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二零:娶寧柔兒,漣漪!寧無鳴最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 第一次直截了當地說,柔兒,什麼東西要自己爭取啊,趕緊和陽頂天上床。 第二次來問,有沒有和陽頂天上床。 有了這麼一個洒脫不羈的師傅,寧柔兒怎麼能不尷尬。 「爸爸,你要多...

秦七七死了!

她沒有讓陽頂天動手,她自己動手了。YAnKuAi,.,當然臨死之前,她也耍了一次陽頂天,親耳聽到陽頂天說不殺她,她才自荊

當然,秦七七是有邪靈能量護住靈魂的。

所以她身體死了之後,靈魂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逃逸。這裡,沒有能量囚籠。

但是她的身體死了之後,靈魂就這麼漂浮在空中,一動不動。就在陽頂天準備將他靈魂放在靈魂指環內的時候,她的靈魂忽然猛地衝出了邪靈的能量圈,然後瞬間魂飛魄散。

沒錯,擁有邪靈護體是可以不死。但是假如自己想死,那真的什麼都攔不住了。

就這樣,陽頂天看著秦七七的靈魂在眼前,瞬間魂飛魄散,空中是留下一團虛無的邪靈能量。

頓時他內心百感交集!

他甚至有些無法理解秦七七,明明可以不死了,而且也不是生無可戀,卻為何偏偏去死。

或許,是為了讓自己的女兒完全成為陽頂天的女兒,不再和自己發生一點點糾葛。

如果她活著,哪怕是在地牢裡面,她的女兒都不會完全成為陽頂天的女兒。

陽頂天伸出手,在秦七七魂飛魄散的地方,彷彿要去感受秦七七最後的靈魂,嘆息道:「你幹什麼事情都太激烈了,所以就不容易幸福。」

然後,他將邪靈能量裝入能量玉盒中。

用寒冰棺材將秦七七的屍體裝好。

半個時辰后,他和宋春華,再度返回雲霄城!

……

在飛回雲霄城的過程中,寶寶睡了三個時辰后肚子又餓了,而且還尿了,還拉了胎便。

於是在魔鷲王上。陽頂天和宋春華手忙腳亂地給寶寶換了尿布,吸了屁屁,然後宋春華用玄氣溫熱了瓶子裡面的奶,餵了寶寶。

然後,寶寶彷彿感覺到氣息有點不同了,彷彿不是媽媽的氣息。於是開始哇哇大哭。

陽頂天兩個人怎麼哄都哄不住,寶寶很強壯,哭的聲音大得很,一邊哭還一邊手舞足蹈。不過哭得狠了,小臉先是通紅,然後都有些紫了。

這個寶寶看來和秦七七是一樣的性子啊,烈得狠埃

宋春華沒有辦法,臉蛋通紅地解開衣衫,掏出**。塞進寶寶的嘴裡。

寶寶含住了之後,還在哭。不過一邊吸,一邊哭,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雖然她感覺咪咪不一樣了,大了很多,但是總好過沒有得吸。吸著吸著,就漸漸睡著了。

寶寶睡著后,宋春華也沒有將**從寶寶嘴裡拔出來。依舊讓她吮吸著,然後輕輕靠在陽頂天的懷裡。整個人瞬間變得溫柔起來,渾身上下都釋放者無比女人的柔媚。

「天,等一切結束后,我們也生一個孩子吧。」宋春華柔聲道。

「嗯1陽頂天道。

宋春華抓住陽頂天的手,放在自己另外一邊的酥胸上,然後仰起絕美的臉蛋。火紅的櫻唇吻上陽頂天的嘴。

……

回到雲霄城后,陽頂天將秦七七的棺材埋進寒冰地穴之中,沒有任何墓碑和墳墓。

抱著寶寶出現在偏僻山谷的時候,師娘和焰焰等人,正在教寶寶認字。

她們把一個個大字寫在大塊的絲綢之上。然後將絲綢鋪在柔軟到地面上,寶寶就在上面爬著認字。

喊出一個字,寶寶就趕緊爬過去認出來。

為了引入競爭機制,她們還讓小松鼠,小狐狸等小妖獸加入了遊戲。和寶寶競爭,誰先找到那個字,誰就有東西吃。

結果寶寶認的速度不滿,但是爬的速度實在不夠快啊,所以輸多贏少,有些沮喪。

焰焰就用繩子把小松鼠的四條腿捆了起來,大家公平競爭。於是,寶寶就贏多輸少,而小松鼠小狐狸只能捆著腿蹦,哀怨地望著西門焰焰。

太偏心了,她是你兒子,我們好歹也是寵物啊,難道寵物就沒有人權,不,寵權的嗎?

