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三:衣錦還宗?再見師娘!(2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接,於禮不合吧1 頓時,在場人紛紛點頭。 確實於理不合!就算陽頂天如今只是整個西洲之主,已經和祝青主,陰陽宗主平起平坐了。更別說,陽頂天還是隱宗之主,已經是整個天道盟的第一領袖了。

大部分時候,陰陽宗都是天下第一大宗。。。.。

但是自從東方冰凌和冷青塵都失蹤之後,陰陽宗就沒有半點第一大宗的風采,顯得幾乎不尋常的低調。

第一次天道盟大會,討伐陽頂天的時候,陰陽宗的代表冷傲直接宣布棄權,然後離去。

第二次祝青主主持的天道盟大會,討伐陽頂天另立天道盟大罪,陰陽宗代表更是直接棄權。

作為天下第一大宗,非但不再主持天下正義,反而一再二再而三的棄權。這對陰陽宗的名聲,完全可以說是致命的打擊。

所以這種低調,已經顯得極其的不正常了。

……

陰陽宗所在的東方雲州,也算是一個大島,屬於東洲的一部分。

混沌大陸整個武道文明中,分為三塊。

東洲,中洲和西部,三洲之中,東洲面積最小,但是地位卻最高。相比起中洲和西部,東洲的門派味道就要濃烈許多了。

東洲的城市不多,軍隊不多,諸侯不多,城堡不多。但是有一點東洲很多,那就是武者的數量。

整個東洲的人口,不足中州的三分之一,三宗九門二十七派的數量,也沒有中州那麼多。但是武者數量,確實中州的兩倍之多。

所以,這是一片相對純粹的武道大陸。

而陰陽宗,毫無疑問是整個武道之聖地。

東方雲州距離中州還有三四萬里,一路上幾乎都是茫茫大海。

陽頂天和東方涅滅二人,乘坐魔鷲,也幾乎兩天兩夜,才趕到東方雲州。

……

只不過,降落在東方雲州城市的。就只有陽頂天一個人。

距離陽頂天上一次踏上中州的土地,已經足足三年了。

陽頂天走在東方雲州的古樸的街道之上,依舊心緒難平。

三年前,他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內心充滿了稚嫩,幻想。不安,當然更多的是期待。

原本他以為,一直到和東方冰凌大戰之前,都不會踏上這片土地了,沒有想到,和東方冰凌的大戰還沒有到,他不得不來陰陽宗。

東方雲州並不是一個很大的城市,對比中洲甚至西洲的大城市,它都顯得纖巧秀麗許多。也顯得古樸許多。

走在這裡的街道上,也顯得會安寧許多。

走在大無量山的山道之上,儘管陰陽宗此時已經無比之低調了,但依舊是天下武道之聖地。

所以天下拜訪陰陽宗的人,還是絡繹不絕。

盤山而上的寬闊石道,已經走得光滑一片。

陽頂天一人,信步而行。

頓時,旁人不由得露出一絲好奇的目光。然後所有人的目光偷偷朝陽頂天望來。

托福祝青主的通緝令,現在幾乎全天下都認識了陽頂天。所以路上幾乎所有人都覺得。眼前這個人和陽頂天真的好像埃只不過沒有一個人敢肯定這就是陽頂天,因為畫像畢竟是畫像,又不是照片。

而且絕大多數人的心是這樣想的,陽頂天現在是何等人物啊,西洲之主啊,天下數一數二的人物埃那個排常肯定無比巨大,肯定凈水潑街,萬人開路了。

眼前這個人,穿著尋常衣衫,連一隻坐騎都沒有直接走路上山的。怎麼可能是陽頂天?

