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一:拿下地裂城,雲天閣!祝青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p> 晚上,祝青主派出使者,拜訪中州各大勢力,探探口風。 探什麼口風? 討伐陽頂天插手中洲事務! 頓時,中州勢力領紛紛義憤填膺,表示對陽頂天插手中洲事務,給予強烈的譴責,表示...

「我,已經突破宗師了。追小說哪裡快」祝紅雪走到陽頂天面前道。

他已經足足消失了好幾個月了,近一個月來,更是一直在閉關之中。

宗師,是一個坎。一般來說,很難在正常修鍊中突破,絕大部分是在殊死的戰鬥中突破,或者吞噬某種強大能量的時候突破。

而祝紅雪,選擇在正常修鍊中突破,儘管非常艱難,但是他突破了。

而陽頂天最近修鍊的時間非常少,可是依舊輕易地突破了五星宗師,沒錯是輕易突破,而且不僅僅是如此,是直接突破到了五星九級宗師。

至於秦懷玉和宋春華,實在是太忙了,幾乎沒有時間修鍊,尤其秦懷玉,時時刻刻都在清洗諸侯。所以,兩個人的修為並沒有太大突破。

所以如今四個人中,陽頂天從修為墊底,變成了修為第一了。

「你,確認要去嗎?我想安排你留守。」陽頂天道。

「我要去的。」祝紅雪淡淡道。

在商量對付祝青主的絕密會議中,祝紅雪幾次要迴避,但是陽頂天都通知他參加。如今這次,可能直接對戰祝青主,陽頂天不希望祝紅雪去,但是他硬要去。

「嗯。」陽頂天點了點頭。

因為上古巨獸的介入,所以中州想要大規模軍隊進入地裂城和雲天閣已經不可能了。而且,祝青主把這次戰鬥界定為天道盟和邪魔道的戰鬥,所以可以直接進入武者戰鬥。

於是。這次西洲需要將武者力量幾乎抽調一空。

目前,整個西洲宗師級以上強者。天下會長老加諸侯。總共六個。西北秦城最恐怖,足足十五個。雲霄城最少,只有兩個,而且妖嬈肚子太大,已經不參加這次戰鬥了。所以只剩下陽頂天一個了。天鳳閣就只剩下段汝妍一人了,剩下高手要麼叛變,要麼被殺了。神兵山莊,宗師級以上高手總共四人。

所以。如今陽頂天一方,大宗師級以上強者三人。秦萬仇,東方涅滅,梟梟。

宗師級強者,加上祝紅雪,一共二十六名。

近大宗師級高手,如果加上雲采林和葵司。加上陽頂天手頭的傀儡戰魔葉無城,便足足有四人。

至於武尊級以上強者,整個西洲加起來,足足過三百個。

當然,不論是武尊級高手,還是宗師級高手。西洲幾乎只有中州的一半左右。但是對戰玄天宗一家的,應該是足夠了。

這次去雲天閣和地裂城,幾乎所有的武者精銳,傾巢而出!

唯有大宗師東方涅滅,還有無名宗師。一百名武尊,留守西洲。當然留守的重心。只在西京還有光明議會的秘密製造基地。

東方涅滅之所以沒有去雲天閣地裂城,那是因為這次去是去整頓和接收!

……

中州的十幾萬精銳,浩浩蕩蕩前往瀛洲大6。

而陽頂天和秦萬仇率領的數百武道高手,已經乘坐各種飛騎,用最快度進入地裂城和雲天閣!

