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陽劍聖 玄幻魔法

九陽劍聖 六零九:君奴跪求!搶祝青主果實!

作者:沉默的糕點

本章內容簡介:非常順利,目前大約進度已經過半了。 所以土地政策,在西南竟然是執行得最徹底的。 甚至最後,段汝妍和李歸農直接提出,對西南的土地政策,完全照辦雲霄城,直接把土地分給自由民耕種,然後交稅便...

在這場大陰謀中,陽頂天扮演的角色,絕對沒有雲采林那麼光明!

雖然他沒有參與整個陰謀,但是他完全坐視了整個陰謀的開啟,發展!

而且整個陰謀的開啟,是秦萬仇策劃的。YaNkuai。。

整個陰謀的源頭,就是秦萬仇的戰略訛詐,逼婚雲君奴,逼迫雲采林交出晶石動力。

如今這個陰謀成功了!

但是陽頂天並不是很高興,甚至始作俑者秦萬仇,也並不覺得非常高興。

為何?因為最後事情的發展,超過了原先的預料級別,已經超過了秦萬仇和陽頂天所能掌握的範圍了。

其實,在中州幾次滅門慘案的時候,陽頂天和秦萬仇就覺得稍稍不安了。

因為,祝青主為了重掌權力,手筆太大了,出手太狠了。直接滅門四家,加上瘟疫殺戮,足足幾十萬。

陽頂天對這幾十萬無辜者的死當然心痛,但這不是他和秦萬仇不安的主要原因。

祝青主要麼不出手,一旦出手就比秦萬仇想象的更加決絕。他已經將整個中州武道勢力,全部捲入進來了。

秦萬仇是要吊出秦萬仇一家,而不是吊出整個中州天道盟所有武道勢力。

光明議會是要消滅玄天宗,而不是要和整個中州武道做對。

所以,這次的陰謀已經擴大了,秦萬仇也無法掌握了。

原本,第一次祝青主將矛頭指向雲天閣和地裂城的時候,那個時候幾乎還在可控之中。那個時候儘管中州勢力已經徹底捲入進來了,但是勉強還可以控制。

沒有想到,當時祝青主還沒有動手,而是先壓了一陣。然後把靈鷲宗徹底捲入,最終整個陰謀徹底爆發出來。

雲天閣和地裂城墜落地獄,已經算不得什麼了。現在最重要的是,整個中州和靈鷲宗,都已經捲入進來了。

西洲光明議會要消滅的是祝青主,如果中州勢力全部捲入。全部進攻雲天閣和地裂城,那秦萬仇想要單獨消滅秦萬仇的計劃,基本上算是泡湯了。

……

這幾個月內,西京城已經幾乎改建完畢了,隨時就可以把光明議會總部遷入西京了。實際上,光明議會的很多職能部門,都已經簽到西京了,唐伯昭和宋麗華率領的龐大文官,都已經進入西京了。

而且。烈火島的秘密製造基地,也已經遷移到西京的南部島嶼中了。烈火島今後,只會作為東部艦隊所在。

如今的炎城,只是作為東南防區的中心了,由仇萬劫鎮守,當然還有五十萬精銳大軍分佈在炎城周圍城堡之中。

作為西洲最東邊的大城市,完全武裝到了牙齒。

海岸的火炮,秘密潛艇部隊。將整個海域覆蓋。

如今,清洗諸侯的行動。已經到達了尾聲。

事情終究沒有如同陽頂天預料那樣,這次清洗,死的人超過了陽頂天規定的上線,超過了十萬。

陽頂天大大低估了那些諸侯的抵抗之心,當你動他命根子的時候,就算以卵擊石。人家竟然也抵死抗爭。不過,總算非常順利,而且對民眾的傷亡,微乎其微。

段汝妍和李歸農率領西南軍隊清剿整個西南大陸,非常順利。

而幾十萬民眾在西南大陸修建極南之城。也非常順利,目前大約進度已經過半了。

所以土地政策,在西南竟然是執行得最徹底的。

甚至最後,段汝妍和李歸農直接提出,對西南的土地政策,完全照辦雲霄城,直接把土地分給自由民耕種,然後交稅便可。

儘管這一點,仇萬劫有所異議,但是最終還是成為定局。

於是,整個西南發生劇變。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西南大陸是蠻夷之地,不祥之地,山多地少,樹林多,田地少。而且,絕對的人煙稀少。

