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六:故人大宗師!武莫織來?!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會大進?您有聽說過這樣的例子嗎?」 東方涅滅面孔一抽搐道:「你對女人,有**嗎?你偷窺的這些日子,有**嗎?」 「沒有1無影直截了當道。 「那就不用閹割了。」東方涅滅道:「好了...

「還有一個大宗師,誰?這天下的大宗師,都是有數的1東方涅滅道。。

天下的大宗師,確實是有數的。尤其在沒有開戰的時候,天道盟所有大宗師加起來,也就是一個巴掌左右。

玄天宗兩個,陰陽宗兩個,西北秦城一個。

等到開戰的時候,很多潛伏的大宗師就鑽了出來了。比如玄天宗的大宗師,就從兩個變成了四個,其中有一個根本就是來歷不明。

不過就算如此,全天下的大宗師加在一起,也就十幾個而已,至少目前如此。

所以東方涅滅就很驚訝,又是大宗師,又能受到邀請的,確實想不出來了。

「那個人您非常熟悉啊,您曾經對他有過救命之恩。」成大悲道:「無影1

「他?」東方涅滅不可思議道:「他從來不修鍊玄技,只修鍊劍術和武技,幾年前充其量只是宗師而已啊1

無影!陰陽宗的懲罰者,劍術天下無雙,速度天下無雙,和西門無涯的一戰中,曾經刺傷了西門無涯。

只不過和西門無涯一戰後,他暗中護送陽頂天到雲霄城后,就直接消失了。

但是三年前,他和西門無涯一戰的時候,充其量也只是宗師而已,或許是七星宗師,或許是八星。如今,竟然成為大宗師,這怎麼可能?

「這個瘋子,去了一趟禁忌大陸沒有死,出來之後就變大宗師了。」成大悲道。

「他去了禁忌大陸?他不要命了?」東方涅滅不敢置通道。

禁忌大陸,在西北大陸往西一萬多里處。那片大陸已經靠近地獄海了,是幾次滅世軍團出現的地方。之所以被稱為禁忌大陸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哪裡是絕對的生命禁區。

魔域已經算非常嚇人了,但是和禁忌大陸比起來什麼都不是。

幾百年前。不知道有多少人進入過禁忌大陸,但是從來都沒有人出來過,包括了許多大宗師。而東方涅滅走遍天下,都不敢去禁忌大陸。

就算如此,禁忌大陸對於混沌世界的每一個冒險者,都是致命的誘惑。

就如同珠穆朗瑪峰對登山者的誘惑一般。禁忌大陸是每一個冒險者的皇冠。東方涅滅去過魔域,去過東離草原,甚至去過幽冥鬼地,但就是沒有去過禁忌之地。

因為去其他地方,可以稱為是冒險,而去禁忌之地,則就是找死。

「因為宗主沒有去過,所以他就去了。」成大悲道:「作為您曾經的劍侍者,或許他一心都想超過您吧。至少在冒險上。當然,或許也是因為他根本沒有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他想不想超過我,我不知道。但是沒有把自己命當一回事,這是肯定的。」東方涅滅道。

無影從練武的那一刻起,就沒有把自己的命當一回事。

有一句話叫作不做死就不會死。但還有一種人,就是在不斷作死。

無影就是這種人!他從來都不修鍊玄技的,只練武技,只練劍法。他是一個刺客。一個殺手。當他是陰陽宗懲罰者的時候,殺人無數。從未失手。

當他還是普通宗師的時候,就殺掉了高等宗師。

他為了研究這麼殺人,所以就需要對人體結構進行研究和了解。所以有些時候,就需要解剖身體!但是別人都是解剖屍體,他解剖活人。解剖活人也罷了,別人解剖的都是其他人。他解剖的是自己。

所以,在陰陽宗的時候,他住的院子從來沒有人敢進去的。

因為你推開門的時候,或許會看到有一個人正切開自己的胸口,在觀察自己的心臟。甚至還要拿刀在心臟上切個口子,研究心臟的內部構造。

當然,不僅僅是心臟,他最喜歡解剖的是自己的筋脈和玄脈。

因為他要弄清楚,筋脈是不是玄脈?這個在混沌大陸是非常普通的課題,只有他充滿了懷疑精神,把自己筋脈切開不下一百次。然後得出了一個結論,玄脈可以是筋脈,但是筋脈不是玄脈。