但是,依舊許多人,忍不住朝陽頂天看來,忍不住指指點點。

走到陰陽宗的山門之前。

這是一片山間的廣場,是直接活生生劈出來的。

此時,依舊有幾百名武者,排著長長的隊列,希望進入陰陽宗,要麼朝拜,要麼學藝。

當然,真正能夠進入陰陽宗的,不足百分之一。

陽頂天直接來到山門之前,那些排隊的武者頓時不幹了,大聲喊道:「排隊,排隊,不許插隊1

而守山門的陰陽宗弟子也冷聲道:「不許插隊!連半分教養都沒有,你可以走了,終身別想進陰陽宗了1

陽頂天拿出一個火玉令牌道:「情進去稟告,西洲陽頂天來訪1

頓時,場面內是死一般的寂靜。

幾乎一瞬間,所有的目光都盯向了陽頂天。所有人,都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

對於在場所有人來說,陽頂天已經完全屬於傳說中的人物了,甚至是傳說中的傳說了。他們這輩子見過最大最大的人物,此時在陽頂天面前已經連座位都沒有了。甚至他們所能接觸到最大級別的人物,已經連求見陽頂天的資格都沒有了。

儘管陽頂天絕對的平易近人,不管是和黑血騎軍,還是和魔龍軍團,魔鷲軍團的武士,經常一次吃飯,一起戰鬥。甚至,陽頂天還和雲霄城普通民眾一起放煙火,一起走路聊天。

但是他的職責,註定了和這個世界大多數人有了天塹一般的距離。

而如今,他就這麼活生生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這種感覺,雖然沒有皇帝微服私訪那麼誇張,但是也相差不遠了。

當然,陽頂天當然可以直接降落在陰陽宗之內,讓所有人都不知道。可是和東方涅滅商議后,還是決定用這種方式上陰陽宗。因為已經得到消息了,就在幾個時辰之前,玄天宗的二把手,祝青主的師叔和祝紅雨已經前來陰陽宗拜會了。

那個山門弟子接過陽頂天的令牌之後,整個身子都顫抖了,完全拿不住這片令牌,趕緊拚命用雙手抓住,顫聲道:「請,請稍候……我,我,我這就去稟告1

然後,他拿著陽頂天的令牌,飛一般地跑了進去。他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也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行禮,聽到陽頂天的名字后,只覺得腦子一炸,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只能本能地抓住令牌。轉身跑進去稟告。

「您,您真是陽頂天城主?」旁邊,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壯著膽子問道。

「嗯。」陽頂天道。

頓時,陰陽宗山門之前的幾百門齊齊後退幾十步,離開陽頂天幾十米之後,齊齊跪下。

「拜見陽頂天城主。」

「拜見陽頂天宗主1

「拜見陽頂天會主1

真的是什麼稱呼都有。喊陽頂天會主的,是因為陽頂天成立了光明議會,所以陽頂天就成了會主。

當然,他們之所以跪下行禮,並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求陽頂天。事實上,這些人要麼是朝拜陰陽宗,要麼是拜師學藝的,所以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求到陽頂天頭上。

他們的跪下行禮,完全是處於見到傳說級人物。見到天道盟領袖的一種本能反應。

當然,陽頂天在混沌世界的名聲很兩極分化,要麼極度崇拜,要麼極度反感,畢竟祝青主和邪魔道對陽頂天經過了長期的抹黑,而且陰陽宗長期對陽頂天的態度也非常冷淡。

可就算是立場和陽頂天極度對立的人,此時真正見到陽頂天,也會瞬間失去所有的立常因為在場的。幾乎都是底層武者,立場這種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太奢侈了。

只不過。他們的下跪倒是讓陽頂天有些不知所措,趕緊擺手道:「起來,起來,不必如此,不必如此1

這幾百個底層武者起來之後,然後兩邊陷入寂靜之中。就只是用火熱的目光盯著陽頂天,卻不知道該怎麼說話。直接聊天招呼,或者直接談出對光明議會的看法,他們都沒有這個膽子。於是,雙方就這麼僵持在那裡。