此時,整個西南大陸縱六千里,橫八千里。而登記的民眾,僅僅只有三百多萬人。就這人口,還遠不如南蠻洲的野人那麼多。

可是沒有想到,在西南軍團將上面的雜牌勢力清洗一空,然後頒布了土地政策之後。

無數人,從深山老林,從荒山野嶺鑽了出來。

於是,整個西南大陸在冊的人口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如今已經超過了千萬,而且還在增加之中。

於是,光明議會發現,西南大陸以後的潛力,可能會超過北地,甚至超過西北大陸。

這裡雖然到處都是原始森林,但是整個土地沒有受到上古涅滅的創傷。

於是,對整個西南大陸的規劃,不得不再次做出改變。

天鳳閣和木劍堡,都無力掌管這麼大片土地和人口。於是,不得不把西南大陸大部分土地和民眾,直接歸光明議會進行統治。原本西南大陸,只規劃了兩個城市,如今要修鍊至少四個中大型城市。

而且,至少需要建立一個光明議會二級機構,派遣大量的軍隊和文官,進入西南。

於是,後來光明議會總部將西南大陸的級別不算上升,最後成為了不亞於西部防區的存在。段汝妍作為西南防區的最高統帥,原本沒有進入光明議會最高統帥部,如今隨著西南防區的升級,她也直接進入統帥部,成為掌管西洲大軍的第五位統帥。

而另外一個方向,雲霄城集團率領的幾十萬大軍,討伐幾千里混亂之地。

其實,是否清理混亂之地,將其納入西洲,光明議會有過很大的分歧。

混亂之地作為天道盟和邪魔道的緩衝之地,已經亂了幾百年了,這裡魚龍混雜,不知道潛伏了多少間諜在裡面。如果納入西洲之後,只怕天天有人作亂,會給整個西洲帶來巨大的麻煩。

而贊同者則認為,整個西洲需要緩衝和戰略縱深。否則和邪魔道一旦開打,直接就進入雲霄城腹心,沒有絲毫緩衝餘地。

最終,經過所有成員投票決定,同意討伐混亂之地,建立緩衝地帶!

而激烈如同宋逍者。更是直截了當地說,留底不留人。把混亂之地上的人殺得乾乾淨淨,反正上面都是惡棍,死有餘辜。

但是宋逍的提議,直接被拒絕了。

西門烈率領三十萬大軍,開始清剿三四千里的混亂之地。。

一開始,非常順利,一日數十里,直接橫推過去。

不過到後面。速度越來越慢,傷亡也越來越大。

因為,整個混亂之地根本分不清楚誰是民眾,誰是武裝分子。在許多勢力間諜的慫恿和推波助瀾之下,剛剛拿下來的城鎮,破壞和叛亂此起彼伏。所以到後面,光顧著鎮壓叛亂了,根本無法推進。

西門烈這人太正直了。還不夠鎮得住這魚龍混雜的幾千里亂地。

而另外一支隊伍,秦懷玉和宋逍率領的五十萬精銳。清洗諸侯,鎮壓叛亂。結果發現,這件事情雖然大,但根本用不了那麼多軍隊。

於是,索性把所有鎮壓諸侯叛亂交給了秦懷玉,再把鹿寒邪的兩千魔龍軍團調過去。使得秦懷玉手中的魔龍軍團增加到四千。然後讓宋逍帶走二十萬進入混亂之地,和西門烈一起,負責混亂之地的戰事。

宋逍一進混亂之地,這片亂地上面的牛鬼蛇神和地頭蛇的末日算是到了。

儘管光明議會一再申明,讓宋逍的刀子不要殺得太狠。結果宋逍去了之後。只克制了幾天,被當地的地頭蛇激怒之後,猛地舉起屠刀,那完全殺得血流成河。

之前西門烈在混亂之地的戰略是佔領城鎮,恢復秩序。

而宋逍則完全相反,不管城鎮,只管殺人。

凡是在混亂之地,超過一百人的武裝勢力,要立刻解除武裝,無條件投降。敢說一個不字,殺得寸草不生。

於是,整個混亂之地的地頭蛇,徹底遭殃了。

前面一千里,是西門烈率領三十萬大軍站過來的,安撫為主,鎮壓為輔。

後面兩千里,是宋逍帶著幾十萬大軍殺過去。

整個混沌世界超過一百人以上的武裝集體,幾乎被連根拔起。要麼投降,要麼被殺荊

而各個勢力在混亂之地的間諜,幾乎被橫掃一空。

宋逍是怎麼判斷間諜的?他不判斷,只要你學的是正規武道,又不是西洲門派的。那對不起,你就是間諜。

你要說你不是間諜?你學習的是名門大派的武功,何至於混到混亂之地這種爛地方。你不是來做間諜,你難道是來行俠仗義的?

