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一零:驗身!雲采林下台!葵司下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正的交流哦!陽頂天趴在肚子上喊寶寶,他/她還會回應的。高興的時候。就拍媽媽的肚子,不高興的時候,就吐泡泡。有些時候鬧得厲害,妖嬈肚子甚至會疼。 從寶寶開始可以交流的時候,狐狸精和陽頂天的**就...

「蛇尾嬌進來,去幫忙檢查一下,雲君奴小姐是不是處子?」陽頂天道。追小說哪裡快

儘管雲君奴已經做了足夠的思想準備了,但此時那種恥辱,還是瘋狂地踐踏了她的臉,她的心臟。

她此時真的很想直接拔出劍來,和陽頂天同歸於荊

但是,她忍了下來,緊緊咬住牙關,將這個恥辱忍了下來。

蛇尾嬌進來,面無表情地道:「雲小姐,跟我來。」

雲君奴抬頭的時候,絕美的面孔已經蒼白一片,跟著雲君奴朝邊上的小屋走去。

然後,裡面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脫衣衫的聲音。

一刻鐘后,蛇尾嬌走了出來,朝陽頂天點了點頭道:「宗主,她還是處子。」

出來之後,雲君奴依舊直接跪在地上。

「你出去吧。」陽頂天朝蛇尾嬌道。

「是1蛇尾嬌走了出去。

「雲君奴,你跟我來。」陽頂天道,然後直接朝內間走去。

雲君奴內心一顫,難道陽頂天在這裡就要她的身體嗎?瞬間,她覺得整個身體都是冰涼的,感覺自己根本不再是未來的一派少主,而只是一個jinv而已,而且還是送上門的jinv。

陽頂天一直往上走,竟然直接走到了城堡的屋頂之上。

這裡算是整個炎城的最高處,頭頂便是天空,可以俯瞰真箇炎城。

雲君奴一愕,陽頂天難道喜歡在光天化日之下做那種事情,又或者有什麼其他的變態嗜好,又或者只是想要追求她,和她談心。

不過,很明顯她想多了。

陽頂天吹了一聲口哨,一隻巨大的魔鷲王直接飛來。

「上去吧。」陽頂天道。

陽頂天騎上魔鷲王,雲君奴微微一愕后,也坐了上去。

雲君奴更加驚詫好奇了。陽頂天這是要幹什麼?是要帶她去什麼特殊的地方?