後來,他的作死有上升了一個級別,他要研究氣海了。

然後,又把自己的肚子給開了。

而且,一開就是幾十次,但是都沒有找到氣海。甚至,整個肚子裡面,就沒有所謂的氣海。

後來,他對自己的解剖進入更深層次。開始沿著渾身的筋脈尋找,看這些筋脈最後都去了哪裡。

結果,在小腹下面,還真找到了一處筋脈封閉循環的地方。

然後,他開始研究這個地方足足好幾年。最終得出了結論,這裡還不是氣海,但是這裡是氣海的入口。而氣海,是一個虛擬的能量常

不得不說,他的研究是整個混沌大陸后武道文明最精深的了,已經差不多接近真相了。

就這樣一個無限作死的人,在玩弄自己身體到了一定程度后,聽到了東方涅滅的死訊后,終於跑到禁忌大陸去作死了。因為那個地方東方涅滅都沒有去過,而且聽說那個地方會死人,然後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就去了!

只不過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去那裡的地方沒有一個人回來,獨獨他回來了。

「他現在在哪裡?」東方涅滅問道。

「不知道,好像是在一個妓院裡面看場子。」成大悲道。

……

東洲白帝城內,一家很上檔次的妓院。

這裡面的妓女,基本上都貌美如花。只不過和其他高等妓院不一樣,其他妓院經常玩賣藝不賣身,這裡只賣身不賣藝。

這裡的姑娘,容貌要很美,身段要很好,但是要求最高的,還是床上功夫。

她們,要讓每一個來這裡的客人。都感受到天堂地獄一般的**。

一間華貴的房屋內,一男一女兩隻肉蟲,正在顛鸞倒鳳。

那女子的功夫極強,活生生讓那男人慾生欲死,整個人都要升天一般。

而房頂上,有一個人。無聲無息趴在上面掀開瓦片,進行偷窺。

他彷彿沒有呼吸一般,緊緊盯著下面正在瘋狂交配的男女。目光如同銳利的劍芒一般,整個身體就彷彿黑夜的本身,沒有重量,沒有光芒。

就這樣,他趴在屋頂上偷窺人家男女辦事。

東方涅滅出現在他身邊的時候,完全無法用言語形容自己的感受。

一個大宗師級強者,在妓院裡面做打手不算。還在偷窺人家的淫事,這真是讓人瘋狂的一幕埃

不過,東方涅滅沒有打擾無影的偷窺,而是在邊上靜靜地等待。

終於,在下面一聲近乎凄厲的嚎叫后,那個男人直接抽搐得要昏厥過去。然後,如同死狗一般,一動不動。

人家辦完事情了。

無影無聲無息坐起。然後閉目開始沉思。

靠,偷窺人家辦事。還要進行思考?這,這算哪門子事情?

良久之後,無影睜開眼睛,朝東方涅滅望去道:「主人,您來了。」

他內心肯定驚喜,但是說出來的言語。依舊非常的平靜。

「嗯,我來了。」東方涅滅道:「我能問你,在這裡做什麼嗎?」

無影道:「我在觀察!人在床事的時候,精神,力量。感知等等一切開始凝聚,到達極致的時候迸放。我想要追求那種極致的感知能力,運用到劍術之上。但是,男女床事更是一種**的積累和釋放。所以我在想著,有沒有這種東西,可以讓我將平常的精力和智慧透支,凝聚到短短的一段時間內。我用這段時間思考,練劍,殺人。然後之後,如同死狗一般,攤在那裡。」

