牌。

這張令牌,是一個絕色美人的面孔,用雪白之玉做成。

這張面孔,栩栩如生,甚至隱隱感覺到上面滑落的淚珠。

這就是萬滅神殿的令牌,美人臉!

「神殿令牌在此。你敢抗命嗎?」寧無鳴冷笑道。

孤獨異人猛地一顫,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道:「這,這令牌怎麼會在你手中?怎麼會?」

「我就問,你敢抗命嗎?」寧無鳴道。

「不敢。」孤獨異人道:「在令牌融化之前,我服從你的命令!但是。令牌融化之後,就算我殺了你,也不要怪我1

「那我盡量在令牌融化之前,解決所有事情。」寧無鳴淡淡道:「歡樂宮所有高手,全部轉向1

「唰……」頓時,歡樂宮的兩名大宗師,十幾名宗師,全部轉過方向,面對祝青主。

「唰1緊接著。南海寧族十二名高手,也全部轉向,面對祝青主。

瞬間,整個局面劇變!

之前祝青主的五十幾人,對戰陽頂天近五十人。

現在變成,陽頂天五十人,加上邪魔道近三十人,面對祝青主的二十幾人。

局面。瞬間從八十人,圍攻二十幾人!

「祝青主。不是我的末日到了,而是你的末日到了。」陽頂天冷冷道。

祝青主哈哈大笑道:「陽頂天,你不是自詡是光明正義的嗎?怎麼如今勾結邪魔道,消滅天道盟的事情,你得乾的出來了?」

「套用一句非常時髦的話,和這些邪魔外道。就不要講什麼江湖道義了,大家一起上。」陽頂天淡淡笑道。

「說得好,成大事者,不擇手段1寧無鳴大聲道,然後朝陽頂天伸出手道:「陽頂天宗主。合作愉快1

「合作愉快1陽頂天也伸出手。

在空中,和寧無鳴虛空一拍!

「啪1

兩個人的掌息,在空中猛地相撞,發出一聲脆響。

「寧無鳴,一起動手,滅了祝青主1陽頂天大聲吼道。

然後,幾十名高手便要猛地朝祝青主衝去。

「陽頂天,今日我終於看穿你的面目了,你的所有醜態,都會暴露給整個世界。」祝青主厲聲吼道。

瞬間,陽頂天一方,寧無鳴一方,歡樂宮一方。三方八十多人,閃電一般朝祝青主區區二十幾人衝去。

「轟1

與此同時,下面城堡猛地發出一聲巨響。

然後,無比巨大的城堡,瞬間彷彿被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吞噬一般,直接粉身碎骨,完全塌陷到地下。

緊接著,一股無窮無盡的黑色煙霧,猛地迷茫空中。

瞬間,將空中上百個人的身影,完全吞噬!

緊接著,無比可怕的一幕發生了!

空中穿著白色斗篷的人,忽然一個個墜落。

「噗噗噗噗……」如同雨點一般,陽頂天一方的高手,一個個墜落在地,掉入深深的黑暗之中。

然後,發出無比凄厲的慘嚎。

陽頂天,彷彿被一切完全震驚了,完全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幕。

只見到,他身邊的人一個個墜落到黑暗之中。

最後,所有人都被黑色煙霧吞噬,僅僅之留下陽頂天孤零零一人!哦,還有兩個白色的影子,漂浮在陽頂天身後。

「唰,唰,唰……」

緊接著,寧族高手轉向,歡樂宮高手轉向,玄天宗高手轉向。

六個大宗師,五十幾個宗師,將陽頂天團團包圍!

「蠢貨,你上當了。」寧無鳴冷笑道:「那十幾具棺材裡面,根本就不是什麼雪族高手。而是十二個**,裡面裝滿了無窮無盡的黑色能量,就是從天上紅海提煉出來的黑色能量,可以吞噬一切武者的玄氣,吞噬一切強者的能量!為了這一戰,我們死了幾萬人,提煉了五天五夜的天上紅海之水!就是為了把你全部乾死1

陽頂天面孔蒼白,顫抖道:「那,那幾個女子,明明是雪族之女1

「是雪族之女埃」寧無鳴道:「我寧族和雪族打了那麼多年交道,弄來幾個雪族之女,又有什麼奇怪的?那個波姬.摩尼就是我的一個女奴而已,蠢貨1

陽頂天目光獃滯,不敢置信望著這一切道:「可是,可是。我明明看到了武莫織的父親,看到雪族之王了。」

「你知道雪族之王長得什麼模樣嗎?我都沒有見過,你怎麼可能見過?」寧無鳴冷笑道:「和莫織很像吧,是活生生把他弄死了,改變了面孔,才和莫織很像的。就是要讓你以為這是雪族之王。是莫織的父親。你以為真的會有雪族的高手來幫忙?你做夢吧!一切,都是我的計謀1

