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五:回雲霄城!再得三位大宗師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宗主已經決定了。那我也不好多嘴。 宗主這次回陰陽宗,可是要直接傳位於陽頂天嗎?」 「我沒有回陰陽宗,我直接來找的師叔。」東方涅滅道:「現在,還不是我暴露身份的時候。我這次來東方雲州,第...

「那真是奇了。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陰陽宗內務長老笑道:「這是中洲事務,你為何不向玄天宗求援,反而萬里迢迢來我陰陽宗求援呢?」

陽頂天朝祝紅雨笑道:「關於這一點,祝師兄應該是最清楚的了。」

祝紅雨道:「不知道陽城主,這話是什麼意思?」

陽頂天道:「我沒有耐心演戲,令尊去萬血宮,去歡樂宮,去南海寧族試圖聯合三家,滅雲天閣,地裂城和西洲光明議會,我還怎麼向玄天宗求援呢?」

祝紅雨道:「這是謠言,我父親在怎麼說也是陽城主的前輩,您如此玷污我父親名聲,可好嗎?再說,我父親聯合邪魔道攻擊光明議會,這種絕密消息你又從何而來呢?」

「萬血宮,獨孤逍前來告訴的。」陽頂天直接了當道。

祝紅雨笑道:「一個大魔頭說的你就信了?看來且不論我父親有沒有勾結邪魔道,陽城主和邪魔道大魔頭的關係倒是匪淺埃」

陽頂天搖頭道:「好了,也不要打什麼啞謎了。諸位長老,其中內情相信諸位已經一清二楚。如何決定,你們自己抉擇1

「陽城主說的什麼意思,我倒是聽不明白了1陰陽宗內務長老天守戈淡淡道。

「我演技不高的,大家敞開天窗說亮話好嗎?」陽頂天道:「接下來,光明議會將和邪魔道發生一場武道上的決戰,陰陽宗如何選擇?是選擇置身事外,還是選擇匡扶正義?」

陰陽宗內務長老天守戈淡淡道:「那抱歉了陽頂天城主,站在你那邊,難道還有什麼好處不成?」

「確實沒有好處,我給不了你們地盤。也給不了你們任何東西。」陽頂天道:「只不過加入你們選擇置身事外的話,那邪魔道將我光明議會滅了之後,你陰陽宗又何去何從,不怕成為下一家嗎?」

陰陽宗內務長老沉默了片刻,然後淡淡道:「非常抱歉,陽頂天城主。陰陽宗不站隊,而且也擁有不站隊的權力。」

天守戈說了一句真話!

看來,有些秘密對於整個天下來說,都不是秘密了。

因為有東方冰凌,陰陽宗是不用站隊了。

不管是天道盟,還是邪魔道,都沒有人敢對陰陽宗如何?因為東方冰凌此時在邪魔道中的地位,近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有東方冰凌在。誰敢對陰陽宗如何?

陽頂天道:「沒錯,因為有公主牡丹,所以你們不需要站隊。可是,萬一未來我贏了,要追究今日之責任,你們又何去何從呢?」

陰陽宗天守戈淡淡道:「陽頂天城主,那等你贏了再說吧。況且,陽頂天城主連今日的難關都過不了。還要來我陰陽宗求援,你讓我們怎麼相信你能贏?今日你連祝青主和孤獨異人都弄不過。你連作為厲冥的對手都不夠資格,卻口口聲聲未來會贏,你這是把我們當成傻子耍了嗎?」

「那正義了?天道盟的正義呢?」陽頂天道:「你們就這麼坐視正義的坍塌和毀滅?陰陽宗數百年以來的正義精神,又去了哪裡?」

天守戈淡淡笑道:「陽頂天城主,我告訴你兩句話。第一句話,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第二句話,成王敗寇!最後,在附送你最後一句話,這個世界上本沒有正義和邪惡,輸得多了。就成為了邪惡。贏得多了,就成為正義1