當然有很多人想要說出對陽頂天的仰慕之情。但是也發現說不出口。

終於,冷傲率人前來,緩解了陽頂天的尷尬。

「陰陽宗冷傲,拜見陽城主。」冷傲拱手行禮。

陽頂天彎腰行禮,道:「陽頂天,見過冷師兄1

「陽城主,請進。」冷傲道。

「請1陽頂天道。

然後,冷傲引著陽頂天進入了陰陽宗。

走過了好久之後,在場的底層武者紛紛清醒過來,有人忍不住道:「陽宗主前來,陰陽宗主不在,起碼要陰陽宗長老會所有成員,全部走出山門迎接吧。派冷傲大人一人來迎接,於禮不合吧1

頓時,在場人紛紛點頭。

確實於理不合!就算陽頂天如今只是整個西洲之主,已經和祝青主,陰陽宗主平起平坐了。更別說,陽頂天還是隱宗之主,已經是整個天道盟的第一領袖了。

所以不管哪一種身份,陰陽宗主不在,整個陰陽宗傾巢而出迎接,才符合禮節。

而如今只派冷傲一人前來迎接,算是矮化了,因為冷傲連長老會成員都不是。

當然,如果陽頂天僅僅是雲霄城主的身份,那派冷傲前來,就沒什麼不妥了。

因為,陰陽宗視雲霄城為陰陽宗叛徒,所以當年西門無涯親自來的時候,也僅僅只是陰陽宗的一個普通長老出迎。而陽頂天雖然是雲霄城主,但是比西門無涯還小了一輩,所以就讓冷傲出迎。

所以,此時陰陽宗的態度,也僅僅只是把陽頂天當成雲霄城主了。

……

進入陰陽宗后,接待他的始終只有冷傲一人,而且是在偏殿,正殿應該是在招待玄天宗太長老寧一行和祝紅雨。

「陽城主來我陰陽宗,所為何事?」冷傲開門見山道。

「我想先去拜會師娘,然後再談正事。」陽頂天道。

冷傲點了點頭道:「請跟我來。」

然後,冷傲就帶著陽頂天去師娘所在的小桃源。

陰陽宗在大無量山的上半部分,所以到處都是皚皚白雪。唯有師娘的小桃源,因為有溫泉滋養,土質特殊,所以一年四季都繁花似錦,如同暖春一般。

來到小桃源的門口之後,大門禁閉,整個圍牆都爬滿了藤草,顯得非常蕭索。很顯然,整個院門很久很久沒有打開了。原先的小桃源,鳥語花香,如同仙境一般。如今,卻凄涼蕭索。

而且小桃源距離陰陽宗也比較遠。在大無量山的偏僻之處。

冷傲沒有解釋,自從陽頂天被東方冰凌趕出並且打傷之後,師娘雖然救下了陽頂天,但是始終不肯原諒東方冰凌,所以回來之後,就直接關閉院門。再也沒有打開過。

她說過,小桃源的門,除非陽頂天返回陰陽宗,成為陰陽宗主接她出來,她才會開門。否則,一直到老死,都不會離開小桃源半步。

三年前,陽頂天遭受了恥辱,被趕出陰陽宗。並且被打得奄奄一息。師娘不但無法原諒東方冰凌,也無法原諒她自己。她覺得是自己沒有本事,無法完成丈夫的囑託,無法保護陽頂天。

「夫人,冷傲求見。」冷傲朗聲道。

「不見,請離開。」裡面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道:「我們之間井水不犯河水,我們小桃源不踏入你陰陽宗半步,也希望你們不要來擾我們清靜1

