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八:無影震撼!得到冰妖母!寧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發現她全身依舊是溫熱的,彷彿刺骨的冰寒沒有任何用處。 抱著霜兒之後,陽頂天繼續前行。 然後他猛地發現,娜迦霜兒竟然釋放出一種能量場,在這個能量場內。沒有任何嚴寒能夠侵襲,完全可以保證...

陽頂天手中利劍輕輕一甩。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第一劫,降世劍1

「呼……」頓時陽頂天的身影如同仙鶴一般,在狹窄的密室內周移變幻,劍光迷離,步伐飄逸如仙。

儘管這個密室面積很小,而陽頂天的劍彷彿飄灑天下。但是竟然不覺得有絲毫逼仄,反而覺得整個密室寬廣無垠一般。

無影原本是拔劍,要上前切磋。結果看了陽頂天的第一招后,便退在一邊了。因為,他發現這種切磋,用不著劍,用心就可以了。

「第二劫,眾生劍1

「第三劫,無情劍1

「第四劫,**劍1

「第五劫,無涯劍1

「第六劫,無我劍1

「第七劫,大悲劍1

「第八劫,涅滅劍1

「第九劫,無劫劍1

「嗖嗖嗖嗖……」無盡的劍,無盡的影。

整個密室空間之內,完全被陽頂天的劍影充斥。幾乎每一招,每一式,都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此時就算陽頂天使完了劍法,卻感覺整個劍意依舊遍布整個空中一般。

將這幾千個影子連接在一起,就是完整的虛無九劫劍,天下第一劍法。

在場眾人,幾乎全部沉醉於其中。

虛無九劫劍,陽頂天幾乎沒有真正耍出來過。因為戰鬥的時候,更多用到的是殺豬劍法。

混沌世界,對劍術劍招,非常忽視。所以在場幾個大宗師雖然站在武道文明的頂尖,但是對於劍術的理解卻沒有站在巔峰。此時見到陽頂天的前面后,幾乎完全被震撼了,甚至蠢蠢欲動。改弦易張,投入劍術的學習。

這果然是天下第一劍,每一招每一式都如此的玄妙,如此的華麗。彷彿每一招,都耗盡了天地間所有的靈氣,每一式。都燃盡了所有的光華。

陽頂天舞的不是劍,彷彿是人間的滄桑,天地的劫難。

不虧是天下第一劍!

……

「前輩,您覺得這套劍法如何?」陽頂天問道。

「至玄至妙1無影道:「但是我隱隱有種感覺,這套劍法彷彿到了極致,但是卻可以更好,可是我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更好。」

這話一出,陽頂天內心驚嘆,這不愧是這個世界第一劍術大家。第一時間便抓住了這套劍法的精髓。

「那您記住了所有的劍招了嗎?」陽頂天問道。

「記住了。」無影道。

這下,陽頂天真是更加驚愕了。

這虛無九劫劍儘管只有九招,但可是無比之繁複的,至少有幾百個動作,上千個角度。

之前陽頂天是被活生生銘刻在腦子裡面,然後又練習了無數遍。而無影,看了一遍,就已經記住了。

「我再使一遍。這是第二遍。」陽頂天道。

無影頓時皺起眉頭,他已經記住了。為何還要使出一遍?

然後,陽頂天又使了一套虛無九劫劍。

頓時,眾人再一次感覺到仙人舞劍的畫面,再一次感受到了震撼了驚艷。

陽頂天問道:「諸位長輩,覺得這一遍如何?」

秦萬仇道:「彷彿比上一遍稍稍簡單了一些,看起來也沒有那麼玄妙了。」

東方涅滅點了點頭道:「就看上去。彷彿比上一遍是有不如。」

陽頂天朝無影望去道:「師叔,您覺得如何?」

「彷彿,比剛才要厲害了一些。」無影道。

在場所有人都覺得第二遍不如第一遍玄妙,唯有無影,覺得第二遍比第一遍更加厲害。

陽頂天道:「我再使出第三遍。」

然後陽頂天又使出了第三遍。

接下來。第四遍,第五遍,第六遍,第七遍,第八遍,第九遍!