魔鷲王全飛行,緊緊兩個時辰,就降落在雲霄城的城堡的偏僻山谷之處。

這裡,也是焰焰,嬌嬌還有寶寶的住處,秦夢離偶爾會來祝不過,之前她就掌管商業。如今光明議會成立,她也變得非常忙碌起來,成為宋麗華的一名屬下,掌管商業事務。

狐狸精妖嬈,又不見人影了,依舊大著肚子。沒錯。她都懷孕一年多了,還沒有生。因為她畢竟不是人類,而且孕育的又是近乎完美的強大種族,所以孕期估計是人類的兩倍。

只不過,肚子裡面的寶寶非常健康。而且在肚子裡面,已經可以和爸爸媽媽有充分的交流了。

是真正的交流哦!陽頂天趴在肚子上喊寶寶,他/她還會回應的。高興的時候。就拍媽媽的肚子,不高興的時候,就吐泡泡。有些時候鬧得厲害,妖嬈肚子甚至會疼。

從寶寶開始可以交流的時候,狐狸精和陽頂天的**就完全停了。

所以,如今的妖嬈,幾乎每一天都在遊覽西洲的大好河山,給肚子裡面的寶寶陶冶情操。

……

「夫君……」秦嬌嬌正在練劍。見到陽頂天之後,頓時無比歡喜地衝上來。

當然,她練劍也就是練個好玩而已,天賦一般,腦子也一般,所以武道上只能算草包。而焰焰比她懶了十倍,有一天沒一天地練。修為也過她許多了。

只不過,現在兩個人已經不打架了,覺得爭老大老二沒意思了。兩個人已經勾結起來,對付秦夢離這個大齡美婦了。

等見到陽頂天身後還有一個女人。而且竟然比自己還要美,秦嬌嬌脖子上的汗毛猛地豎了起來,冷聲道:「她是誰?」

接著,朝裡面喊道:「西門大奶,快出來!你家男人帶了一個野女人回來。」

焰焰抱著寶寶,急沖沖地跑了出來,大聲道:「哪裡?哪裡?會不會打麻將,我們三個人天天鬥地主,都膩死了。」

「不是吧,西門大奶你什麼意思啊?你還嫌你家男人後宮不夠亂啊,我們打了一年好不容易才安生下來,難道又要天天打架,你有點骨氣行吧?」秦嬌嬌道。

陽頂天一把抱過沉甸甸的寶寶,如今的寶寶,已經快要兩周歲了。已經開始進入第一個叛逆期了,不耐煩在大人懷裡抱了。陽頂天剛剛抱在手裡,就掙扎著要下來。

「寶寶,親爸爸一口。」陽頂天又樂此不疲玩這個遊戲。

寶寶皺著小眉頭,很勉強地撅著小嘴親了陽頂天一口。然後沒有等到陽頂天說讓爸爸親一口,就湊過小臉,讓陽頂天親。

瞧那嫌棄的小模樣,彷彿說,你們大人真是幼稚,這種遊戲我玩幾個月就玩膩了,你們還在玩。看在你是我爸爸的份上,我配合你一下,以後不要讓我玩這麼幼稚的遊戲,我現在連奶奶都不怎麼愛吃了。

陽頂天抱著寶寶,貪婪而又用力地吸了一口氣,聞著他身上的味道。

都說乳臭未乾,如今寶寶身上的奶味,已經沒有那麼弄了,說話也清楚許多了。不過焰焰說,他小時候剛學說話的時候,還嘴碎還說話,如今會說話了,反而不喜歡說話了。

這句話說得陽頂天想笑,寶寶小的時候,他現在才兩歲已經夠小了。

而焰焰對這個的回答是,現在她看小孩子,全部以寶寶為中心。寶寶八個月的時候,她看八個月以上的孩子都會覺得,哇這個孩子好大埃看八個月以下的孩子就會覺得,這個孩子好小啊,比寶寶都校如今寶寶兩周歲了,只要過兩周歲的孩子,她都會覺得好大,小於兩周歲的孩子都覺得校

寶寶長得不像陽頂天,很像他媽媽獨孤鳳舞,所以長大以後不知道要比陽頂天帥多少倍。

所以陽頂天有些時候會很孩子氣地想,靠吳幽冥你別得意,我兒子長大以後比你帥。

「雲天閣主的女兒,雲君奴。」陽頂天道。

焰焰攏了攏頭,朝雲君奴點了點頭。儘管她的動作漫不經心,但是陽頂天卻清晰感覺到,她絕美的容光彷彿一下子燃起。她美眸的光芒,一下子就亮起。這種感覺,就彷彿孔雀見到美麗的對手的時候,猛地展翅,要把對方比下去。

而秦嬌嬌頓時敵意大起,完全充滿戒備地望著雲君奴。

好啊,不但長得比我美。身份也不亞於我。這還了得,我原來在家裡還能排第二,這個狐狸精進來了,我不是要排到第三去。

所謂排第二,是真的在排啊,甚至是簽了合同。按了指印的那種。

西門焰焰老大,秦嬌嬌老二,秦夢離老三,妖嬈老四。

當然,妖嬈不屑和這些小女孩玩,就沒有按指櫻秦夢離倒是笑意吟吟地按了指印,還非常蛇精病地喊焰焰大姐。喊秦嬌嬌二姐。搞得兩個人聽得毛骨悚然,直接說不許喊了,心裡知道就可以了。

「寶寶,姨姨抱,要不要?」陽頂天指著雲君奴,朝寶寶問道。

寶寶側過頭,看了雲君奴好大一會兒,直接扭頭道:「不要1

雲君奴伸出手。頓時尷尬地空在那裡。

「不好意思啊雲小姐,寶寶被我們寵壞了。」焰焰柔聲道,然後接過寶寶放進雲君奴懷裡。

只有這個時候,雲君奴的表情彷彿才活了過來。小心翼翼抱著寶寶,幾乎不敢呼吸,唯恐用力一點點都會傷害了寶寶。

她的善良,是不用質疑的。平常連螞蟻都不敢踩死。

見到雲君奴想要親近,又不敢的模樣,寶寶反而好玩得嘎嘎笑,然後飛快在她紅唇上親了一口。

頓時。雲君奴美麗的臉蛋直接就紅透了,望向寶寶的目光也更加充滿了寵溺。

陽頂天輕輕捏了焰焰和嬌嬌的臉蛋道:「好了,我要走了1

焰焰輕呼道:「夫君,飯也不吃了嗎?」

「對不起,沒時間了。」陽頂天道。

「嗯。」焰焰眼圈一紅。

嫁給陽頂天之後,她們兩個人呆在一起的時間加起來,也沒有過半個月。而這其中,從幽冥海北上的那四五天,還佔了近半。

輕輕在焰焰和嬌嬌的額頭上吻了一口,然後朝雲君奴道:「我們走吧1

焰焰將寶寶抱過來,柔聲道:「寶寶,爸爸要走了,跟爸爸說再見1

「再見……」寶寶敷衍地擺了擺手,雖然他也愛爸爸,但是我在這裡快活得很,爸爸這種東西偶爾見一見就可以了,經常在一起還是不要,因為他總是會來搶媽媽的。

……

在山谷中逗留了片刻之後,陽頂天就和雲君奴騎著魔鷲王,直接返回炎城。

從炎城到雲霄城,足足四千里,來回近萬里。陽頂天就為了帶雲君奴見一下寶寶和焰焰,呆了一刻鐘,然後離去?