這是師娘侍女的聲音。陽頂天還見過這個女孩,好像是叫紅袖。

冷傲便沒有再開口。而是朝陽頂天望來。

陽頂天壓制激動的情緒,用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顫蘢友舳ヌ歟前來拜見師娘1

陽頂天的聲音不大,但是卻足夠傳遍整個小桃源。

高牆之內,忽然直接安靜了下來。

然後一串腳步聲,飛快地跑了過來。一邊跑還聽到一邊哭泣的聲音。

幾分鐘后,塵封已久的院門打開,扯斷了上面的藤草。

門後面,師娘憔悴而又絕美的面孔,淚花滿面。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充滿了極度的驚喜,極度的驚訝。

陽頂天渾身顫抖,整個眼睛瞬間通紅,眼睛猛地一熱,然後立刻上前跪下。

但是還沒有跪下,就直接被師娘抱在懷裡。

「小天,小天……我的孩子,為娘已經再也見不到你了……我,我無時無刻不再想念你1師娘拚命用力抱著陽頂天,然後大聲哭泣。

接下來,師娘拚命想要說話,卻根本說不出話來,就只能一直哭,一直哭。

這幾年,她一直將自己關在小桃源之內,連東方冰凌都沒有見過,完全與世隔絕。

她和陽頂天,其實相處加起來,不超過兩天。

但是在陽頂天心目中,她是這個世界上最親的親人。而對於師娘來說,這三年來,愧疚、責任還有擔心,都化為濃濃的思念。因為對東方冰凌的責怪,而且東方冰凌這個女兒過於冷清和獨立,使得她把兒女的愛全部轉移到陽頂天身上。

所以,在她心目中,其實陽頂天已經是兒子,而不僅僅只是丈夫的徒弟。

足足哭了一刻鐘,陽頂天只能用力地揉她的後背,輸入玄氣,免得她哭傷了身體。

師娘抱緊了,哭了一會兒,鬆開看陽頂天的面孔,有種擔心眼前這一切不是真的一般。看清楚了之後,又抱著陽頂天痛哭。

「夫人,不能再哭了,讓少爺趕緊到家裡吧。」紅袖上前,柔聲道。

「對,對1師娘抹去了淚水,朝陽頂天溫柔道:「小天,你吃過飯了嗎?」

「還沒。」陽頂天道。

「那趕緊,師娘給你做。」她剛才忘情之下自稱為娘,如今又喊回了師娘,然後緊緊抓著陽頂天的手,走進了小桃源。

紅袖走到冷傲面前,冷冷道:「你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不要杵在這裡了。」

冷傲規規矩矩朝夫人彎腰拜下道:「夫人,冷傲告辭1

師娘就彷彿沒有聽見一般,抓著陽頂天的手朝裡面走。

而紅袖進來之後,重新將院門狠狠關上,和外界再次隔絕。

……

來到小桃源之後,依舊溫暖如春。

不過,不再繁花似錦了。原本這裡到處都是鮮花,到處都是花園。如今,到處都是菜地,還有田地。

田裡面的莊稼,地裡面的蔬菜瓜果,還有草地上的雞鴨豬羊。

雖然小桃源不如之前繁花錦簇,但依舊是小桃源,完全有另外一番美麗。

很顯然,這三年來師娘和整個陰陽宗都處於決裂狀態,連糧食蔬菜瓜果,都自給自足。不願意要陰陽宗一米一布了。

整個小桃源,大概有十幾個女子。這幾畝田,還有幾十壟菜地,都是這十幾個女子操弄的,可真是不簡單。

而原來如鏡一般的溫泉池子,此時已經滲滿了綠色。因為裡面長滿了水草。水草裡面,養滿了各式各樣的魚兒。

陽頂天看得目不轉睛,而紅袖則得意觀察陽頂天的目光,道:「少爺,了不起吧。」

「了不起。」陽頂天道,豎起了大拇指。

進入十年的樓閣之後,到處掛滿了白色的絲綢,竟然是剛織出來的,外面屋角上還掛滿了吃不完的干肉。乾魚。

進入樓閣之後,師娘終於鬆開了陽頂天的手,繫上了圍裙,走進廚房道:「小天你等一會兒,師娘給你做飯。」

「嗯。」陽頂天笑著跟著走進廚房。

師娘笑意吟吟地做飯,而紅袖還有另外一個侍女,負責燒火切菜,還有打下手。

而陽頂天。則站在一邊看。

師娘的動作很熟練,一笑一顰。都充滿了無限的溫柔。

她,就是天下最溫柔,最美麗的那種女子,彷彿有著無盡的母愛。只不過東方冰凌冷清而又獨立,讓她的這種母愛,完全無法釋放!