這套劍法,一遍比一遍簡單直白,一遍比一遍直接粗俗。

於是,在場的幾個大宗師,充分感覺到了焚琴煮鶴的感覺。活生生看著一套仙人的虛無九劫劍變成了一個屠夫的殺豬劍法。

那種感覺,真是太痛苦了。

眼睜睜看著一個絕色美人,變成了挖鼻孔的如花。

「這,這就是殺豬劍法?」秦萬仇道。

「對1陽頂天道。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創造這套劍法的人,絕對是天下第一惡人。」秦萬仇道:「這就彷彿有一個人把一個絕色美人穿著最華麗的衣衫推到你面前,瞬間迷住了你,讓你沉醉。接下來,剝光了她的衣衫,你依舊沉醉,甚至熱血沸騰。可是接下來,他把美人的皮剝下來了,變成了恐怖的血肉,接著有把肉剔了下來,最後只留下一堆白生生的骨架子。告訴你,什麼絕世美人,都是表象,也只不過是一具白骨而已。」

陽頂天忍不住一愕,秦萬仇的這個比喻還真是別緻和準確啊,當然也很血腥。

而唯有無影看完后陷入了沉默。

足足一刻鐘后,他朝陽頂天望來道:「我明白了,你這套劍法,確實天下第一。如果單論劍術,哪怕你只有我八成的速度和力量,我都不是這套劍法的對手。但是我學了這套劍法,你的劍術就遠遠不如我了,我對劍術的理解,不是你能夠比的。」

陽頂天用力點了點頭道:「是的師叔,我充其量只是學習者。而您是領悟者,甚至修改者。」

「那我就去學了。」無影直接走了出肉套劍法太難,我估摸著要學好幾天,起碼幾萬遍以上。」

說話后,眼前黑影一閃,無影就直接消失了。

在幾年前,無影的速度就無比之驚人。而如今,他真的叫無影了,這瞬移的速度,看起來完全不亞於魔靈霧衣啊,而偏偏無影沒有什麼魔靈霧衣。

……

「師傅。距離祝青主去邪魔道求援,已經四五天了,您覺得他們大概何時會大舉進攻?」陽頂天問道。

「快了,他們或許就在等南海寧族了。」東方涅滅道。

「這一戰,南海寧族起的用處已經不大了吧,畢竟寧族沒有大宗師。」陽頂天道。

「是沒有大宗師。但是祝青主要和邪魔道全面合作,就繞不開厲冥的代表。寧族不出戰,歡樂宮也不放心出戰的。」東方涅滅道。

「那我這就去取來那個幻靈妖母1陽頂天道:「秦師叔,您隨我去一趟。」

「是1秦萬仇道。

「師傅,這邊就先交給您了。」陽頂天道。

「放心吧。」東方涅滅道:「就算祝青主這個時候來襲,我們也能勉強不敗了。」

……

幾個時辰后,陽頂天和秦萬仇再次飛到了離水山莊。

整個西北大陸,是被撕裂的土地,被上古涅滅創傷過。被滅世大戰毀滅過。

所以比起其他陸地,西北大陸是滿目蒼夷,到處都是焦黑色的,血紅色的。那種鬱鬱蔥蔥的畫面,只在日落山脈以南比較多見。

離水山莊方圓幾百里內,更是幾乎一片焦土,幾乎看不見多少綠色。

而唯獨離水山莊的鬱鬱蔥蔥,綠水青山。如同仙境一般。哪怕在西南大陸,甚至中州。都很少見到這般滋潤的土地。

之前沒有人知道為何會這樣,如今算是明白了。因為,這下面有一隻上古世界的海底冰妖,它釋放出來的冰寒能量,治癒了這片土地上的火毒,使得上幾十里的地面上變得滋潤。清涼。