陽頂天望向了冷傲,道:「冷傲師兄,這也是你的態度嗎?」

冷傲淡淡道:「我的態度,你不用管。管好你自己的事情,便足夠了。」

天守戈道:「好了,陽頂天城主你請便吧,你應該已經吃過飯了,就不要打擾我們用餐了。」

「請問,寧不死長老,成大悲長老何在?我想前去拜見?」陽頂天道。

寧不死,成大悲,都是東方涅滅的師叔,如今都是**十歲高齡,是陰陽宗剩下的兩個大宗師級強者。

「不好意思,這兩位師叔雲遊四方去了,你見不著了。」天守戈道。

「那我還有一件事情。」陽頂天道。

天守戈皺起眉頭道:「我的耐心,已經差不多了。」

「師娘,我要帶走,帶回雲霄城。」陽頂天道。

「哦,那你請便。」天守戈淡淡道,言語中沒有任何挽留之意。

冷傲道:「你光明議會即將大戰,還要帶夫人走?」

「她不會有危險。」陽頂天淡淡道。

「陽城主你倒是打得好算盤埃」天守戈冷笑道:「不過你想多了,我們不會因為宗主夫人在你那邊,就表達什麼態度的。」

「你想多了。」陽頂天淡淡道:「告辭1

陽頂天離開。

兩個時辰后,陽頂天帶著師娘,還有紅袖等十名侍女,騎上了兩隻巨大的魔鷲,朝著西洲方向飛去。

從頭到尾,都沒有見到東方涅滅的身影!

……

距離陰陽宗八百里處的枯木島,蒼嶺山上。

有一個石洞,深不見底!

一個渾身黑色斗篷的人,緩緩步入。

「私人洞府,恕不接待1裡面傳來渾厚而又蒼老的聲音,正是陰陽宗太長老,六星大宗師寧不死!

黑袍人置若罔聞,依舊朝裡面走去。

「朋友何意?」寧不死怒道。

然後,一股無比強大的能量,猛地推出。足足幾十萬斤的力量,就算是一隻巨獸,也被推了出來。

黑衣人彷彿沒有任何感覺一般,依舊緩緩步入。

「看來今日,是不能善了了。」寧不死淡淡道,然後閉上眼睛,靜靜等待。

足足半刻鐘后,黑袍人走到了山,站在寧不死長老的面前。

「來者何人?」寧不死淡淡道,然後站起身軀。緩緩舉起了手中龍杖。

「裂御龍訣,去……」寧不死長老一聲大吼,手中龍杖猛地擊出。

頓時,千萬條火龍猛地從身體迸發而出,鑽入到龍杖之中,然後猛地飛舞在空中。瘋狂盤旋。

無數條火龍盤旋,瞬間化成一條無比奪目驚人之巨龍。

「嗷……」一聲咆哮,便朝黑袍人猛地呼嘯而去。

裂獄龍訣,是寧不死長老的殺手。光這個玄技,也算不得頂尖,是八品上等玄技。但是,這不僅僅是玄技,還有龍杖內的一個武魂,一個千年武魂天火龍蛇。

所以。殺傷力無比之驚人。當日西門無涯受了一擊,儘管他贏了,但也吐了一口血。

見到火龍襲來,黑袍人輕飄飄拔出利劍,輕輕一抖。

「萬劍歸宗1

瞬間,無數的劍芒,衝天而出,瞬間在空中凝聚。然後化作一道巨劍,猛地朝那條火龍沖射而去。

「嗖嗖嗖嗖……」

沒有巨響。沒有爆炸。

只有無聲無息中,充滿了毀滅的氣息。

然後,那支巨大光劍,飛快地碎裂。

而那條火龍,一寸寸灰飛煙滅。

最後,整支光劍。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那條火龍,也徹底消散空中。

這劍魂,和這裂獄龍訣,完全互相抵消!