來到地裂城之後,葵司一言不,頭幾乎白了一半。

在這場巨大的陰謀之中,其實葵司是最被動的一個,他完全是被雲采林拖下水的。當然,最最讓他痛苦的是,他被人玩弄了,被靈鷲宗玩弄了。

對於解救他出來的靈鷲宗,他原先心中是充滿好感的。但是事情生到這個地步,他的妻子成為了邪魔道,他的女兒也成了邪魔道。他要是還不知道自己被玩了,那真是不可救藥了。

見到陽頂天之後,他幾乎什麼話也不說,就彷彿一個武者一樣,直接率領著七名宗師,加入陽頂天的武者隊伍。

陽頂天見到了渾身蒼白,毫無生機的葵司夫人何晚晴,她自殺了幾次,試圖用自己的死來挽救地裂城,所以葵司不得不鎖住她所有的玄脈,讓她完全無法動彈。

見到陽頂天之後,葵司夫人眼中露出哀求和歉意。

當日,是她決定撤回魔鷲軍團,換吳幽冥將葵司救回來。可是誰知道,葵司的歸來,只是一個陰謀,幾乎把地裂城拖入地獄之中。

「不用說對不起,也不用求死。」陽頂天抓住葵司夫人的手道:「我現在不能還您的清白,以後一定可以。」

頓時,葵司夫人的表情平靜了下來,淚水滑落。

……

整頓地裂城,幾乎不費任何吹灰之力。

作為新的地裂城主,葵卿直接交出了地裂城所有的防禦部署,交出了魔鷲軍團所有的指揮權。

接下來,西洲的軍隊,會大規模進入地裂城和雲天閣,接受這兩地的防禦。

然後,大量的真實火炮,會密布這兩地的每一處海岸線。

幾乎是無聲無息間,整個地裂城三千多名魔鷲軍團在第一時間換上了小型晶石強弩。

陽頂天等人在地裂城的停留,僅僅只有幾個時辰。

然後,帶著地裂城的宗師級高手,還有兩千名魔鷲軍團,直接從邊境線上飛入雲天高原。

舊的雲天閣,已經因為轟炸造成的雪崩摧毀了。

如今的雲天閣,在曼寧大山的巨大才城堡群內!

這個城堡,建在幾千米之上的懸崖峭壁之上,更加兇險陡峭。其實單論防禦,比大雪山上的雲天閣要強,只不過沒有那麼高。

「罪人云采林,拜見陽頂天宗主1滿頭灰白的雲采林,深深鞠躬,和雲池並列,迎接陽頂天。

這幾個月,如同坐了一個深深的噩夢。夢醒之後,她當然知道自己錯了。但是,她還是不願意下跪的。

迎接陽頂天進入城堡之後,雲采林便直接告辭。並沒有參與任何事務,然後繼續將自己關在黑暗的房間之內。她只說了一句話。祝青主和靈鷲宗的人來了,再叫我出來。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完全充滿了衝天的怨毒。或許,她此時只有一個念頭,和祝青主和靈犀,同歸於荊

……

在雲天閣城堡內,所有的事務,都在順利地進行!

雲采林去位。她的堂姐雲池長老,接任新的雲天閣主。雲池此人,雖然天賦非常高,但是對武道和權勢都不太熱衷。其實在二十幾年前,她才是雲天閣主的人選,因為雲采林和宿敵葵司有了私情,而且雲采林性格偏激固執。所以前任閣主不打算把閣主之位交給雲采林。

可是,雲池直接拒絕了。雲采林擔任閣主之後,雲池一直不問世事,反而對植物和動物,非常感興趣。所以儘管天賦高,而且已經年近六十。但是修為卻依舊是七星宗師,差雲采林不少。

如果說地裂城的核心,在於魔鷲軍團。那麼雲天閣的核心,就在於晶石魔艦,還有晶石動力了。

光明議會進入城堡之後。雲池便將近二百艘的晶石魔艦,還有不太成功的海妖部隊指揮權。全部轉交給了光明議會統帥部。並且,把晶石動力的所有材料,親自交到陽頂天手中。

研究晶石動力的所有神秘術士,也全部集合起來,準備撤回西洲。

所以陽頂天武者集團進入雲天閣后的這段時間內,並沒有太多的事情。

反而宋麗華帶來的文官團隊,陷入了絕對的忙碌之中。統帥部的宋春華,也陷入了絕對的忙碌之中。

光明議會不參與地裂城和雲天閣的內政。但是軍隊的整編,區域的防務,還有防區人員的調撥,軍隊的駐守,都要全部重新規劃。

尤其重要的是,將雲天閣和地裂城的部分人,調集到西洲任職。有的進入其他防區,有的進入西京總部。

然後,西洲的高等武者,文官集團,也會用最快度,進入瀛洲大6。

這看上去更像是奪權,其實不是的。每一家都這樣做,西北秦城也不例外。

而且,這些論調的高等武者和文官集團,在內政上要無條件服從防區的最高統帥。

所以,儘管目前西北秦城防區許多城主,堡主已經換掉了。但是,秦萬仇在這片區域中,依舊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當然,晶石魔艦隊,魔鷲軍團,魔龍軍團這種專業性極強的軍隊,光明議會儘管進行整編,但是幅度非常小,依舊讓最專業的人指揮這些軍隊。只不過,晶石魔艦隊,大概會被整編進以仇萬劫為的海軍之中。