所以,雲君奴儘管芳心軟化,但是依舊一頭霧水。

或許,是因為她雲君奴曾經說過,要把西門焰焰和秦嬌嬌從陽頂天的魔爪解放出來。

「我錯了。」在空中,雲君奴忽然開口道:「我之前說西門焰焰和秦嬌嬌很委屈很悲慘,我要努力將她們解放出來,我錯了!她們很幸福,我感覺得出來,她們很愛你,你也很愛她們。」

「你還說過這樣的話?」陽頂天道:「不過,你想多的。我帶你來雲霄城,不是為了讓你看焰焰和嬌嬌,是為了讓你看寶寶的。」

「寶寶很可愛,很討人愛1雲君奴道。

「我只是想要確定,你究竟是不是我說的那個妻子,也就是寶寶的親媽媽。」陽頂天道:「看來,應該不是的。你們的性格,氣質完全都不一樣。而且你是處子,她都生過孩子了。可是,你們兩人走路間步伐的氣質,真的是非常相似!這真是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

「你很愛她?」雲君奴道。

「我,我不大有資格說愛。」陽頂天道:「我和她之前,更多是一種陰差陽錯。我和她成親了,但是從頭到尾都幾乎沒有一天在一起過,也沒有溫柔過。她殺過我一次,我也殺過她一次。而且是在她生出寶寶之後,我一劍刺穿了她的胸口,差點……差點害得寶寶……」

說到這裡,陽頂天沒有說下去。每次回想到這一幕。陽頂天背後的冷汗就爆漿而出,都覺得幾乎要魂飛魄散。幸虧是獨孤逍去找到了鳳舞,找到了寶寶,否則後果……

所以,陽頂天對獨孤鳳舞是無盡的愧疚。

雲君奴頓時一愕,沒有想到陽頂天口口聲聲的那個女人,竟然和她是這樣的往事。

「儘管我不是她。但是我可以取代她,給您為奴為婢的。」雲君奴淡淡道。

不知道為何,去了一趟雲霄城后,她就忽然想開了,那種屈辱感已經不那麼強了,重新又變得淡然起來。

「不。不用了。」陽頂天道:「我們回去,談正事1

……

回到炎城的城堡內。

陽頂天重新又恢復了嚴肅甚至冷漠的表情。

雲君奴依舊要跪下哀求。

「你坐,你來不是哀求,是談判。」陽頂天道。

雲君奴微微一愕,然後點了點頭,坐在椅子上。

「雲天閣我可以救,也一定要救。」陽東是。有幾個條件。」

「您說。」雲君奴道。

「至少目前,我不會為你洗刷罪名,你可能還要擔著邪魔道潛伏者的罪名,我也會將你囚禁起來。」陽頂天道:「我不是不這樣做,而是不願意節外生枝1

「我知道,這是我活該,這是對我愚蠢的懲罰。」雲君奴淡淡道。

「第二件,你的母親雲采林。必須下台。選擇雲天閣其他賢能做新的閣主,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我們會選擇雲池,因為她足夠智慧。」陽頂天道。

「是。」雲君奴道:「這一點,母親也早有準備,他本就準備去位。」

「第三件,雲天閣比如全部融入光明議會。接受整編。」陽侗然,你會以為我是在吞併。但是以後有時間,你可以在西洲走走看看。雲天閣和地裂城會成為一個瀛洲防區,內政還是由地裂城和雲天閣掌管。但是晶石魔艦和魔鷲軍團。要編入光明議會一線軍隊中,軍權直接歸光明議會統帥部,至於地裂城和雲天閣有沒有人可以進入統帥部,我不敢肯定。但是,雲天閣和地裂城的主人,會進光明議會常任成員。」

「是。」雲君奴道。

整個過程,雲君奴沒有任何討價還價。

見到陽頂天稍稍驚訝的表情,雲君奴道:「我母親只是做了一場噩夢,我最大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雲天閣的完整和存在,其他的我們已經不在乎了。如果祝青主打來,整個雲天閣就會死得乾乾淨淨了,也留不下一寸土地了。」