寧不死沒有再出手,反而渾身顫抖。完全不敢置信望著眼前的黑袍人。儘管他拚命地壓制,拚命地抓住手中的龍杖,但是渾身的袍子還是在顫抖。

然後,他猛地跪下:「陰陽宗寧不死,拜見宗主1

黑袍人掀開頭上斗篷,露出了東方涅滅的面孔,也直接跪下道:「東方涅滅,拜見師叔1

寧不死再也忍不住,渾濁的淚水,頓時洶湧而出,老淚縱橫道:「宗主,天可憐見,您還活著,您還活著1

然後,寧不死乾枯的手,緊緊抓住了東方涅滅的手臂。

「不對宗主,您的修為怎麼退步了?」寧不死疑惑道:「而且,雖然您的精神氣息依舊往常,但是您的能量氣息,也變了1

寧不死並沒有懷疑有人懷疑東方涅滅。因為,認主的魂劍,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冒充召喚出劍魂的。

「師叔,真是說來話長。」東方涅滅淡淡道:「這具身軀,已經不是我的了,是冷清塵師兄的1

「清塵怎麼了?」寧不死顫聲道。

「他死了,死在了邪魔太子和公主的手中。」東方涅滅道:「小徒陽頂天,把他的身體帶回來。而在冰天雪地中,我的身體炸得粉身碎骨,留下殘缺的靈魂進入小天的體內。小天用靈魂聚影,神乎其技的精神幻境中,找到我的靈魂,然後用億靈妖火保護,抽出體內,注入魔靈的靈魂聚影之內,讓我的靈魂瞬間無比強大,然後進入冷青塵師弟的身體中復活了1

寧不死聽了之後,瞬間完全驚呆了!

東方涅滅死了之後,陽頂天竟然將他復活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可以將死去的人復活,這何止是神乎其技,這陽頂天真的如同神鬼一般埃

連死去的人都可以復活,那陽頂天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

「不對啊,清塵死去之後,心臟也毀了。你的靈魂佔據了他的身體,可是沒有心臟,整個身體也無法運行埃」寧不死道。

東方涅滅抓住寧不死的手,按在自己的心臟部位。

頓時,寧不死面孔猛地一震道:「好強大的心臟1

「這隻兩千三百歲的魔靈之心。」東方涅滅道:「如今我的靈魂,我的心臟,已經強大到了極限!所以雖然我的身體此時剛突破大宗師,卻可以釋放出驚人之戰鬥力。」

「真是天可憐見,讓宗主能夠復活,完成未完成的事業。」寧不死道。

「這個事情,交給小徒陽頂天去完成了,而我則全心全意輔佐於他。」東方涅滅道。

「這怎麼可以?」寧不死道:「他雖然神鬼莫測,智慧無雙,但畢竟年紀還小!你還要帶他幾十年,才能把陰陽宗主,把天下正道事業交給他。」

「不用了,他比我做得好得多了。不管哪一方面,他都是我遠遠無法頗。」東方涅滅道:「我已經決定了,名義上他是徒弟,我是師傅。但是實際上,他是主,我是從1

寧不死艱澀道:「既然宗主已經決定了。那我也不好多嘴。

宗主這次回陰陽宗,可是要直接傳位於陽頂天嗎?」

「我沒有回陰陽宗,我直接來找的師叔。」東方涅滅道:「現在,還不是我暴露身份的時候。我這次來東方雲州,第一個是找您,第二個是找大悲師叔!跟我前去雲天閣,準備和祝青主邪魔道勢力,決一死戰1

「祝青主,還有誰?」寧不死道。

「還有歡樂宮。孤獨異人1東方涅滅道。

寧不死道:「那對方,足足有五名大宗師,我們只有四名!嗯,勉強可以一戰1

「對方有六名大宗師,我們是五名1東方涅滅道:「這一戰很艱難,但是一定要贏,不惜任何代價1

「是1寧不死道:「我這就帶您去找大悲師弟1

就在此時,忽然遠方傳來一聲鶴鳴!

「有人來了1寧不死皺起眉頭。握緊龍杖!

東方涅滅立刻將魂劍入鞘,閉目垂首。

瞬間。他渾身上下所有的能量氣息,所有的精神氣息,全部內斂,全部消失得無影無蹤!