經過幾千上萬年的滋養,終於從焦土變成了仙境一般的綠洲。

來到離水山莊的湖泊上,望著這一汪如鏡一般的水面,陽頂天道:「師叔,拿出了那個萬年冰妖。這片湖泊,這片美景,或許都會消失了,您不覺得可惜嗎?」

「為了大業,這有什麼可惜的。」秦萬仇道:「我霸佔了這裡,建了離水山莊后。自己也很難享用,實在太過於忙碌了。」

「那您在上面守候著,我下去了。」陽頂天道。

「娜迦女王呢?」秦萬仇道,他一直都沒有見到陽頂天帶出娜迦埃

「我隨時可以召喚她出現。」陽頂天道。

秦萬仇頓時一震,暗道莫非娜迦還有撕裂空間的能力嗎?那也位面太毛骨悚然了。

但是陽頂天和娜迦越神秘,越強大,秦萬仇就越充滿信心。

陽頂天輕輕一躍,就跳進湖水之中。

果然,稍稍串之後,整個十幾里的湖面,瞬間凝聚成冰。

然後,陽頂天釋放玄氣,擊碎寒冰潛行。

越深入,頓時越寒冷。

滲入不到十米的時候,竟然已經達到了不凍水的溫度。

陽頂天繼續深入。

結果發現,整個身體已經開始凍僵。

然後,玄脈也跟著凍僵。

接下來,氣海,甚至靈魂也要被凍僵。

這個世界的冰冷,難道真的是無限的。

陽頂天現在可是五星九等大宗師了啊,竟然還有可以將他完全凍僵的冰寒能量。

他頓時不敢大意,試一下自己的能力是可以的,但是拿命冒險就沒有必要了。

陽頂天索性後退了幾步,然後喚醒了空間指環內的娜迦霜兒。

娜迦一旦沉睡之後,是非常非常難以喚醒的。後來,霜兒偷偷告訴了陽頂天她身上最最敏感的地方,只要輕輕一撓,保證立刻醒來。

陽頂天將手伸到霜兒臀下蛇尾的兩寸地方,找到了一塊完全不一樣的鱗片,然後往反方向輕輕一掰。

「礙…」娜迦激顫一下,呻吟一聲,立刻醒了過來。

然後直接從空間指環裡面出來,纏住陽頂天吻住了陽頂天的嘴,膩聲道:「夫君,你不可以這樣的,你老這樣玩,霜兒受不住的。」

然後,她就這麼掛在陽頂天的身上,繼續要昏昏欲睡。

娜迦一旦進入睡眠狀態,是非常嗜睡的。

在極度冰冷的情形下,是很難入睡的。而此時的溫度,已經完全在零下攝氏一百度以下了。

在這種環境下,陽頂天都不是很好受。而娜迦霜兒竟然還睡得著。

陽頂天撫摸她的嬌軀,發現她全身依舊是溫熱的,彷彿刺骨的冰寒沒有任何用處。

抱著霜兒之後,陽頂天繼續前行。

然後他猛地發現,娜迦霜兒竟然釋放出一種能量場,在這個能量場內。沒有任何嚴寒能夠侵襲,完全可以保證恆溫。

緊接著陽頂天發現,自己竟然也不覺得冰冷了。

於是,陽頂天一直往下,往下,往下,一直用魂劍劈砍寒冰深入。

五十米。

一百米。

五百米。

一千米!

……

陽頂天真的驚呆了,這麼深?

