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二一:汝兒我養之!祝青主到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捆綁住一腳,所以就算是壞,也很難壞到徹底1 秦懷玉這是以己度人了,他也是陰狠之人。之前做事也完全不折手段。後來因為寧柔兒和小寧寧的事情,使得他的內心出現了一個破綻,漸漸變得柔弱。然後,和陽頂天...

「陽頂天,你還想怎麼樣?我只想保住寧族,你的兒子我當成親兒子一樣,他就是未來的寧族之主,你還想怎麼樣?」寧無鳴厲聲道。YAnKuAi!ybdu!

陽頂天繼續沉默,道:「那你想我如何做呢?」

「拒絕和雪族合作,也不要把魔城商宮的壓軸之寶交給他們。」寧無鳴道。

陽頂天道:「可是前日,西門懼代表你來的時候,還提出交易,讓我把這魔城商宮的壓軸之寶交給你呢。」

「那只是試探,只是想要讓你知道這個寶物的價值,不要貿然和雪族合作。」寧無鳴道。

「你的耳朵很靈啊,雪族的人剛剛找到我,你就已經知道了。」陽頂天道。

「雪族和寧族,打交道了近千年,怎麼可能不熟。」寧無鳴道:「正式因為您的存在,使得雪族生出了不應該有的野心,試圖霸佔整個極南之土。」

「如果雪族不來找我合作,你會來找我嗎?」陽頂天忽然問道。

「祝青主準備卸磨殺驢,所以我有來找你的衝動,不過終究我還是不會來找你合作。」寧無鳴道:「祝青主就算有卸磨殺驢的心,也沒有那個力氣。我會繼續和祝青主合作滅掉你。接著跟著他和歡樂宮,一起瓜分西部。」

寧無鳴嘆息一聲道:「沒有想到雪族出現了,對於雪族的高手我在清楚不過了。如果他們全力支持你,那麼你和祝青主的力量就不分上下了,誰也滅不了誰。你們兩人沒事了,我就有事了。我不怕祝青主,但是我怕你。他滅不了我,你加上雪族。卻能滅掉我。原本你和雪族沒有任何關係,偏偏莫織又懷了你的孩子。」

「所以我思來想去,無計可施。只能斬斷你和雪族合作的可能性,自己來和你合作。」寧無鳴道:「不管是雪族救你,還是我救你,都是一樣的。」

陽頂天陷入了沉默。然後道:「你知道那個魔城商宮那個壓軸之寶,是什麼東西嗎?」

「大概知道。」寧無鳴道。

「什麼?」陽頂天問道。

「應該算是一個鑰匙。」寧無鳴道:「打開一個無盡寶庫的鑰匙,進入這個寶庫之後,或許可以成為天下第一人。」

「既然如此之珍貴,為何當時拍賣會上,沒有人爭奪,被我這麼輕易地拍到手了?」陽頂天問道。

「因為當時還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寧無鳴道。

「那為何現在又知道了?」陽頂天問道。

「因為,一個很大很大很大的人物,正在想要這件東西。」寧無鳴道:「抱歉。我能說的只有那麼多。你如果想要知道得更多,那麼等我們交易完成後,我再告訴你1

陽頂天繼續沉默。

寧無鳴道:「陽頂天,我提出的交易條件,已經無比之好了。只要你拒絕和雪族交易,我幫你打祝青主。然後武莫織送到我的身邊,她肚子裡面的孩子,我會視為己出。立為寧族繼承人。然後你光明議會和我寧族,井水不犯河水。我不再插手天下之事1

「那如果我拒絕呢?」陽頂天道。

「那我就幫助祝青主,全力打你。」寧無鳴道。

「可是,我有雪族高手相助,已經不落下風了,你們奈何不了我。」陽頂天道。

「沒錯,屆時你們會有五個大宗師。我們是殺不了你們了,祝青主只能灰溜溜退走。」寧無鳴道:「接下來,你會和雪族聯手,攻打我寧族。所以為了保命,我只能去投靠別人了。比如說吳幽冥!我想,你一定不希望見到這個樣子1