半刻鐘后,外面傳來天守戈的聲音。

「天守戈,拜見寧師叔1

「什麼事?」寧不死淡淡道。

「玄天宗寧一行和祝紅雨來訪。一定要求師侄帶著前來拜見老祖宗1天守戈道。

「寧一行,拜見寧師兄1玄天宗寧一行的聲音響起。

「侄孫祝紅雨,給老祖宗磕頭了。」祝紅雨跪下磕頭的聲音響起。

「堂弟,有禮了1寧不死淡淡道。

「十幾年未見,非常想念。」寧一行道。

「既然相憎。也不用相見了,你自去吧。」寧不死淡淡道。

「堂哥還不原諒我嗎?」寧一行道。

「幾十年過去了,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就是不太想聽到你的聲音而已。」寧不死道。

「那,弟弟告辭了。」寧一行道。

「孫子告退了1

「弟子告退1

三個人,騎著白鶴,離開島嶼。

足足一刻鐘后,東方涅滅道:「他們這是來試探,試探您有沒有去幫陽頂天1

「陽頂天也來了?」寧不死道。

「對,現在應該已經走了。」東方涅滅道:「他故意讓祝紅雨和寧一行看到,他來陰陽宗求援失敗了1

寧不死猶豫了片刻道:「宗主,夫人那裡,您不去看看嗎?」

東方涅滅陷入了沉默,良久后道:「有小天代我去看,就足夠了。我虧欠她已經無數,而且已經換了一個身體,或許……或許最好不要再招惹她了1

寧不死再次陷入了沉默,良久后道:「聽說,冰凌魔化,成為了邪魔公主牡丹,可是真的嗎?」

「是真的1東方涅滅道。

寧不死道:「難怪,最近陰陽宗低調得過分,完全沒有半點匡扶正義的精神了。原來,有人已經為將來打算了。冰凌魔化,他們非但不覺得難過,反而覺得慶幸1

「陰陽宗也依舊腐朽太久了。」東方涅滅道。

寧不死長長一聲嘆息,道:「走吧宗主,我帶您去見大悲師弟!您回來了,我們這兩個老骨頭也不至於無所事事了1

……

距離東方雲州一千三百里處,寧不死找到了成大悲!

成大悲,已經雲遊天下十幾年了,從來沒有回過陰陽宗了。甚至整個陰陽宗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裡,也只有寧不死才可以找到他了。

在一個破廟裡面,兩個人見到了一個乞丐,渾身發臭的乞丐。

「走了,別無所事事了,該幹活了。」寧不死上前,狠狠敲了那老乞丐一棍子。

「走開走開,別煩我1老乞丐道。

「別找了,不用找了。」寧不死道。

「不找了?宗主是我害的,說不著就不找了?天下人都說宗主死了,但是我不信,他一定沒有死1老乞丐成大悲怒聲道:「我走遍了天下,沿著宗主的足跡,走遍了天下,我已經有線索了,宗主最後消失的地方,應該在北邊1

「對,冰天雪地1東方涅滅道。

「對,就是冰天雪地,你怎麼知道?」成大悲道。

緊接著,他覺得聲音有些熟悉,頓時猛地一震,不敢置信地抬起頭,頓時見到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目光。

「宗主1成大悲不敢置信,瞬間完全呆了,看著東方涅滅。

足足呆了幾分鐘后,然後他跪爬著猛地撲過來,抱住東方涅滅的雙腿,道:「我這不是在做夢吧!宗主,宗主您回來了?是我害了你,都是我害了你1

東方涅滅嘆息道:「成小師叔,不是你害了我,而且有人害了我。只不過,他是通過你害了我而已1

「就算這樣,我也無法原諒我自己1成大悲大聲痛哭:「我一定要將那個人找出來,我一定要將他找出來1

「好,我們一定將害我的那人找出來,可是現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1東方涅滅道。

「何事?」成大悲道。

「殺祝青主1東方涅滅道。

「是!成大悲唯宗主馬首是瞻1成大悲跪伏在地!

東方涅滅嘆聲道:「我們有五個大宗師了,還比祝青主少一個啊,這場戰還是不好打1

「五個大宗師?」成大悲道:「祝青主一方,有六個大宗師?」

「對,加上歡樂宮1東方涅滅道。

「宗主,或許……我們還有一位大宗師1成大悲忽然道!

……

註:第二更五千字送上,真心有些扛不住了,實在是疲倦到了極點!未完待續。。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