哪怕大宗師級強者,進入幾十米后也受不了了。所以陽頂天認為。湖底充其量也只不過百來米深而已,誰知道完全無窮無盡一般,滲入一千米之後,竟然還看不到底。

不過,越深周圍水域的面積已經越小了。

整個湖泊,彷彿一個巨大的漏斗形狀一般。

就這樣,陽頂天不住地往下,往下。

兩千米。三千米,四千米。

到後面。這些寒冰已經堅硬到了極點,陽頂天用近帝品魂劍劈砍都有寫費力了。

陽頂天真是驚駭了,要知道他這可是近帝品魂劍,別說看冰了,就算砍石頭,砍鋼鐵。都如同豆腐一樣。甚至斬斷普通的血烏金劍,都輕而易舉。

此時,用來斬碎寒冰,竟然有些費力了。

而這寒冰,只是水凝聚而成的埃

陽頂天從空間指環拿出一支烏金匕首。扔了出去。

這雖然不是血烏金,但也是寶刃了,一支足足幾萬金幣。

扔出了娜迦的能量氣場后,砸在了寒冰之上,然後驚愕的事情發生了。

這烏金匕首瞬間被凝固,撞在僵硬的寒冰上后,瞬間碎裂開來。

就算在地球零下一百大幾十度,也沒有如此可怕吧。

……

於是,陽頂天抱著昏昏昏欲睡的娜迦霜兒,繼續滲入。

五千米,六千米,七千米。

湖底的面積越來越小,越來越校

終於在九千米的時候,到達了真正的湖底了。

陽頂天明白了,這裡在上古涅滅之前,其實是海洋。只不過天翻地覆之後,變成了陸地。

而此時這九千多米之下,是上古時代的海底。

至於那隻萬年幻靈妖母,陽頂天看到了。

不可怕,不猙獰,反而很可愛。

就是一隻透明的,帶著淡淡藍色的水母。

也不算大,只有區區一米直徑而已。

輕飄飄,如同雲朵一般,美輪美奐,又帶著夢幻神秘的藍色。

這也是妖獸,但卻是最最簡單的妖獸。

它就只會做兩種事情,一種是拚命吸,一種是拚命吐。

此時,陽頂天看到這湖底,有一汪藍水。

而水母,就在這藍水之中遊動。此時,它感覺到有人入侵,所以死命地張開它身上的大傘,拚命地往外吐可怕的冰寒能量。

娜迦毀了整個海底文明,而上古涅滅,對整個混沌世界,不管是海洋還是陸地的武道生物,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清洗。

而這個水母是最最簡單的妖獸,幾乎沒有武道能力,而且躋身於這道藍水之中,所以在上古涅滅中倖存了下來。

活了上萬年,哪怕最最簡單的妖獸,也變得無比之強大了。

所以,它滋潤了整個百里大地,使得焦土變成了綠洲。

它也是最笨,最膽小的妖獸了。有人一碰萬米之上的海水,它就害怕得不得了,拚命往外吐冰寒能量,於是瞬間將整個湖水冰封。

等到覺得沒有威脅之後,它又把冰寒能量吸了回去,於是整個湖泊瞬間解凍。

幻靈妖母,陽頂天想象中是極度可怕,極度神秘的萬年妖獸,還做好了絕對的思想準備,打算用娜迦女王的威嚴來收服。

現在看來沒用了,而且就算娜迦女王的威嚴,估計也命令不了這隻水母了。

如果說上古巨獸梟梟只是腦子有毛病,那這隻水母索性就沒有腦子了。玉皇大帝來了,它也不懂。它就只會一件事情。吸吸吸,吐吐吐!

不過,此時陽頂天的注意力反而沒有在這隻幻靈妖母上了,對付它非常簡單,直接抓住就可以了。

事實上,還是有點驚訝的。

因為。娜迦能量罩一籠罩住這隻萬年冰妖之後,它所有的動作完全停止,猛地縮成了一團。

從直徑一米多,變成了只有拳頭大校

然後,陽頂天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將它抓來,放進了專門的能量屏蔽的玉盒子裡面。