「那,那為何真的會有幻靈妖母?」陽頂天道。

「雪族高手,確實要呆在寒冰棺材裡面,也確實要在極度冰寒的環境下作戰埃」寧無鳴道:「凡是撒謊,就要九真一假,才能騙到人,你難道不懂嗎?我不把一切弄得如此逼真,你會相信嗎?你會上當嗎?瞧瞧。你不就被我騙到了嗎?而且,這些暈載黑色結晶的**,本來就要呆在寒冰能量棺材裡面,否則不久露餡了嗎?」

「黑暗結晶,吞噬一切,為何你們會沒事?」陽頂天忽然厲聲道。

「因為,我們身上有邪靈能量埃哦,你身上也有。所以你不也沒事嗎。還有一個,應該是段汝妍吧。她身上也有邪靈能量。不過還有另外一個是誰,我就不知道了。」寧無鳴冷笑道:「不過,區區三個人,沒有一個大宗師,你覺得你還有希望嗎?你的四五個大宗師,全部被黑暗結晶吞噬了。全部完了,陽頂天,你的末日到了1

「你怎麼會知道?」陽頂天嘶聲道:「你怎麼知道我有五個大宗師?你們應該覺得,我只有兩個大宗師的1

「哈哈哈……」寧無鳴笑道:「你那區區把戲,能瞞得住我們?你去陰陽宗求援。然後裝著失敗灰溜溜地離開,僅僅只是把你師娘帶回了。然而還有一個神秘的人,去把寧不死,成大悲,還有無影,都請來了雲天閣。然後,讓我們以為你只有兩個大宗師。你這樣幼稚的小把戲,以為能夠騙得了我和祝青主?」

陽頂天渾身一震,頓時彷彿被抽盡了力氣一般。

「陽頂天,要不是因為你有五個大宗師,你以為我們會費盡心機和你演那麼一大齣戲?會死幾萬人,煉出這麼結晶?會犧牲十幾個名高手,引爆氣海,把黑暗結晶釋放出來?」寧無鳴笑道:「就是因為你有五個大宗師,我們奈何不了你了。所以,我才設計了一個陰謀,然後活生生把你坑死了1

接著,寧無鳴目光望向祝青主,淡淡道:「祝宗主怎麼樣?消滅敵人,不一定要靠武力吧,還要靠智慧1

「陽頂天,你剛才說了,你走來的每一步都是在賭博,都拿命在賭博,還得意洋洋說你每一步都贏了。」寧無鳴扁了扁嘴道:「你應該非常得意吧,上一次大戰用火炮打敗了我和秦七七。後來,又用潛艇和上古巨獸打敗了祝宗主。你都牛到天上去了,你統一了西洲。你很得意吧,其實在我心中,在我眼裡,你什麼都不是。你只是一個蠢貨而已,我稍稍設下一個仙境,你這個愚蠢的東西,就往裡面跳了。我輕輕伸一根手指頭,就把你碾死了1

接著,寧無鳴的面孔瞬間變得無比猙獰,寒聲道:「陽頂天,你睡了我心愛的女人。當時我就告訴你,我一定會報復,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的兒子,我不敢動。你的師娘,我也不敢動。但是你的兩個妻子,我一定會凌辱得她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睡了我心愛女人幾次,十次?我就睡她們一千次。你讓我心愛女人懷孕了,沒錯那個孩子我不會傷害他,我依舊會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一樣,甚至我會把寧族交給他。但是作為報復,我會讓你的妻子,給我生十個孩子。然後,讓他們做牛做馬,做豬做狗!因為,那是你的女人生的!他們,僅僅只是我報復的產物而已1

「蠢不可及的陽頂天礙…,你還真的什麼都不是,就這麼輕而易舉,讓我不費吹灰之力,把你的光明議會給滅了。」寧無鳴扁了扁嘴道:「想活命嗎?」

陽頂天已經幾乎失去反應了,獃獃地望著他。

「想活命的話,把你在魔城商宮的那個壓軸之寶交出來吧,我留你一命。好吧,至少我不閹割你。」寧無鳴道。

「那,那不是假的嗎?你。你向我要壓軸之寶,不是假的嗎?」陽頂天本能獃滯道。

「假假真真,真真假假,你的腦子什麼時候才能聰明一點埃」寧無鳴道:「這個寶貝,是真的。」

「那,抱歉了。我不交易。」陽頂天道。

「放心吧,你會交易的,當我在你面前凌辱你妻子的時候,折磨她的時候,你會交易的。」寧無鳴淡淡道。

此時,祝青主目中露出一絲憐憫,然後掀開了黑色的斗篷,露出了真面孔。

「唉,陽頂天。我都有些同情你了。」祝青主淡淡道:「但我還是要說一句,你太蠢,太幼稚了,真是什麼坑你都往裡面跳啊,害死了你自己不要緊,把秦萬仇他們也都跟著一起害死了1