……

「葵師叔,等到瀛洲大6安定下來后,我希望您能成為瀛洲防區的最高統帥,屆時您要負責雲天閣和地裂城的所有內政,還有軍務,以及武道。」陽頂天道。

「我不合適。」葵司道:「我才具不足,你換其他人吧。」

「雲池閣主太淡薄了,我手頭上確實沒有人可以勝任這個位置。」陽頂天道。

「那就你自己來兼任。」葵司道。

「我已經兼任了雲霄城主,還有東北防區的最高統帥了,而事實上我一個月都去不了一次雲霄城。」陽頂天道:「葵師叔,這可不是什麼高官厚爵。我們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迎接幾年後的滅世之戰。接了這個位置,您說不定連修鍊的時間都沒有了,接下來的幾乎會在瘋狂的忙碌之中,會老十歲都不一定。」

「那我,試試。」葵司道。

「謝謝葵師叔。」陽頂天道。

……

用最快的度交接完最主要的權力后。

雲天閣和地裂城就放出了數百名使者,前往中洲和東洲,向全天下公布第一個通告。

光明議會,出兵懲治地裂城和雲天閣。

經過激戰,已經逮捕了所有的邪魔道潛伏者。

雲天閣主雲采林,勾連邪魔道寧無鳴,已經被去職奪位,正式囚禁。

雲池長老,就任新的雲天閣主。

地裂城主葵司,雖和邪魔道無關聯。但是識人不明,被邪魔道滲透。正式辭去地裂城主之位。由地裂城大統領葵卿,接任心的地裂城主一職。

邪魔道潛伏者嫌疑人云君奴,正式囚禁。

何晚晴的邪魔道潛伏者身份,尚有餘點,也正式囚禁,等待查實。

緊接著,地裂城和雲天閣向天下公布第二個通告。

地裂城,雲天閣正式加入光明議會。成立瀛洲防區。

地裂城和雲天閣的所有軍隊,接受光明議會整編。地裂城和雲天閣所有嫌疑犯,全部被光明議會逮捕,擇日進行宣判。

然後,光明議會又公布了第三份通告。

地裂城主葵卿,雲天閣主雲池,成為光明議會常務成員。

雲天閣主雲池。成為光明議會統帥部第五位成員。

……

五個時辰后,這三分公報,傳到中州。

瞬間,中洲嘩然!

祝青主暴跳如雷,直接將前面的一個巨大石雕斬得粉身碎骨。

「卑鄙,無恥!無恥之極陽頂天。我和你勢不兩立1

當著所有人的面,祝青主嘶聲怒吼!

他謀劃了幾個月,死了幾十萬人,徹底向靈鷲宗妥協,對邪魔道大開殺戒。

為的是什麼?不就是重掌中洲大權嗎?不就是得到地裂城和雲天閣的大幾千里領地嗎?

如今。他幾十萬人殺也殺了,邪魔道潛伏者。屠也屠了。君子也做了,小人也做了。還在靈犀小畜生面前受了奇恥大辱,幾乎簽了賣身契約。

他費盡了千辛萬苦,不知道出賣了多少人,交易了多少事。就等著最後的收穫了。

結果,陽頂天一伸手,把兩個果實都給摘走了。

叫他怎麼能不憤怒欲狂?

你陽頂天不是謙謙君子嗎?你陽頂天不是虛偽仁義嗎?你陽頂天不是和雲采林勢不兩立嗎?

這麼就這麼苟合在一起了?

什麼光明議會出兵雲天閣地裂城,什麼懲治,什麼激戰。什麼逮捕了所有的邪魔道勾結者,潛伏者。

你他媽騙鬼啊!何晚晴和雲君奴,是不是邪魔道潛伏者,我還不知道啊?

靈鷲宗的調查報告才出來第四天,我中州才決定出兵討伐第二天,人都還沒有到齊。

你陽頂天就他媽打完了?就他媽成功佔領了地裂城和雲天閣。

你他媽會飛啊!哦,你確實會飛,不過飛也沒有你他媽那麼快埃

……

暴怒之後的祝青主,恨不得第一時間,直接對陽頂天宣戰。

但是冷靜之後,頓時想到。宣戰?用什麼宣戰?

人家陽頂天又不是包庇地裂城和雲天閣?人家是出兵佔領啊?人家也是代表著天道盟去懲罰埃

葵司和雲采林,都被趕下台了。邪魔道潛伏者,都被抓了。

人家說了,激戰了很久,死了很多人,抓了幾千人。

你和陽頂天宣戰?用什麼宣啊?

