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六一九:秦七七產女!移情別戀!(

作者:沉默的糕點  |  更新時間:2014-10-10 14:05  |  字數:5348字

說完後,西門懼的眼睛緊緊盯著陽頂天。8書網、8書網、

「謀劃祝青主?」陽頂天笑道:「你家主子現在沒有這個能力吧,你南海寧族已經不剩下什麼了,充其量只有不到十個宗師而已,不但奈何不了祝青主,更奈何不了我們了。」

「別忘記了,我們主人手中,還掌握著一支巨大的中州潛伏者名單。」西門懼道:「而且只要有邪靈能量,就可以勾引大量的武尊級,甚至宗師級高手墮落。」

「就算如此,就算你我聯手,也殺不了祝青主。」陽頂天道:「祝青主手中,可是足足有四個大宗師,加上歡樂宮的兩個大宗師。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們主人有什麼資格和我一起謀害祝青主。」

「誰說要殺祝青主了?」西門懼道:「我們主人,僅僅只是要維持一個平衡而已。寧族,祝青主,你三方如果處於平衡三角狀態,那麼就會非常平穩,靈鷲宗和幽冥海就無法完全插手進來。可是我們三方有任何一方垮塌,整個平衡就會瞬間崩潰。」

「您或許不明白,因為您在謀略上本身就相對一般。」西門懼道:「如果祝青主毀滅了,那你陽頂天下一個要毀滅的目標毫無疑問就是寧族。而如果你陽頂天完蛋了,那麼祝青主也會將我們寧族一腳踢開,他已經開始和萬血宮,歡樂宮做交易了。」

陽頂天冷笑道:「如此一來,你們更是半點用處都沒有了,還談什麼合作?」

「你求援陰陽宗失敗,手頭僅僅只有兩個大宗師,完全不是祝青主的對手。」西門懼冷笑道:「相信用不了幾天,祝青主的武者大軍就會殺到。到時候你陽頂天就覆滅在即。我是代表主人來救你的,這點你要弄清楚。」

「救我?憑什麼?還沒有這個能力吧。」陽頂天笑道。

「我們可以阻止祝青主武力進攻雲天閣,更別說是假冒邪魔道進攻雲天閣了。」西門懼道。

陽頂天如今兵強馬壯,如果真的加上三個雪族大宗師,倒是有點怕祝青主不來了。謀划了那麼久,用雲天閣吊出了祝青主。如果他不來戰。反而有些前功盡棄了。

陽頂天本能地想說出,我倒是怕祝青主不來。

但是緊接著,陽頂天想到了一個可能性。或許,西門懼是來試探的。如果陽頂天表現出毫不畏懼祝青主的模樣,豈不是表現出自己胸有成竹,豈不是透露了底細?

「我們可以做的事情很多。」西門懼道:「比如說,我們可以瘟疫襲擊玄天宗。再比如說,我們可以勸退歡樂宮,又比如說……我們還可以讓玄天宗的某個大人物。忽然改變態度。」

「邪魔道在玄天宗最高層,有潛伏者?」陽頂天問道,然後腦子裡面開始浮過幾個玄天宗大宗師的身影,尤其那個極其來歷不明,如同石頭蹦出來的那個。

「我沒有這麼說,再說您覺得這樣的機密,是我這個級別的人可以知道的嗎?」西門懼冷笑道:「我現在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是通過我們主人授權的。」

「大言不讒了吧。萬血宮,歡樂宮根本就沒有把你家主人放在眼裡。在他們眼中,你家主人只是厲冥的一條走狗而已,哪裡比得上他們這些老臣?」陽頂天冷笑道。

「這話倒是沒錯。」西門懼道:「可是,我們主人手中有三面神殿令牌!每一面令牌,都代表著神殿的最高意志,可以號令邪魔道的眾多勢力首領!是厲冥太子賜予我家主人的。他已經用掉了一面,如今還剩下兩面,當然可以命令萬血宮主至少兩次!」

「用掉了一面?能否告訴我,第一面用在了哪裡嗎?如此珍貴的令牌!」陽頂天問道。

「抱歉,這是主人的秘密。你以為我能知道?」西門懼道:「所以,我們手中的牌,遠遠比你想像中的更多。如今全天下,能夠救你陽頂天的,只有我家主人!」

「那麼,你們想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呢?」陽頂天問道。

「主人說過了,為了不被祝青主所拋棄,救你就等於就自己。」西門懼道:「當然,我們從來都不做虧本生意。主人沒有記錯的話,在魔城商宮的壓軸拍賣會中,你曾經買到了一件非常神秘的東西,把這東西交給主人,這個交易就達成了。我們阻止,甚至重創祝青主,挽救你的光明議會。」

這個時候,輪到陽頂天的眼皮一跳。

怎麼回事?之前大拍賣會上,沒有一個人對魔城商宮的壓軸拍品有任何興趣,怎麼忽然之前,雪族也要這個跳動的綠色,寧無鳴也要這東西?

如今看來,魔城商宮和邪魔道,至少和寧無鳴的關係一般?否則這個壓軸物品原本就在魔城商宮中,如果商宮是邪魔道的產業,寧無鳴拿走應該輕而易舉,也用不著現在找陽頂天交易。

不過,寧無鳴此人狡詐之極,言語中真真假假,陷阱極多,說也不知道他話裡面有什麼詭計。

「我需要考慮一下。」陽頂天道。

「那請陽城主快一些了,還有不到五天,祝青主的宗師,大宗師就會來消滅你們了。」西門懼道:「如果到時候還沒有回復,我們主人只能全力配合祝青主消滅你們,然後另尋路子,免得被祝青主所拋棄了。」

然後,西門懼離去。

……

接下來,陽頂天直接和秦萬仇,直接返回雲天閣。

路上,陽頂天將寧無鳴前來談判的話全部轉告給了秦萬仇。

秦萬仇老奸巨猾,或許能夠挖掘出寧無鳴言語中的些許真相。

「宗主,你回答得很好,既然不知道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