「寧無鳴,放過我的妻子。」陽頂天忽然道。

「怎麼放?不要強姦她們?」寧無鳴冷笑道。

陽頂天面孔一顫道:「求你,放過我的妻子1

「你自殺吧。然後我考慮考慮,但是不保證1寧無鳴道。

「好。記住你的話。」陽頂天猛地一掌,劈在自己的小腹上。

「不1段汝妍嘶聲吼道,撲上來阻止。

但是陽頂天一掌,已經擊在自己的氣海部位,頓時鮮血狂噴而出,瞬間的玄脈碎裂。鮮血狂飆。

然後,他整個人稻草一般飛了出去。

而身後的那個傀儡戰魔葉無城,木偶一般飛過去,沒有任何反應。

段汝妍飛快衝過去,抱住陽頂天。拚命地輸入玄氣。

陽頂天滿嘴噴血,朝寧無鳴道:「寧無鳴,記住你的話。」

「什麼話?」寧無鳴道。

「我自殺,你放過我妻子。」陽頂天道。

「我只是說考慮一下。」寧無鳴抿嘴,彷彿陷入了猶豫,然後道:「好了,我考慮好了。答案是,不放過,我依舊會強姦你的妻子一千遍,讓她們生十個孩子,然後做豬做狗1

「你,你不得好死……」陽頂天厲聲吼道,然後鮮血狂噴,直接不省人事。

頓時,陽頂天戰團之中,只剩下段汝妍和一個行屍走肉。

寧無鳴朝祝青主攤了攤手道:「瞧,大獲全勝了。陽頂天全軍覆沒,就這麼簡單1

「哈哈哈……」祝青主大笑道:「寧少主果然了得,祝某真是嘆為觀止!我從來沒有想到,智慧和陰謀,也能如此強大,把不可一世的光明議會,消滅得乾乾淨淨1

接著,祝青主大笑道:「走吧,這就去雲霄城,收穫我們的勝利果實吧。」

「陽頂天的妻子歸我,岳母歸你?」寧無鳴笑道。

「沒錯,就是如此。」祝青主笑道:「睡了陽頂天的女人之後,再去收割他的領地,足足四萬里領地啊,三家平分1

「抱歉,是兩家平分。」寧無鳴忽然道。

「兩家?什麼意思?難道寧少主如此高風亮節?」祝青主目光微微一顫。

「我說過了,我的話真真假假,分不大清楚的。」寧無鳴望著祝青主,認真道:「可是,剛才說要滅你的話,是真的1

祝青主面色劇變,厲聲道:「你以為,你滅得了我?」

寧無鳴道:「我手中這個令牌的事情,也是真的。孤獨異人聽命,滅掉祝青主1

「是1孤獨異人充滿不甘,咆哮道!

頓時,歡樂宮兩個大宗師,還有十幾個宗師,猛地轉向,面對祝青主。

寧族的十餘個宗師,猛地轉向,面對祝青主。

頓時,變成二十幾名邪魔道,對戰二十幾名玄天宗。

祝青主哈哈大笑道:「你們區區兩個大宗師,二十幾個宗師,能耐我何?」

寧無鳴攤開手道:「祝宗主,我從來不打沒有準備之戰的。我曾經告訴陽頂天,我在玄天宗有一個大宗師級潛伏者,你猜這句話是真是假?」

祝青主面色猛烈劇變,朝身邊的大宗師望去。

「是假的。」寧無鳴道:「因為,不是一名,是兩名大宗師級潛伏者!殺1

頓時,祝青主身後兩名大宗師級強者。

寧一行,還有那個神秘大宗師,如同黑影一般,猛地朝祝青主後背,一閃電劈去。

與此同時,寧族和歡樂宮高手,全部猛地朝祝青主劈殺而去。

「祝青主,你的末日到了1寧無鳴冷笑道。

而此時隕結壑校兩個人一邊下棋,一邊觀戰。

「東方宗主,陽頂天學壞了礙…」秦萬仇忽然嘆息道!

……

註: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月票啊!未完待續。。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