見到陽頂天抱著一個小嬰兒進來,所有人一呆。

陽頂天將小寶寶交給秦嬌嬌道:「嬌嬌,以後這就是我們的女兒了,你要好好照顧她,知道嗎?」

嬌嬌扁了扁嘴委屈道:「這又是你和哪個野女人的孩子?」

她是草包,陽頂天也沒有和她計較,將寶寶抱起來指著小嬰兒道:「寶寶,這是妹妹,知道嗎?」

「妹妹,不要……」寶寶本能地感覺到威脅,趕緊揮舞小手道,然後還要伸手去推小嬰兒。

陽頂天臉一板,正要訓斥。

「奶奶……」寶寶立刻哇哇大哭,伸手朝師娘張開。

說是大哭,連一滴眼淚都沒有。

師娘苦笑不得,趕緊將寶寶抱了過去,一邊哄一邊教他。

這個時候,小松鼠飛快地蹦到那個字,一嘴把上面的松仁咬過來吃掉,然後望著寶寶得意地笑。

「壞鼠鼠,壞妹妹,寶寶不要……」這下子,寶寶是真哭了。

「爸爸,爸爸,小妹妹在哪裡,小妹妹在哪裡?」此時,外面一陣大呼小叫,然後門直接被推開,小寧寧飛快衝了進來,如同樹袋熊一般掛在脖子上。

小寧寧已經七歲多了,如今不能整天整天貪玩了,又要去念書,又要去學劍。

抱住陽頂天就狂告狀,說媽媽虐待她了,老師也虐待她了。然後朝焰焰道:「焰焰阿姨,我不要我媽媽了,你做我媽媽好不好?」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寧寧喊陽頂天也喊爸爸了,不用想這肯定是秦夢離慫恿的。

當然,她喊秦懷玉依舊喊爹爹。只不過秦懷玉很嚴肅,她和他不大親。

陽頂天也不理會她,任由她嘴碎亂說,就這樣抱著她。

不過她很快從陽頂天身上滑下來道:「爸爸,小妹妹好小埃給我抱抱吧1

然後,從秦嬌嬌那裡抱過小嬰兒。

「爸爸,她是不是和小寧寧一樣,不是你親生的。」小丫頭道。

這話一出,連陽頂天都嚇了一跳。這小丫頭才七歲,哪有什麼多鬼心思埃

頓時。焰焰朝秦嬌嬌白了一眼,你這個草包,還沒有七歲的小丫頭機靈。

此時秦嬌嬌也看出來了,這個小嬰兒儘管還很小,但是和秦七七長得非常像。

「她呢?」秦嬌嬌問道,雖然互相都看不上,但秦七七畢竟是她名義上的妹妹。

「她自己選擇離去。」陽頂天道。

頓時,秦嬌嬌美眸一黯,她跋扈潑辣。但是心有很軟,此時聽到秦七七的死訊,頓時心中無比難過。

然後,她紅著眼睛從小寧寧那裡抱過小嬰兒,柔聲道:「囡囡,以後你就是我的親女兒1

「寧寧,給我上學去……」此時,寧柔兒沖了進來。聲音也幾乎是有史以來最不溫柔的一次了吧。

小寧寧,完全淘氣到了極點。如今每一次上學。練劍,都完全要寧柔兒守在外面了,否則立刻跑去玩。

如今雲霄城堡,小寧寧已經是小大王了,十歲以下所有孩子的唯一領袖。而且,已經打算把勢力發展到城堡外的雲霄城中了。一天到晚上串下跳。甚至已經發展到打群架了。

當然,她自己不打,命令別人去打。

寧柔兒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女兒完全是秦懷玉的性格,和自己的溫柔沾不上半點邊。之前隨著她孤苦無依還看不出來。後來去了秦城后,受到壓制也看不出來,還以為自己這個女兒聰明伶俐之外,有多乖巧。