無影的話,在場幾個人,都聽不大懂。但是沒有關係,因為他說的話,基本上別人都是聽不懂的。

「你成功了嗎?」東方涅滅道。

「算成功了。」無影道:「我找到了一種東西,吸了之後,整個認知瞬間凝聚,精神瞬間振奮。那段時間內,我的殺傷力極度之高。可是,在那之後,整個人都變得頹廢起來。」

「你看起來,一直都很頹廢埃」東方涅滅道。

「好吧,是在頹廢中,整個人變得更加頹廢起來。」無影糾正道。

接著,無影道:「主人,人有七情六慾,很耽誤事情。你說,如果自己閹割掉之後,武功會不會大進?您有聽說過這樣的例子嗎?」

東方涅滅面孔一抽搐道:「你對女人,有**嗎?你偷窺的這些日子,有**嗎?」

「沒有1無影直截了當道。

「那就不用閹割了。」東方涅滅道:「好了,你研究的這個東西很深奧,不是一日半日就能解決的,你先跟我去辦一件事情。」

「好。」無影道:「我這就去把差事給辭了1

一刻鐘后,無影在一陣罵罵咧咧中把妓院打手的差事給辭了。那個風韻猶存的老闆娘,怎麼都不肯他走,把工錢漲了四五倍都沒用。後來,老闆娘索性色誘。結果無影說了一句話,差點讓她吐血。

「沒用的,我曾經想要感受男女之事帶來的精神凝聚,看和那種藥物帶來的感覺有什麼不同。結果我把你扒光了,想要強姦你,但是失敗了,看到你,我總是想到攤子上的豬肉1

老闆娘尖尖的指甲直接把他的臉給抓花了,厲聲道:「滾,滾!你這個王八蛋,神經病1

然後,無影,成大悲,寧不死,就這樣跟著東方涅滅,前往雲天閣!

東方涅滅一個人,就帶來了四大宗師。

在陽光之下,東方涅滅發現無影非但沒有老,反而變年輕了許多,而且原來密布的傷疤,此時也消失得乾乾淨淨。只不過,他這張臉白是白了,但是很不自然,就如同刷過石灰的牆壁一般,蒼白蒼白的。

「無影,聽說你去了禁忌大陸?」東方涅滅道。

「對的。」無影道。

「感覺怎麼樣?」東方涅滅問道。

「不知道啊,進去之後,就好像做了一場夢,然後迷迷糊糊就出來了。腦子裡面彷彿多了許多東西,但是又挖不出來。」無影搖頭道:「反正,很怪很怪的感覺1

「是很怪啊,你進去了之後,非但沒有變老,而且變年輕了許多。五十來歲了,卻看起來比陽頂天還要年輕一些。」東方涅滅道:「而且,渾身的傷疤,都不見了。」

「是啊,很怪啊1無影道。

「你還只是練劍?」東方涅滅道。

「對,練劍1無影道。

「那正好,陽頂天有一套劍術,應該是天下第一,你們兩人可以互相切磋一下。當然。他不是你對手,但是那套劍法,應該會給你新的啟發的。」東方涅滅道。

「哦,那試試吧。」無影道。

接下來,四個人便再也沒有話,繼續朝雲天閣飛去!

……

兩天兩夜后,陽頂天和師娘騎著的兩隻魔鷲,降落在雲霄城的山谷。

焰焰聽到了魔鷲的叫聲后。抱著寶寶早早地跑了出來,見到陽頂天後本來要撲上來。結果看到了後面的師娘,頓時小臉一紅,整個人顯得忸怩起來。

無他,因為之前西門焰焰去陰陽宗的時候,因為看不慣爹爹受辱,也看不慣東方冰凌。所以一直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

而師娘善良溫柔,見到焰焰這樣神情,頓時也稍稍有些不安起來。但是緊接著,她的目光全部被焰焰懷中的寶寶吸引過去了。眼睛瞬間睜到最大,兩隻玉手就有直接過去將寶寶抱過來的衝動。