「陽頂天,這個交易非常划算的。」寧無鳴淡淡道:「我幫你滅祝青主,然後你我井水不犯河水。武莫織歸我,你兒子未來成為寧族之主1

接著,寧無鳴掏出一個盒子道:「裡面有一種藥物叫著烈炎丹,你放在雪族高手的寒冰棺材上,就會對裡面的雪族高手造成巨大傷害。而到達戰場的時候,我一嗅到這烈炎丹焚毀雪族高手特有的味道時,就知道你的信號了。不管你答應不答應交易,我都把烈炎丹交給你手中。」

陽頂天接過了盒子,放在懷中。

「希望,到時候合作愉快1寧無鳴道,然後他快速地離去。

而陽頂天去和師娘她們吃了一頓飯後,也用最快速度,返回雲天閣!

……

三日後!

雪族高手來了,三個女子,押送十二具寒冰棺材,飛到了雲天閣。

這十二具棺材中,三個大宗師,九個宗師!

雪族女子波姬.摩尼朝陽頂天道:「雪族高手,我已經帶來。陽宗主,幻靈妖母,你可得到了?」

「已經得到。」陽頂天道:「只是一隻萬年的上古寒冰水母而已,就只會兩種本能,一種不斷地吸收吞噬冰寒能量,一種不斷地釋放。」

雪族女子大喜道:「陽宗主果然厲害,這個天下沒有人可以抓住的幻靈妖母,您竟然拿到手了。如此一來,您已經決定交易了嗎?」

「還沒有決定。」陽頂天道。

「為何?」雪族女子道:「魔城商宮的那個壓軸之寶,對您也沒有什麼用處啊?」

「因為,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寶物,萬一價值高到逆天,那我就成為一個蠢貨了。」陽頂天道。

「陽城主真是貪心不足了。」雪族女子道:「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比命還重要呢?如果連命都保不住了,這個東西就算再價值連城,又有什麼意義?」

「反正現在還沒有到交易的時候,我還有思想考慮,不是嗎?」陽頂天道。

「確實如此,您的表現真是讓我想起了一句話,不見棺材不掉淚。」雪族女子道:「我得警告你們,你手頭上只有兩名大宗師而已。而祝青主手中,足足六名大宗師。沒有我們的幫忙。你必死無疑的。」

「如果有需要,一定會讓您幫忙的1陽頂天道。

頓時,雪族女子臉上的表情,充滿了不快!然後,三名雪族女子,押著十二具寒冰棺材。進入城堡最深的地牢內,三個人不眠不休,守護著這十二具寒冰棺材。

……

光明議會,所有高層,都在密室中。

陽頂天將寧無鳴的談判內容,完全複述了一遍,然後問道:「諸位,你們覺得寧無鳴的話,是真是假?」

「我不信任他。這個人極度之狡詐。」宋春華道:「他的任何行動,任何言語,都有陷阱1

秦萬仇道:「此人之狡詐,我生平未見,不得不防1

唐伯昭道:「根據相關信息,祝青主曾經和靈鷲宮達成某種協議過。因為當時祝青主要收穫雲天閣和地裂城的時候,靈鷲宗插手讓他幾乎功虧一簣!或許祝青主和靈鷲宗的協議中,有關於南海寧族的內容。」

秦懷玉忽然道:「宗主。我想問一下,寧無鳴對武莫織的感情是真是假?」

陽頂天回憶了片刻。然後點頭道:「應該是真的。」

秦懷玉道:「如果一個人的愛是真的,那麼他的野心也狠毒,基本上都會被捆綁住一腳,所以就算是壞,也很難壞到徹底1

秦懷玉這是以己度人了,他也是陰狠之人。之前做事也完全不折手段。後來因為寧柔兒和小寧寧的事情,使得他的內心出現了一個破綻,漸漸變得柔弱。然後,和陽頂天長期的接觸后,加上被秦七七和秦萬仇的聯合打壓。幾乎陷入了絕境,甚至自殺過。