如今來到雲霄城后,小丫頭幾乎受到所有人的寵愛,所以的調皮搗蛋頓時完全釋放出來,寧柔兒完全管不住,幾次都被急哭了。

之前每次一氣哭,小丫頭還立刻害怕起來,過來安慰媽媽。

如今寧柔兒一急哭了,小丫頭直截了當說:「你在面前哭有什麼用啊,你應該去爸爸的懷裡哭。」

氣得溫柔的寧柔兒再也忍不住,抓過來對著小屁股就是一頓揍。

揍完后,小丫頭拍了拍小屁股道:「不行啊媽媽,你心太軟了。」

頓時,幾乎要把寧柔兒氣昏過去。

「啊,小天,你回來啦。」寧柔兒見到陽頂天後,頓時面紅耳赤,無比尷尬。

她的尷尬來源在於段汝妍。

段汝妍被救回來后,就來見過寧柔兒兩次。

第一次直截了當地說,柔兒,什麼東西要自己爭取啊,趕緊和陽頂天上床。

第二次來問,有沒有和陽頂天上床。

有了這麼一個洒脫不羈的師傅,寧柔兒怎麼能不尷尬。

「爸爸,你要多關心我媽媽啊,不然她整天盯著我,我日子很難過的埃」寧寧又跳在陽頂天脖子上道。

陽頂天頓時擰她的小臉,道:「小丫頭,這些話你都是跟誰學的啊1

陽頂天太忙碌,所以這半年多和小寧寧的交流也少了,沒想到如今小丫頭這麼人小鬼大了。

「還不是秦夢離那個壞女人,教壞了小寧寧。」寧柔兒氣鼓鼓道。

「媽媽,你不要說夢離媽媽的壞話埃」小寧寧道:「她還一直幫你呢,你可不能沒有良心。」

「你看看,你看看……」寧柔兒氣苦道。

陽頂天抱著小寧寧走了出來,來到寧柔兒的房間內。

「小天,小寧寧這樣下去不行了,一定要管教了,不然就更加無法無天了,天天自己逃學不說,還帶著其他孩子一起逃學,還讓人去打群架,天天練劍都跟殺他一樣。」寧柔兒道。

聽到媽媽在告狀,小寧寧也不在乎,反而一邊聽一邊笑。

「柔兒姐,你想要讓寧寧成為什麼樣的人呢?」陽頂天問道。

「我也不知道,但女孩子總要溫柔賢淑吧。」柔兒道。

「我看小寧寧這樣就挺好的。」陽頂天道:「每一個孩子都不一樣,所以每一個孩子都要因材施教。寧寧和你不一樣,你溫柔如水。寧寧像秦懷玉,很聰明。但是沒有秦懷玉那麼陰狠,她還有你的善良。所以你放心,以後她會非常出色的。比你,比焰焰都要出色。」

寧寧聽到陽頂天表揚自己,頓時大眼睛裡面都是小星星。看來爸爸就是不一樣,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厲害。