幾乎是瞬間,整個湖水,瞬間解凍。

在地面上的秦萬仇。清洗地感覺到,空氣的溫度瞬間上升了十幾度。

陽頂天將注意力放在水母寄身的這一汪藍水上。

這一汪藍水很少,只有不到四五立方米,也就是剛好夠水母游來游去的。

可是,陽頂天清楚地知道,這一汪藍水絕對不簡單。或許就是它,供養了這隻幻靈妖母上萬年,又讓它躲過了上古涅滅的劫難。

只不過。陽頂天只在沒有發現這水裡面有任何東西,甚至連一點點能量都感覺不到。

還有一點。這幻靈妖母修鍊了萬年之多,擁有了極度可怕的冰寒能量。

可是,它總需要有能量來源啊,它不會憑空產生冰寒能量的。它就只會吸收和釋放。

供應它萬年修鍊的能量,肯定是無比可怕的。

可是,這一汪藍水。陽頂天實在沒有感覺到有任何奇怪之處。

以後再研究吧,陽頂天裝滿了一箱藍水之後,直接蓋上,帶著幻靈妖母,直接往上飛。

「砰1陽頂天直接飛出了水面。

在飛出水面之前。陽頂天又將霜兒放入了空間指環內。整個過程中,這隻娜迦女王一直在睡覺,連醒都沒有醒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宗主,成功了1秦萬仇道。

「嗯,成功了。」陽頂天道:「不過,我怎麼隱隱感覺到,我們下面這片土地,彷彿要有某一種變化了。」

秦萬仇點了點頭道:「我也感覺到了。」

「那這一戰過後,我會將這隻幻靈妖母還到這湖底中去,希望不要觸怒這片土地。」陽頂天道。

陽頂天和秦萬仇的感覺都非常敏銳,都感覺到了,這片土地上的能量平衡,彷彿被打破了。

會有什麼後果不知道,但是彷彿感覺到,後果會很嚴重。甚至此時,陽頂天都隱隱感覺到,不遠處的樹林,生機彷彿都開始慢慢凋零了。

壓制心中的不安,陽頂天更加決定,不管這隻幻靈妖母有多麼珍貴,這一戰後,一定要還回到原位去。

……

陽頂天正往雲天閣飛去,忽然祝紅雪在空中攔住了自己。

「祝師兄,有什麼事情?」陽頂天問道。

「西門懼去雲霄城找你,你不在,雲霄城的人立刻讓魔鷲信使飛到雲天閣。您和秦師叔來離水山莊是絕密,所以我專門在這裡等你們。」祝紅雪道。

「西門懼去雲霄城找我?」陽頂天驚訝不解,西門懼不怕死嗎?還敢去雲霄城?

「謝謝祝師兄1陽頂天道。

然後,他朝雲霄城方向飛去。

……

「西門懼,拜見城主。」西門懼見到陽頂天後,直接跪下。

「你,竟然突破宗師了1陽頂天驚愕道。

「是,我得到了邪靈能量。」西門懼道。

「你為何要來雲霄城,你難道不知道雲霄城是禁地嗎?天道盟和邪魔道的敵人,都不能進入了。」陽頂天冷聲問道。

「我知道,這裡有獨孤宮主的外孫,還有牡丹公主的母親。」西門懼道:「所以,不管是祝青主,還是寧無鳴,或者是天下任何人,都不能帶著任何敵意,進入雲霄城中央城堡1

沒有人這麼規定,獨孤逍也沒有喊過話,公主牡丹更沒有喊過話。

可是,這個潛規則,目前誰都已經知道了。

「西門懼,你真了不起埃」陽頂天淡淡道:「鼓動雲霄城諸侯叛亂,我鎮壓了叛亂,你跑掉了。然後,你又跟著秦七七的百萬大軍來攻打雲霄城,秦七七全軍覆沒,你又跑掉了。後來,你又以流亡雲霄城主的身份,加入祝青主的中州大軍,前來討伐我西部。中州大軍大敗,祝青主大敗了,結果你又跑掉了。從雲霄城主大決武開始,你從我手裡逃走了四次之多。如今,竟然敢送上門來了,不怕死了嗎,你以為邪靈不死之身,我就殺不了你了嗎?」

「您當然能夠殺掉我。」西門懼道:「但是,我不得不來。」

「說,什麼事情?」陽頂天問道。

「我代表主人寧無鳴,前來和您談判。」西門懼道。

「談什麼?」陽頂天問道。

「許多事情,比如關於合夥謀害祝青主一事1寧無鳴道!

……

註:第一更六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拜求支持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