「那行,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陽頂天道:「我們的軍隊,我們的武者,已經全部集結了。只要一聲令下,可以最快的度,開往瀛洲大6。」

「陽宗主,我有一個問題。」雲君奴道。

「你說。」陽頂天道。

「如果靈鷲宗徹底捲入,逼迫你們讓步,你們會怎樣?」雲君奴道。

「既然答應出手,那就沒有任何退讓的可能性。」陽頂天道:「哪怕靈鷲宗傾巢而出,我們就算死得乾乾淨淨,也不會絲毫妥協退讓!你應該也知道,我還從來沒有退讓過。」

「嗯。」雲君奴道:「那我還有一個問題,可能會激怒你。」

「你說。」陽頂天道。

「這次雲天閣和地裂城的災難,您扮演什麼角色?當時在雲天閣您向我逼婚?是什麼意思?」雲君奴問道。

「我扮演著不太光彩的角色。」陽頂天道:「我想你逼婚,逼你母親雲采林交出晶石魔艦,一個是表示懲罰的意思。另外一個是激怒你母親,給祝青主一個契機。試圖用你們雲天閣吊出祝青主,然後消滅他。」

雲君奴一愕,她真的沒有想到陽頂天會這麼直接,絲毫沒有掩飾。

「當然,我們沒有想到祝青主會玩那麼大,所以如今給我們西洲帶來的風險,也無比之巨大,只不過我們也無法回頭。」陽頂天道。

「明白了。」雲君奴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凄然。但是她內心竟然沒有多少生氣的感覺,或許是經歷過最大的背叛,踐踏和折辱之後,陽頂天的這種算計已經不算什麼了。至少,陽頂天肯直截了當告訴你,而不是像有些男人,在蜜糖裡面放了砒霜,在毒死你的前一刻還覺得甜蜜。

陽頂天沒有表示抱歉,直接道:「那你先去休息,等地裂城的使者到了之後,我們就立刻出1

「是1雲君奴道。

……

一個多時辰后,地裂城的使者葵寧,和葵卿,同時到達。

葵寧見到陽頂天之後,直挺挺跪下,然後沒有說任何話。

葵卿沒有跪下,站在陽頂天面前,道:「陽宗主,你什麼條件我們都答應。但是也請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您說。」陽頂天道。

「別殺我嫂子,我現在已經把她捆起來了,她已經自殺三回了。」葵卿道:「她是糊塗過,但是從未作惡過。她是冤枉的,不應該死1

陽頂天道:「我會將她囚禁,因為暫時我無力洗刷她的清白。」

「是。」葵卿道:「那我們任何條件,都答應1

「葵司城主的意見呢?」陽頂天問道。

「您一到地裂城,他立刻退位,然後我地裂城主之位交給我。」葵卿道。

「他想清楚了?」陽頂天道。

「我哥哥直,但是不蠢。」葵卿道:「如今還想不出吳幽冥放他回來,靈鷲宗放他回來是怎麼回事,那也未免蠢得太不可救藥了。」

是啊,如果現在還不明白靈鷲宗放回葵司的原因,那就真的蠢得不可救藥了。

雲天閣幫助祝青主討伐西洲。陽頂天要懲罰雲天閣,如果葵司不在地裂城,那麼地裂城絕對會坐視地裂城被懲罰,甚至還要幫忙踩上一腳,畢竟兩家仇恨延綿的幾百年。

可是葵司一回來之後,怎麼可能坐視自己的女人被欺負。而且被長期欺騙之後,對陽頂天有了很大的偏見。所以瞬間,將地裂城從陽頂天身邊拉開。

而只要撕開地裂城和陽頂天之後,就可以把地裂城和雲天閣一起打包,賣給祝青主。換來祝青主的全面妥協。

他們,可從來不做虧本生意的。

「葵寧,你我是生死兄弟,所以在出兵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說清楚。」陽頂天道:「在這場大陰謀中,我扮演的角色可不光彩。和我和祝青主合謀,把雲天閣給坑下深淵的。」

「是。」葵寧道:「但是,您從來沒有想過把地裂城坑進去,我們被牽扯進來是意外,因為您也想不到我父親被安然無恙地放回來,也想不到我們會和您錯誤的決裂。如今的局面,是雲采林和我們的愚蠢造成的後果1

「行!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立刻出兵地裂城雲天閣1陽頂天道。

半個時辰內,西洲光明議會所有精銳,傾巢而出!

……

註:第一更送上,我接著寫第二更!月票要投哦!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