「丫頭,你為何不好好上學?」陽頂天問道。

「那老頭教的東西,太老套了。」小寧寧道:「而且。很多我都知道了,還要天天在那裡學,跟傻子一樣。」

「那為什麼不學劍?」陽頂天問道。

小丫頭扁了扁嘴,沒有說話。

就如同陽頂天所說,小寧寧很聰明,但是很正直,善良,就算這種小問題,寧願不說。也不願意撒謊。

「我……我想跟爸爸學,但是我知道爸爸很忙1寧寧嬌聲道:「爸爸,我不願意學習天鳳閣的武功!我不願意給太師傅那樣,也不願意跟娘一樣,我才不願意長大去天鳳閣呢。」

陽頂天揉揉她的小腦袋,朝寧柔兒道:「聽到了嗎?柔兒姐,這個丫頭心中很迷你告白,你不要一味管教。要弄清楚她心理面在想什麼。」

「我反正也沒什麼見識,也管不好。」柔兒扭過臉蛋她。她一貫來溫柔如水,如此負氣的話,還是第一次說。

「爸爸,你們聊,我去看小妹妹啦。」柔兒低聲道,然後從陽頂天懷裡滑下去跑掉了。

陽頂天真算是福了。這個小丫頭也太聰明了,小小年紀比她媽媽都機靈埃

陽頂天上前,柔聲道:「柔兒姐,對不起,我讓你受委屈了。」

寧柔兒淚水滑落。道:「我知道,我不應該奢求太多。但是……我,我也沒有想要太多!秦懷玉已經得到他的幸福了,我……」

寧柔兒說出這句話,真的已經非常勇敢了,不知道段汝妍給了她多少勇氣。

「這次事情了結后,我們就進行一個簡單的儀式,把你和穆漣漪迎娶過門。」陽頂天柔聲道。

「嗯。」寧柔兒柔聲道,如果是尋常女子,肯定會覺得有一種被恩賜的損害尊嚴感覺。但是寧柔兒不會這樣想,她是溫柔的,就如同她所說,她要的不多。

這個世界上,有像東方冰凌,獨孤鳳舞這樣獨立智慧的女孩子。

也有像寧柔兒這樣溫柔如水,需要尋找心中依靠的女子。

……

「宗主,寧無鳴求見1

蛇尾嬌,前來稟告。

「是西門懼,還是寧無鳴本人。」陽頂天問道。

「是寧無鳴本人。」蛇尾嬌道:「他在城外三百里的山巔,等您1

……

陽頂天再次見到了寧無鳴。

此時的他,已經不再滿臉的笑容,彷彿比半年前老了十歲,臉上長滿了鬍鬚渣子,渾身上下都布滿了滄桑!

「寧無鳴,拜見陽宗主。」寧無鳴上前,躬身行禮!

「見過寧少主。」陽頂天。

然後,兩個人便陷入了沉默。

「莫織懷孕了,我知道。」寧無鳴忽然道。

「嗯。」陽頂天道。

「陽宗主,在您心目中,我是更重寧族,還是更重邪魔道?」寧無鳴問道。

「邪魔道。」陽頂天道:「因為邪魔道給了你一切,也可以讓你失去一切。」

「邪魔道是行為,寧族是目的。」寧無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寧族。」

「包括殺寧潸嗎?」陽頂天問道。

「對,包括殺他。」寧無鳴道:「反正他已經生不如死了,還不如死掉。他不死,莫織就不會真的跟我。」

「他死了,武莫織也不會真的跟你。」陽頂天道。

「那也是因為你,否則十年,二十年,終有一天她會跟我。」寧無鳴厲聲道。

寧無鳴漸漸安靜下來,道:「你一直以為,寧潸對我恩重如山對嗎?當我還是寧族私生子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把我當成人看,所有人都把我當成僕役,包括寧潸。是武莫織,把我當成人,當成弟弟。我在十二歲的時候,就認識她了。她是那麼驕傲,那麼趾高氣揚,寧潸在她面前連頭都不敢抬。她在雪族是公主,來到寧族還是公主,儘管還沒有嫁進來,但是誰都不敢惹她。只有我,因為內心極度的愛慕和自卑,去頂撞她,甚至準備傷害她,就是為了引起她的注意。然後,我要被活活打死的時候,她救了我,對我說了一句,你比你哥強。」

「就是這句話,支撐了我後面所有的勇氣,我比寧潸強,我要表現出來我比寧潸強。」寧無鳴道:「寧潸配不上莫織,我也配不上,但是我要用盡一切努力,讓自己配得上她。是你,毀掉了這一切。」

陽頂天確實不知道,寧無鳴和武莫織之間,還有如此多的往事。

「你來找我,就是為了質問我的罪嗎?」陽頂天問道。

「當然不是。」寧無鳴道:「我來找你,是讓你把莫織還給我。她肚子裡面的孩子是你的,但是我不在乎,我會把他當成親生兒子,以後讓他成為寧族的新主人。你不放心的話,我現在就可以一刀絕育。莫織不願意跟我,沒關係,讓她回到寧族,十年二十年,她總有一天會跟我。」

「中州的一切,我都可以不管。我退回寧族,一直到魔王問天復活之前,我什麼都不管。」寧無鳴道:「為了這個目標,我可以幫你滅掉祝青主。你也別來招惹我寧族,更別去招惹武莫織1

接著,寧無鳴盯著陽頂天道:「我說的滅掉,是指殺掉祝青主1

……

註: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