而且宋逍的審問也非常簡單粗暴。

第一句,你是不是間諜。如果說不是,那你撒謊,一劍殺掉。如果你說是,那就可以問第二句了,那你是哪家的間諜?不說?一劍殺掉。說了出來后,如果和西洲關係良好,那麼遣送回去,如果關係不好,那還是一件殺掉。

所以,對間諜的審問,不超過三句。

於是,宋逍掌管了混亂之地戰局之後,進度瞬間飛快。幾個月之內,就把整個混亂之地洗得乾乾淨淨。把上面所有我流浪武者,所有的武裝者,全部趕走,遷走,殺掉。剩下的民眾,組織起來,修建城市,種田種地,恢復秩序。

所以等到唐伯昭率領部分文官接管混亂之地秩序的時候,就發出了一句感嘆。

「這,這還是混亂之地嗎?我怎麼覺得秩序比西京還要好埃」

秩序能不好嗎?這裡哪怕見習武者,都被清理得乾乾淨淨了。而且,每一個民眾都互相監督,聯保連坐。在宋逍的屠刀之下,混亂之地從殺戮之地,變成了連菜刀都不敢往外拿,隨便一個打架,都被視為作亂。

這幾千里地的千萬人,比貓還要乖。

而宋逍,完全如同發揮了事業第二春了一般。如今對於天下會主一職,完全味同嚼蠟一般。所以,他最後直接邀請,不準備去掌管北部防區了,交給別人。他要進入光明議會軍團,要去開疆拓土。要去橫掃一切混亂勢力。

最後,整個混亂之地被他徹底橫掃,殺到了幽冥沼澤以南,沼澤之後就是萬血宮的領地了。

而北邊,他竟然殺到距離天空魔城只有不到三百里。

整個混亂之地幾千里,被他殺得路不拾遺。日夜閉戶之後。他覺得不過癮,幾次率軍北上,要進犯天空魔城。

把天空魔城的嚇得一日三驚,把這個天底下最繁華的城市,弄得紛紛逃亡,無比蕭條。

西門烈怕出事,趕緊連夜彙報陽頂天。而魔城商宮的使者,也一波接著一波來求見陽頂天。

最後,陽頂天不得不把宋逍從混亂之地前線調回來。安撫了他的勞苦功高之後。順著他的意,讓他繼續兼任不北部防區的最高統帥,但是主要讓他去訓練光明議會第一軍團,足足二十萬大軍。

於是,宋逍有鬥志昂揚,幹勁十足地去上任了。

此人,自從修為突破大宗師無望之後,就再也找不到奮鬥目標了。如今。算是找到了,便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

於是。天天把第一軍團,訓練得鬼哭狼嚎。如今他的名聲,完全是小兒止啼。

所以,這幾個月儘管中州亂成一團。但是,對西洲卻無比寶貴。

幾乎所有的大型戰略目標,都已經完成。

防區劃分。清理諸侯,土地政策,清剿混亂之地,清剿西南大陸,軍隊整編。權力架構,幾乎都差不多成為定局,算是已經塵埃落定。

毫無疑問,這些其實都是上次中州大戰勝利帶來的紅利。挾大勝之威做事,是最容易的。而且中州內亂,對於陽頂天在西洲的整頓動作,整個天下雖然有暗中破壞,但基本上只能坐視,無法阻止!

……

光明議會臨時總部內!中州那邊靈犀剛剛宣布了調查結果后五個時辰,李歸農還沒有返回的時候,陽頂天就已經得到了確切的消息。

靈犀把雲天閣給賣了,把雲君奴給賣了,還踩了一萬腳。

然後,光明議會立刻召開了會議。

「戰略訛詐計劃失控,祝青主玩得太大,把整個中州捲入,把靈鷲宗也捲入,世界面臨劇變,接下來該怎麼做?」陽頂天道:「尤其面對雲天閣和地裂城,該怎麼辦?」

「計劃失控,這是我的責任。」秦萬仇道:「在這裡,我向宗主和諸位做出檢討。」

「總體來說,這個計劃還是成功的。」陽頂天道:「只不過陰謀就是這樣,會自我發展,很難完全掌握。如果不出預料之外的話,地裂城和雲天閣很快就會來求救,那麼要不要救?」

對,如今還要不要救?