師娘炒了三個素菜。三個葷菜,一個湯。

然後,三個人圍在桌子上吃飯。

師娘的手藝真是太好了,完全是色香味俱全,陽頂天大快朵頤。直接添了四碗飯。

師娘吃了一碗就放下了,然後幸福地撐著下巴,看著陽頂天吃。

一開始,還笑意吟吟,後來見到陽頂天連吃四大碗飯後,忽然面色一變,眼睛一紅,眼淚又要流出來。

因為,她忽然想到,陽頂天這般吃飯的模樣,是不是在外面過得很苦,連飯都吃不飽。

再看到陽頂天滿臉風霜,手掌粗糙,比起三年前稚嫩的模樣,此時彷彿大了十歲一般。

頓時,師娘悲上心頭,幾乎忍不住淚水又要滑落。

陽頂天一看,趕緊道:「師娘,我這是太忙了,平常都沒什麼功夫吃飯。而且師娘做的菜太好吃了,才吃得這麼多了。」

「嗯。」師娘道:「那以後就住在這裡,大不了師娘去求人,怎麼也要讓你留在陰陽宗內,不讓你在外面受罪。」

陽頂天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從何說起,道:「我,我挺好的啊,沒有受罪。」

「你在雲霄城肯定受苦了,西門師兄是好人,但是他因為你受傷,雲霄城肯定都敵視你。如果萬一西門師兄不在了,你日子更沒法過了。」師娘道。

師娘這三年來,果然是徹底與世隔絕了。

「少爺,你這次來陰陽宗,見到小姐沒有?」紅袖道:「她,她也不跟你來見夫人,實在太過分了1

「紅袖,不要說她。」師娘冷聲道:「我永遠都不會原諒她,我就當沒有這個女兒!從今以後,我只有兒子,沒有女兒1

說到東方冰凌,陽頂天心中頓時一澀。師娘連東方冰凌出事,都不知道。

一時間,陽頂天真的不知道從何說起。

見到陽頂天停下筷子,師娘伸手,握住陽頂天的手,柔聲道:「小天,冰凌那樣的女子不值得你去愛,她不會是一個好妻子的。我身邊的紅袖,就比她好十倍百倍,溫柔賢惠,美麗大方,雖然比你大了三歲,但是肯定會疼你的。師娘做主了,把她許配給你。」

頓時,紅袖面紅耳赤,不知所措道:「夫人,您,您說什麼啊?我,我只是一屆奴婢,哪裡配得上少爺?」

「你不是奴婢,你是我的義女。」師娘道:「東方冰凌那樣的女兒,我也高攀不起,我也不要了,你才是我的女兒,她不是1

每次說到東方冰凌,師娘的聲音中都充滿了痛苦,還有不原諒。

「師娘……」陽頂天想了好一會兒,道:「您,您不要怪冰凌,她雖然高傲清遠,但卻是個好女孩。」

「你不要替她說話,她對你做過的事情,我永遠不會原諒。」師娘斬釘截鐵道。

「我,我和冰凌,已經拜堂成親過了。」陽頂天道。

最終,陽頂天還是選擇這件事情,作為開頭。

師娘頓時一呆,不敢置信望著陽頂天,道:「你,你和冰凌已經成親了?在哪裡?我怎麼不知道?」

……

註:第二更六千字送上,今天頭痛欲裂,但還是完成了近萬字的更新,拜求月票!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