從那之後,秦懷玉徹底改變。彷彿死過一次的人,就會發生一次蛻變。

他覺得,一個人如果真正有愛,那麼性格上就會有缺點和虛弱之處,就很難壞到極度。

所以說,秦懷玉選擇些許相信寧無鳴。

而且秦七七也說過,當時寧無鳴對他說那麼多話,比如逼迫他殺掉秦七七,其實只是想要救秦七七一命而已。

最終,關於寧無鳴談判交易的內容,最後也無法確定是真還是假。

「如果我們真的要留下祝青主和寧無鳴,是不是一定要和雪族合作?」祝紅雪忽然問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秦萬仇也點了點頭。

如今陽頂天一方,足足六個大宗師級高手。祝青主也是六個,只能是兩敗俱傷之局。想要留下祝青主,還是不可能的。

可是,一旦加上雪族的三個大宗師和九個宗師,就完全可能了。

如果寧無鳴談判的內容屬實的話,那選擇和雪族合作,雙方大宗師對比,就是九比六。陽頂天九,祝青主六。這個時候,有可能留下祝青主,但是難度很大很大,大概只有二三成的可能性。

如果,選擇和寧無鳴合作的話。寧無鳴說過,可以出動神殿令牌,逼迫歡樂宮改變態度。而且,他還在玄天宗裡面潛伏著一個高手。如此一來,祝青主只剩下三個大宗師,卻要面臨陽頂天六個大宗師和邪魔道三個大宗師的夾擊。勢力對比,變成了九比三。

九比三的比例,拿下祝青主的概率,就起碼有**成之多了。

這樣看來,和寧無鳴合作的好處大得多,不用失去這個魔城商宮的壓軸之寶,而且滅掉祝青主的概率也大得多。

可是關鍵就在於,要不要相信寧無鳴的話。

他的交易看起來,是非常之誘人埃

不需要陽頂天付出任何東西,寧無鳴幫他滅掉祝青主。然後,他在魔王復活之前,永遠不踏入大陸半步。而且,武莫織肚子裡面的孩子,未來成為新的寧族之主!

看起來,這個交易條件,完全是豐厚得狠了。

不過反過來看,如果陽頂天選擇和雪族合作,就算不能滅掉祝青主,打敗祝青主是沒有問題的。

而後,陽頂天再和雪族合作,滅掉寧族。那到時候,整個寧族只能遭受滅頂之災了,寧無鳴想要逃脫,只能去投靠吳幽冥為奴為婢了。可是這對於寧無鳴來說,是極度之痛苦的。而且,也未必能實現,因為他已經是厲冥的走狗了,想要投靠別家做狗,別人還未必肯收。就算收了。未來厲冥也未必能夠饒過。

……

「宗主,祝青主已經秘密離開玄天宗了,他應該已經完全準備就緒了。」秦萬仇道:「不出意外的話,最晚明天晚上,他就會出動所有絕頂高手,來滅了光明議會了。」

陽頂天點了點頭。

秦萬仇道:「不管做什麼決定,什麼選擇,都必須要做了。但不管您做出任何選擇,我們都支持您1

「謝謝1陽頂天點了點頭。

「那我去好好睡一覺了。準備明日的大戰。」秦萬仇拍了拍陽頂天的肩膀,然後離去。

如今的陽頂天,有三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不交出那個壓軸之寶,不和雪族合作。但是也不和寧無鳴合作,那結果是和祝青主兩敗俱傷。雙方誰也奈何不了誰,但是雙方都有損傷。宗師級強者,或許會死不少。

第二個選擇。和雪族合作。那麼這一戰一定能贏,但是留下祝青主的概率。大概有兩三成。而後果,就是交出這個壓軸之寶。

第三個選擇,和寧無鳴合作,那麼這一戰不但能贏,還能滅掉祝青主。而且,那個壓軸之寶還不用交出。但是唯一的顧忌是。究竟能不能相信寧無鳴!

第一個選擇,不用付出寶貝,但是傷亡最大。

第二個選擇,要付出寶貝,傷亡校戰果也小,但是最穩妥。

第三個選擇,收益最大,風險也最大。

這三個選擇,不管哪一個,都是在賭博!