雲采林太會作死了,如今邪魔道的印記,牢牢印在了雲天閣和地裂城的身上。如果去救,就相當於和邪魔道狼狽為奸了,這對光明議會是非常不利的。

如果不救,那隻能坐視地裂城和雲天閣落入祝青主手中,這損失也位面太慘烈了。這就等於,秦萬仇指定了一個戰略訛詐計劃,非但沒有吊到祝青主這條大魚,反而連誘餌都被吃掉了。

「救,一定要救。」陽頂天道:「雲采林死了活該,但是晶石動力一定不能落入祝青主手中。否則以後,幾乎就有無窮無盡的晶石魔艦對西洲進行瘋狂偷襲了,完全無法防禦。當然,地裂城的魔鷲軍團落入祝青主手裡,那我們西洲的天空,就不得安寧了0

「沒錯,而且一旦地裂城和雲天閣落入祝青主手中。他立刻會和我們翻臉,短暫的和平就會瞬間消失,然後我們就會面臨無窮無盡海上和空中的偷襲。」秦萬仇道:「所以,地裂城和雲天閣,我們一定要拿到手中。」

所有人,都非常敏銳地聽到了秦萬仇的用詞。是拿到手中,而不是救。

「秦師叔有什麼計劃,請說。」陽頂天道。

「既然祝青主可以懲罰地裂城和天道盟,我們當然也可以。」秦萬仇道:「況且他只是中州天道盟,而我們是光明議會,級別更高。在祝青主還沒有出動的時候,我們用最快速度,徹底控制地裂城和雲天閣。處死何晚晴和雲君奴,給天下一個交代!?」

這話一出,所有人猛地一震。儘管大家心中都隱隱有這個念頭,但是秦萬仇直接了當地說了出來。

直接以懲罰和制裁的名義出兵地裂城和雲天閣,然後在祝青主出兵之前,直接把雲天閣和地裂城拿到手裡。

這是最完美的做法。這樣既符合道義,有獲得成果。只不過,祝青主會徹底瘋狂的,因為最後勝利的果實被陽頂天摘走了。當然,至於何晚晴和雲君奴如何處置,還需商榷。如同秦萬仇所說,直接殺掉,向天下交代,這太兇殘了。

「不過,這需要地裂城和雲天閣的配合,否則短短几日內,想要徹底拿下地裂城和雲天閣,是不可能的。」宋春華道。

「放心吧,地裂城和雲天閣的求救使者,很快就要來了。」秦萬仇道。

「我們不能等。」陽兒有武尊級以上高手,全部集結。魔龍軍團集結,晶石炮艦和潛艇,全部集結。只要地裂城和雲天閣求救使者一到,我們雙方一談妥,立刻出兵。潛艇部隊,還有上古巨獸,立刻前往南瀛大陸海域,立刻將整個海域封鎖1

「是1所有人震聲道。

去摘祝青主的勝利果實,這種事情,實在太爽了。

「對了,靈鷲宗會不會震怒?」忽然,秦懷玉道:「會不會趁機出動?」

所有人陷入了沉默。

如果陽頂天從祝青主手中搶走了勝利果實,祝青主發飆那是肯是,靈鷲宗會不會趁機出兵?這很難講了。

陽頂天忽然道:「靈鷲宗如果決定跳出來,那就一定會跳出來。而他和幽冥海沒有跳出來,就意味著有他自己的原因。我們想要徹底掌握地裂城和雲天閣,又不想冒一點風險,這是不可能的。」

「對,事情有五成把握,就可以做了,哪有半點風險都沒有的好事。」宋逍大聲道:「這件事情,幹了1

如今的宋逍,徹頭徹尾的激進好戰分子。對權力**已經不太大了,對戰鬥**,卻上升到無窮。

然後,整個西洲徹底運轉起來,所有的精銳力量開始集結,所有武尊級以上高手,除了鎮守原地之外,大半以上全部匯聚炎城。只等著地裂城和雲天閣的求救使者一到,立刻出發。

而上古巨獸梟梟,已經開始進入海域內興風作浪,開始摧毀中州前往南瀛洲方向的一切海面上船隻,不分敵我。而且,它也分不清敵我,一旦開始殺戮,它就什麼都不管了。

……

一日後,雲天閣使者雲君奴到,求見陽頂天!

見到陽頂天後,雲君奴直接跪下,將整個嬌軀跪伏在地面上,泣聲道:「請陽宗主救我雲天閣和地裂城,君奴願意為奴為婢,侍候宗主終身1

……

註:第二更五千五百字送上,今天還是兩更近一萬二,拜求月票埃明天,真的要早一些起床,早一些碼字了,嗚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