焰焰趕緊過來,把寶寶遞給師娘,然後滿臉通紅道:「師娘,您,您來拉……」

一看,就知道這丫頭不會說話,什麼叫您來啦。

「嗯。」師娘抱著寶寶,兩隻眼睛都亮了,將寶寶抱在手裡,整個心都彷彿要化了,柔聲道:「好沉,好結實呀!你帶的真好。」

「我,我瞎帶的。」焰焰不好意思道,然後朝寶寶道:「寶寶,喊奶奶,這是奶奶……」

「阿姨……」寶寶甜甜喊道。

頓時,所有人噗刺一笑,尷尬掃去了些許。

「是奶奶,不是阿姨。」焰焰道。

「奶奶阿姨1寶寶道。

「誒,真是我的心肝小寶貝……」師娘用力吻寶寶的小臉蛋,這兩天兩夜,她都一直在幻想著,如今抱在手中的感覺,真的是無法形容。

陽頂天走到嬌嬌邊上,低聲道:「嬌嬌,這是我的師娘,以後就她來管你們了,就相當於你們的婆婆,你要是不懂事惹她生氣,我一定揍你,知道嗎?」

說完后,陽頂天就等著嬌嬌炸毛。

誰知道,嬌嬌輕輕白了他一眼,低聲道:「知道了。」

然後,她望向師娘的目光,竟然充滿了濡慕!

不該啊,這位大小姐比較草包,更不會做人埃每次面對西門夫人的時候,口頭上不說,表面也還算恭敬,但是在陽頂天面前,她嘴裡對西門夫人可沒有什麼把門的。

所以總的來說,秦嬌嬌這樣的女孩,或許會成為一個痴纏可愛的小妻子,但基本上不是一個孝順賢淑的兒媳婦。

但是如今她對師娘的態度,竟然如此之柔順,確實讓陽頂天大感意外。

彷彿鼓起了很大的勇氣,秦嬌嬌上前道:「您,您是東方冰凌的娘嗎?」

師娘溫柔地望著她,道:「是啊,你是嬌嬌1

「嗯。」秦嬌嬌道:「東方冰凌真幸福,有那麼溫柔美麗的娘。不像我,喊一個冷冰冰,而且很討厭的女人做娘1

陽頂天明白了,秦嬌嬌從小几乎就失去了母愛,而秋若涵名義上是她的母親,但是一直來都冷漠刻保嬌嬌見到從骨子裡面透露出溫柔慈愛的師娘,本能地代入了。

這倒是讓陽頂天詫異了,乖巧可愛的焰焰,見到師娘反而有些尷尬不自然。而驕縱潑辣的秦嬌嬌,見到師娘反而如同順毛的貓兒一樣乖。

焰焰見到旁邊紅袖眾侍女稍稍不安,又驚喜洋溢地站在邊上,趕緊上前,柔聲道:「這位姐姐,以後這裡就是你們的家了,我帶著你們去看房間,好不好?」

「見過焰焰夫人。」紅袖彎腰行了行禮,然後吐了吐舌頭道:「不好意思啊,我以前還罵過你。」

「那我還罵過東方冰凌呢。」西門焰焰低聲不好意思道。

「這裡可以種菜,種地嗎?」紅袖問道。

「當然可以啊,還可以養蠶織布。」焰焰道:「不過我們都很懶的,你要種菜的話,還要小心,這裡山谷有很多調皮的小妖獸,肯定會偷你的菜吃。」

說這話的時候,一隻小松鼠正躡手躡腳往寶寶的房子裡面鑽,正準備偷寶寶的零食吃。聽到焰焰這句話之後,立刻轉身,先無辜地瞪大眼睛看焰焰,攤開手表示說,我什麼都沒偷埃

然後,轉眼之間就逃得無影無蹤個。緊接著,那隻放風的小鳥也逃得無影無蹤。

而這個時候,寶寶的零食房裡面,傳來了一聲又一聲的蟲子叫聲。這是大蛇在發信號,表示東西已經偷到,外面是否安全。可是,放風的小鳥早就跑了,裡面那條大蛇捏著嗓子一直裝蟲子叫,喉嚨都要啞了。

幾乎是瞬間,紅袖所有的侍女都愛上了這裡。

這裡,真是如同天堂一般。

焰焰偷偷走到陽頂天身邊,柔聲道:「夫君,您去忙吧!您在這裡,我,我拍師娘馬屁都不好意思,你不在這裡,我發揮得會好一些。」

陽頂天頓時噗刺一笑,然後道:「好了,那這裡交給你了。」

「嗯,對了,有一位號稱是雪族女子,來雲霄城找你呢,說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來的。」焰焰道:「現在正在貴賓閣等你。」

雪族女子?武莫織?陽頂天驚愕!

……

註:第一更五千字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