……

深夜,陽頂天來到地穴深處。

三個雪族女子,不眠不休,守護著十二具寒冰棺材。

「怎麼?陽宗主考慮好了嗎?」雪族女子道:「只要您交出那個壓軸之寶,我們這十二名高手,就保證讓您姓名無憂,甚至獲得勝利。」

「能不能打開這些寒冰棺材,我裡面的人。」陽頂天道。

「不行。」雪族女子道:「您答應之後,釋放幻靈妖母之後。我們雪族的十二個高手立刻出來為您戰鬥,否則一定要呆在棺材裡面,只要打開寒冰棺材,對他們的修為都會有損害。」

「只掀開片刻,也有損害?」陽頂天冷笑道。

「對,也會有些許的損害。」雪族女子道。

「如果,我一定要看呢。」陽頂天道。

雪族女子陷入激烈的掙扎之中,然後點了點頭道:「好,只能打開一具。」

「我要看修為最強的那個人。」陽頂天道。

雪族女子皺眉道:「陽宗主,修為最強的人,也是身份最尊貴之人,您不要太過分。」

「如果我一定要這樣呢。」陽頂天道。

雪族女子咬牙道,然後用力點頭道:「陽宗主,你真讓我失望1

然後,來到中間的那具寒冰棺材上。

頓時,三個雪族女子,緊緊守護在中間的寒冰棺材。

「嘩……」雪族女子猛地掀開。

頓時,一道刺骨冰寒的氣息,猛地衝出。

幾乎是瞬間,整個地牢的地面,瞬間結滿寒霜,整個空氣直接下降到零度一下。

而棺材裡面的人,卻面孔紅潤,沒有一點點被冰凍的感覺。

這個面孔,竟然有些熟悉。裡面的人,大概中年,穿著無比華貴的錦袍,手中玄冰玉劍。面孔俊美威嚴之極,竟然和武莫織有些相似。

難道,這裡面的人,是武莫織的父親?是雪族的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雪族真的是傾巢出動了。連雪族之王都來了,可見對這個壓軸之寶是何等的志在必得。

「陽宗主,看到我們的誠意了嗎?」雪族女子飛快地將寒冰棺材合攏,然後冷冷道。

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多謝貴族的深情厚誼。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雪族女子大怒道:「陽宗主,你不要過分。不要以為,我們真的一定要來求你。」

陽頂天道:「我想問一下,你們想要從我手中得到的這個魔城商宮的壓軸之寶,究竟是什麼東西?不用說得太仔細,稍稍敘述一下,可以嗎?」

頓時,雪族女子緊閉嘴巴,一言不發,對著陽頂天橫眉冷視!

而陽頂天筆直站在她的面前,緊緊和她對視。

良久之後,雪族女子道:「那東西,只是一個鑰匙,打開某種東西的鑰匙。好了,我只能說這麼多。」

說罷,雪族女子波姬.摩尼直接坐在地上,閉目調息,不再理會陽頂天絲毫。

「那明日再見,告辭。」陽頂天道。

……

次日到來。

今日,祝青主的六名大宗師,幾十名宗師,一定會來襲。

實際上,他們已經來了。

魔鷲軍團第一時間,就已經偵測到了,從北邊歡樂宮方向。

幾百道黑影,騎著魔靈鰩,朝雲天閣方向飛來。

所有人,都穿著歡樂宮的黑色斗篷。因為是以邪魔道名義襲擊,祝青主等人當然要打扮成為歡樂宮的模樣。

昨日的時候,祝青主等幾百名高手,從歡樂宮方向出發,此時距離雲天閣一萬八千里。

今日朝陽升起的時候,在混亂之地海域,發現了祝青主率領的頂尖高手集團。此時,距離雲天閣九千里。

大約夜幕降臨的時候,祝青主率領的六名大宗師,幾十名宗師,幾百名武尊,就會趕到雲天閣!

這雖然只有幾百人,但是卻可以毀天滅地!

這是最大之決戰!

夜幕時分!

祝青主的頂尖武者,幾百道黑影,出現在雲天閣海域上空。

大決戰,終於來了!

……

註:第二更五千一百字送上,拜求月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