當然,也有理由。地裂城和雲天閣是中州天道盟成員,西洲無權干涉。

陽頂天進入地裂城和雲天閣,就是預越主代庖,就是干涉中洲內政。

這個級別,勉強可以開戰了。

……

晚上,祝青主派出使者,拜訪中州各大勢力,探探口風。

探什麼口風?

討伐陽頂天插手中洲事務!

頓時,中州勢力領紛紛義憤填膺,表示對陽頂天插手中洲事務,給予強烈的譴責,表示一定和玄天宗站在一起。

然後,玄天宗使者試探說,要不組織第二次對陽頂天的討伐大戰吧。

頓時,這些中州勢力領紛紛搖頭說,上一次大敗之後,士氣低落,實在出不了兵埃

最後,使者恢復祝青主的時候,祝青主幾乎再次被氣得吐血。

幾乎所有中州勢力,都一個態度。

討伐陽頂天?可以,我們罵死他!

但是出兵,出武者討伐的話?那,那我們就只有在精神上支持祝宗主了。

頓時間,讓祝青主有一個強烈的衝動。那就是再次祭出恐怖襲擊**,再滅幾次門,讓中州勢力乖乖聽話。

後來想了想,覺得還是不能冒險。

他的這個手法,一開始別人還看不大出來,後來幾乎中州勢力高層都看出來了。

靠,邪魔道恐怖勢力是一塊磚啊,都是在你祝青主需要的時候出現。該滅門滅門,該滅門失敗,就失敗。該被逮捕就逮捕,該被審訊出來,就被審訊出來。

天下哪有那麼巧的事情埃

之前大家知道了,但是你在大義上和陽頂天穿一條褲子了,大家敢怒不敢言。

現在你還玩邪魔道勢力滅門的把戲,那中州勢力真就敢把陽頂天請進中州,進行討伐邪魔道大戲。

……

王八蛋!

頓時,祝青主對整個中州勢力,完全恨之入骨埃

真是被陽頂天打怕了啊,一說去討伐陽頂天,各個把頭搖得撥浪鼓一樣。

「陽頂天,別以為你玩這一手,我就無可奈何了。」祝青主再次把自己關在樓閣之內。

這次,他絕對不會坐視地裂城和雲天閣落入陽頂天手中,他一定要有所舉動。否則他失去的就不僅僅是地裂城和雲天閣了,還有在中州所有的權勢。

陽頂天搶走你的果實,你半點法子沒有。中州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會紛紛看輕你的。這幾個月來,好不容易用一手正義一手邪魔殺回來的權勢,就會丟得乾乾淨淨。

如何對付陽頂天?中洲的這些牆頭草,是靠不住了。玄天宗一家,也奈何不了陽頂天了。

那就只有兩個法子。

第一個法子,直接和陽頂天翻臉,宣布他包庇邪魔道,光明正大去討伐。

但是那需要一個前提條件,和靈鷲宗合作。

一旦靈鷲宗正式討伐陽頂天,那陽頂天的末日就到咯。甚至中州的牆頭草們,也會紛紛加入,對陽頂天落井下石。

只不過那樣一來,祝青主就是配角了,幾乎所有的好處,都歸了靈鷲宗了。

靈鷲宗什麼貨色,他祝青主再清楚不過了。

第二個法子,再次祭起邪魔道大旗,玄天宗所有宗師級高手,加上歡樂宮,加上萬血宮,加上寧族,四家合力,以邪魔道報復的名義,進攻地裂城和雲天閣,在那裡將陽頂天的所有高手,消滅得乾乾淨淨。

然後,祝青主回來把外套一脫,換上天道盟的旗幟,率領玄天宗再次討伐地裂城和雲天閣。也玩一次激戰數日,奪回地裂城雲天閣的戲碼。

只不過那樣一來,分肉的人就更多了。

前一個法子,還只是和靈鷲宗一家分。后一個法子,要和歡樂宮,萬血宮,寧族三家分肉。

法子,就這麼兩個法子。

現在祝青主要選擇的,就是和靈鷲宗一家分肉,還是和邪魔道三家分肉。

足足思考了一夜,掙扎了一夜。

祝青主還是做出了決定,寧可和邪魔道三家分肉,也不和靈鷲宗一家分肉。

靈鷲宗吃相太難看了,和邪魔道三家分,至少還有肉。和靈鷲宗一家分,那連骨頭都沒有了,就剩下一口湯了。

於是,祝青主立刻易容,前往萬血宮,歡樂宮,進行談判,合力滅殺陽頂天!

……

註:第二更五千五百字送上,今天兩更一萬一。老大們,月票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